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que21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武俠冒險》-第三百九十一章:林詩音、天地人三幫熱推-gf5aa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新任的山洲王是夏云墨,他不但在此前的魔灾中,拯救了整个山洲生灵,还是一位有着毁天灭地手段的仙魔存在。
也是因此,一条条政令自王府发出,无人敢反对质疑。
如今那位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没有人敢被去招惹他,否则那一把火烧在自家头上,否管背后势力再大,也要烧成一团粉末。
暗夜絕寵
不过,却也有流言传出。
家有情獸相公 紀小夏
那位新王已经闭关,处理这番事情的,却是他新收的徒儿和姬妾。
这倒是也引起了一番波澜,让许多人心思浮动起来,若是能做山洲王的徒弟,亦或者成为他的姬妾,那也堪一场称泼天富贵。
只可惜,夏云墨已经闭关,而他新收的徒弟、姬妾却也个个神秘得很,完全探查不出来历。
操魂師之美眉天下 懶糊塗神
山洲王王府,一间处理政务的大殿之中。
一个女子正伏在案上,不停的书写着什么,有时停下来,娥眉微蹙,思忖半响,再次动笔。
又过了一会,那女子总算松了一口气,她起身活动了下经过,青丝垂泄,却也是一位标致的美人儿,虽非倾国倾城,但一双美眸清亮极了,更带着清丽高贵的气质。如诗如画,只看一眼,便绝不会忘记。
民國投機者 有時糊塗
“这混账师父,肯定不是闭关,而是跑去其他世界找女人去了,就让本姑娘在这里受苦。”女子不满的拍了拍桌子。
“小诗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师父分明是在努力修行,不然又没有大乾皇族的血脉,如何坐得稳如今这位置。”
光华流转,虚空中有门户出现,夏云墨自门户中走了出来。
眼前这个女子,自然是林诗音了。
这丫头可不是原路线里那充满哀怨与悲剧的女子,看似柔弱,楚楚可怜。实则武功高强,狡猾善变,麾下掌控一支庞大势力。
在“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江湖中,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重演太玄神君一事,席卷整个江湖。。
夏云墨能信任的人并不多,索性就将她找来,暂时管理一部分事务。
这丫头也并未辜负他的期望,除了最开始两天有些杂乱外,很快就理清头绪,一切井井有条,就是夏云墨也自叹不如。
林诗音凑上前了,挺秀的鼻子微微动了两下,便冷笑一声:“师父你现在是不是在修炼葵花宝典,还是闭关的密室里藏了女子,否则身上怎么会有脂粉味。而且这脂粉味,还不是你后宫里那些女人的,肯定是外面的野女人。”
这丫头还真是个狗鼻子啊,夏云墨的确刚去云梦山庄待了两天。
夏云墨咳嗽两声,严肃道:“怎么样?最近处可有人刁难你?可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务,通通告诉师父我,我来替你处理。”
“处理你个头啊。”林诗音娇哼一声:“那有你这样的师父,自己去外面风流快活,徒儿却在忙里忙外,没有半点空闲。”
夏云墨拍了拍林诗音的香肩,语重心长的道:“乖徒儿,这是师父对你的考验,要成就一番大事,便需历经磨难。”
林诗音翻了个白眼:“分明就是你懒,。”
斬天訣 跳子琪
“好啦。”夏云墨笑道:“徒儿你这些时日就辛苦一些,待为师能够“身外化身大法”大成时,你便轻松了。”
所谓的“身外化身大法”,不过不同于此前要元神三分之法,而是类似于分身术,就像孙悟空的“身外身”,一根毫毛就能幻出无数分身。
虽然实力远不如元神三分的化身,但却能应对更多的事物。
林诗音道:“那还要多久?”
夏云墨想了想,说道:“最少半年,最多两年。”
林诗音一下就趴在了案上,一幅咸鱼模样,有气无力的说道:“师父,这也太长了吧。”
“你呀,就是太懒了,而且太宅了。”
夏云墨道:“否则以你的天赋和我传你的武学,如今便是成就大宗师也不难。可你整日逗猫遛狗,耽于玩乐。这一次让你处理政务,便也是一次积累。”
武功自是不可能仅仅只靠闭关枯朽就能提升,境界越高,越是要倚靠感悟。这咸鱼徒弟,此番正好让她好好锻炼一番。
“师父,可有你罩着我,世上又有谁能伤着我。”林诗音嘿嘿一笑,狗腿子般给夏云墨捶肩捏腿:“再说啦,我那师弟师妹都厉害得很,特别是师弟,简直妖孽的很,我就安心当当咸鱼就是了。”
“好啊。”夏云墨点了点头,倒是让林诗音怔了怔,师父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你若习武,十年、二十年后,乃至五十年、一百年,容貌与现在都差不了多少。可是你若不习武……”
夏云墨忽的向林诗音挥了挥袖子,林诗音的骨骼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宛如裂帛。原本丰满挺拔的身躯,忽然缩减,光滑的皮肤立时出现皱褶。
“师父……我……我这是怎么了?”林诗音脑袋就像是被大锤轰中,头晕脑胀,险些一屁股摔在地上。
她颤巍巍的伸出一双手,却瞧见原本精致光滑的肌肤,变得枯瘦蜡黄,透露这几分枯朽之气。原本乌黑的披肩长发,也变得干黄如杂草。
“你若不习武,五十年后,便是如此模样。”夏云墨淡淡的说道,有一回修,就让林诗音生机重返,恢复到了本来面目:“现在,你还要学武么?”
林诗音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学学学,徒儿一定认真学,绝不半点懈怠。”
夏云墨微微颔首,笑道:“你能想明白便是最好,师父我也不想数十年后,你我师徒天人永隔。”
接着,他又问道:“对啦,你的师弟师妹呢?”
林诗音道:“师弟不久前去了一趟无涯海阁,拜访了一位大宗师前辈,颇有所获,已经闭关了。我瞧他这一次,似乎有可能突破宗师之限,成为大宗师。红莲师妹和侍剑一起出去了,好像是要与人决斗?”
“决斗?”
林诗音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是挑战人榜前十的高手来着。”
魔灾之后,武林损失惨重。夏云墨为了让武林恢复元气,便排出了“天、地、人”三榜。
这三榜中,天榜收录十位最顶尖的大宗师高手。地榜收录山洲前百的宗师高手,人榜则是宗师一下的高手。
每一个榜单中,都有一定的年龄限制。
寂滅聖主
只有能够登榜,每隔三月,就可以获得朝廷的奖励。
甚至“天地人”三榜第一的魁首,每一年还可以得山洲王夏云墨的指点。
也是因此,三榜魁首之争,尤为激烈。
一位仙魔的指点,可谓是受益无穷,就连天人高手也求之不得。
当然,虽说刀剑无眼,但争榜之时,亦不能谋人性命,恶意中伤。如若违规,轻则永久取笑进榜机会,重则直接废除武功,乃至于被朝廷通缉追杀。
夏云墨正是要借助三榜,刺激山洲武林。
他的徒弟中,从“侠客行”中渡入这山洲的石中坚,无疑是惊才艳艳,乃是真正千年一遇的天才人物。如今已有宗师修为,地榜第一,随时可以冲击大宗师。
红莲就要弱上不少,不过却也在人榜争了个“十八”的名头,再加上容貌美丽,宛如精灵,更有着公主的高贵气质,因此名头倒是比起深居简出的石中坚响亮不少,甚至有着“倾城剑仙”的绰号,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夏云墨食指微微一点眉心,一股精神波动便弥漫出去。
红莲本就与他有着因果纠缠,如今夏云墨又是山洲王,想要找到她,并不难。
很快,夏云墨就清晰的感知到了她的方向:“我去看看红莲丫头,你继续处理政务,可不要偷懒,不然的话,武功无法大成,以后可又要变成皱巴巴的老太婆。”
说罢,身子便是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接着整个人消失不见。
“嗯?”林诗音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喃喃自语:“总感觉哪里不对?处理政务和修行武功有什么关系,师父不会又是在框我吧?”
……
扬城明楼,云水居上。
云水居毗邻天仙湖,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俯瞰而下,湖光山色,尽收眼底,一向是文人墨客的好去处。
云水居的大厨据说以前是在山洲王王府里打过下手,绝对是一流名厨,即使再挑剔的饕餮之徒,吃上他的糖醋鱼,也要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而更出名的,则是云水居的“清水酿”,传言说是用天仙湖里的清水酿至而成,但那天仙湖曾有酒神沐浴,多了一分酒气,因此虽看似清水,却实乃美酒。
如今,云水居上,没有一个文人墨客,都是一群佩刀带剑的武林人士,不停的向清水湖望去。
“今天便是倾城剑仙与紫衣客决斗之日,你们说是谁胜谁负?”
有人在讨论着,气氛倒也颇为热烈。
“这还用说,自然是紫衣客胜啊。紫衣客在人榜排名第九,一手“云水剑”绵绵缠缠,如云如水,已深三昧。”
復仇公主何去何從的愛 紫雪夢
“不错,紫衣客排名第九,而云水仙子排名第十八,两者间的差距,可是不小。要知道,排名前十种,每一位都有拿得出手的绝技,乃是先天高手中的佼佼者,甚至前三能够媲美宗师高手。若是倾城仙子挑战前二十的高手也就罢了,但若是前十,那就有败无胜。”
“来,不如我们开个赌局,赌一赌倾城仙子多少招败北。”
鬼夫纏人:生個鬼娃來當家
“我压三百两,赌十招。”
“我倒是看好倾城仙子,压五百两,赌二十招。”
众人似乎都不太看好倾城仙子,不过却也有人在反驳,认为倾城仙子有不少的胜率。但若要他说原因,那就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也不见怪,只是哄然怪笑,眉眼间带着促狭的意味。
那“倾城仙子”能有现在这个绰号,自然是位绝色佳人。再加上一手“美剑”,剑法施展似更是宛若谪仙降世,美不胜收。一时间可是让许多青年才俊为之倾倒,成为其拥趸。
“嘿嘿,你们这可就错了。”忽的,有一精瘦老头怪笑两声:“若以我看来,那倾城仙子的胜率至少有六成。就算是要输,也是在百招之后。”
众人听得如此狂言,不由得望向说话之人,旋即一怔。
“哦,铁老头,你说说为什么?”
“铁老头,你虽是前辈,可也不能瞎说。”
原来,这老头姓铁,也算是武林前辈,虽武功不高,但儿子却在一个大势力纵当长老,了解不少内幕消息。
铁老头将所有人眼光都吸引过来后,才满意的抽了抽烟袋,缓缓开口道:“因为,这倾城仙子的师父,可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嘿,能有多不一般?”有人笑道:“能排在前二十的,又有谁是普通人啊。别的不说,那紫衣客的师父便是云海居士,那可是一位大宗师。”
“铁老头,你这句话就不对了,若比背景,谁又比得过人榜第二的白仙子,她爷爷可是天人大高手白道空,那可是整个山洲江湖唯一的天人。”
这铁老头也不生气,反而一幅笑呵呵的模样,“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等众人把他的话反驳的彻彻底底后。他才把手朝上指了指。
众人不解:“铁老头你什么意思,莫要打哑谜?”
铁老头慢悠悠道:“你们说,这山洲最上面的那位是谁?”
一群人立时脸色立变,竟连名字也不敢说出:“铁老你说的莫非是那位?”
铁老呵呵一笑:“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