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con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 儒家妖妖-第兩百四十三章 白洋的恐慌(一更)相伴-yf9q7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林若兰此刻走了过来,略带责怪道:“我都说了,我不适合当家主,你硬要我来当,这下好了吧,给林家丢脸了。”
林绝正色地看着她,认真道:“若兰姐,你本来就是林家目前最有资格的人,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你要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
林若兰重重点头:“我最相信你。”
豪门白家。
无功而返的白洋,一回到白家,就陷入了狂怒之中。
心高气傲的他,遇到这种无能为力的事,是如何也忍受不到的。
“这个该死的零号,若不是上官家那总管横插一脚,我今日一定要让他在燕京当不成人。”
白洋咬牙切齿,脸色阴沉得吓人。
白凡却是暗自有些爽快,看到一向无所不能的白洋,也落得这个下场,他就舒服了。
看来,也不是自己无能嘛。
这不,连白洋这个豪门之子都拿零号无法,那么自己那些失败,也就不算什么了。
白洋如刀般的眼神突然朝他射了过来,厉声道:“白凡,你看上去心情不错啊,笑什么?是不是觉得,我也拿零号无法,你心里就平衡了?”
没想到白洋如此洞察,白凡当即就冷汗下来了,干笑道:“大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太清楚大哥你的实力了,在你面前,那零号根本不算什么。”
白洋冷哼了一声,冷笑道:“白凡,你以为你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不过,不重要,你这种废物的心思,我都不屑去猜测的。你等着看吧,零号,将由我来终结。”
白凡被骂得不敢说一言,眼里却有嘲讽和怨恨闪过。
这个白洋,迟早要被自己的傲慢给害死。
白家家主过来了,笑道:“白洋啊,不过是一次小小的阻碍,你看你,怎么就发这么大的脾气?好好出去玩一玩,散散心吧?要对付那零号,有的是机会。这一次,你又没有输,不过是上官家的人出来调节,你才收手的。”
白震安抚着这个令白家骄傲的儿子,笑道:“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上官家的人不可能一直维护他,你就可以随意出手了。”
白洋总算觉得好受一些,问道:“父亲,这一次,对付零号是一回事,我还想要调查出,到底是谁击杀了我白家战神,这件事也很重要。”
提到这事,白震脸上也是掠过一层阴霾,淡淡哼道:“这件事,乃是我白家的耻辱,我也一直在调查,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杀了我白家战神的人,就是零号。”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網 遊 之 劍 刃 舞 者
白洋立刻否认,神态激动道:“父亲你这话,岂不是说,那零号,实力比我还要恐怖?这根本不可能。”
白洋虽然天才,但是还不敢说自己比白家战神还强。
倒不是说他赶不上白家战神,而是需要时间。
零号就是潜力再十足,这才多大?
不可能如此年轻就能击杀白家战神,那岂不是真的逆天?
如果真是那样,白洋真想说白家干脆给零号投降认输算了。
白震对于白洋的反应,却是沉重地点点头:“这件事,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没有别的可能了,白家战神,多半死于零号之手。这件事,家族老祖也是这么看的。”
白洋失声道:“连老祖也是这么认为的?”
白震缓缓点头:“不错。你知道,老祖不会看错的。”
白洋坚决摇头,暴躁道:“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白震道:“你也不必那么紧张,这件事毕竟缺乏真正的证据。依我看,这零号就算真的能击杀战神,那也是因为他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或者,他背后还有其他人帮助,只有这才解释得清。”
白洋立刻附和点头,笑道:“一定是这样,我就说嘛,零号他何德何能,能够击杀我白家战神,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白震忽然道:“白洋,你去接触一下武修罗云天山吧,或许,你们能够谈得来,那个老鬼,也想杀零号得很啊。”
白洋哼道:“那我就去会会这个暗盟的大人物,正好,我和暗盟的一位前辈,也有那么些交情,这云天山,想必会给我一些面子。”
白凡脸色苍白,云天山那边是他最后对付零号的底牌了,付出了那么多心血。
没想到,最后都给白洋捡了去。
等白震离去,白洋又恢复那自信满满,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朝园主夫人笑道:“青竹,陪我去一趟吧。”
这一次,他却是将白凡革除在外,没加以理会。
园主夫人看了看白洋那神色,忽然道:“白洋,我想你想错了一个问题。”
白洋皱眉道:“什么问题?”
园主夫人淡淡道:“据我了解,零号行事,从不拖泥带水,也不玩花样。如果真是他击杀了你白家战神,那么就一定是光明正大的,不带一点虚假。”
白洋愣住,随即脸色阴沉下来。
他好不容易恢复的自信,又动摇了。
新庄园中,林家的事情了,柳婉音也跟着松了口气。
“那白家看来不会让若兰姐坐稳林家家主位置的,那个白洋,听说很厉害的。”
柳婉音看着林绝,说道。
林绝正在做饭,对此只是淡然一笑:“随便他吧,我的宗旨只有一个,别来招惹我就行,不然,白家豪门之子又如何,等待他的下场不会好。”
柳婉音突然展颜一笑,道:“林绝,我在聚贤庄学习好了,就来帮英雄盟炼丹和炼药吧,我们英雄盟正是需要这些东西呢。”
“那太累了,我不忍心你去操劳这些。丹药这一块,暂时我们还不是太欠缺,等到真的得上域外战场时,就真的需要了,但现在还不算紧张。”
林绝温柔笑道:“你现在,还是先慢慢和鹿神医学习吧,不用想太多。”
柳婉音不依道:“可是,若兰姐都当上家主了,就我什么都不做,感觉对你一点用也没有,人家心里过意不去。”
“你是我林绝的女人,没什么过意不去的。”
林绝理所当然说到,神态睥睨。
柳婉音倍感幸福,但还是觉得,自己真的要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