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第二章 科學側的BOSS也曾經年輕看書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克劳恩皮丝和马瑟斯的棋局下了一个时辰,妖精便将人类逼入了死局。
维斯考特呵呵道:“如果你有不想说的,就该早点低下头向我及时借钱才对。看来和你说的一样,这棋局确实任何棋子都逃脱不了彼此的影响。”
“和你手中那个道具有关吗?”马瑟斯盯着克劳恩皮丝时而揣在怀时而拿出来看的“小方盒子”。
“要说有关确实有关,可下棋没有老千一说吧,只要我没有故意拖延,看看什么不行?”克劳恩皮丝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游戏机揣回兜里,从里面调入了无限背包。
看来这位“贵族”下不赢最高难度的样子。
“算了。”其实已经习惯的马瑟斯说道,“就引荐一个人好了。”
“那个新人?马瑟斯你是认真的吗?”维斯考特皱眉问。
“事到如今怎么可能还会动摇?你是说克劳利吧?”马瑟斯道。
“?!”克劳恩皮丝对这好像有点耳熟的姓氏有点不好的预感。
“那不是个拿性和药物替换优良传统的人吗?”
“只看表面不由分说否定,和拿着报纸就自称知识分子的人没什么区别哦,死老头。”
那几个人似乎开始无视房主开始争论了,虽然话语都很俗…………
“喂,棋局到底如何,都那么说了,算是你认输了吗?”克劳恩皮丝囧道,死局是死局,对马瑟斯不利,但也还没输。
“当然,继续,我可没打算认输。下完这局,想必克劳利也到了。”马瑟斯继续开始思考走棋。
“也就是你准备拿你介绍的新人准备在此发表的作为给老一辈见面礼的东西,来当这次赌的报酬?那不是你什么也没付出吗?狡猾的男人。”克劳恩皮丝撇了下嘴,跟着走棋。
十五分钟后——
“我赢了。”克劳恩皮丝推倒对面的“国王”棋,乐呵道。
“好的,我想他应该已经到门外有些时间了。”马瑟斯看了门一眼,虽然不知是透视眼还是感知什么,总之是确认了。
话说,门外是有人没错,可就这么在外面不敲门等着吗?也就是说本来马瑟斯的打算是在今天的聚会中逐步进入这个话题后,便给新人一个比较不错的登场机会。
然后,那个长得和倒吊男印象差不多,区别最大在于他是头朝上脚朝下的男子,开门走了进来。
“虽然很想吐槽我从来没有和他扯的打算,但在这种低俗的地方见证这个人的历史没关系吗?”克劳恩皮丝想。
“话说,为什么我在未来看的历史没有把这重大的会面记下来啊?要知道这些人未来在这个领域可算是响当当的哦……不,是因为这里实在太低俗所以不值得记录或者干脆开始给魔法侧的历史胡编乱造了吗?高大上的历史果然从来不可信啊。”她接着想。
不过,今天就是见个面而已,克劳利和在场的众人十分正常地问候了几句,就结束了。
过了几日,克劳恩皮丝重新来都这里,听克劳利参与的马瑟斯进行的超级超级冗长滔滔不绝的魔法理论的演讲。
话说,你有没有点贵族尊严啊?怎么就若无其事将克劳恩皮丝之前提出过的工业革命和魔法关系的设想给加到自己的理论中了?有没有著作权保护的啊?
好吧,没打算牵扯太多利益纠葛制造因果的克劳恩皮丝真的没有著作权。
然后,是克劳利的展示环节,那是一个被称为相当于“天使之力(Telesma)”的魔法仪式,用新鲜血液当做刻画魔法阵材料似乎引起了老一辈的不满。
等等,克劳恩皮丝注意到所有魔法仪式的道具中,有小小一瓶白色粘稠物,有着充分拟人化经验去促使米加莉丝和白乙姬给自己生娃的克劳恩皮丝,很清楚那是什么东西;还有,你系在腰带上那个铜制“小挂坠”,形状很像但似乎不是单纯的蘑菇吧?难道是给自己用的?还摆在外面,克劳利你是认真的吗?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笔趣-第二章 科學側的BOSS也曾經年輕閲讀
总感觉这个未来的BOSS的形象要崩盘了哦,还是说只是同名同姓的某人啊?
但克劳利所展示,总的来说是相当成功的魔法,然而也让克劳恩皮丝心惊肉跳,这一不小心就会把整栋楼都给炸飞了。其实在这过程中已经几乎到了失控引爆边缘了,要不是马瑟斯阻止,其他人都差点联络魔法侧“当局”来处理了。
克劳恩皮丝本来打算一边置之事外围观那些人对克劳利所展示的魔法进行各种争论;一边盘算着能不能利用这些含有英国贵族的人,从大英帝国将禁书目录淘一些出来;翻印本倒是容易,连可以进入阅读的大英图书馆都有。只是那种不含魔力和魔法阵,只有内容是真的,在一般人眼里就是冷门的神秘学书籍吧。该该是设法弄弄原典了,既然和克劳利扯上了关系,克劳恩皮丝觉得自己也不该继续待太久了。
但是,现在比起这件事,克劳恩皮丝感觉有更加紧急一点的事情得和克劳利做一下——
看起来克劳利暂时还不用亲自发言,克劳恩皮丝就拉起克劳利往外走。
居然意外的顺从啊。
这让她冒出了有些和事情进展毫无关系的想法:“可是……克劳利的脸和头发果然都很漂亮啊。未来居然得倒吊在室内真是可惜透顶了。不过……每个人类都有年轻的时候,吗?”
来到楼上无人的走廊,克劳恩皮丝转过身,抬手对着克劳利就是一巴掌,控力之精密,让克劳利在空中划过十分漂亮的抛物线,被迫翻腾转体十周半,整个人呈“大”字落趴在地上。
“你这魂淡!要做这么危险的魔法展示,给我到外面进行,行不行!想把我家拆了?”克劳恩皮丝散发着一丝怒气喊道。
片刻,克劳利才有了反应,摸了摸自己的脸,嘴里说道:“明明我的老婆和情人都没这么打过我…………”
“哦,那你的后宫还挺和谐啊?”克劳恩皮丝棒读一句。
“不,情人是我瞒着老婆在外面找的。”克劳利一本正经答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