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閲讀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环球音乐旗下的歌手和有项目在环球影业手中的知名演职人员都被暗示要加入联名,我也收到了……”
有过交情就是好,已经奔赴泰国片场,重新开工安娜与国王的双料影后朱迪福斯特第一时间告密。
“OK,我知道了,谢谢你朱迪,非常感谢……不用,不用感到为难,听你经纪人的就好。”
正准备彩排的宋亚笑着挂掉电话,很快,KM影业的凯瑟琳也打来了,“没关系,又不是联名反对我。哈哈……是的,真没关系,那个法案对我没那么重要,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在互联网上市公司里是最弱小的存在之一……嗯,嗯,我理解。”
收购宝丽金后,西格拉姆环球集团在娱乐圈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光旗下各厂牌歌手就有如过江之鲫,相信过几天富三代造起的声势会非常惊人。
不少熟人在偷偷提前给自己透消息,这其实能侧面说明他们在环球内部的地位,头部影星朱迪福斯特和头部制作人凯瑟琳夫妇先接到通知,然后是一些小厂牌老板,比如德瑞,后面就是相熟的歌手、演职员朋友们。
按理说大卫格芬和道格莫里斯他们应该才是第一批收到消息的人,但他们可不会打这通电话。
“斯隆,我听说……”
巨星待遇,习惯了,奔波于各种通告之间,习惯了,应援歌迷和狗仔们的追逐,习惯了,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的吹捧造势,习惯了,彩排和庞杂纷乱的舞台设计,习惯了,彩排踩场等等前置工作也习惯了,整个巡演团队复杂的人际关系……都习惯了。
宋亚很轻松的应付,在这些事情上已只用花费体力而不是注意力,收到情报就转告给斯隆女士,她也在华盛顿。
“我知道,还挺烦的呢,好莱坞的压力是很多驴党政客无法承受的。”
斯隆面前也有个照片墙,和小布朗夫曼那儿的形制几乎一样,所不同的是Yea框里的议员照片更多些,这代表着她对法案获得通过的判断更乐观。
“有人警告过我别太积极,你仍然要贯彻这一点,我听说互联网业大佬们正在压榨你。”
林顿警告过的,这种事关产业未来的大转折点,自己和他都没必要站到聚光灯下,着重强调道:“你是位非常优秀的国会山前说客不假,但现在,你已经是利特曼传媒CEO了。”
“我明白,我只是完成我这个层面的任务,帮忙分析分析情报,制定一些公关策略,针对单个议员的……”
这点二人早有共识,斯隆回答:“我们只出一点老关系。”
她口中的老关系主要就两人,众议院驴党党鞭安德伍德和黑人党团里的兰格尔,都是外界心知肚明宋亚能施加影响力最大的议员,游说他们天经地义,其他什么更隐秘,比如和象党的切尼那边的联络就算了。
一家被刚刚互联网大佬们接纳的‘小’公司而已,干好这些份内的事就算超额完成任务。
“OK,我们继续。”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 愛下-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讀書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芝加哥1990 txt-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展示
斯隆收起手机,和互联网业聘请的游说公司高层继续讨论具体策略,“这个人。”她指向被纳入Yea阵营的一位白人议员照片,“他答应投赞成票,但是还没有公开表态对吗?”
“他是田纳西州的议员,由于乡村音乐之都纳什维尔在田纳西,如果受到唱片业太大的公开压力,他有极大概率改投反对……”
游说公司有自己的消息源,他们得知小布朗夫曼的新动向不比宋亚晚,高层将照片摘下,换到Nay一栏里,“我们应该会失去这一票。”
“你觉得他收到唱片业会搞大抗议活动的消息有我们快吗?”斯隆问。
好看的都市小说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閲讀
“应该没有……”
“那还有挽救的可能,他半小时后会出席这边的一个慈善活动,有演讲和答记者问环节。”斯隆叫来助理,查到了这名田纳西白人议员的行程安排,“没错,就半个小时后,说不定能拿到他的公开表态。”
“OK,我明白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讀書
政客的公开表态与实际投票过程相反会很伤信誉,这点资深说客一点就透,“我问问有没有媒体朋友在现场。”立刻忙碌起来。
“那先把他放在这。下一个有可能跑票的是谁?”
斯隆把照片移到Yea和Nay之间的未定区域,众议院有四百多议员呢,这样一票票抠,工作强度极大,好处是不用抛头露面。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芝加哥1990 齊可休-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計票牆讀書
半小时后,那名田纳西州众议员准时出现在了慈善活动现场,发表完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后,他示意台下记者可以自由提问。
“呃,关于数字千年法案,能透露你的立场吗议员先生?”一名记者举手问道。
“当然,越快通过越好,我的态度是一贯的,信息技术革命攸关人类的未来,我们米国作为先驱者……”
选区在烟草种植区的议员当即卖弄起了互联网知识,中期选举年,面临竞选压力的议员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营造正面形象的机会。
长篇大论结束后,他才看到自己的竞选经理在一旁拿着手机急得团团转,“怎么了?”
看到一位坚定支持自己,经常来竞选集会站台表演的乡村歌星朋友发来的短信后,“噢SHXT!”他急得当场捂住麦克风骂了句脏话,然后扭头看向台下的摄影机,完了,被录了像。
加拿大蒙特利尔,老布朗夫曼的书房里也有个类似的计票墙,区别只是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议员照片,仅手写了一些关键人物的名字和几经涂改的阿拉伯数字。
怎么也算不出对西格拉姆环球集团有利的票数,老头急得频频用手帕擦汗,“如果当前版本的数字千年法一字不改通过,对唱片和电影业影响有多大?”
“电影……处境好很多,目前实体盗版是主要敌人。”
一名娱乐业内的同族裔老友分析:“唱片就麻烦了,现在形成了互联网随意分享的风气,即使各家互联网上市公司已经删除了本网站的侵权内容,但用户仍能很轻易的在小站点甚至个人服务器上获取到资源……以后维权成本会非常大,收入必定锐减。”
“唉……”
老布朗夫曼定了定神,陷入沉思。
“老板……”手下将无线分机拿进来。
他嗯嗯答应着接完电话,面色愈发惨淡,“约瑟夫利伯曼知道了,那么离其他同层次人物得知那件事就没多少时间了……”
“本来就没多少时间,德银总要出财报的。”老友也跟着叹气。
“巴里迪勒在哪?”老布朗夫曼突然问。
“和小埃德加在一起,华盛顿。”
老友回答:“我们已经没有媒体了,全卖给了他,小埃德加现在必须依靠他。”
“给他打电话吧,说我找他打高尔夫。”老头下定了决心,说道。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