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uqd熱門連載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8fsfv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人类舰队在远海中航向古老未知的国度,魔能机械带来的澎湃动力劈开波浪,来自深海的远古种族与传说中的巨龙一同引领着航线,庇护着舰队的安全——这样的景象,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只会在吟游诗人的故事里出现。
拜伦在寒冬号的甲板上眺望着远方,迎面而来的冷风中裹挟着源自海洋的腥味,不知何时,他已经彻底习惯了这种味道,习惯了直面无垠大海时所产生的壮阔与震撼之感。
一阵振翅声突然从高空传来,拜伦下意识抬头,便看到一头黑色的巨龙正如从天空坠下的乌云般靠近寒冬号的甲板——在完全降落之前,这庞大的身影便已经在错乱的光影中迅速化为了人形,一位有着黑色短发、褐色皮肤、黑色眼珠以及愉快笑容的青年男子。
这是塔尔隆德派来保护舰队、指引航线的“护航员”之一,名叫摩柯鲁尔。
化为人形的黑龙落在甲板上,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了拜伦身旁,同时语气轻松地说道:“我们正在越过永恒风暴海域,运气不错,这一路的天气都非常好……海况也好。”
“这就是永恒风暴海域?当初那个大的吓死人的风暴?”拜伦顿时露出惊愕的模样,抬起头环视着这片在微风中缓缓起伏的大海,除了极远极远的地方能看到一些岛礁的影子之外,这片海域上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因为曾盘踞在这片海域上的古老力量已经彻底消散了,而曾伫立在这里的事物也已经不复存在,”黑龙青年轻轻摇了摇头,原本始终轻松愉快的模样此刻也不免有些肃穆,“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古老的发射场,曾有一场命运般的战役改变了这里的一切……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低下头来,目光仿佛要透过层层的甲板和舱室,看到遥远深海中的景象:“不过在海底,还有一些东西残留着,那是未被战争摧毁的古老遗迹,代表着塔尔隆德昔日的辉煌……或许总有一天,我们会把那些远古的技术重现出来吧。”
“对寿命短暂的人类而言,那可真是非常遥远的历史了,”拜伦耸耸肩,“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恐怕我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上还隐藏着如此多已经被人遗忘的秘密。”
“我听说您曾是一位冒险家,”黑龙青年笑了起来,有些好奇地看着拜伦,“我还听说您年轻的时候也曾探索古老的遗迹,在被人遗忘的密林中寻找失落的历史,这都是真的么?”
拜伦略微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地扯扯嘴角:“这个嘛……我当初是个冒险者,在我们人类社会,冒险者和冒险家是不一样的,你明白么?”
“是这样么?”黑龙青年顿时有些惊讶,“我还以为这两个词是一个意思……抱歉,我此前从未离开过塔尔隆德,对人类世界的词汇并不是很了解。这两个职业有什么区别么?”
拜伦认真想了想,开始为眼前的护航员解释他这辈子总结的宝贵经验:“简单来讲,冒险者要钱不要命,冒险家既不要钱也不要命……”
护航员摩柯鲁尔顿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同时随口问了一句:“那又要钱又要命的呢?”
“又要钱又要命的是聪明人,”拜伦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土匪头子一样的海军大氅以及乱糟糟的头发,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样的人后来当了海军元帅。”
……
冰上玛丽号的舰首劈开了北方海域寒冷的碎浪,轮机舱中机器运转所发出的低沉轰鸣经过数层隔仓以及消音符文的过滤变成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嗡嗡声,从甲板深处传来,身穿黑色短法袍、头戴黑色软帽的老人倚靠着船舷边上的护栏,带着兴奋期待的眼神眺望着远方,一本厚重的羊皮纸大书漂浮在他的身旁,一支无人握持的羽毛笔则在飞快地刷刷写写,在羊皮纸大书的空白书页上不断留下一行行文字和符号。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一名冒险者打扮的年轻女子从旁路过,在看到倚靠着栏杆的老人之后,这位身穿猎装、腰佩武器的女士有些好奇地停了下来:“莫迪尔老爷子……您这是在干什么呢?”
“看不出来么?观察和记录,”莫迪尔头也不回地说着,“留意自己旅途中所见到的一切有趣细节,将其准确及时地记录下来,这可是冒险家的基本素养。”
“是么……可惜我只是个冒险者,不太能理解您这样的‘冒险家’所追求的事情,”年轻女士摆了摆手,“反正只要您别再做出突然跳进海中追捕鲨鱼或者突然飞到天上和巨龙竞速这样的事情就好……虽然船上的大伙如今已经确定了您是一位强大的施法者,但还请多为那些担任船员的、神经脆弱的普通人们多想想,他们可不是寒冬号上那种训练有素的帝国士兵。”
“啊……哦,哦是的,你说得对,罗拉小姐,”莫迪尔终于从船舷外的景色中回过头来,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脑袋,“请放心,现在我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提前隐身了。”
名叫罗拉的年轻女性冒险者嘴角顿时抽了一下——经过一段海上旅程的相处,搭乘“冰上玛丽号”的冒险者们彼此之间已经熟悉,虽达不到那种共同经历生死的战场情谊,但按照“行业上的习惯”,大家姑且也算是大型冒险团队中的队友了,而她对眼前这位名叫莫迪尔的强大法师也从一开始的敬畏警惕渐渐变得熟络起来。平心而论,这位似乎有点记忆问题的老法师其实是个非常易于相处的人,他很强大,却没有一丁点旧派法师的傲慢和冷酷,但在有些时候……这位老爷子的行事风格也着实有点让周围的人神经紧张。
作为一名伟大的冒险家(起码他是这么自称的),莫迪尔这一路上随心所欲的事情做的可不少,诸如感知到深海中有什么气息就突然从船上跳下去、看到巨龙在天空护航就突然飞上去和龙肩并肩之类的举动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说真的,如果不是亲自确认过,罗拉简直要怀疑这位老人参加冒险团的主要目的是要死在半道上……
心中转过了一些对长者不太尊敬的念头,罗拉赶快收敛起飘散的思绪,随后有些好奇地看向了那本飘在老法师身旁的羊皮纸大书。作为一名生活条件还算不错的资深猎手,她在帝国推广通识教育之前便读过些书,也自认为自己在那帮五大三粗的冒险者中间算是“有学问”的一个,然而当她的目光扫过那书页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符号时,一股油然而生的疑惑却从其心底升腾起来——自己前二十年读的书怕都是假的?
“您记录的这些东西……”年轻的女猎手揉了揉眼睛,“我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懂的?”
“啊哈,这确实不太好理解……我在整理整个航行过程中海上魔力环境的变化以及无序湍流和高层大气之间的扰动规律,”莫迪尔顿时笑了起来,眼角间神采飞扬,“我这可不只是随便记录的,你知道船上还有一队随航的学者么?他们肩负着记录远海气象和魔力数据,为帝国海洋探索项目积累资料的责任,我前些天和他们中的一位学者谈过,他们很需要我的这些记录——所以我这时候本质上甚至是在为帝国服务的……”
罗拉有些意外地打量了老法师一眼:“看不出来,您还很有……那句很时髦的话怎么说来着?哦,很有帝国公民的责任感嘛。”
“是这样么?大概算是吧,”老法师抓了抓白苍苍的头发,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我是觉得自己该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某种……义务感?我似乎是有义务做些什么的……”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老人的眼神突然有点迷惑起来,仿佛他那脆弱的记忆系统一下子又陷入了死循环中,某种已经彻底忘却,却在本能中残留着细微印记的东西让他陷入了困扰,罗拉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位老法师陷入这种古怪的状态,她立刻开口,声音刻意提高了一些:“老爷子,您每天记录这么多东西,还坚持记录了这么多年,这些东西哪怕不做整理修订汇总起来恐怕也已经是一部惊人的著作了吧?”
被女猎手一打岔,莫迪尔仿佛瞬间惊醒过来,他立刻笑着摇摇头:“说是著作大概有点夸张了,我可不是什么擅长著书立传的人物……不过我这辈子倒确实是记录了不少东西。你看到这本厚厚的书了么?我已经写满……”
他的声音说到一半突然卡壳,那种记忆缺失导致的恍惚状态似乎再次出现了,老法师眉头一点点皱起,仿佛自言自语般低声咕哝着:“我记录了很多东西,我记得……有一本记录,被我给弄丢了,似乎很多很多年前就丢了……那上面记着许多次堪称伟大的冒险,我好像把它们给弄丢了……”
看着莫迪尔再次陷入恍惚,罗拉忍不住又一次大声说道:“老爷子,您……”
“啊,不用这么大声,姑娘,”莫迪尔突然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眼神已经恢复清澈,并轻轻摆了摆手,“谢谢你的关心,其实我没事。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或许是活了太长时间,我的记忆出了一些问题,甚至灵魂……好像也有一点点毛病,但总体上一切都好,至少还没有沦落到要被你这样的晚辈关心的地步。”
老法师轻轻舒了口气,仿佛是在平复着躁动而空洞的记忆,罗拉则看着这位老人的眼睛,良久才有些犹豫地说道:“我听说……您前往塔尔隆德是为了找回什么东西?”
“啊,是的,我曾对船上的阿兹卡尔先生提起过这件事,”莫迪尔温和地笑着,“我要去塔尔隆德找一样东西……一样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东西。”
“您怎么会有东西遗失在巨龙的国度?”罗拉难以置信地说道,“那可是昔日被永恒风暴阻隔在海洋另一侧的国度,除了巨龙,没有任何凡俗生物可以自由往来……”
“我不知道,我全都不记得了,”莫迪尔摇了摇头,慢慢说道,“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找什么,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丢在什么地方,我只是有一种感觉,自己把非常重要的事物遗失在了塔尔隆德……我必须去把它找回来。”
他的声音缓慢而坚定,仿佛带着一种源自灵魂的执着,巨日的光辉从天空洒下,明亮的阳光在这一刻仿佛穿透了这位老法师的身躯,让他的整个躯体都变得朦胧透明起来,甚至能依稀看到他背后广袤的海上景色——
罗拉心中突然跳了一下,慌忙眨眨眼,却发现刚才那一幕已经如同幻觉般消失,老法师站在那里,身影真真切切,没有变得朦胧虚幻,更没有什么阳光透过他半透明的躯体。
……
塔尔隆德大陆,东南沿海的破碎海岸线上,新建成的滨海郡正沐浴在极昼的光辉中。
红龙卡拉多尔站在城外一处漂浮于空中的小型浮岛上,眯起眼睛关注着海上以及海岸的动静。
一圈新筑起的围墙保护着位于海岸线安全地带的居住区域,那围墙用巨石和熔融的金属混合建造,虽然远不如曾经的宫墙楼阁那般精美奢华,却在阳光下显露出一种粗犷的美感,而且和之前那些完全用废墟和垃圾匆忙堆砌起来的“避风巢穴”比起来,这些围墙起码经过了比较认真的规划设计和比较规矩的施工,近期较为充足的劳动力以及来自附近海岛上新开采回来的建筑材料让围墙至少可以做到整齐坚固——它们至少是真正的城墙,而不是用垃圾堆起来的挡风坡了。
此时,负责捕猎的队伍已经出海,负责清理城镇周围野外区域的战士们还未归来,负责建设房屋、平整土地的龙们则在滨海郡外缘的大片空地上忙忙碌碌,没有任何一个成员的时间在虚度中消耗,没有任何精力被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地方。
我就是魔王
卡拉多尔收回了望向城镇的目光,心中突然对“活着”一词有了更为真切的体会。
这是巨龙们从未经历过的体验,是“摇篮时期”难以想象的光景,它艰难,困厄,充满着挑战和困窘,然而……
劳动可以使环境发生改变,努力可以让自己的生存得以保障,滨海郡的建立和维持都需要每一个族群成员的付出,所有个体皆有价值,所有辛勤皆有意义。
这确实是“活着”的感觉,并不那么美好,也不那么容易,不像想象中的浪漫,甚至有些痛苦,但……活着真好。
(推荐一本书,《我只想自力更生》,都市现实题材,主角重生之后不甘做混吃等死的拆二代,选择自力更生的故事。我平时很少会推这种题材的书,但最近太长时间没有推书,所以奶了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