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634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第564章 所謂的入侵者總算是來了看書-e0pk8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维度魔神的代行者
“当然是我了。”
苏白决定调侃一下远坂大小姐,明明不是他做的,现在也给承认了。
虽然有点吃饱了撑着,但效果确实不错。
远坂大小姐的俏脸顿时红了,那跟熟透了的红苹果一个颜色,看起来特别的有趣。
当然,这不是害羞的脸色,而是愤怒的脸色。
至于为何如此说?
光是看看远坂大小姐的双眼就知道了。
快要喷火的双眼,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现在大小姐两眼喷火,仿佛要杀人一般。
苏白笑着说道:“大小姐别生气了,只是帮你换个睡衣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用感谢我了。”
感谢你……个大头鬼!
远坂大小姐黑着脸,怒不可遏,伸手抓住了枕头,然后朝着苏白扔了过去。
“喂,大小姐,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发脾气也别拿枕头来出气呀。”
苏白一手抓住了远坂大小姐扔过来的枕头,笑着看向她说道。
“可恶,你个混蛋,占老娘的便宜!”
远坂大小姐生气了,又抓起了被子,直接扔了过去。
但因为被子太沉了的缘故。
没有扔过去不说,反倒是盖在了她的脑袋上。
场面一度滑稽。
苏白将枕头扔了回去,然后笑着说道:“好了,大小姐,我在跟你开玩笑呢。”
远坂大小姐掀开了被子,恶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怒道:“开玩笑?你管这个叫开玩笑?”
苏白说道:“之前是骗你的,你的睡衣不是我换的。”
远坂大小姐脸上露出了“我不相信”的表情,怀疑的看着苏白问道:“你在骗我是吧?”
苏白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我干嘛要骗你呢?”
远坂大小姐说道:“你就是不想承认,明明做了却不承认,现在还把锅给甩了出去。”
苏白说道:“你真是误会我了呀。”
远坂大小姐说道:“你说我误会你了,拿出证据来呀,要是你有证据,我就承认是误会你了。”
苏白说道:“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给你证据好了。”
“等等!”
远坂大小姐突然说道:“你说没给我换上睡衣,我这睡衣是怎么到了我身上去的?”
“你自己换上的呀。”
苏白说道。
“我怎么没有印象了?”
远坂大小姐追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
苏白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也有可能是你梦游的时候换上了睡衣。”
“切,我从来都不梦游的。”
远坂大小姐强调道。
“你说不梦游就不梦游了,我还说你梦游呢。”
苏白说道。
骷髅主宰
“你把你说的证据给我拿出来。”
远坂大小姐生气地说道。
“好呀,我这就给你拿出来了,你看完了之后就明白了,这个锅是你自己的。”
苏白说话之间,抬手一指,在远坂大小姐面前展现出了一面大镜子。
镜子之中,上演了远坂大小姐昨天晚上的经历。
在夜色深沉之时,原本躺在床上的大小姐,突然就起来了,然后一件件的去掉了衣物,换上了睡衣……
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远坂大小姐脸色都变了,没好气地看着苏白说道:“这都是假的!”
苏白撤掉了镜子,然后笑着对远坂大小姐说道:“你说是假的,有证据吗?”
远坂大小姐说道:“当然有证据了!”
苏白好奇地问道:“证据在哪里?”
远坂大小姐拿起枕头朝着苏白扔了过去:“我的话就是证据,你给老娘去死吧!”
苏白翻了个白眼,懒得跟这个傲娇的大小姐说话了,直接后退了两步,就躲开了枕头的攻击,然后转身就走:“大小姐,起床之后,记得下楼哦,我准备好了早餐。”
“当然,你要是不想吃的话,也是可以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说完这话。
苏白的身影,从远坂大小姐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可恶的混蛋!”
远坂大小姐发出了愤怒的吼声,然后就开始用小拳头敲打床板了。
没办法。
打不过召唤出来的从者,只能欺负一下不会说话的床板了。
但床板比较坚硬,欺负了半晌,也没有个反应,而痛的还是她自己。
……
离开远坂大小姐的卧室后,苏白就去了客厅,坐等远坂大小姐自己下来。
说好的早饭,他也做了点。
盛夏之世界收束线
主要是自己想吃了。
至于远坂大小姐的,只不过是吃剩下了的罢了。
远坂大小姐应该会满意的。
毕竟像是他做的这么美味的早饭,着实是少见,吃上一口,保证让大小姐沦为美食的俘虏。
“真没意思啊,盖亚小萝莉跟飞机场阿赖耶说的入侵者在哪里?怎么还没有过来呢?”
苏白坐在了沙发上,突然觉得无聊了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本来是为了帮小萝莉抢夺杯子的,结果杯子到手了,反倒回不去,又被另外一个小萝莉给坑了。
果然萝莉是他最大的敌人了!
苏白郁闷的要死,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既来之,则安之。
但这等待的时间有点长了,这都一个晚上过去了,说好的入侵者在哪里?
怎么到了现在都不冒出来?
难道是害怕他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些个入侵者可真够垃圾的。
苏白正无聊着呢,也听到了来自楼上的脚步声,看来大小姐终于起床了。
现在的大小姐,双马尾,一身校服,居然还记得自己是个学生,真了不起。
不过,现在都八九点了,就算要上课的话,也迟到了。
品学兼优的大小姐,看样子是要旷课了。
“你总算是起来了,早餐在桌子上,自己过去吃吧。”
苏白瞅了远坂大小姐一眼,然后便不在关注她了。
实在是没什么好关注的。
调侃了几次也没意思了,也就放弃了折腾大小姐,算是让她得救了吧。
“你……”
远坂大小姐看到苏白后,原本打算破口打骂的,但不知道考虑了什么,最后放弃了破口大骂。
她只是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然后就走到了餐桌前,看着苏白吃剩下的早餐,顿时压不住心里的怒火,犹如火山一般爆发了出来!
……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这个时候,阵法发动起来,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生命力不断的流逝,阵法迅速运转,最后……一道白光凭空出现,照亮暗夜苍穹,等到白光消散之后,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入室内,这时,一个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猛地坐起来,脸上挂着惊悸的神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做了噩梦的样子。
“又是这个梦,都过了一年,每天都做同一个怪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人名叫宁凡,今年二十一岁,在孤儿院里长大,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十八岁的时候,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宁凡通过自己的能力,不断的将最初赚到的钱翻倍,直到他感觉自己赚的钱差不多才收手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