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起點-第五百零五章 你很得意是吧相伴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没了。”苏凛冷冷的应了一句,就拿着工具离开了这里。
穆欣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又看了眼身边的苏晚晚,眼中充满了浓浓的嫉妒。
“你,把草帽和手套给我。”
听到这话,苏晚晚愣了一下,随后勾唇笑了一下,缓缓的低下了头,视线和她持平。
“想要我的手套和帽子啊,不给哦,是凛哥给我的哦。”
说完,苏晚晚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姑娘,他不喜欢你这款,放弃吧。”
她的话音落下,就见穆欣的表情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哦?”苏晚晚挑了一下眉,“我怎么不要脸了?”
“你都已经有未婚夫了,你为什么还离郁凛哥哥这么近,郁凛哥哥才不会做小三呢。”
她一说完,苏晚晚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警告你,你最好离郁凛哥哥远一点,就算你家是苏家,我也不会怕你的,我不会让你有潜规则郁凛哥哥的机会的。”
听到潜规则这三个字,苏晚晚笑的更加的忍不住了,她捂着肚子靠在后面的门上,笑的直不起腰来。
门口的苏凛看到苏晚晚这副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刚想走过去,就被司涂拉住。
“晚晚能解决。”
苏凛皱了皱眉,还是没有走过去。
苏晚晚笑完,她才拍了拍脸,让自己的表情恢复自然。
“我给你一句忠告,未知全貌,你最好不好随便说话,否则,我怕你到时候后悔。”
说完,她拍了拍穆欣的肩膀,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就朝着门口几人的方向走去。
“你……我不知道什么啊!你把话给我说明白点!”
……
直播间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特别是风铃,几乎和穆欣是同样的心情。
【靠,穆欣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苏晚晚离凛神远一点啊,我们凛神不接受潜规则的。】
【苏晚晚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和哥哥之间还有别的关系?】
【把话说清楚点啊,最后一句话我好好奇啊!】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谁能扒一下这两人的关系啊!】
……
穆欣在后面看着前面几人没等她,连忙找节目组也要了帽子和手套,匆匆忙忙的就跟了上去。
到了地方,看着一望无际的苞米地,众人都有些傻眼。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愛下-第五百零五章 你很得意是吧相伴
今天他们要掰四百二十斤玉米,也不知道要掰到啥时候。
他们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节目组特意找来一个村民教他们怎么做,学会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帮助他们,都靠自己动手。
五人离的不远,都全神贯注的对着手下的玉米下手,不一会儿,大家身后的筐就被填满了。
苏晚晚和穆欣的力气没有那么大,自己一个人拿不动这么重的筐,就停了下来。
“二……凛哥,司涂哥,秦子,你们都弄满了吗?”
苏凛里苏晚晚最近,听到妹妹那声二,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
“装满了?动作挺快啊,等着,我给你拿出去。”
说完,苏凛就蹲了下来,把装满玉米的筐背在了自己的背上,苏晚晚扶着筐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在后面的穆欣看到这一幕,嫉恨的看着苏晚晚的身影。
这时,秦子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身旁快要满了的筐,轻轻的开了口,只是声音还有些紧张。
“那个……我帮你拿出去吧?”
听到声音,穆欣转头看了过去,顿时眼中充满了嫌弃。
“不用了,你这么瘦,拿的起来吗?”
“拿的起来的,我的力气很大的。”秦子的声音依旧小小的。
“不用了,我等等吧。”
说完,她就没再理秦子,秦子有些尴尬的往后推了推,脸上都是挫败。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太内向了,所以要努力的和人说话,但是却没想到如果失败了要怎么办。
司涂见状,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的安慰着他。
“没事,不用在意,她心里想让阿凛帮她,不管谁去她都是这个态度。”
闻言,秦子抬起了头,目光有些小心翼翼的。
“她很喜欢郁凛老师吗?”
“应该是吧,追了很久了,但是阿凛不喜欢她这样的。”
司涂随意说着,没注意到身旁人的神情。
很快,苏晚晚和苏凛就回来了,空筐依旧背在了苏凛的身后,到了地方,他才拿了下来。
苏凛本来想伸手摸摸妹妹的头,但看到一旁的摄像机,顿时又把手缩了回去。
他瞪了一眼跟拍的摄像师,才回头和妹妹说话,“注意点手,别受伤了。”
“嗯,我记得,你也是。”
两人这么旁若无人的交谈,似是有一股子气场,让人进不去,穆欣看了心中更加的烦闷。
“郁凛哥哥,我也拿不动,可以帮我一下吗?”
“我说了我只有一个妹妹,你别随便叫我哥哥。”
他的神情严肃,眉宇间都是冷意,穆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顿时吓得有些噤声。
苏晚晚见状,轻轻的踢了他一下,他的表情才好了一些。
“凛……凛神,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她的声音哑哑的,听着都要哭了出来,苏凛的脸上又有些不耐烦,但苏晚晚及时的掐了他的腰一下,他才收回了要出口的拒绝的话。
走过去把东西拿走又回来,全程没和穆欣说一句话,放下筐之后,他就又回去继续掰玉米。
看到他这副样子,对自己和对苏晚晚完全不同的态度,穆欣咬了咬嘴唇,走到了苏晚晚的身边。
“你很得意是吧?”
正在掰苞米的苏晚晚抬起头看着她,一脸的疑惑,“得意什么?”
“郁凛对你的态度比对我好千百倍,我还得在你的帮助下才能得到他的帮助,你以为我在乎你这点儿施舍吗?”
听到这话,苏晚晚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了起来,看着她的目光中笑意淡了不少。
“你喜欢他是你的事,他喜不喜欢你是他的事,整件事和我有关系吗?我劝你,别把工夫浪费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