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三百七十六章 我就是魔鑒賞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能用钱解决最好不过,怕就怕有些人馋的不是你的钱,而是你的身子。
廖文杰心头嘀咕,大手一挥,在济癫面前排列出十万枚铜钱,层层落落,四四方方叠好,别说一个普通人的灵魂,在地府买个一官半职都绰绰有余了。
金光晃眼,济癫用蒲扇挡脸,小声道:“杰哥,干嘛给这么多?”
“这也算多?”
“呃……”
济癫眨了眨眼,朝黑罗刹努努嘴:“对我来说,这点小钱算不上什么,一天的零花罢了,可对傻大个儿而言,这些钱足以让他铤而走险,激发出更多的贪念。谈价不是这么谈的,我敢打赌,他下一句就是加钱,不然我当场把这些钱吃下去。”
“我不要钱,我对钱没兴趣。”
黑罗刹摇了摇头,指了指小玉的灵魂,青面獠牙的丑恶嘴脸狞笑道:“我有两个条件,满足其中任何一个,你们都可以将魂魄带走。”
“不会吧,有钱都不赚,你到底想要什么?”
济癫瞬间警惕起来,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他虽然没听过这句话,但并不影响他明白这个道理。
黑罗刹哈哈大笑:“愿赌服输,只要你把这些钱当场吃完,就可以把灵魂带走了。”
济癫:(눈_눈)
“降龙,听起来很靠谱,我觉得可以。”
廖文杰捅了捅济癫的后腰,催促道:“趁黑罗刹没提别的要求,比如吃的时候不能喝水,赶紧吃,毕竟干吃很难下咽的。”
不是你吃,你当然觉得靠谱。
济癫没好气瞪了廖文杰一眼,愿赌服输是不可能,直接询问黑罗刹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第二个要求更简单,以物换物,想要灵魂,就拿你的金身来交换。”
“我靠,我的金身只是看着金,又不是真的黄金,不值钱的好吧!”
济癫很是无语,上前两步道:“况且你一个地府当差的邪神,拿我的金身也没用,如果想换个部门混日子,直接说出来就好了,我和佛祖很熟的,回头帮忙带个话,调你去灵山看大门。”
“小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说话的时候很欠揍。”
“有,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济癫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别嫌弃,看大门可以了,总好过被人骑。”
“哈哈哈————”
黑罗刹仰头大笑,俯视济癫眼神逐渐变冷:“小子,你算什么东西,释迦牟尼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最后一遍,想要我手里的鬼魂,要么拿金身换,要么滚蛋。”
“说我狂妄,你分明比我还狂……”
济癫飞快摇着蒲扇,寻思着有廖文杰在身边,且自己一世渡人用不上金身,爽快点头道:“王八蛋,真是怕了你了,金身给你,把小玉的魂魄给我。”
有廖文杰和法海两大护法,加上周边又没有目击者,完全可以先把黑罗刹按在地上摩擦,再把灵魂带走。
但是不行。
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阎罗王铁面无私,黑罗刹可以商量,看似矛盾,实则都包含在众多规矩之内。
济癫债多了不愁,自己无所谓,但他要为廖文杰和法海考虑,哪怕这两个人也无所谓,小玉的魂魄也必须以名正言顺的理由离开阴间。
当然了,如果小玉的魂魄没落到黑罗刹手上,以上说法均不成立。
只要没人看见,那小玉的魂魄就从未进入过阴间。
“等等。”
廖文杰按住济癫的肩膀,微微摇了摇头:“降龙,冷静点,金身不能给他。”
“杰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吃钱的事儿?”
济癫偷偷瞄了眼黑罗刹,小声道:“金身而已,要不是物以稀为贵,上面不让乱来,我每一世都能凝练出一具,换小玉的魂魄很划算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
廖文杰面无表情道:“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九世恶人袁霸天背后有人,他杀了小玉,小玉的灵魂又刚好到了黑罗刹手里,你就不觉得这里面太巧合了吗?”
济癫摇扇子的手微微一顿,皱眉道:“很有道理,但这个推断太强行了,且不说我和他无冤无仇,就算有,直接要我的命多好,何苦多此一举要我的金身。”
“怕就怕他拿到金身,翻脸不认账,不肯把小玉的魂魄交出来。”
“嘿嘿嘿,真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连金身都不用给他。”
“……”
廖文杰深吸一口气,情报不对等,和济癫没法交流,但有一点他非常确信,决不能把金身交给黑罗刹。
来之前他就没做好善了的准备,在阴间将黑罗刹解决,免得祸乱传至阳间,又是一场生灵涂炭。
考虑到黑罗刹口气不小,可能是某个大佬的马甲,朝廖文杰非常从心没当出头鸟,朝一直没说话的法海挑挑眉,示意他将小玉的魂魄抢过来。
法海楞了一下,他是正经和尚,强抢万万不行……
至少现在不行,已经戒了。
“黑罗刹编排佛祖,言语之间对其极为不敬,法海你是佛门弟子,理应由你去教训教训他。”
对法海说完,廖文杰转而看向济癫:“法海下手没轻没重,待会儿打起来,恐怕会波及小玉的魂魄,出家人慈悲为怀,你把她带远点。”
“妙啊!”
济癫点点头,黑罗刹对佛祖不敬,法海出手教训,他慈悲为怀护住小玉的魂魄,就算阎罗王来了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每天一个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小技巧,济癫表示又学到了。
“阿弥陀佛!”
不止济癫学到了,法海也觉得很有道理,双手合十呼了声佛号,体表荡开淡淡金光。
“哈哈哈————”
黑罗刹仰天大笑,抬脚践踏地面,在一阵山崩地裂过后,深不见底的漆黑峡谷撕裂平原,如同一张咧开的恶魔大嘴,嘲笑自不量力的廖文杰三人。
黑罗刹抬手将锁链连同小玉的魂魄扔下深渊,狞笑望着三人:“一具金身换一个灵魂,这都不愿意,那就把你们三个的金身都留下来吧!”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叭嘛吽!”
“飞龙在天!”
“去!”
在黑罗刹开启深渊地狱的同时,法海扯掉身上残破不堪的白色袈裟,露出社会人的纹身贴纸。
金色巨龙迎风渐长,高空之中驱散遮天灰雾,浩荡佛光铺满,在微微颤动的空间中,荡开一层层刺眼的金色涟漪。
三个多月前和廖文杰打了一架,袈裟、拂尘、金钵等法器损坏,只有这条无上佛法凝练的护法金龙还在。
又因三个月的画地为牢,佛法修为再进一步,金龙盘踞天空吞云吐雾,栩栩如生犹如实体,强横威势令人连连侧目。
“不错,这条小蛇倒也有几分火候,比一般的八部众强多了。”
百米巨龙吞吐佛光火焰而来,黑罗刹冷冷一笑,手臂一抖,一拳朝天轰去。
横压拳印撕裂漫天飞舞的气流,金龙身形顿在半空,轰一声巨响过后,临空打旋儿倒飞了出去。
“嘶嘶嘶———”x3
廖文杰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其中以济癫最为惊讶,一个不入流的小邪神,在此之前他连名字都没听过,却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事出反常必有妖,黑罗刹要他的金身肯定有阴谋!
这时候,袁霸天身后的黑手是不是黑罗刹已经不重要了,保住金身才是当务之急。
兹事体大,济癫转身便要跑路。
猛然间,他余光瞥到深渊裂口,骂骂咧咧停了下来,和廖文杰打了声招呼,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善行不分大小,救人不分多少,明知道这个坑很深,济癫还是跳了。
廖文杰深深看了眼济癫的背影,对法海使了个眼色,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他们正经道士和和尚,无需跟黑罗刹多废话,一起上就对了。
法海深以为然,纵身一跃跳上半空,脚踏巨龙,沐浴佛光火焰,口念经文朝黑罗刹撞去。
廖文杰马步扎稳,双手合十拍在胸前,双目赤红全力运转血色念力。
一时间,他周边空间震爆,脚下地面好似水波般荡开涟漪,无数碎石被飓风卷携,横推四面八方。
大地轰鸣颤抖,滚滚尘埃如柱,拔地而起,直冲幽暗天冥。
下一秒,阴间朦胧雾气狂啸而来,如同受到指引一般,于高空之上盘踞横卧。
“胜邪!”
随着廖文杰一声低喝,背后冲天冲霄,直射黑暗天幕之中,一柄红云巨剑显化,外部包裹阴云迷雾,火烧般缭绕诡异黑烟。
巨剑擎天,横卧高空俯瞰众生蝼蚁,直斩而下,无边气浪纵横激荡,声势宛若毁天灭地。
黑罗刹仰天望去,一巴掌拍飞呼啸而来的金龙,遥看当头落下的降魔大剑,一道凝实的拳印陡然挥向高空。
轰隆隆!!
惊雷炸耳,狂飙气流俯冲大地,催压众生伏法受诛。
拳印冲荡剑锋破裂数道缺口,却没能阻止其劈落的趋势,在一声轰鸣震颤过后,巨剑斩至黑罗刹头顶。
枉死城前的平原猛然震荡,无数碎石炸裂,海啸般高高扬起,空气化作罡风呼啸,吹向阴间其他角落。
“师兄,你没事吧?”
法海收起金龙,一跃跳至廖文杰身边,见其气喘吁吁,急忙上前将其扶住。
“没事,情况有点严重,降龙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肯定是遇到麻烦了,你下去找他,这边我来对付。”廖文杰望向烟雾未散的深坑,全力出手的一剑堪堪破防,想想都有些不真实。
马甲,绝对是马甲。
先不管对方寓意何为,是否真会痛下杀手,把降龙的金身送到人间总不会错的。
“???”
法海闻言诧异朝黑罗刹的方向看去,察觉到令人心悸的气息缓缓升起,二话不说,纵身朝深渊中跳了进去。
他知道廖文杰有一手三界小挪移的神通,可以自由来往人间地府,自己跟在身边,反而会成为拖累。
烟雾缓缓散去,黑罗刹摇晃滴落黑血的肩膀,眼中戏谑意味浓郁:“好一招借天地之势,你能轻易调用阴间之力,要么是修炼的法门有异寻常,要么是出身来历不凡……到底是哪一个,你自己清楚吗?”
廖文杰不做回答,双目紧闭,而后猛地睁开。
执心魔!
血红之光一闪即逝,印照在黑罗刹眼中,一瞬使其身躯僵硬,如遭雷击般呆愣原地。
好机会!
廖文杰抬手一掌拍去,滚滚罡风洪流之中,遮天蔽日的红色掌印携无穷恐怖巨力,压至黑罗刹身前。
嘭!
黑色拳印相抗,以点破面,轻易挡下声势无可匹敌的巨掌。
“哈哈哈,我就是魔,哪来的心魔。”
黑罗刹右拳抵住血色巨掌,而后左拳轰出,击碎血掌表面破裂。
双臂上,肌肉钢浇铁铸膨胀一圈,在廖文杰目瞪口呆之中,以蛮力将如来神掌撕裂成两半。
“杀性不够,慈悲也不够,犹犹豫豫不知取舍,这巴掌打得是什么狗屎!”
“没错,打的就是狗屎……”
廖文杰下意识回道,说完就后悔了,习惯使然,嘴巴比脑袋快,是身体自己动的,大廖不背这个锅。
“哼哼,我和释迦牟尼掰手腕的时候,也领教过他的佛掌,二者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黑罗刹抬手并掌,缓缓朝廖文杰拍去:“这一掌是我以身领悟而来,用来杀你绰绰有余。”
黑云翻滚,狂狼激涌,腾腾杀气一路所向披靡。
廖文杰心头惊悸,眼中红光暴涨,势大力沉一掌拍出,血光黑雾相碰,一个照面的功夫,红光便被黑雾吞没。
轰隆隆———
强横力量爆发,阴沉天幕更加晦暗,溢散的飓风化束,割裂天地,于平原之上劈开纵横交错的深渊沟壑。
廖文杰被拍飞至千米之外,身躯落地三次,弹起三次,最后嵌入一方山石之中。
“咳!咳咳———”
不灭金身惊颤,全身上下都在传递无边痛意,他低头轻咳数声,嘴角溢出泛着金光的红色血液。
轰!!
黑色身影从天而降,双脚插入地面,震得土石翻滚。
黑罗刹居高临下俯视,大步朝廖文杰走去:“你的金身不错,和我有缘,归我了。”
廖文杰连连咳嗽,长发垂下遮挡面容,只见两道红光,背后黑雾溢散翻滚,化作体型和黑罗刹相差无二的黑色人形轮廓。
“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