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stqnb優秀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三百六十六章 驚心動魄的對決看書-o13mq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这就商量完了吗?”御幸回来的时候,一脸笑容的馆广美主动搭话了。
愛淺彌琛,老婆我愛你
“嗨!享受这场比赛吧!”御幸正经的回答。
“那么来吧!我只想打一场不会后悔的比赛!”这个时候的馆广美好像放下了一切,完全看不出来他的性格居然是内向型。
“馆桑这样想,仙道会很开心的!
大概!”说完,御幸就开始打暗号了。
“开心……嘛?”馆广美在心中自语,随后做好的准备。
“阿宪!解决他!”
“阿宪前辈!”
“东桑!!!”川上心中喊着东清国,投出了第一球。
“咻!”
“啪!”
“坏球!”
这一球馆广美本想挥棒但是看到球路后,被强行憋了回去。
“首球外角低直球!!”
“就好像从我身后投出来的一样啊!
这个投手!”馆广美对第一球有些吃惊,准备区和打击区看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好球!阿宪!球很犀利!”御幸将球传了回去。
“这样就好了!”御幸心中想着,打着暗号。
“咻!”
“啪!”
“好球!”
“第二球同样是外角低直球,打者没有出手!!!”
“真是很不错的配球啊!第一球想打结果是坏球强行让我收回球棒!
第二球同样的球路,让我本能反应迟钝了一些!
这对投捕……
果然,这样才配得上这场比赛的高潮啊!
比赛真是让人高兴啊!”馆广美在心中由衷的叹道。
“第三球,内角低!”
“噗!”
“咻!”
“啪!”
“坏球!”
“nice ball 阿宪!”
“看的很清楚啊!阿馆!”
“馆前辈打出去!!!”
“下一球会投到哪里?
球数一好两坏!正常情况在打者看的很清楚的情况,应该很想要好球吧?”馆广美并没有丝毫的轻松。
御幸的配球也异常谨慎,练习比赛的时候,降谷宁可投坏球也不愿意投好打的球,馆广美在这种情况下结结实实的打了出去。
这个男人作为四棒打者可是真的有实力的。
“这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御幸想好了第四球的位置。
“咻!”
“用外角球决胜吗?……嗯?”
“啪!”
“坏球!”
“好险!这家伙!看穿了我想出手吗?”在最后时刻收回球棒,松了一口气的馆广美凝重的看向了御幸。
“看的很清楚!”
“投手投不出好球哦!”
“他在逃避了!”
“阿宪前辈!球很犀利哦!”
“投的很好!”
“进攻吧!”
“不过,三坏球是事实!
大概不会保送我,虽然坏球优先,但是确实是在向我进攻,想要解决我的心情,我感受得到!”笑容收敛了一下之后,馆广美恢复了那一脸奸笑的表情。
“在这里投一个内角球吗?这个打席的第一球!内角高!”犹豫了一下,御幸再次摆好了手套。
“咻!”
“来了!内角球!……嗯?可恶的家伙!”
“乒!”
“界外!”
“在这里投出了滑球!打者顽强的打得滚到了身后!
这样一来球数满了!
还在积极的进攻呢!青道投捕!!!”
“三振什么的……我从来没有想过!
是我们九个人来让他出局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忘记!!!”御幸在心中自语,这也是他在这一球投决胜球滑球的原因。
作为右手的侧投,川上对于右打者来说,滑球,外角球角度都很大,但是内角球却不一样。
所以必须要谨慎,如果追求用决胜球去三振,在这里投内角球,那么刚刚就完蛋了。
“虽然碰到了,但是有这个滑球扰乱也会让直球更加难打,接下来就是持久战了。”御幸在心中轻笑,这也是一个不知道压力是什么的家伙。(至少前辈隐退之前是这样)
“咻!”
“乒!”
“界外!”
“这一球也是滑球!!!”
“第二球就跟上了吗?”御幸完全不在乎。
“咻!”
“乒!”
“噗!”
“界外!”
这一球打到了哲队的身后。
“又是外角低!”
“时机跟得上哦!阿馆!”
“和他纠缠下去吧!”
“咻!”
“乒!”
“界外!”
“又是滑球!!”
“呦西!姿势完全被破坏了!重心也开始虚浮。
就在这里!内角球!!!
要相信身后的守备!”
当御幸张开手套的时候,川上的呼吸瞬间粗重了很多。
他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噗!”
“咻!”
“噗!”
馆广美身体的第一反应依然是踏步,这证实了,他的姿势被外角和滑球这两种落点在外角的球,破坏得不成样子。
但是,
“乒!”
!!!
球还是被一个比较勉强的姿势打了出去,而且球飞出去的弧度可一点不勉强。
“ku!ku!ku!ku!ku!”
“中坚手!”
仙道的反应要比御幸的喊声更快。
川上有些难以置信,这么多的配球,那种姿势下居然能打出这样的球。
不止是他,就连御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自认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打者的姿势完全被破坏,馆广美身体本能都快过了思考,就能证明这一点。
但是棒球,结果就是一切,这个打击还是打者更胜一筹。
御幸喊完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板凳席,他是知道片冈教练是有后手准备的。
那就是,
“说服那个家伙……,让仙道上投手丘……,”御幸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了。
这种局面能够不受影响,用绝对的实力完美压制住桐生打线的只有那个即插即用的男人了。
然而片冈教练以及板凳席的心神完全看向了那一球。
“中坚手在快速后退!会落地吗?”解说虽然这么说但是所有人都在看球,这个高度有点……。
“这个弧度……”有个观众突然喊道,不过时间只够他喊这么多。
他想说的是,“这个弧度我见过,和仙道那个勉强的本垒打很像。”
目测来看不是打在护栏网上就是……,本垒打!
“……,要进去了,四分本……”
“碰!碰!”就在解说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没有人注意的仙道已经开始跳墙了,左右脚依次蹬着护栏网,跳跃。
全场观众突然发现那个球快要落下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细节因为太远,本垒附近的观众以及解说,双方的板凳席都看不清。
“GO!”这时桐生的三垒垒指已经让跑者冲垒了。
不管是本垒打,被接杀还是因为仙道碰到球,打到护栏网,都已经可以起跑了。
瞬间,所有的跑者都开始起跑。
这样做只是为了最低限度的一分。
不过三垒垒指可不希望是……
三垒跑者刚跑一秒多,仙道已经从四米以上的高空落地。
还没有人能确认外野的结果时……
只见落地的仙道就势一滚,借着滚动的力量卸去了冲劲,并且带着身体就站起来了,中间的过程无比的丝滑。
“咻!”
还没等人的大脑反应过来这一过程的精彩,一道白光直接飞向本垒。
滚动的动作里居然还有准备投球的张臂,之前打击的结果不言而喻。
投完球的仙道,这回彻底失去平衡倒地了。
桐生已经没人去想,三垒跑者了。
“噗!”
“啪!”
“安全!”
仙道还在空中时跑者就已经起跑,本就已经不可能赶得上的传球,加上连续做这么多动作和平时相比球速大降。
但是已经没人在乎这个了。
被得分的一方疯狂欢呼,而得分的一方只有沉默。
回到本垒的跑者,甚至跪在地上双手捶地久久不愿起来。
这个时候人们才慢慢回味,刚刚几秒钟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变化。
大屏幕已经开始回放了,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一球确实是本垒打,但是在最后被接到,随后是那流程到赏心悦目的,落地,滚动卸力,直传本垒。
短短数秒,所有观众的心都连续起伏了好几次。
但是一切都化作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素年錦時 安妮寶貝
这个欢呼即是给差一点本垒打的馆广美,也是给超级守备的仙道。
所有的观众都在感谢他们刚刚的表演。
“没收本垒打!!
居然是没收本垒打!真的是太厉害了!
那一球离地得有四五米高吧?在最后一刻被接杀了!
这可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啊!”解说都已经快语无伦次了。
而之前看向板凳席的御幸则是一脸懵逼,这样……,好像不用考虑换人?
他都在好奇监督会如何说服仙道,让这货上投手丘了。
青道敢这么排列投手顺序,就是因为有仙道的存在。
不过,连仙道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只有个位数的人知道这件事。
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想办法说服仙道上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比赛还将要继续!
三垒跑者回垒,比分被缩短到了六分,变成了十四比七。
但是已经两出局了。
而且四棒馆广美的出局,让青道士气大振,桐生却陷入了低落。
虽然松本教练知道,低落很快就会调整过来,但是对方的士气也是实打实的。
刚刚的没收本垒打,让青道一方觉得,运气还在他们一方。
修仙暴徒 善解天意
“同样的局面,同一个人作为英雄!
棒球就是会有这种好事连续上演啊!”峰富士夫给仙道这一表现做出了点评。
“那是什么接球方法啊!仙道!”
“你想摔死吗?”
“开什么玩笑啊!”
虽然喊声都是指责,但是却没人能从中听出来。
如此明显的喊话,确实没有人听不出来。
我的女友是兵王
“又让你救了啊!你这混蛋!
每次都用这么危险的动作,如果受伤了可不好了啊!”伊佐敷前辈跑过来,把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仙道扶了起来。
“怎么样纯桑?丹波桑和增子桑的光头不是白摸的吧?”仙道笑道。
“干的漂亮!
毕竟是从本大爷手中抢走的位置啊!
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啊!……仙道!”伊佐敷笑着用没有手套的右拳,抵在了仙道的胸口。
“多谢!”仙道只能以微笑回应。
“还有一个出局数!回去之后,我的香蕉归你了!”
“纯桑!我不是猴子啊!我要吃肉!”仙道想到了某猴子,据可靠情报,那只猴子只要吃一口香蕉就能说出来产地。
按照某人的说法这是和“品酒”一样的,被他称作“品蕉”的才能。
“那个不可能!”纯桑的话,把仙道拉回了现实。
“只有香蕉,你平时不是很喜欢当零食吃的吗?”
“香蕉好吃方便,我倒是想吃西瓜!”
“闭嘴!不要得寸进尺,要不要?”
“要!”
虽然香蕉买的不少,但是仙道的嘴可是闲着没事就是想吃点什么的。
毕竟按照仙道的标准方便好吃的东西也就香蕉了。
“切!这不就好了嘛!”纯桑一脸的鄙视。
心想:“你还想找我要西瓜?”
就在两人闲聊期间,松本教练已经搞定了桐生的士气问题,别问,问就是嗷嗷叫!
两出局了,真正被逼到了绝地。
而场内也此起彼伏的“二出局!”的喊声。
观众也开始分成两派,分别给两队加油,当然明面上距离胜利只差最后一步,青道的支持者是桐生不能比的。
“五棒!三垒手,须藤君!”
“须藤拜托你了!不要让比赛在这里结束啊!”
……
“虽说解决了四棒,但是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这个打者今天的实绩也很厉害!
绝对不能大意!”御幸凝重的眼神,感染着川上,让他明白自己的想法。
掌上蜜妻,火辣辣!
“二出局!比赛是从二出局开始的啊!”泽村大声喊道。
“荣纯君!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喊比较好。”小春忍不住插嘴。
“唉?为什么?
不都是这样说的嘛?”
“说是这样说,但是你这样总感觉是在给对方加油啊!”
“是这样吗?师傅!”
“稍微有一点呢!”克里斯前辈还是那样温和。
“原来如此!”泽村把眉头皱在一起,有点可爱的表情。
“让他打过来吧!”
“还有一个了!”
“啊!我知道了!”泽村突然大叫!
“怎么了?荣纯君!”
“还有~一个!”泽村直接跑了出去开始喊了。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随后就好像变成了大合唱一般!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