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分享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笑道:“有顾大哥在身边,那才是如虎添翼。”想了一下,才道:“大哥可知道王母会?”
顾白衣反问道:“为何会提及王母会?”
秦逍对顾白衣并不隐瞒,将之前与宇文怀谦所言大致告知,顾白衣神情严肃起来,虽然知道宇文承朝的行踪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是潜伏进入王母会,定要为其行踪保密,不过在京都如果只有一位可以信任之人,那就只能是顾白衣。
“宇文怀谦果然是栋梁之才。”顾白衣沉吟半晌,才肃然道:“如果朝廷能够重用此人,而此人亦能对朝廷忠心耿耿,那实在是大唐的幸事。他说的不错,西陵李陀背后有兀陀人,控制西陵之后,他们还真是希望朝廷能够尽快出兵西陵,他们虽然费尽心思才拿下西陵,但西陵却并非他们的真正目标。”
“正是,他们只是以西陵为工具,挑起唐军与兀陀人的死战。”秦逍目光冷峻:“唐军主力陷入西陵,他们才会有机可趁。”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分享
顾白衣道:“照现在看来,李陀确实很有可能与王母会早有勾结。”想了一下,才道:“不过十年前朝廷派兵剿灭王母会之后,这些年来确实很少听到王母会还在活动。当年围剿王母会,几乎将他们的大小头领一网打尽,虽然确实还有漏网之鱼,但此后几年青州各郡县张贴通缉令,只要举报王母会众,就能得到重赏,所以青州几乎没有王母会的容身之地。”
“他们确实不敢继续在青州活动,但却流窜到了其他的地方。”秦逍道:“他们暗中发展了十年,如今到底壮大到何种程度,咱们这边是一无所知,一旦他们真的准备充分,突然在各地起事,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顾白衣微微颔首:“十七年前三州七郡叛乱,直到如今朝廷都没能恢复元气。而且这几年天灾频发,水灾旱灾连续不断,许多地方的百姓衣食无着贫苦不堪,更加上吏治也出现问题,地方上许多贪官污吏对百姓,更是让百姓对官府心生恨意。豫州水患,王巢在短短时间内就能够啸聚数千人马叛乱,由此可见一斑。若是王母会利用信徒起事,就像往水中投下一块石头,很快就能够蔓延开。”
“所以要收复西陵之前,就必须将王母会一网打尽。”秦逍肃然道:“王母会不除,确实不能出兵西陵。要铲除王母会,也绝对不能等他们真的起事在行动,在他们叛乱之前,就必须将之铲除。”
顾白衣道:“你准备如何做呢?”
“王母会行事谨慎,这么多年悄无声息,要找到他们的巢穴自然是难上加难。”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不过如果他们这些年一直真的在准备谋反,那就不可能查不到任何端倪。这些年虽然刑名大权都掌握在刑部手中,但只要是刑犯被处刑,在大理寺就存有卷宗。”
“你是准备从那些卷宗之中找寻线索?”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熱推
秦逍点头道:“王母会当年在青州被通缉,他们要隐匿身份,自然不敢大张旗鼓地举起王母会的棋子,以免引起官府的注意。我来京途中经过一个村子,在一间屋里发现了墙上的血迹,似乎发生过命案,而那个村子却恰好是被王母会渗透之所。虽然那里的血案可能没有禀报官府,但如果王母会到处活动,由此引发的类似案件肯定不在少数,所以我觉得可以从大理寺的那些卷宗之中找寻与各类神婆邪教相关的案件,然后仔细清点记录,未必不能查到王母会的活动范围。”
顾白衣笑道:“不错,在当下对王母会知之甚少的情况下,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小事情,王母会如果发展的势力越大,那么类似的案件出现的就会越多,至少要从大理寺的档案库里将近三年的卷宗都调出来,而且从中将涉及到邪教的案件抽出来,再细细做统计,三年下来的案卷,那可是堆积如山。”
“所以宇文怀谦的到来恰到好处。”秦逍也是笑道:“宇文怀谦调来大理寺之后,我正好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办,顾大哥觉得是否合适?”
“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顾白衣笑道:“宇文怀谦心思缜密,从中应该能够发现端倪。”端起酒碗,道:“我在京都府干了多年的文吏,去了大理寺,也要换个差事做了。”
“顾大哥想做什么?”
顾白衣放下酒碗,看着秦逍问道:“大理寺和刑部在朱雀大街大打出手,所有人都知道大理寺占了大便宜,刑部的人被大理寺打的遍体鳞伤,你是否觉得大理寺刑差比刑部的衙差实力更强?”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沙漠-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讀書
秦逍摇头道:“恰恰相反,刑部的衙差训练有素,双方动手之后,刑部衙差迅速将朱东山护在中间,他们自始至终也没有还手反击。”
“刑部的人没有动手,一来是大理寺当时人多势众,二来也是因为你在场。”顾白衣道:“你斩杀七名国公府侍卫,这事儿已经传开,他们知道一旦真的动手,大理寺的人落了下风,逼得你亲自出手,可能会有性命之虞。”
秦逍点点头,顾白衣继续道:“刑部的衙差都是精挑细选出来,令行禁止,而且真要打起来,互相配合,身手并不弱。反倒是大理寺的刑差,因为大理寺办理的案子屈指可数,大理寺刑差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处决犯人的时候将犯人押赴刑场,尔后维持刑场秩序,他们荒于训练,说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其实并不为过。”
“这些刑差中,有许多是通过人脉门路进来,占着位子拿俸禄而已。”秦逍冷笑道:“不到两百名刑差,有几十人甚至连最基本的刀法都不会,和刑部大人冲突,就像市井流氓斗殴一般,出手毫无章法。”
顾白衣含笑道:“圣人既然要重用你整肃大理寺,日后大理寺要办的案子自然不会少,有些案子甚至需要出京侦办,如果手底下没有一群令行禁止的刑差,却也是麻烦事情。”端起酒碗,饮了一大口,这才道:“你若信得过我,我到了大理寺之后,你将那些刑差先交给我,我从中挑选可以训练之才,给我几个月时间,应该能帮你训练出一队骁勇善战的精兵来,日后办案,就不愁无人可用。”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相伴
秦小欢喜道:“若真能如此,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顾大哥,你到了大理寺,立刻接掌大理寺刑差,如果大理寺那帮人没用,还可以从其他地方调人。苏堂官倒也说过,即使是神策军和武卫营,都可以调用过来。”
“刑差和冲锋陷阵的军人并不同,训练的法子也不同。”顾白衣道:“这些年我翻看了不少兵书,也看了不少练兵之法,只是从未真正用过,这次刚好有机会,就当是试一试。如果真的没成功,你不要怨我就是。”
秦逍哈哈笑道:“大理寺那帮家伙本就是乌合之众,就算不能成功,还能差到哪里去。”拿起酒坛给顾白衣斟酒,随即端起酒碗:“来,咱们一醉方休。”
酒逢知己千杯少,秦逍和顾白衣边饮酒边说话,两人先前本有七分醉意,你来我往,又是两坛酒下肚,顾白衣今日还真是放量饮酒,到最后言语已经含糊不清,干脆席地而睡,竟是比秦逍更早倒在地上。
秦逍知道顾白衣酒量不浅,本以为自己的酒量及不上顾白衣,见到顾白衣倒下,这才明白自己的酒量比顾白衣更甚,知道这应该是因为自己打小以酒抗毒,长年累月竟是练成了极大的酒量。
他站起身来,感觉头重脚轻,但意识倒还清晰,到了厨房前叫喊老沈,很快就见秋娘先过来,到得秦逍身边,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忍不住捂住鼻子,又见到顾白衣竟然已经躺在地上,她与顾白衣虽然生活多年,又何曾见过顾白衣醉成这个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气恼:“让你们少喝点,就是不听。”过去想要扶起顾白衣,却是沉重得很,一时扶不起,回头看秦逍,见秦逍倚在门框上,也是醉意熏熏,自然帮不上手。
好在老沈听到秦逍叫喊,匆匆过来,秦逍指着顾白衣道:“老…..老沈,你…..你扶顾大哥去睡觉……!”
老沈急忙过去,在秋娘的帮忙下,背起了顾白衣,这家伙力气着实不小,背着顾白衣出了门,顾白衣却是紧闭双眼,已经打起呼噜来,就在老沈背上睡了。
秋娘在后扶着顾白衣出门,走了几步,想到秦逍也醉着,回头看了一眼,见秦逍踉踉跄跄从厨房出来,已经走到院子里,身子摇晃,摇摇欲倒,秋娘又气又无奈,向老沈道:“沈大叔,劳烦你去帮白衣安顿一下,我扶老爷去歇息。”
老沈知道秋娘和老爷关系匪浅,自然是有令必从,答应一声,背着顾白衣先行离开,秋娘这才过来扶住秦逍,没好气道:“非要喝成这个样子,以后可不许了。”
秦逍摇摇晃晃,一只手抬起,抱住秋娘肩头,秋娘蹙着柳眉,无可奈何,慢慢扶着秦逍往东院去。
—————————————-
ps:回老家过年,到家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对不住大家了,大家体谅一下哈!
过年都要吃顿饺子,秦逍也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