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88、報仇讀書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这帮子北佬,真的是狗胆包天!”
韩东旭从梁庆书身后露出了脑袋,“这次必须以血还血!
不然以为咱们三和人好欺负呢!”
旁边的黄道吉同样跟着愤愤不平的道,“说的是啊,北佬确实越来越嚣张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确实是不行了。”
他们这些三和供应商之间,平常自然少不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但是,出门在外的时候,他们却是一体的,复杂的战场情况下,使得他们不得不团结。
除了三和人,所有的人都是外人!
更何况,黎三娘的成衣铺中的妇人们,都是他们的亲戚或者相熟的邻居,如果不为她们报仇,是没有脸面返乡的。
“三娘,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还是大意了,”
孙瘸子把烟袋往墙上磕了磕后,叹气道,“早跟你说过,成衣铺不能全是女子,你就是不听,要不然这些北佬是没有这么容易得手的。”
三和尚武成风,是个人都会个一招两式,但是真正功夫好的,还是男人居多。
毕竟妇人们要洗衣服、做饭、带孩子,这些占用了绝大多数时间。
同时,她们也没有男人那么痴迷武功,也不会想着什么仗剑走天涯,所以功力自然没有男人精进。
这次黎三娘成衣铺从三和送货来的,大多数是妇人,武功最高的两个五品,还是半大小子。
梁庆书见黎三娘泪眼婆娑,便朝着孙瘸子摆摆手道,“眼前倒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咱们啊,不能让这些人白白的丢了性命。
三娘没去衙门报案,但是咱们都知道了,沈将军就不可能不知道,还是得按照沈将军的章程来。”
王小栓道,“你们等会吧,我先去打听一下。”
正要转身出门,便听见有人喊道,“王坨子来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从墙头上跃进院子里的王坨子。
将屠户急急忙忙的问道,“是沈将军让你来的?”
王坨子点点头道,“这么大事情,沈将军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事你们想怎么办?
我也好回去回复将军。”
韩东旭道,“听你这意思,沈将军同意我们自行解决?”
“不然我来干嘛啊?”
王坨子叹口气道,“沈将军很生气,从南到北全是咱地盘,还是让人给截了,丢人不丢人?
沈将军说了,只给你们两天时间,抓不住人,他就另外派人了。
否则这就是丢三和的脸,丢三和的脸就是丢王爷的脸。
后果怎么样?
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只要能找到人,根本就不需要两天,”
王小栓拍完胸脯后接着道,“抓他做什么?
老子直接砍了脑袋!”
王坨子冷哼道,“当然是砍头示众,以儆效尤!
金陵城刽子手也有祖传的手艺,比尤麻子的刀还要快。
再说,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发,你们一股脑都杀了,幕后的主使找谁问去?”
梁庆书道,“既然如此,我这就安排人出城,打听贼人的下落。”
王坨子笑着道,“不用了,等方皮的消息就好了。”
说完飞身上了房顶。
梁庆书等他蹿上房顶消失不见后,冷哼道,“这小王八蛋估计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居然敢在老子面前摆谱。”
韩东旭叹气道,“人家马上就要升参军了,而我等还是平头百姓,人家当然有这个资格了。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88、報仇分享
不服气,也得忍着。”
黄道吉大声道,“各位,别再愣着了,吹哨点人手吧。”
把挂在胸口的木哨子提溜出来放在了嘴巴边,鼓着腮帮子吹,一阵阵尖锐的声音在院子的上空回荡。
接着孙瘸子、将屠户、梁庆书等人也开始吹起了哨子。
哨音未落,院子里就多出来了十几个人。
然后这十几个人开始绕城吹哨子。
到中午的时候,各家供应商的民夫们聚集在金陵城的南门外。
虽然不少人回了三和,但是眼前在这里的,依然有二千多人。
梁庆书等人早就商量过的,只留六品以上,低于六品的,一个不要。
不管其他人高兴不高兴,最后只选了七十六个人出来。
他们终于等来了骑在马上的方皮。
“小王八蛋,人在哪呢?
打听出来没有?”
孙瘸子拿孤儿院的孩子当自己亲生的,对方皮这些崽子从来不客气。
方皮笑着道,“大伯,你别急啊,上马跟上我吧。”
带头策马而去。
负责领头的黎三娘与王小栓翻身上马,急忙追了上去。
六品以上的民夫们紧随在他们身后。
官道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吓得不明就里的百姓纷纷避让。
他们知道金陵城眼前被“南蛮”占了,他们轻易是不敢招惹的。
众人行了二十里地,此刻太阳已经渐渐落山。
方皮在一片竹林前停下。
从竹林里钻出来一个老汉,冲着方皮拱手后,指了指竹林旁的一条岔路。
方皮下马,然后转过身对黎三娘和王小栓道,“我武功低微,就不去凑热闹了,你们自己去吧。
小心一点,里面可有两个七品,而且还得抓活的。”
王小栓冷哼都,“哼,除非今天来的是大宗师!”
他们这么多人,大宗师之下,绝对可以摁着打!
他有这个自信。
“那就请吧!”
方皮一扬手,王小栓就带头策马沿着岔路往山上去了。
他坐在道旁,百无聊赖之下,拿着一根茅草逗弄脚下的蚂蚁。
打斗声距离越来越近。
他想了想,还是站起身跃上了一棵大树上。
他还是只是一个脚夫。
潘多说过,作为一名脚夫,打探消息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保命,惹不起的人,一定要躲着。
否则,让人抓住了,他这个性子在毒打之下,是守不住秘密的。
在树上,他看到王小栓挥舞着一把斧头与一根黑衣大汉打的不可开交,接着有五六个民夫从山上冲下来,与王小栓一起围攻那个大汉。
大汉欲逃,可是一把大刀,一把斧头已经砍在了他双肢上,惯性使然,身体前冲,匍匐在地上,齐膝盖的两条断腿还在原地笔直的站着,血飙的老高。
一名七品就这么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