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第七九四章 意料外的對賭者閲讀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对,是谁把优芽美酱逼上绝路的!”
“没错!无法原谅!”
台下回应声很激烈。
“优芽美同学,你有什么线索吗?”
梦子问道。
“好像没有呢。”
优芽美摆了摆手,心里大呼不妙。
事情越闹越大了啊,这样发展下去的话……
“线索的话我有!”
“我的梦想就是实现优芽美的梦想!”
“所以我绝对无法原谅践踏了我们梦想的人!”
纱织哭着喊道。
见此,优芽美也是迟疑着。
一切都已经说出来了,而粉丝也接受了现在这样,追究犯人对她没有好处。
但这是自尊问题,如果不算这个账绝对不行。
“嗯,说起来,”
“线索还是有的,虽然不能说是一定正确,但我想听听你这么说,”
“学生会会计,豆生田枫君。”
优芽美说道。
“就是,说到底负责这个企划的人就是他,”
火熱都市小说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討論-第七九四章 意料外的對賭者看書
“我们以粉丝俱乐部成员填满会场这点,本来是能取得胜利的!”
“能破坏这些的,只有豆生田同学!”
纱织也把矛头指向了他。
舞台的灯光汇聚在台下的观众席一处,豆生田不得已站了起来。
“啊哈哈,被指名了啊,枫,”
露娜幸灾乐祸地笑道。
“豆生田同学?”
清华想说点什么,但很快被眼神劝退了。
“闭嘴,”
“我不站出来的话事情解决不了吧。”
豆生田冷静说道。
慢步走到了舞台上面,全程脸色没有一丝变化。
“那么,大家听我说,”
“这些家伙说的不过是臆测而已,我没做任何对不起人的事,”
“目标是成为下一任学生会会长的我,”
“赌上自己的地位发誓!”
豆生田接过话筒,严肃说道。
场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哈哈,真是表明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梦子笑道。
“哼,法不责疑,你也没有证据。”
豆生田冷冷答道。
“证据什么的怎么样都好啊,”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線上看-第七九四章 意料外的對賭者閲讀
“这里又不是法庭审判,比起那个,不如用赌博来决定吧,”
“赌金就是双方的主张,谁赢了谁就是正义,”
“这才应该是这所学校的作风。”
梦子笑着邀请道。
“来吧,豆生田同学!”
梦子再次说道。
“我拒绝,”
“你觉得作为学生会成员的我,会简简单单地答应这种以无聊借口提出的挑衅吗?”
豆生田推了推眼镜说道。
“再说,你能做什么?”
“赌博需要赌注对立才能成立,掂掂自己的斤两,家畜。”
豆生田冷冷道。
赌博?
凭什么要降低自己的身份和家畜赌博?
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豆生田同学,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似乎不是很明白啊,”
“有些事情,可不是你能够拒绝的。”
叶封坏笑着走了过来。
打断了梦子的思路,并且给了后者一个安心的眼神。
再继续发展下去,恐怕就会变成梦子用“公式战”的权力来逼迫豆生田进行赌博了。
而那个权力是留着邀请绮罗莉的。
“上杉同学?”
“你?”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第七九四章 意料外的對賭者鑒賞
梦子有些讶异。
在叶封身上,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家畜牌。
“没错,你转钱给我刻意变成了家畜,”
“而现在那笔钱在芽亚里手中,顺便我也做了一些准备。”
叶封答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和梦子现在都是属于芽亚里的东西。
“来进行公示战吧!”
“豆生田同学。”
叶封邀请道。
“还好……”
“如果是梦子进行公示战的话,不管胜负都无法邀战会长了,”
“现在是上杉前辈的话,我也没有白白期待。”
皇伊月松了一口气。
从刚刚开始,她就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以梦子嗜赌如命的性格,绝对会动用那个权力的,还好上杉前辈自己站出来了。
“那个家伙……”
“曾经输给了我的上杉封,”
“能赢下学生会的人吗?”
芽亚里神情复杂,有些无奈地看着舞台上。
尽管是“朋友”关系,但老实说这种关系还挺微妙的。
……
“我不是那种忍耐力超强的人呢,”
“明明很想继续的,”
“但既然是封的话,就让给他来解决这一次吧,毕竟今天已经享受过一次了。”
梦子微笑着离开了舞台。
“嘿嘿嘿,”
“越是以为一切皆在掌握的时候,麻烦才会接踵而至。”
露娜没良心地笑着。
五十岚清华和戴面具副会长都是摇了摇头。
“来吧,豆生田同学,”
“今天也让我见识一下,学生会的会计的计算能力。”
叶封晃了晃胸前的牌子说道。
敢小看梦子?
今天不让你人生完结在这里一败涂地,他就不是叶封了。
“好,”
“我承认我的计算失误了,没想到在这里遭遇公式战,”
“但是,就算是第一次见面的你,”
“也不会有机会能赢我。”
豆生田答道。
公示战是无法拒绝的。
当然,他也不怕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就是了。
蛇喰梦子他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只是其身边的一个没名声的家伙。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全校直播面前学生会成员两次被击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但是,豆生田恐怕就是真的陷害梦见弖的人,”
“如果他赢了,那么学生会背叛者的影响力就会大增,”
“会长所创造的学生会,就要在我的手里因为能力不足而崩塌了……”
兴奋的人群中间,只有五十岚清华忧心忡忡。
殊不知,绮罗莉压根没担心这种事情。
身在会长之位,并不代表自身就特别在意这种事情。
那个女人……
是和梦子一样痴迷于赌博的冷血疯狂之人。
舞台上。
“既然这样,我来做庄家吧。”
戴着面具的女人突然走了过来。
学生会副会长。
身材发色都和会长相近的奇怪家伙,一直戴着面具。
由于佩戴着变声器,所以声音是沙哑的男声,为的就是不暴露自己的声音。
叶封和豆生田看着来人,都是没有拒绝。
“事出突然,就以使用扑克牌的原创游戏来决定胜负吧,”
“名为【选择扑克】的赌博。”
副会长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