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山溝裏的製造帝國討論-第2826章 真正的先知看書

山溝裏的製造帝國
小說推薦山溝裏的製造帝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男人说到这里话锋一转:“虽然我通过催眠手段控制住了你的大姐,并且把先知想要传达的意思转达给了你,但真正的先知确实另有其人,反正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是没有必要对你撒谎的。”
牛小强闻听此言立马追问道:“不知真正的先知是谁?他现在身处何处?”
男人微微摇头道:“我无法回答你,你不要误会,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先知的行踪,所以我没办法回答你提出的问题。”
牛小强追问道:“先知难道什么都没交代过你吗?”
男人立即回答道:“她倒是交代过我一件事,她说阁下是个顶尖人物,即便我隐藏得很好,也并不是那么的保险,一旦我哪天被你抓住就让我赶紧向你坦白自己的身份,免得我遭受无谓的折磨,此外她还表示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消息,只有给她打电话才行。”
牛小强此刻有种郁闷感,他没想到自己思考的如此的周密,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先知。
沮丧之余牛小强接着问道:“除了这些之外,你还知道关于先知的哪些情况?只要你跟我如实的说出来,我不仅不会伤害你,还会给你一笔钱,并且放你离开。”
男人听到这话露出了一丝笑容:“先知早就料到你会这么对待我,因此她也曾表示,一旦我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牛小强闻言不由暗想:先知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把什么都考虑到了呢。
男人接着说道:“我是十多年前跟着先知的,这么多年下来,我对先知的情况也算是有所了解,她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每次跟我通话都会使用变声器,见面的时候也会带着面具,我也是从身材上判断出她是个女人的,除此之外,我还知道先知在全世界都没有一个稳定的居所,她在同一个地方待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三天之后她必定会转移,因此除了她自己,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她身处何地。”
男人说到这里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不过这一次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先知似乎不再准备东躲西藏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就在凹山,至于她待在凹山的什么地方,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牛小强心中暗想:先知之所以一改以前四处游荡的作风,估计是因为她已经了解到了我的性格,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只要不触碰了我的底线,我是不会伤害她的,反观匠人一,对她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因此先知才会在凹山落脚,想借此得到我的庇护。
牛小强想到这里追问道:“除此之外你真的不知道其他的情况吗?”
男人微微摇头:“先知这么谨慎的一个人,她又怎么会泄露太多的信息给我?牛先生,你自己也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吗?”
牛小强被问得一愣,随即他微微点头,对谢军吩咐道:“给他一百万美元,然后护送他离开凹山。”
事已至此,牛小强也并不准备为难这个男人了。既然对方并不知道太多的情况,自己为难他又有什么用?
谢军立马点头,带着此人离开了审讯室。
牛小强并未放弃审问剩下的人员,因为他还是有点不太死心。
虽然这个先知的追随者并未提供先知的落脚点信息,但牛小强却依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推断有些道理,如果他是先知,他觉得隐藏在匠人一的行动队中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第六个被带进来的人也是个男人,据谢军了解到的情况,这个男人是清江酒楼名义上的老板。
牛小强稍稍问了两句,就把他打发出去了。
第七个被带进来的人是清江酒楼名义上的老板娘,这个女人约莫三十岁出头的年纪,根据牛小强的推断,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不可能培养出匠人一。
匠人一的年纪比她还大,她怎么可能培养得出对方?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个老板娘的年纪给匠人一当女儿也差不了多少。
牛小强本来想挥手让谢军把这个女人带出去,结果就在他抬起手臂的瞬间,他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神很是灵动,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个很机灵的女人。
牛小强见此情景脑海中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牛小强心中暗想:我是不是太相信先知通过大姐对我说的话了?她说匠人一是她培养出来的,匠人一就真的是她的培养出来的吗?再者说了,先知未必就是同一个人,也许上一代的先知已经死掉了,她临死前已经把先知的身份传给了自己的下一代,这种情况未必就不会存在。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山溝裏的製造帝國-第2826章 真正的先知閲讀
牛小强想到这里放下手臂,再次仔细地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番。
这个女人的鼻梁很高,长得也是高鼻鹰目,似乎她跟之前的那位先知的追随者一样,同样具有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血统。
最让牛小强关注的是对方的眼睛,这个女人的眼睛是牛小强见过最特别的存在,带给牛小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对方的眼睛在转动的时候仿佛会说话一样,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好像就能传达出很多的信息。
牛小强一边看一边暗想:先知是个催眠高手,她的追随者也同样是催眠高手,现在这个女人的眼睛如此的灵动,这是不是代表她也很擅长催眠技术?
牛小强想到这里立即转移了自己的视线,他担心自己看对方的眼睛久了,会着了对方的道。
面对着牛小强刚才的直视,这个女人显得有些扭捏和慌张,等到牛小强挪开视线,她这才恢复了一丝镇定。
牛小强不想再跟对方兜圈子,他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然后一脸平静的开口道:“先知,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个女人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迷糊的回答道:“牛老板,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我是清江酒楼的老板娘,并不是什么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