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臨淵行-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讀書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尚金阁皱眉,目光落在太初宝石之上。
他也感应到太初宝石的威能爆发,这股能量着实猛烈,然而却是向钟内爆发,顷刻间充盈整个玄铁钟,让这口钟爆发出甚至让他也为之惊惧的威能!
他对祝连平和奉真宗两位天君的信心满满,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而是挡在仙路后方,保护三公四卫的仙人平安降临。
而祝连平和奉真宗身为四卫中的左右少卫,统兵打仗,很有一套,倘若与左少卫右少卫的兵力组成阵势,就算是他这样的道境八重的存在,都可以镇压!
这两位天君的修为实力也是极高,能够修炼到这一步的都非蠢人,就算被困在玄铁钟内,有压力的也只是苏云。
苏云在对抗祝连平和奉真宗的压力下,还需要面对尚金阁,只会败得更快。
但是尚金阁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奉、祝在钟内遭遇了什么!
四大天师之一的陇天师,自以为破了玄铁钟,将破解之法留在钟内。祝连平和奉真宗寻到陇天师的破解之法,于是一头闯进去,对太初宝石大打出手,自然一命呜呼!
他们实在太相信陇天师,以至于激发太初宝石,死于非命。
“在我面前,你还敢出手害死两大天君,真是无知者无畏。”尚金阁感慨道。
他面容冷峻,精神矍铄,有些清瘦,像是一个游荡于江湖之间的闲散老人,丝毫看不出是位列三公位极仙臣的古老存在。
“我没有。”
苏云摇头道:“我倘若要杀他们二人,也须得全神贯注,催动时音,将他们炼化成灰。但面对你这样的存在,我很难分神。他们的死,咎由自取,怪不得我。”
尚金阁道:“苏圣皇听老朽一言:你现在解除帝廷势力退隐,还来得及,不至于连累太多性命,否则便悔之晚矣。你可知道你适才杀的两人是谁?这二人一个叫奉真宗,一个叫祝连平……”
苏云面带笑容,摇头道:“不是我杀的。”
他看向尚金阁身后,那些降临的仙人应该是尚金阁的军队,但是古怪的是,这些仙人手中各自持有一根卷轴。
優秀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相伴
尚金阁保护这些仙人的目的,更像是为了保护这些卷轴不被破坏。
尚金阁继续道:“奉、祝二人,都是道境七重天的境界。对你来说道境七重天的存在,当世罕有。你连杀两人,一定大大损耗仙廷的实力对不对?实则谬也。”
他摇头叹息道:“仙廷藏龙卧虎。能够被封为天君的,须得是有身世有背景的存在,在朝中有人,才能上位。有实力没有背景的人,就算境界是道境八重天,也往往只是一介金仙,没有官职。死了祝奉二人,只需再提拔两人,仅此而已。老夫尚金阁,道境八重天,忝为三公的太傅,但像老夫这样的存在,仙廷也有不少。”
苏云心中一沉。
他知道仙廷的势力极大,只是没想到连死两位天君都不在乎了。
道境八重天,就是钓鱼仙人月照泉和西山散人这样的存在,当初莹莹可以与苏云配合,连锁五老,将他们囚禁镇压在悬棺之中,是因为五老没有敌意,只想用道法神通折服他,以至于被苏云和莹莹抓到机会。
精彩都市言情 臨淵行笔趣-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看書
但显然,尚金阁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就算仙廷不入侵,给你统一第七仙界,给你百万年,你都达不到仙廷的底蕴。”
尚金阁道:“仙廷发展了千百万年,才有如今的气象,不是你几十年发展就能比的。苏圣皇,你还是退隐吧。”
苏云突然放松下来,正色道:“多谢道兄的指点。我立刻便回去,解散朝廷,放马归田,让将士们各回各家。自此我便退隐,不再过问世事!”
尚金阁皱眉。
苏云试探道:“不知尚老是说话算数,还是说话如放屁一般?”
尚金阁摇头道:“苏圣皇,我当你是可以对话之人,你却把我当成傻子。圣皇还是来世再退隐吧。”
他道境铺开,正准备动手,苏云突然爆喝一声:“莹莹——”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书本高的小丫头纵身从他的灵界中跃出,背着小巧金棺,身上缠绕锁链,不由分说便将锁链祭起!
“唰——”
锁链飞出,将尚金阁缠绕结实,莹莹又惊又喜:“得手了!”
她的身后,金棺飞起,棺材板飞出,锁链拖动尚金阁,向棺中飞去!
苏云也是又惊又喜,浑然没有料到居然会这么轻易便将尚金阁擒拿!
“金棺的威力比我的玄铁钟还要大,被困在棺中,哪怕他躲在棺材入口处,不深入棺中,我也可以借四十九仙剑之威,将他炼死!”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莹莹锁住一个白发苍苍的尚金阁拉向金棺,而在其身后还有一个尚金阁,正在向他们扑来!
“莹莹,是分身!”
苏云不由分说上前,叱咤一声,将金棺祭起,这口金棺威能爆发,顿时吞食天地,空间剧烈坍塌,向金棺中落去!
只见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也被金棺锁定,身不由己向金棺中落去,然而古怪的是,尚金阁体内飞出一个又一个尚金阁,如同幻影一般!
那些尚金阁是他的分身,替他本体送死,被拉入金棺,顷刻间便炼化成灰!
然而尚金阁的本体几乎是没有受到金棺的任何影响,依旧向苏云冲来,没有被干扰到半点!
金棺吞噬天地可怕力量作用在他身上之时,被他的分身替代,变成作用在他分身身上,因此本体不受外力!
更为诡异的是,苏云虽然见过许多修炼分身的人,但从未见过能将分身之术修炼到如此高如此精的人!
“万力不着身,万法无缘侵。苏圣皇,这便是老夫的道法神通。”
尚金阁闲庭信步,凌空走来,八大道境滚滚而至,将苏云和莹莹笼罩,苏云叱咤一声,将自身三大先天道境和四大剑道道境铺开,叠在一起,对抗他的八大道境的压力。
莹莹也自叱咤一声,万亩金池铺开,无数莲花飞舞,正是她的道花!
好看的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展示
两人合力,堪堪抵住尚金阁的道境压力,莹莹的金链又自飞出,连连向尚金阁锁去。
她轻而易举便能将尚金阁锁住,但用力一拉,便从尚金阁的体内拉出另一个尚金阁来,而尚金阁的本体则完全不受力!
莹莹连锁数次,锁住七八个尚金阁,然而尚金阁还是向两人杀来!
苏云鼓荡一切修为,化作黄钟神通,一拳向尚金阁轰去!
“咣!”
他这一拳轰出,尚金阁抬手封挡,两人神通威能相触的一瞬间,尚金阁身后被他轰出另一个尚金阁,那个尚金阁被他这一拳中蕴藏的黄钟威能轰杀!
苏云只觉自己神通中的一切力量消散,而尚金阁手中的道法威能则正在绽放。
苏云吐血,倒飞而去。
在他倒飞而去的一瞬间,一直扣在地上的玄铁大钟斜斜飞起,猛然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威能爆发,滚滚冲向尚金阁!
这件至宝虽然可以说是威能最低的至宝,但那是由于苏云的修为和道行不到家,与玄铁钟无关。
即便如此,此钟的威能依旧极为可观,钟声震荡,冲击之下,一切尽皆化作飞灰!
然而尚金阁处在那股恐怖威能的中心,竟然依旧纹丝不动,身躯中被冲出一个尚金阁,随即湮灭,但又有一个尚金阁被冲出,再度湮灭!
任由玄铁钟的威能有多强,都不能奈何他分毫!
这种道法神通,简直不可思议!
苏云落地,双脚立不住,疯狂后退,脚步落下,大地轰隆隆炸开,将尚金阁的力量卸去。
但尚金阁的力量极为纯粹,一股脑倾轧过来,让他的双腿承受难以想象的压力,他每后退一步,肌肉皮肤便炸开一次,露出白森森的腿骨!
只见苏云的腿骨上有奇异的符文流转,那些符文呈现紫色光芒,让他血肉飞速再生。
这正是苏云将古老宇宙的炼体绝学融入自身,所带来的异象!
“嘭!”“嘭!”“嘭!”
苏云不断后退,伴随着先天紫府经运转,双腿随破随聚,不断自生,连退百里,终于将尚金阁这一击的力量卸去。
这百里距离,一个个炸开的脚印变成了一个个深达百十丈的小湖泊,极为惊人!
他五脏六腑也被震得受损,但随即紫府经运转,便恢复如初。
苏云大喝一声,玄铁钟罩落,向尚金阁扣去。
尚金阁身形如同鬼魅,轻易避开玄铁钟,一掌排在这口大钟上。
他不敢被罩入钟内,免得死得不明不白,但这一掌排在钟上,顿时借大钟来反震苏云的气血和性灵。
苏云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虽说下一刻紫府经运转,肉身性灵又自恢复,但尚金阁的功法神通却让他看不出任何获胜的希望!
“莹莹,走——”苏云大喝。
莹莹正在催动金棺,试图用金棺将尚金阁收入棺中,但尚金阁却依旧不紧不慢走来,根本不受力,哪怕金棺是至宝,他也丝毫未损。
莹莹咬牙,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嘴的感觉,只好猛地跺脚,收起金棺飞到苏云肩头,咬牙道:“我们走!”
苏云足踏混沌符文,收起玄铁大钟,飞身而去。
他抹去嘴角的血,回头看去,微微一怔,只见尚金阁依旧在不紧不慢的向他这边追来,而尚金阁身后,他手底下的那些仙人们却早已将手中的卷轴展开,此刻各自腾云驾雾,跟着尚金阁。
这些仙人,竟然不像是尚金阁手底下的兵,而像是专程捧着卷轴的。
而那些展开的卷轴,则是一幅幅闪烁着金灿灿光芒的图,没有半点折痕,光亮如镜,将四周的一切悉数映照在图中,成为图中的画!
苏云眼角跳动,猛然间过去的一幕涌入脑海。
那是他第一次通过天门,进入天门后的世界,一道云中长桥上,他看到了曲伯的尸体。
曲伯的尸体在桥上做奔跑状,他的手中拿着一幅画,这幅画中没有任何图画,宛如最为明亮的镜子,折射四周的一切。
超棒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討論-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熱推
但是只要触碰到这幅画,图画便可以映照出你心中所想,并且搜索出你所想的那尊神魔,将他们渡劫时的场景展现出来。
苏云便是通过这幅画,踏上了修炼之路,连克强敌。
他称之为仙图。
现在,他看到了更多的仙图,掌握在尚金阁身后的那一个个仙人的手中。他还见到了仙图的主人,正是那个清瘦矍铄的尚金阁!
那些仙人适才用仙图映照苏云和莹莹,将他们的道法神通映照到图中,此刻正在呈现给尚金阁!
“裘水镜!水镜先生!”莹莹也看到这一幕,突然失声道。
苏云面色凝重,纠正她道:“应该是完全体的裘水镜。倘若水镜先生的功法大成,应该与尚金阁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