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討論-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相伴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雷霆岛外。
五艘长近百万里的青龙战船在星空中集结。
这时候远处飞来五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所有士兵都是穿着青色甲铠。
为首的乃是新人大统领‘万浪’,相比普通士兵的甲铠,他的上面浮起的龙雕更为繁杂,密布金色纹路。
神界战士兵团最为恐怖的就是集结成阵势,形成合击。而一位统领就是一个队伍法阵的核心。
“奉帝君喻令。”万浪高声道,“踏平圣骨城!”
“踏平圣骨城。”
“踏平圣骨城。”
轰~~~
青龙战船化作流光,猛烈加速后冲入时空通道。
“有动静!”
“这是要开战吗?”
“这么多战士,就是攻打一府之地都足够了吧。”
“踏平圣骨城?骨圣君所在的圣骨城?”
作为近日最受瞩目之地,早有许多势力探子躲在雷霆岛区域外的周围星空盯着,看到夏至的近卫军出动,又是如此威势,顿时一个个立即上禀。
“夏至帝君麾下出动五艘青龙战场,近卫军一万战士出征圣骨城。”
这一讯息立即随着各种传递渠道传向各方。
让收到情报的大能者和各府顶级存在们疑惑不已。
“夏至帝君要和霸兇老祖对上?”
刚刚在雷霆岛开府的那位夏至帝君,现在实力早已传开,那可是三重天就开辟了道的超级妖孽,就算是修行时间尚短,没有什么宝物和强悍威力的绝学,可单单开辟境的尊者境界,就容不得人小觑。
另一方,则是背后有着三祖中的两位做靠山,自身也是大能者中顶尖的存在,他俩对上……
“这下有好戏看了。”众多超级存在饶有兴致的纷纷准备看戏。
就是血刃神帝都暂时放下修行,透过因果遥遥关注,他也很好奇,自己那位妖孽弟子,对上霸兇最后会是如何。
对这群顶级存在来说,偶尔来场好戏调剂下乏味枯燥的修炼生涯,简直太妙了。
“霸兇虽然凶厉霸道,可脾气挺好的啊,怎么这次将这位夏至殿下惹成如此?”
“没听要踏平他弟子的圣骨城吗,估计又是护短了吧。”
“一直这么护短,五个弟子连个四重天界神都没有,这次又惹到夏至,他再不管管,终究要吃大亏。”
众多存在议论着等待好戏上演。
……
竹山府境内,一座悬在星空中的广袤大陆,上面有着连绵宫殿群。
此处,正是霸兇老祖的老巢。
雷霆岛那边一动,霸兇老祖这边也立即收到了情报。
一些相熟的大能者好友专门透过因果联系来询问,更是让他无比烦躁。
“就一个小小的神级族人,夏至想要……给他便是。”
体型魁梧,有颗硕大脑袋的霸兇老祖眉头紧皱,埋怨道,“作甚要杀了?还等他派去的人到了才当面击杀,这不是一点脸面都不留?”
“怎么?老五你这是在教我做事?”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霸道凶厉的气息在宅院内弥漫,“我兴致不好,杀一神级的蝼蚁,还要得到你许可?”
一道通体金袍,有着一双锋利凶戾金色眼眸的老者,嘴角噙着冷笑,目光放到霸兇老祖身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势头。
“二哥,我是说本不必闹成如此。”霸兇老祖无奈道,“现在都以为是我针对夏至,他雷霆岛的军士更是要去覆灭小骨的根基。”
“他夏至有何手段,我接着便是。”金袍老者冷笑道,“我看你是越活越不如从前了。
这些年大哥甚少出手,不多管闲事,你也躲在竹山府主这边享清闲,怕是都快忘了自己还是神界五凶之一了吧。”
这金袍老者便是在大能者中都赫赫有名的存在‘金霄老祖’,与霸兇老祖一样,同样位列神界五凶。
神界五凶中,排名第一的是血刃神庭三祖之一的‘庞依’,排第二的就是这金霄老祖。
实力可比霸兇老祖他们强多了,乃是大能者中最接近三祖这样开辟境尊者的存在。
因为金霄老祖实力极强,遁逃之术更是独步神界,碰到自己打不过的存在,也能逃掉保命,一般对手也很难追上金霄老祖,长此以往更是凶残暴戾,在五凶中就属他最为肆意残暴。
半晌后,霸兇老祖才讪讪道:“在神庭疆域内,就算和夏至闹起来,也就是意气之争罢了。我倒无所谓,他也不能耐我何。可小骨的基业就……”
“师尊,师伯,你们可要帮我啊。你们徒孙还在骨圣城啊。”两位大能者交谈,骨圣者侍立一旁,此时忍不住插话道。
“慌甚。”金袍老者斥道,“你是为我收集练剑所需的矿藏,顺手剿灭些蝼蚁又怎么了?
当年我在摩雪国杀戮亿万,血刃神帝都未曾管,不过杀他夏至一个族人,他还敢带兵来打。说不得,这次要给他留个教训。”
说着,他看向霸兇老祖,“他一个小辈,就算开辟了道又能发挥几分实力?
修行才一千多年,怕是神帝赐予的绝学也练不成两篇。普通大能者不敢得罪他,你我两兄弟加起来,难道还治不了他一个小辈。”
想到夏至才修行一千多年,就开辟了自己的道,虽然今后想要超脱,势必要成主宰才行,可架不住那妖孽年轻啊。
就算不能超脱,未来夏至到主宰境前的修炼道路也是一片坦途,不比他这样困在当前境界亿万年的要强多了!
“要不是当初那贱婢,绝学《心剑图》早就被我得到,现在怕是早就开辟道路,跨入尊者境了。”
金霄老祖只要想到这,心底的火气就压制不住,恨不得出去再到摩雪国大肆屠杀一遭。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霸兇老祖道,“大不了做过一场,让夏至知道我们神界五凶不是好惹的,再将他那族人从时光长河里捞起复活,终究不是什么大事。”
“哼。”金霄老祖冷哼一声,倒是未再说什么。
他虽凶戾,却也不傻。
夏至未来只要成长起来,至少也是一位尊者。
就算自己不惧,也不应结成死仇。
只是神界生物的本能心性如此,一凶戾起来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小骨头,你先回去。”霸兇老祖道,“那夏至若是去要人,你就把那个界神手下给他,若是他真想毁你基业,我和你师伯立即出手。”
“别给我和你师尊丢脸。”金霄老祖冷声道。
“是。”骨圣君心中顿时有底,“弟子这就回去。”
……
圣骨城外。
纵横星空亿万里的巨大河流,环绕着巍峨庞大的城池。
骨少君站在城墙上,身旁站着蜱塬界神等四位一重天界神,这是除了骨圣君外城池内的所有界神强者。
至于神级则是浩浩荡荡不计其数,一眼看去足有数亿之多。
得知雷霆岛军队来剿,整个圣骨城立即封城,几乎整个城池内所有神级都被赶上城墙来帮助守城。
“少君,我们圣骨城如此声势,就是府城军团来袭都不怕。”蜱塬界神看了眼身前面色严肃的骨少君,低声逢迎道。
“你当神廷的军团是以前对付的那些散兵游勇一样的小势力?”骨少君冷哼一声,目光就仿佛是在看个白痴一般,“那可是二等军团的近卫军。”
目光扫过自己这方看似声势浩大的战阵,却明白终究是些纸老虎,平常靠父亲和背后老祖的威名欺负欺负小势力还行,碰到正规军团……
正想着,骨少君刚要吩咐手下。
忽然——
一股铺天盖地的无形力量,突然笼罩了骨圣城周围天地的每一处空间。
就连城池下方奔腾汹涌的星空河流都仿佛陷入了寂静之中,在河水中浮沉的一颗颗星辰更是凝固,整条河流都不再流淌。
轰隆隆~~~
城池远处的高空中,五条星空通道凭空出现。
五艘庞然大物缓缓下降。
巨大的青龙战船依次排开,甲板上站着一排排穿着青铠的士兵,每一个都气势惊人,不次于普通界神强者。
虽然每艘战船上仅有两千士兵,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之数。
可论散发开的气势,这群士兵完全凌驾于圣骨城中的数亿神灵。
惊人的气势压迫让城墙上一阵骚乱,在蜱塬等数位界神的压制下才勉强在那里强撑着站着,可依旧人人面色惊慌,更有甚至已是悄悄后退,准备一有机会,先逃离此处再说。
……这就是神廷的正规军队,与散兵游勇的区别。
五艘青龙战船终于来到城前,周围数亿里范围内的空间尽皆凝固,就是桀骜如骨少君,在这股威势面前也不由心中揣揣。
“父亲,怎么还不回来。”他面上镇静,心中却是无比焦躁。
“诸位军士,不知统领是谁?”骨少君往前一步,面对五艘犹如堡垒般的战船,大声问道。
“骨少君。”一身上铠甲明显比其余士兵更为精致玄奥的魁梧将军从战船中飞出,俯瞰下方城池,“奉帝君喻令,今日踏平骨圣城!”
“踏平骨圣城!”
“踏平骨圣城!”
推山倒海般的震天呼啸从战船上的万名近卫军口中吼出。
这些数日前还依旧是普通神灵的军士,在此等环境下,一股无形的军魂意志渐渐滋生,让对面城墙上的数亿神灵面色惨白。
“万浪,是你!?”骨少君震惊地看着正冷漠盯着自己的魁梧将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吾乃夏至帝君麾下近卫军统领。”万浪冷漠道,“骨少君,我劝你放弃抵抗。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好大的口气。”一声怒喝,身穿金炮,威严中年人模样的骨圣君突然出现在城墙上。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
“万统领,我敬重帝君,不愿与帝君为敌。我麾下的黑骨山得罪帝君,那黑骨山主已被我擒住。”
说着,一挥手,蜱塬等四位界神将封禁了神海和本尊神心,脸色苍白的黑骨山主推了出来。
“就是此獠将夏至帝君族人所在的宗门灭掉,一切都因他而起。我愿将他交出,平息帝君怒火。”骨圣君一指黑骨山主,无视他怨恨地眼神,“若是帝君真要毁我骨圣城,那说不得,就莫怪我拼死抵抗了。”
呼!
随着骨圣君话音落下,整个圣骨城的城墙外突然凭空出现一块块直径数十万里的骨盾。
那些骨盾循着玄奥的轨迹组合整齐地砌到城墙上,让整座城池瞬间变化成一座真正的骨城。
一团团幽绿地磷火从骨墙上产生,每一团都犹如恒星般大小,无数磷火悬浮在城池外,将整座虚空都染成一片绿色。
“幽骨界。”万浪面色一变。
那些绿色磷火腐蚀性极强,相隔亿万里都激地青龙战船迸发出一圈青色光芒。
“是和是战。”骨圣君大喝道,“就看帝君抉择了。”
说完,他将黑骨山主推出城池,原本帅气青年模样的黑骨山主,在城池外磷火中发出凄厉地惨叫。
“骨圣,你好狠!我不会放过你!啊……”
黑骨山主界神级别的神体,在那些磷火中连一息时间都未坚持住,犹如被浓酸所化,先是浑身衣物,再是毛发皮肉,最后整幅骨骼都成为惨绿色,最终只留下一团脓液。
一界神如此轻易地就死在眼前,还是如此惨状,这让两方所有士兵都心底发紧。
“战不战?”万浪对从战船中飞过来的宫丞传音问道,“这是骨圣君的老巢,经营漫长岁月,有无数法阵加持,怕是能匹敌普通大能。
……帝君还未至,我们要是攻击,这些军士毕竟刚经历神体改造,还未训练几次军阵合击,怕是会伤亡惨重啊。”
宫丞也有些迟疑,他擅长的乃是内政,万浪又是新近招募,没有主事人在场,都轻易不敢做主。
“还敢问是战是和?”一名散发着耀眼紫光的女子凭空出现,风华绝世的脸上一片冰霜,明明只有神级实力,气质却是让万浪、宫丞两个界神不敢直视。
“主母。”两人恭敬行礼。
女子正是随军而来的步岳洛。
“帝君有令,踏平圣骨城。”步岳洛冷喝道,“万浪、宫丞,给我抓住骨圣君父子,待帝君处置,圣骨城内所有神灵,不得反抗,反抗者……便是违逆帝君,一律处死!”
“是。”万浪、宫丞瞬间有了主心骨,麾下一万近卫军士兵更是个个眼中充满战意。
这可是他们成为近卫军后的首战,对敌的又是神廷内有数的势力之一。
轰!
万浪统领,以及手下百位界神队长,万名士兵,所有甲铠符文激发,一时间浩浩荡荡的大军仿佛连为一体。
五艘战船前方更是凭空出现了巨大的青龙虚影,虚影内密密麻麻的符文构成无比玄妙的法阵。
五条青龙虚影一出戏就疯狂掠夺着天地间的雷霆力量,几乎一瞬间每条都长达亿万里,随后直冲向远处被无数磷火缭绕的骨墙。
“太,太……太强了!”万浪和所有军士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也是加入军团后也是首次集结攻击,那五道青龙虚影每道都远超普通四重天界神,掠过的空间都露出一道道深邃的裂痕。
庞大的五道青龙虚影,肆虐着冲入幽骨界所化的团团磷火世界中,并昂首撞向骨墙。
周围天地都一瞬间安静下来。
声音似乎都消失了。
“轰~~~”
无比恐怖的威能爆发,那一团团恒星般的磷火在这狂猛地冲击波中灰飞烟灭,原本厚实无比的骨墙正面那段已是破烂不堪,无数碎骨、骨块抛飞。
被幽骨界笼罩的圣骨城再次露出,那些界神和数亿神灵震翻一片,大多数更是浑浑噩噩地倒在城墙上,灵魂都被完全炸懵了。
骨圣君此时也有些懵。
他知道神廷的军团组成战阵就能让原本个体弱小的军士迸发出远超当前境界的威势,可依然没想到会有如此威力。
经营无数年的根基,最为倚重的幽骨界,竟然只挡住了一击。
“再来。”受这一击鼓舞,万浪统领再次大喝。
五道青龙虚影再次出现,轰击向下方的圣骨城。
幽骨界已破,防御阵法更是损毁无数,这城池如今就好似待宰的羔羊。
一支千人的二等军团近卫军队伍,就足以匹敌正常的三重天界神。
此处,共有十支万人军团,还有一等军团的亲卫军百人在其中,透过青龙战船这样的战争神器,这原本就是神廷攻打大能者老巢才会派出的规模,用在圣骨城更是摧枯拉朽一般。
“住手!”一道声音响彻星空,圣骨城前出现一位体型魁梧,有着硕大脑袋的老者,无形的压迫自老者身上迸发,远处气势如虹的雷霆岛近卫军为之一滞。
“师尊救我。”骨圣君见老者出现,惊喜道。
来的正是神界五凶之一,真神境的大能者‘霸兇老祖’。
空中五道青龙虚影咆哮着冲来,霸兇老祖站在城池上空,轻蔑地看了一眼。
他体内真神力转化为虚无之力发散开将整座圣骨城笼罩,身后更是出现一庞大头颅虚影。
那头颅仿佛是一巨狼,只是嘴巴比例更大,张开的巨口内无数神纹流转,似乎能将日月一口吞吃。
“吼!”庞大头颅发出惊天巨吼,咆哮的音浪朝四面八方横扫。
五道青龙虚影还有城池外的星空河流在这股不可思议的威势下,化作飞灰。
远处的五艘战船更是顺着这股音浪直荡出数亿里。
“是大能者。”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ptt-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
“是霸兇老祖。”
万浪和宫丞面色大变,步岳洛脸色也是一片肃穆。
能被称作大能者的真神境存在,在神界、深渊无数位面都是高高在上的超级存在。
即使他们近万人组成的战阵,又有青龙战船这样的战争堡垒加持,足以横扫四重天界神,但面对这样的超级存在,依旧心下发慌。
“哼,一群蝼蚁还敢如此放肆。”又是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在霸兇老祖身旁,金霄老祖的身影也凭空出现,这让下方的骨圣君更是狂喜。
“两位大能者!”
虽然不认识那位金袍老者的身份,但能站在霸兇老祖身旁,气势更是隐隐还强上数分,这让步岳洛的心更是不断下落。
一个霸兇老祖就能让圣骨城肆虐数府之地无人敢管,再加上一位大能者。
“今日想踏平圣骨城,怕是难了。”她暗道。
至于自己等人安危,只要自己等人不主动挑衅,想必大能者也不屑出手。
如今军团中步岳洛虽然现在实力尚弱,但身为夏至妻子身份最高,算是自己一方唯一能与两位大能者交谈之人,她从战船中飞出,正要开口。
“敢来我侄儿城池撒野,都给我滚。”金霄老祖眸中凶戾之色闪过,伸手一挥,无穷剑光虚影骤然出现,化作无数道流光直冲向远处的五座青龙战船。
首当其冲的正是步岳洛。
那无数道流光就是界神来挡都会轻易被屠戮,更不必说她一刚开辟神海不久的神级。
“不可。”霸兇老祖惊道,就要出手阻拦。
这可是夏至妻子,杀他一族人或者杀些手下士兵还不算什么,若真是将他妻子在此击杀,那可真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怕是那位神廷之主血刃神帝都会震怒。
“放心,不会伤她的。”金霄老祖冷哼一声。
霸兇老祖听后稍稍放心,知道他所用的古老绝学《心剑图》虽然不全,但已是有完整的数分威力,所发的心剑更是剑随心走,操控由心。
“金霄老祖,你敢!”
无数耀眼的刀光铺天盖地从步岳洛所在之处往四面八方横扫而出,璀璨的刀芒更是犹如纵横时光长河而来,顺着时空缝隙迎向那无穷剑芒。
轰轰轰!
刀芒剑光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一时间两股力量不断消耗,旗鼓相当。
“是帝君。”
“帝君来了。”
沐浴在金光中的夏至,右手持刀,挡在步岳洛身前,眸中满是杀意愤怒。
“白沙,你与万浪一起,将圣骨城剿灭,所有神灵押回雷霆岛罚役,敢有反抗者杀无赦。”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閲讀
“是。”白沙城主连忙应命,随后往战船飞去与万浪汇合。
“岳洛,你先回雷霆岛。”夏至左手轻握步岳洛柔荑,无形的时空破灭之道打穿一条时空通道,直通雷霆岛。
“小心些。”步岳洛眸中全是关切,在夏至放心的眼神中踏进通道离开。
金霄老祖嘴角带着冷笑,看着夏至将妻子送走。
“剿灭圣骨城?”金霄老祖冷声道,“夏至帝君,好大的威风。”
“二哥,少说两句。”霸兇老祖劝道,“夏至帝君,这本是一场误会,骨圣已将灭你族人宗门的那厮诛杀,之前也是只为守御他的城池,并不想与你为敌。至于方才……”
说到这,他却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难道他还能说金霄老祖有把握不伤你妻子?
一大能者向一神级女子出手,又是夏至妻子,说破大天去也不占理啊。
若是最开始,霸兇老祖不满夏至这样的小辈在神廷中,地位骤然跃居自己之上,还存着想别别苗头的意思。
可数件事下来,尤其是金霄老祖所为,让他更是烦闷无比。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
丢脸啊!就算你之前耗费数千亿年心血的绝学化为泡影,心性更是偏激暴戾,可总也得顾些脸面吧。
夏至手中的血炼神兵战刀泛着血光,由血刃神帝亲自炼制的战刀,已是达到界神器极致,更与他心意相合,感受到此时主人的怒火,血光也是愈来愈盛。
“之前意念击杀云海的也是你吧,金霄?”夏至眸中冰寒一片。
“是老祖我又如何?”金霄老祖冷哼一声。
“帝君,我愿替我二哥将其复活。”霸兇老祖连道。
“霸兇,你让徒弟放弃抵抗,到我雷霆岛服役亿年,此时便算罢。”夏至开口喝道,“至于金霄……受死吧!”
“受死吧!”“受死吧!”“受死吧!”……
怒喝声滚滚,在星空中传荡,远处圣骨城的那些神灵和界身们,个个都惊颤着腿软瘫倒在地,实力弱的更是直接一瞬间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无穷金光从夏至身上迸发,沙神之力无孔不入急剧暴涨。
几乎瞬间,无边金沙就扩散在星空中数十亿里范围内,金霄老祖、霸兇老祖也被这股领域力量裹住。
时空破灭之道的规则降临,周围的时空大片破灭,更是让领域内一片混沌,凌驾于天地规则之上的时空破灭道,夏至第一次完全催动。
“想取我性命,那就来试试吧!”金霄老祖尖细地声音响彻在沙界领域内。
咻!
金霄老祖朝夏至冲来,飞行速度快如闪电,扬起的金袍更是犹如两柄金色羽翅,令他腾挪间带起无数幻影。
可随着他飞行,周围的时空仿佛也在不断挪移,沙界的压迫之力更是让他犹如背负着一座大山。
唰!一道刀光从夏至身前斩击出去,在金霄老祖眼中急速暴涨,仿佛一道惊天巨刃浩浩荡荡竖斩千亿里星空。
并且那无比凝聚的刃芒更是有着惊人的破灭力量,让阻挡在前的时空都破灭殆尽。
精华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他比死都難受!(二合一求訂閱!)分享
“这是!?”金霄老祖见状心中发寒,尤其是自己最擅长的遁逃之术,竟然丝毫借助不到任何时空之力,让他更是惊骇不已。
夏至此刻体内的沙神之力奔腾,吸纳了近乎一个世界的精华让他在力量上与大能者的真神力差距并不大,再加持上自己的时空破灭道的力量,通过《如意策》的刀法,正面压制一大能者,他有绝对信心。
“我是修行时间短,《沙界》绝学也只练到第四篇,可本尊的秘法却是不次于绝学威力。”
夏至冷冷地看着面现惊慌地金霄老祖。
“哎。”原本在远处观战的霸兇老祖心中微叹,“妖孽就是妖孽,还当他就算开辟出道,也未必能施展出多少威力··”
即使知道加上自己,在有着近乎开辟境尊者实力的夏至面前也难说赢,可与金霄老祖从神界诞生就共同存在的感情,还是让他无法坐视。
霸兇老祖身后浮现一巨大头颅虚影,瞬间冲向夏至那惊天一刀。
“轰~~~”刀光受此阻挡,突然幻化成无尽刀芒,再次加速朝金霄老祖斩去。
正是吞噬世界本尊所创的宇宙之主究极秘法《如意策》之‘无尽刀’。
“啊!”一道惨叫,金霄老祖竭力施展心剑阻挡,却依旧被无尽刀芒中的时空破灭之力粉碎一大片神体。
“二哥。”霸兇老祖焦急万分。
“快逃。”金霄老祖快疯了,那破灭力量无比难缠,进入神体后竟不断破坏,令他极难恢复。
唰唰唰!
夏至挥刀斩击太快了,连绵无尽的刀光不断涌来,让金霄老祖拼命躲闪,霸兇老祖焦急下直接化身成一有着巨大头颅,貌似巨狼般的猛兽,正是他神界生物本体。
有着长长毛发覆盖的躯体挡住刀光,巨大的头颅更是张开大嘴朝夏至咬去。
四周的金沙在夏至操控下凝成一只金灿灿的手掌,一把按住霸兇老祖的头颅,手上刀势不停,依旧不断轰击向金霄老祖。
“袄~~~”金霄老祖闪躲不过,同样化作一金色大鸟状的神界生物,两只巨大翅膀颤动,在沙界领域内逃窜,却被刀光和金沙所阻,怎么也逃不出去。
引以为傲的时空遁逃更是被夏至的时空破灭道压制,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
“大哥,大哥,速来救我。”金霄老祖焦急下开始求救了。
霸兇老祖被金沙所化的手掌按住,此时也只能求救。
外界,遥遥关注这一战的大能者们个个震惊,无边金沙中不断传出的金霄老祖和霸兇老祖的惨叫更是让他们咂舌不已。
“这位夏至帝君才三重天界神就这么厉害?”
“历史上那些逆天的界神也没这么夸张吧。”
“夏至帝君可是开辟自身之道的,就算现在是三重天界神,也绝对是最近乎开辟境的存在。”
“太强了。”
“金霄老祖会不会死在里面?”
“凶戾霸道的金霄,这次算是碰上克星了,逃又逃不掉,若是无人来救,极有可能会死。”
“竹山府主离开紫竹海了,看来是要来相救。”
“庞依没赶来?”
大能者们,尤其是血刃神庭的大能者们个个心颤。
这位夏至帝君第一次出手,就有如此威势,关键是他才修行一千多年啊··
再过个数十万年,那岂不是又一位‘青君’那样的绝世尊者?
沙界领域中,夏至压制着霸兇老祖,攻击却全部往金霄老祖那边而去。
对这个敢于朝步岳洛出手的金霄,他着实是怒了。
就算妻子陨落也能求师尊将其复活,可经历生死所受之痛是切实要自己经历的。
“夏至,你真要击杀金霄?”一道声音传来,让怒气上涌的夏至恢复些清明。
“师尊,他对我妻子出手,不让金霄受到教训,难消我心头怒气。”夏至透过与血刃神帝的因果联系回道。
“庞依向我求情,希望你饶金霄一名。”血刃神帝笑道,“与其击杀金霄,让其活着受辱岂不更好?还能让庞依欠你份人情。”
“师尊的意思是?”夏至问道。
“竹山当初是如何对霸兇的,你如今就照做便是。”血刃神帝说道,“庞依与霸兇都属我麾下,其余神界三凶也是亲近我们这边,留他一命吧。”
“可弟子无法禁住金霄的本尊神心啊。”夏至回道。
大能者虽强,实力差距大了击杀容易,想要禁制住就难了。
当初竹山府主强收霸兇老祖为坐骑时,霸兇老祖还是四重天界神,后来才突破跨入大能者。
随后也是立即恢复了自由身,遍数神界深渊,能将大能者收服,留作坐骑的还从未有过先例。
“你禁不住,我行啊。”血刃神帝显然心情极好,“竹山快到了,我随后就到。”
“好。”夏至应道。
“让霸道凶戾的金霄从此当坐骑,对他来说怕是比死都难受吧。”夏至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