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1035章 不會是第一次推薦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这个星球的夜晚,很漫长。
且夜晚就像是沙漏里的沙子,从明黄的天空洒落下来,先是一点点的铺上一层灰,接着颜色渐渐加深,直到变成纯黑色。
温度上,倒是没有削减太多。很适宜,这一点跟地球有点类似。
悬浮岛上的居所,是一个模样很高档豪华的别墅,里面有好几间房子,其中书房里,就摆放着很多的书籍。
至于卧室,是姬子怡在收拾,尽管陈靖说了自己可以收拾的,但她却微笑着让他在外等等,执意要帮他收拾。
于是陈靖就在书房里看了一下书籍。
这一看,收获倒也是很大,很多基本的东西,他从这些书籍当中就能了解得到。
比如关于尼比鲁星的事情,还有这一部分帝族的事情。
另外,还有关于这个星球的事情。
这个星球,名叫【和利威亚星球】。
在帝族的定义里,算是一个中等星球。
既然有中等星球,那自然还有上等星球和下等星球。
他们的尼比鲁星就是一颗上等星球,根据书中的描述,尼比鲁星比这颗【和利威亚星球】还要大上一半,且资源也要丰富百倍。
【和利威亚星球】所在的星系,是盘龙星系。
反正陈靖是不知道盘龙星系是哪个星系,帝族的称呼跟人类那种以科学家名字或者是以典故命名的星球、星系是不一样的。
【和利威亚星球】所在的盘龙星系,跟尼比鲁星目前所在的星系,相隔很远。
事实上,【和利威亚星球】它是在盘龙星系的一个边角位置。
这里环境特殊,整个星球的评级,其实也是中等当中的末流。
本来这样的星球,帝族也是看不上的,但就在十多年前,帝族成员偶然经过这里,在这里竟然发现了王族的存在。
于是,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大战爆发后,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星球上的王族数量居然奇多。
并且,他们借着地利,恁是在那场大战当中击退了帝族的进攻。
后来经过帝族多方查询,这才知道,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个王族的专属阵法。这个阵法通往其他星系,而这个星球,也是作为王族的第一门户。
一旦开战,王族会通过传送阵,将大量的族人调集过来。
帝族想要歼灭王族,那就必须要拿下这个门户。
可是在这边,王族占据着地利,而且王族暗中酝酿的实力也是不小。
因此,两族就干脆在这里形成了对峙。
帝族这边,分为五帝五脉。每过两年,这里的帝族都会换防一次。
姬子延他们这一批人,就是一年半以前过来的,因此他也说了,再过半年,他们就能回去了。
到时候就会换水帝一族的后人来这里驻守。
事实上,帝族想要完全杀光王族,也是不太可能的。
早在当年两族分裂的时候,帝族明明杀得王族快灭绝了。但王族经多方辗转,恁是又发展了起来。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1035章 不會是第一次鑒賞
另外,两族相辅相成,彼此其实也真缺失不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嘴上喊着要打要杀,可实际上,也有着某些帝族在暗中跟王族做着交易。
毕竟,血精石(阳)只有王族才能大面积找得到。而血精石(阴)只有帝族才找得到。
某些大佬希望自己的后辈能够出彩,也就暗中跟王族做交易。
以血精石(阴)去换取血精石(阳)。
在这种交易之下,也就等于资助了王族的崛起。
他们这两个种族在宇宙当中活跃了几千几万年,族人分布之广,不计其数。
真想杀光,基本是不可能的。
只能说,如今在某些主流的上等星球上的确是看不到王族的影子。
但总的来说,王族,仍旧是整个宇宙当中的第二大种族。
值得一说的是,帝族之尊贵,被派遣到这种地方来打阵地战,那么随从附属肯定也是要带的。
可是,这一批帝族,来的都是纯正的帝族,没带任何一个附属随从。
比如蛇人、蜥人、麝人,一个都没带。
至于为何如此,书中记载,这些人的实力根本不够看,来了也是拖后腿的。
因此,这些人的作用,也就是替帝族挖一挖血精石。
只有在发生超级大战的时候,才会让这些种族参与进来。
“卧室布置好了,可以休息了。”
忽然,书房门口,一道女人身影飘来。
伴随她一起来的,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风。
陈靖确定刚跟她见面的时候,她身上是没有这种香味的。因此,这香味,应该是刚刚涂抹的。
香味奇特,优雅绵长,使人闻了之后,总有一种内心躁动的感觉。
“好,幸苦了。”陈靖感谢了一番,然后就跟着她去了卧室看了一眼。
卧室很大,很宽敞,布置得也很干净大方。
“这是以前我们一个族人的住所,他死了之后,也就回收了。你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对吧?”姬子怡说。
“当然。”陈靖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像这种浮空岛,的确是很神奇。收起来跟一个陀螺一样,放开之后,却能达到几百平方那么宽大。
有这玩意,若是带着家人去游山玩水,那就完全不用担心住所。
只要看到风景好的地方,就将浮空岛往地上一丢,它就立刻变成一栋豪宅。
多方便?
‘雨晨姐的画虽然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可是画卷终究是不如这种浮空岛实在。’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看起来应该跟我年纪相仿,我21了,你呢?”姬子怡问他。
“我20了。”陈靖说了个虚岁。
“原来比我还小呢。”姬子怡掩嘴一笑,“除了我弟弟之外,我还是第一次陪比我小的男人呢。”
说着,她就开始当着陈靖的面,要宽衣解带。
“……”陈靖见了,赶紧问她:“子怡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姬子怡听得这么一问,面色忽然显得很奇怪:“你说呢?”
她走近几步:“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
嘻嘻一笑后,又摇头:“应该不会的吧,我们帝族16已算成了年了,无论男女,都会在16那年完成第一次的洗礼。不过,倒也是有例外的。你该不会真的是吧?”
说话间,她的外衫已经尽数倾落。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