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位面宇宙》-第二百一十章 第一局通過閲讀

位面宇宙
小說推薦位面宇宙位面宇宙
黑方已经摆开了阵势,只等成步云指挥兵卒去攻。
但他的兵卒现在什么都没有加载,自然不可能去攻,所以要做的就是,为一个兵卒加载软件和硬件,增强实力。
而想增强兵卒实力,就得依靠考验者本身的知识了。
秘法的加载,并不是依靠考验者自身领悟的秘法或者创造的秘法,而是道场给出的各种秘法,考验者从其中选择三种秘法加载到兵卒战士身上。
而秘法的选择,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每种秘法,只有名称和领悟的方式,并没有实际的施展方式,想要发挥秘法,还得靠考验者去领悟。
如果可以通过考验者自身创造的秘法加载,那也不用考验了,直接将心幻秘典加载进去,黑色的兵卒直接对黑色兵卒一个一刀,一个一刀!
什么护元、什么阵式,全是辣鸡!
毕竟天地棋局,考验是悟性,而不是实力。
道场给出的秘法,有百万种之多,几乎包括各种各样的秘法,其中有修仙者的,也有修神者的,灵魂攻击秘法防御秘法、念力秘法、物质攻击秘法,全都有。
至于加载那三种,就得看考验者本身需要了。
成步云目光深邃的看向了那108个黑色战旗兵卒,一个个看过去,将黑色兵卒身上已经加载的秘法、加载的宝物等,全部看了一遍,达到了了然于胸。
然后做出针对性的布置。
界主层次的秘法,对于他来说,自然一点都不困难。
稍微观看一遍,已经参悟完整了,快的很!
那怕道场给出的秘法数量达到了百万种之多,也都没花费他多少时间。
以他现在的实力而言,界主级秘法,不过是婴孩学步,一看就懂!
其实诸多秘法,并不要求考验者去领悟,只需要领会,看得懂其以什么方式施展,又有着何等的威能即可。
毕竟看不懂秘法,为兵卒加载秘法的时候只能胡乱加载,几乎注定就会失败。
不过将百万种秘法领悟后,成步云并没有立刻开始为己方兵卒加载,而是看向了兵卒所要求的第二项,护元!
这个比较困难,一丝一毫,变化万分,玄妙程度连他都感叹万分,不愧称为天地棋局,就以奥妙来说,非常的出彩。
如果族群天才从弱小就经历这种天地棋局培养,绝对属于那等超强的天才,而且是各方面都很出彩的天才。
所谓考验,核心只有一个,那就是护元的领悟,无论是何种内容,几乎都和秘纹有关。
秘纹其实就是法则的上层应用。
不到半天时间,成步云就弄懂了,阵式也轻易为兵卒们加载。
阵式都是现有的,是一种秘纹图的串联。
“开始,给我杀过去!”
成步云信心百倍的指挥喊道。
顿时,108个红色兵卒如同猛虎出笼,分成十个小队,无耻的去围攻对手。
据险而守的黑色兵卒,几乎都是分散开去的,数量多的不过三五个,红色兵卒却以两倍的数量去围攻,甚至,还分出几个小队拦截黑色兵卒的救援。
结果不用说!
结束后,红色一方的界主兵卒,还剩下一半有多。
很无耻!
当然,也跟第一局难度有关,第一局几乎可以说是试验局,只要领悟了所有细节,基本没有失败的可能!
说到底,只是刚开始,第一局胜利了而已。
万不可沾沾自喜,后面还有999局呢。
鬼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态的局势要求。
不过,这样的天地棋局,成步云显然动了一些另外的心思,旋即笑道:“也不知道,以人类虚拟宇宙的能耐,能不能将这天地棋局复制出来。”
“不可能!”
时空立刻出声否决,语气郑重说道:“这天地棋局是娲皇娘娘以生平超绝的智慧,参悟了无尽时间才创造出来的修炼方式,其中涉及到了规则之力,一般强者想将之复制出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
“唯一能够的就是山寨,偷取其中一部分的边角料,通过自身参悟,结合众多手段,形成另外的方式显然。”
“如原始宇宙宇宙海那宇宙舟上面,断东河一脉学习到的黎皇局,我敢肯定,就是山寨的天地棋局手段。”
“而且我胆敢一句,那黎皇生前很可能就是始母道场里的一员。”
时空的语气无比滴笃定,成步云都显得惊异了,连问道:“有这可能?”
“为什么不能呢?”时空却笑了,淡淡说道:“你要明白,很多知识,其实就是上层传下来的。我可以告诉你一声,在开始之初,普通的宇宙根本没有修炼一说,宇宙本源衍化出来的生命,都是普通生命,愚昧无知!”
“就相当于你们地球早期的认知,以为太阳和地球就是宇宙的中心,除了地球人就没有任何智慧生命了!”
“何等愚昧的想法!”
“又如普通人的世界,大部分生命都是为了两餐饱腹而忙碌,”
“一生无比的短暂。”
“那小小的脑壳里,又岂能想到,世间的残酷!”
“而修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一些更强者开始,为了自身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个别者就别出蹊径,想出了掌控混沌宇宙的手段,从而……得到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但……生命的欲望不会满足于此,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自然就需要传授知识,还有修炼的方法。”
“目的也很简单……当一个宇宙内的强者数量越多,累积的能量也就越多。”
“神国寄托,是一种办法,合道……也是一种办法!”
“无形的控制!”
“初等宇宙有轮回,不过一种筛选!”
“甚至是,更高端的生命层次,也都是有着寿命上限的。”
“目的,自然是为了衍化出更加天才的生命。”
“你所看到的一切,只是见识太少。”
“掌控者之间的龌龊,一点都不轻松,甚至更加的残酷!”
“这也是之前我不信鸿蒙那老头儿的原因,一旦知道我的存在,对方不起贪念,我一点都不信。”
成步云听得都懵了,虽然他以前有这样的猜疑,可始终没有确定不是,此刻,当时空揭开这一层华丽的外衣,他心中立刻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