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映麗桃花-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願閲讀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噗嗤噗嗤。”
神京城东郊,一阵琉雀的挥翅声,于天际之间响起。
随后绚烂绽放的朵朵烟花之下,一大群琉雀,挥舞着翅膀划破虚空,落在大门紧闭的的苦茶院之内。
自从神州浩土大夏自北海出世之后,重新焕发了无限生机的北海,在天地元气方面有了爆炸般的增长,而这给神州大地之上生灵所带来的改变,无疑是潜移默化的。
于充沛的天地元气滋润之下,土地变得更加肥沃,田地里的农作物收成更多,无论是山间野果,还是种植的粮食,都随处可见。
如此一来,以至于在神京城到处游荡的琉雀,也一只只膘肥体壮,甚至看不上苦茶院里那株因为无人打理而长势一般的石榴树。
黑黝黝的苦茶院内,那株老石榴应该真的太老太老,因此哪怕是周围元气极为充盈,也是东长一颗,西长一颗。
随后这群琉雀一齐落在有些稀松的枝丫之上,歪着脑袋低头注视着地面之上空无一人的苦茶院,如豆子一般的眼眸之内,不知在想些什么。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願展示
这群琉雀之中,有几只体型格外庞大的老琉雀,或许其能够稍微想起在曾经的每天夜里,会有一位年轻人,就坐在这颗石榴树下,双脚放进热腾腾的大桶里,眯着眼睛的同时,抓起石子弹着琉雀。
智慧并不高的琉雀们,不知道这位后来消失的年轻人去了何方,它们只知道没有了与这位年轻人的斗智斗勇,身旁触手可得的石榴,慢慢变得没有了任何吸引力。
琉雀的胆子一向不小,因此天穹之上轰然作响的烟花声,并没有让它们感觉丝毫畏惧,随后有几只奋力张开翅膀,飞向天穹,眼中的余光,看到了街道之上缓缓行走的父女二人。
东郊空旷的街上,因为少女的欲言又止而变得有些微妙,而当姑娘鼓起勇气对自家父亲开口之后,楚正阳的脸上并未有太过愕然的情绪,反而极为平和。
随后楚言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外,轻声开口道:
“爹,您已经知道了?”
“你是爹的女儿,爹打小便看着你长大,你的心事,瞒不过爹,当然也瞒不过你娘。”
楚正阳开口的声音之中,依旧如春风般醇厚舒心,而这么多年下来,这位大夏道宫里的下一位扛鼎之人,给人永远都是儒雅淡然的模样。
“这些日子,爹看你常常茶饭不思的,便知道你有心事。”
楚正阳的话语落下之后,其注视着面前低下脑袋的少女,声音继续传出道:
“再加之这段时日,我常看你旁敲侧击打听司天监在北海之畔的交、海两州的大城里,设立司天监衙门的消息。
“因此为父心里便隐隐有预感,闺女你或许想要离开神京城,去外两州看看。”
此言一出,楚言言抬起脑袋,天穹上方照下的斑斓光芒,照在前者的脸庞之上,展露出浓浓的复杂之色,低低的声音传出道:
“那爹,你和娘亲支持我么?”
“支持,当然支持。”
说完之后,楚正阳转过身子,继续迈步沿着街道向前,肯定的声音再一次传出道:
“人的一生,说短也短,说长也长,最重要的便是要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做之事,爹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但是爹明白,一旦你和我和你娘开口,那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因此虽然有些感慨,但我们俩其实早已经明白,闺女你也不可能跟我们一辈子。”
楚正阳的话语落下,少女抬眼注视着前方中年男人挺拔厚重的背影,咬了咬嘴唇,久久不发一言。
随后楚正阳转过头,嘴角的笑意不减,声音再一次响起于夜空之下:
“你娘亲本来是极为不舍的,但是我和她说,明年开春之后,咱们家要搬去北海之畔的沉仙城住一阵子,你娘亲一下子便答应了。”
楚正阳这带着笑意声音一出,楚言言的眸子突然间睁大,就连红润的嘴唇,也因为太过惊讶而张的滚圆,随后带着些许不可置信的声音传出:
“爹,你说什么?”
“爹说明年和你娘要去北海之畔的沉仙城,顺便把你也一起带过去。”
“爹你若是前往北海之畔,那道宫怎么办?”
姑娘的俏脸之上依然带着些许不可置信,随后楚正阳抬手摆了摆,浑厚的回应声传出:
“那不还有文老头么,本来文老头嚷嚷着明年就要把道宫交到我手上,被你爹我坚定的拒绝了。
“那老头子面色如此红润,甚至找不到任何皱纹,要是说马上要归隐山林,那多可惜,而另一方面,如今北海之畔,不单单是司天监要设立衙门,我道宫也想去发展发展。”
楚正阳此言,虽然依旧是轻描淡写的模样,但是在少女耳中听着却有些怪异。
随后姑娘来不及多想,前方的紫衣楚正阳便抬起手招了招,声音传出道:
“其实我和你娘放心你出去的最大原因,还是依托于咱们大夏如今天涯比邻的交通方式,其余的不说,从神京城到北海之畔,撕开传送卷轴之后便只需三息。
“换而言之,若是你愿意,完全可以做到日日往返于北海之畔和神京城之间。”
说完之后,楚正阳甩了甩宽袍大袖,意味深长的感叹声随后响起于姑娘耳畔:
“曾经人们总说父母尚在,不远游,而如今时代变了,束缚住年轻人的桎梏正在消散,因为整个大夏的绝大部分地方,抬脚可及。
“同时对咱们做父母的来说,这或许是这新时代带给人们最大的安全感!”
诚然,安全感一词,虽然虚无缥缈,但是无论对于谁而言,皆至关重要。
吃饱穿暖,兜有余钱是安全感。
相见之人哪怕距离再远,快速可见是安全感。
家国强盛,国泰民安,不受战乱之苦,更是最大的安全感!
“轰!”
一朵尤为灿烂的巨大烟花盛开于神京城夜空,随后整个神州浩土所有子民的耳畔,来自白帝宫内年轻帝王的声音,同时响起:
“岁末已至,敬颂冬绥,朕祝所有子民,所求皆所愿,所行化坦途,多喜乐,长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