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mj火熱言情小說 玄門妖王 紫夢幽龍-第2863章 聽天由命看書-cuwx7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葛羽这是在冒险用命去赌。
赌对了,如果中川武介真的是葛家小叔,叔侄相认,自然是一番温馨和谐的场面,说不定这二人还会抱头痛哭。
可要是赌输了,葛羽必然遭受无数高手的围攻,下场必然十分凄惨。
钟锦亮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羽哥,就算那中川武介真的是小叔,那时候他将你送到尘缘真人那里,你还只是不满百天的小孩儿,他根本认不出你来,说不定一见面,就直接让人动手将你给杀了,这太冒险了。”
“不会的,你难道忘了?当初咱们在葛家村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人家,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将我当成了我的父亲,这说明我跟我父亲年轻的时候长的特别像,如果中川武介是我小叔,第一眼看到我,就能够认出来我是葛家的后人。”葛羽断然道。
邪情将军狠狠爱
钟锦亮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也是,我就再舍命陪君子,跟你去一趟日本。”
顿了一下,钟锦亮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跟葛羽又道:“要不要咱们再叫几个人过去,我怕咱们俩不够给的,要不然就招呼上黎大哥和张意涵吧?”
“我看就不用这么多人了吧,黑哥现在已经落在了黑龙派的人手中,小九哥也消失了许久,无论是九阳花李白,还是羽涵小亮剑,都已经少了一个强大的主力ꓹ 我不想因为我再有更多的好兄弟陷入险境之中。”葛羽沉声道。
“也好ꓹ 咱们先过去探探情况,如果情况不妙,咱们俩撒丫子就跑。”钟锦亮嘿嘿笑道。
“咱们尽快行动ꓹ 现在小七哥得了一个宝贝儿子ꓹ 大家伙都十分开心,咱们俩就不要再给兄弟们添乱了,这事儿咱们俩行动就是。”葛羽又道。
“对了ꓹ 羽哥,你还有没有风遁符?当初在高丽国的时候ꓹ 被那穿山甲大妖差点儿害死,你一张风遁符救了我们所有人ꓹ 如果有风遁符在,咱们就更加稳妥了。”钟锦亮道。
“你小子以为那风遁符是地摊上卖的大白菜,说有就有?那可是符箓三绝之一的作品,是玄门宗地仙要耗费大修为才能弄出来的极品符箓ꓹ 我之前从掌教师兄那里厚着脸皮要来的ꓹ 估计他那里也没有存货了。”葛羽道。
“看来咱们只能听天由命了。”钟锦亮不无担忧的说道。
在薛家药铺又呆了两天ꓹ 看到那小宝宝长的越来越好看ꓹ 很乖巧,也很少听到这孩子会哭,大多数时间ꓹ 那小娃娃都会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去观察周围的人,无论是谁抱着他ꓹ 都会发出咯咯的笑声。
薛小七和周一阳,包括白展ꓹ 看到这小孩子的眼神儿,都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ꓹ 但是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一个人说也就罢了ꓹ 可是三个人同时看到薛小七的儿子有这种感觉,就有些不太对劲了。
两天之后,葛羽便找了个借口,说是要有点儿事情去办,便辞别了薛家药铺里的几个人,直接从天南城的机场,订了一张飞机票,直接飞到了东京。
在离开薛家药铺之前,周一阳曾找到过葛羽,问葛羽需不需要帮忙。
因为周一阳听说了关于葛羽身世的一些事情。
归根结底九阳花李白也是万罗宗的大股东,如今吴九阴不在,周一阳便是九阳花李白的带头人,万罗宗有些事情,肯定不会瞒着他。
周一阳之所以这么直接的问葛羽,是真的担心葛羽会出什么事情。
因为周一阳也从金大管家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了葛羽是葛洪的后人,还有关于二十多年前的那场惨案,既然那个带着面具的人能够灭了葛羽全家,葛羽想要找那个戴面具的人报仇,肯定不会那么容易。
以葛羽现在的修为,即便是找到了那个戴面具的人,也不一定是对手。
葛羽也知道周一阳的意思,便道:“一阳哥,这是我的家事,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如果以后我遇到了麻烦,自己解决不了,肯定要招呼你们过来帮忙。”
周一阳点了点头,拍了拍葛羽的肩膀,说道:“小羽,如今是多事之秋,黑龙派蠢蠢欲动,小九哥也不在,我们几个人更应该抱成一团,遇到了麻烦,千万别藏着掖着,大家伙一起想办法。”
“我知道的,一阳哥,放心,我有分寸。”葛羽道。
“小心点儿。”周一阳叮嘱道。
当下,葛羽和钟锦亮跟众人辞别,便踏上了东京的飞机。
当天傍晚十分,二人便抵达了东京,那边万罗宗的人已经安排了人过来接机。
一下飞机,出了机场,便有电话打了过来,随后便有一个中年人过来找到了他们两个,招呼着他们上了一辆车。
过来接机的那个人叫杨天福,是万罗宗在东京这一片的负责人。
直接将他们接到了在东京位于新宿的一套别墅之内。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怎么说话。
到了地方之后,那边已经安排了丰富的晚餐,都是日本当地的一些美食。
不过葛羽他们有些吃不习惯,尤其是生鱼片之类的东西。
吹面不寒杨柳风
杨天福看来在日本这边混的不错,住的地方挺大,家里还有很多佣人。
吃饭的时候,葛羽知道,这个杨天福在日本还有一个身份,是一个生意人,是做电子产品的,不过背后的股东自然是万罗宗。
先是闲聊了几句,葛羽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杨大哥,你肯定也知道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了吧?”。
“嗯,之前金大管家都打电话跟我说了,二位是来找中川武介的,不瞒您说,这些天,我们在东京这边的兄弟,一直都没有闲着,严密监视着中川武介的动向,只是中川武介身边高手众多,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只是暗中调查,如果被中川武介发现了,我们这些人,估计都要难逃一死。”杨天福道。
“我不用兄弟们帮我拼命,只需要帮我调查他的心中便可。”葛羽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