Side Navigation

X

h61zl都市言情 我是一個原始人-第一二四八章 羽部落的傳承(二合一)展示-1dma7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大河岸边,齐胸的草木丛中,原本剑拔弩张、一场战斗一触即发的两拨人,因为大河之上那个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的到来,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了。
什么争夺猎物,什么要这个猎物的几条腿,这些统统都变得不重要了起来!
几乎是出于本能,在望着河面之上的庞然大物吃了一会儿惊之后,这些人顿时就想撒丫子狂奔,尽可能远、尽可能快的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吓死人的东西!
“@##122……!”
一张黑脸这时候吓得都有些白的这人,压低声音对着自己部落的人这样带着惊恐与着急的呵斥着。
随着他的呵斥声不断的响起,原本慌张要逃的黑部落众人反应过来,当即也不逃了,纷纷按照这人所说的,蹲下身子,将身子隐藏在了这草丛之中。
一些胆小的人,在将身子隐藏了起来之后,甚至于连头都不敢抬,眼睛都不敢乱看。
生怕一个多余的动作做出,就会引起那个恐怖的东西的注意,然后将那个东西给招过来,将自己等人给吃掉!
原本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继而引发恐慌想要逃走羽部落人,在听到了黑脸之人的话后,也都纷纷的停了动作,然后按照黑脸之人所说的,就地蹲下,借助茂密的草丛隐藏身形。
九夜
羽部落与黑部落相距的本来就近,而羽部落的领头之人,与黑部落的黑脸汉子之间的距离并不太远,所以哪怕是蹲下之后,两者之间有着一些杂草之类的东西遮掩,也能够看到对方。
两人不经意之间,就隔着杂草对视了一眼,这个黑脸之人的一张脸,变得更黑了,面上带着这一些愤怒。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这样的应对办法明明是自己想到的,结果这个刚刚才赖下自己部落的猎物不想给的部落,居然就这样当着自己等人的面给使用了出来!
面对这样的事情,这人的心情又怎么能够好?
羽部落的那人与黑脸之人对视之后,很明显知道这个黑脸之人心中想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之内隐藏有豆逼属性的缘故,羽部落的这个人,此时不仅仅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反而对着黑脸之人,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见到黑脸之人想要发作,这人便伸手朝着大河的方向指指。
想要发作、对着这人好好的痛骂一番的黑脸之人见此顿时气结。
想要发作又发作只得,只能是对着羽部落这个无耻的家伙咬牙切齿,吹胡子瞪眼,以此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此时气氛明明是很紧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人这般的反应,羽部落的这人心中忽然间就没有那样紧张与恐惧了,甚至于还有些想笑。
在两人的相爱相杀之中,那个自上游而下的、格外恐怖的庞然大物距离这些人越来越近。
我把愛情賣給誰 醉染琉璃
这些隐藏在草丛之中、透过一些草丛的缝隙悄悄的往大河之上看的人,见此顿时是大气都不敢出。
哪怕是有一些人被什么虫子咬到脚脖子,又痒又痛的厉害,也一样是不敢胡乱的动弹,只是在这里静静的忍耐着。
生怕一个不小心,弄出来了大动静,惊扰到了那个顺流而下的庞然大物,让这个庞然大物注意到他们,从而招致天大的祸事。
小月前本 賈平凹
在他们紧张的注视下,那个庞然大物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并最终跟他们所在的位置垂直。
蹲在草丛之中,透过草丛紧张兮兮的望着河面上的羽部落领头人,眼睛忽然间瞪得有些大。
因为此时距离的有些近了之后,他这才忽然间意识到之前一直被他们当作是鸟身上的虫子或者是鸟的幼崽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这些东西,现在怎么是越看越像是人呢?
很快,一些东西就证实了他刚刚出现在脑海之中的猜想。
那体格庞大的水鸟身上、越看越是像人的东西,这个时候居然是说话了。
说的是什么,羽部落的这人听不懂,不过有一点他却是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些人说的乃是人话。
这些存在,确确实实就是人!
在确认了这个事情之后,羽部落的这人变得更加震惊了,嘴巴都合不拢。
这样一个体型庞大,看起来吃起人来一口一个毫不费力的东西,这些人居然敢来到了它们身上?
居然就敢这样乘坐在它们身上?
他们怎么就不怕死?
就不怕这些东西将他们给吃了?
怎么就敢让这样一个恐怖的东西,载着他们,在大河之中行动?
素来比较强势的羽部落的这个人,这个时候是被眼前所见到的景象给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超級仙氣
不仅仅是他,在场的这样多人之中,在这个时候一个敢出声的都没有。
全都是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发呆。
而河中的这个庞然大物,也一路顺着河流缓缓往下而去,可以看到有人活动。
十字架戀人
修仙時代 家博
而这个庞然大物也没有往这边靠的趋势。
这样的情景,看的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忍不住的心中长松一口气。
然后继续保持着小心翼翼与震惊盯着大河之中那个第一次见到过的庞然大物,目送着这个巨物缓缓而去,远离自己等人。
在这个过程之中,众人全都屏息凝气,没有一个敢出大气的。
又悄悄的在草丛之中等待了好一阵儿之后,那庞然大物才越来越远,变成了大河之中的一个点。
在场的众人,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变得松懈下来。
然后开始带着一些恐惧,又满是兴奋与不解的相互谈论起来。
这样过了好一阵儿之后,众人才开始想起之前的那个猎物。
出了这样一档子事,两伙之前还因为分配不均猎物而争执个不停,甚至于想要不惜打斗上一番的人,这个时候被刚刚那事情一冲击,此时再面对猎物,顿时就觉得索然无味起来,也懒得争执了。
三言两语说定了分配方案之后,羽部落的那个领头之人,带人将这个大猎物的两条后腿卸下,让人带着离开了。
至于剩下的部分,则全都给了黑部落的人。
黑部落的人,带着被分走不少的猎物,也是迅速的离开了,一点多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两个部落的人,都是行色匆匆,连一点在这里多呆的欲望都没有。
就好像是这里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这里多呆上一段儿时间,他们这些人就将会性命不保一般。
黑部落为首的那人,在冷静下来了一些之后,再想起那个骇人的庞然大物,居然是有些感激。
因为他明白,今天如果不是这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那依照羽部落人的赖孙行径,今天他们部落是根本带不回来这样多的猎物的。
两条前腿再加上一个脑袋也就顶天了。
甚至于羽部落的人连脑袋都不会给自己部落,只给两个前腿……
此时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好结果,自己部落的人,是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刚才过去的那个庞然大物。
且不说黑部落的人是如何的心情复杂,只说带着两条硕大的大腿一路急匆匆朝着部落而去的羽部落。
羽部落这些人未曾回去的部落之中,有着一些事情正在发生。
洞穴之内,点燃着一堆火,靠近里面的位置,也点燃着一堆火。
在里面这堆火的不远处,有人在这里坐着。
一个年纪看上去不小了,脸上有着沟壑。
四十岁是有的。
而人能够活到四十,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长寿的了。
之所以会是这样,不是说这个时代的人寿命短,而是因为衣食住行这些东西都跟不上,医疗条件、卫生这些东西都跟不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时代人的寿命才会显得这样短,并且还这样显老。
青雀部落的人也一样是这个时代的人,但随着能够吃饱穿暖并且有了一定的医疗条件之后,那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火堆旁的另外一个人,年纪不怎么大,也就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不过按照这个时代的普遍性而言,也已经算是成年了。
当然,青雀部落这种有了某位神子存在的部落不在此列。
二人的身侧、靠着被烟火熏黑的洞穴石壁的位置,竖立着一根石柱。
咱們熊人有力量 錦繡白
石柱上面,刻着一些花纹。
其中最为醒目的花纹,是一只鸟。
这根石柱,就是羽部落的图腾柱。
与青雀部落那根很有年代感的图腾柱比起来,羽部落的这根同样很有年代感的图腾柱看起来要粗上不少,并且在做工上面也要比青雀部落的那根质量。
“@#¥[email protected]#3……”
火光映照之下,这个脑袋上带着显得有些破旧的羽冠的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石板之上刻画出来的东西,对边上这个人出声说道。
边上这个刚刚成年的人,则认真的听着,有些时候还会跟着这个老者一起发音开口说出相同的话……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某种正在进行着的传承。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好长一段儿时间,不时拿起一些柴往火堆里面丢上一些,以此来保证火堆不会灭掉的老人,见这个被自己教授的这个孩子已经将今天自己教授的这些东西完全记下了,又指着之前教授的一些东西,一一考问了这个年轻人一遍,见这个年轻人都记下了,方才停止。
刚刚在进行这些事情的时候,这个年轻人虽然认真,但终究还是很紧张的。
此时事情结束,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他是长松了一口气的。
“#¥@#¥@……”
才不过是刚刚长松了一口气而已,这年轻人立刻就满是兴奋的开了口。
末日冰河
他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部落里的这个老者,为他讲述之前未曾讲述完毕的故事。
说是故事,其实是他们部落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是由他们部落掌握知识、地位最为尊崇的人,一代代往下传的。
因此上倒是可以将之称为他们部落的历史。
学生大抵如此,学习文字之类的东西时,觉得很是枯燥,在这个时候,一旦来点故事听,顿时就会打起精神,觉得整个天空都充满了色彩。
这个老人是能够体会到年轻人的心情的,毕竟他当初也年轻过,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经历过这个年轻人正在经历的事情。
只不过当初教授他这些东西的人,这个时候早已经死掉了,而他这个当初的年轻人,也已经变老,开始教授起了年轻人。
他脸上的皱纹裂开了花,面对着这个年轻人笑着点了点头,倒也没有拖延,故弄什么玄虚。
坐在这里稍稍的想了一会儿,记起昨天说到什么地方之后,这老人就接着开始讲述起来了:“@#@##¥……”
边上坐着的这个年轻人顿时就打起了精神,开始一脸认真的倾听,并且脸上还露出了揪心的神色。
因为上一次的时候,他正好听到自己部落遭遇到了病痛,部落里的许多人得了病,部落变得格外危机。
所以特别的想要知道,部落在之后变得怎么样了。
部落里的人,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将这个简直能够将整个部落都给弄的覆灭掉的困难给解决,然后让部落延续下来,一直到了今天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洞内渐渐的晦暗,直到老人停下来再一次的拿起一些柴火将之添加到火堆之上,这个认真倾听的年轻人才算是回过神来。
也伸手拿起一些柴往火堆上添加。
见到火堆上的柴已经差不多之后,便住了手。
只是他并没有说话,依旧是静静的坐在这里,显然是还没有从刚刚得知了的、自己部落的这一段儿历史之中回过神来。
这个老人也没有说话,同样是静静的坐在这里。
他的情绪也有了一些波动,显得怅然。
虽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很多年了,但现在再一次的对人说起部落里的这段往事,他心里面还是有很大的触动。
“@##¥#@¥?”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这个年轻人终于开口,却是在询问老者,那些被丢下的人还在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