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唱一和推薦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王级异种的地盘,因为要拱卫巨兽帝国的核心地带,而核心地带又不大,王级异种又有八块之多。
所以搬山猿这块地,是南北长东西短,林朔他们之前是又北向南穿越,所以花了不少时间。
这会儿是东西方向横穿,那就轻松不少。
到了这天傍晚,就已经走出搬山猿地盘了,来到了隔壁鹿蜀的地盘里。
这时候大鹏姐也回来了,告知了狩猎队这里的情况,鹿蜀确实不在家,去南边了。
鹿蜀这东西,在林朔眼里,它本身威胁是不大的。
吃素的东西,没有捕猎习性,再加上鹿蜀体型也不突出,所以强不到哪儿去。
关键是这东西会御兽,真要放任它不管,它说不定能把这儿附近所有的异种都纠集起来,然后蚁多咬死象,苏念秋那边就不好办了。
当然了,念秋那边也有一个会唱山歌的苗家传人,苗姨娘就在那儿呢。
可苗成云说得没错,人嗓子唱得再好,那也是山寨版的,不可能强得过原版,所以苗姨娘就算开嗓,在正面战场上效果也不佳。
还不如苗成云在这儿来一嗓子,把鹿蜀调回来。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唱一和相伴
另外苗成宇刚才说了这么多,弄得林朔也挺好奇的,不知道这人唱歌到底怎么样。
于是林朔就派出了小八,让它在附近找找,给苗成云找个合适的表演场所,然后其他人顺便在旁边扎营休息。
很快八爷就回来了,指了个道儿,说是哪儿有个悬崖不错,上面有个石坪正对着南边,当舞台正合适。
于是一行人急忙赶路,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到达了林小八指定的地点。
之后狩猎队在那儿生火做饭搭帐篷,苗成云在一旁吊嗓子。
苗校长吊嗓子那咿咿呀呀的动静,挺招人嫌的,老魏实在听不下去了,说道:“你到底行不行啊?”
“你这种外行不懂。”苗成云说道,“这是云贵苗家主绝技,你以为真是平时唱歌呢。就算是平时唱歌,真想唱得好,那也得合理开嗓才行。”
精华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唱一和分享
“我还以为你一嗓子就有呢。”魏行山摇摇头。
“我当年确实是一嗓子就有了,不过那是小时候。后来不是长大了嘛,经历了变声期,再在让我去模仿鹿蜀那种高亢的音调,肯定会比苗姨娘困难,必须要事先调整嗓子状态。”
说完这番话,苗校长继续吊嗓子,起的音调也确实越来越高。
到了这会儿,大家也就彻底明白为什么平时这人不用这招狩猎了。
准备时间太长了,而且这么吊嗓子动静也大,早就打草惊蛇了。
就听苗成云在那儿嚎了一个多钟头,狩猎队这边饭都吃完了,差不多得准备睡觉了,然后苗成云回来了,默默地坐在了林朔身边。
林朔看了看他,问道:“你到底行不行?”
“那什么,今天这嗓子状态不对。”苗成云说道,“有点儿哑。”
“废话,跟你那样嚎一钟头,谁都哑。”林朔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要是不行就直说,我另外想办法。”
“不是。”苗成云低声说道,“我都嚎了一个钟头了,这么明显的暗示,你办法还没想出来呢?”
林朔都被气乐了:“你这叫暗示啊?”
“逗你的。嗓子状态差不多了,我先吃点儿东西垫巴垫巴,回头这一嗓子出来才脆生。”苗成云笑了笑,“当然我这嗓子你不能白听,给我烤块好肉,我就当你买了票了。”
林朔这会儿也没办法,知道这人就是这种喜欢耍宝的性格,只好给他挑了块里脊肉,串起来搁在篝火上烤。
烤完了肉,苗校长美滋滋地吃完,然后这人一抹油嘴,拍了拍大腿:“都有了啊,注意,我这一嗓子,一般人还听不懂,我先跟你们说说里面的门道。
鹿蜀的御兽曲调,一半人耳能听见,另一半人耳听不见。
能听见的那部分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听不见的那一部分。
所谓大音希声,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这一开嗓,回头中间会有间断,别以为我是不唱了,看我嘴型就知道,其实还在唱,只是音调已经超过人类耳朵的接受范围了。
对了,冬冬,你们苏家人不一样,回头记得稍微捂着点儿耳朵,别受伤。
还有你们要记得,我今天这番手段很值钱,当年学这个我吃不了不少苦,学艺三十年,今天就亮着一嗓子。免费让你们听,是想让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留下记载,以示后人。
另外呢,除了这嗓音值钱之外,扩音手段也很厉害。
我的‘巽风传音’,你们也可观摩观摩,这就不额外收你们票钱了……”
“你有完没完?”林朔实在忍不了了,“你要是再不唱,我就让你发出惨叫了。”
“你林朔好歹也是一方领袖。”苗成云白了林朔一眼,“对我这样的老艺术家要尊重一些。”
说完这番话,苗成云身子一闪,就来到了石坪的边缘。
石坪就是悬崖顶,他这一下等于是来到悬崖边上,背对众人,然后面对着南边的茫茫群山。
“这还怎么看嘴型啊?”魏行山在林朔身边问道。
魏行山话音刚落,林朔耳边就响起了动静。
苗成云开始了。
说这是山歌,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山歌是有歌词的,苗成云现在唱得这个没有歌词,就是吟唱。
林朔是听过鹿蜀唱歌的,就在神农天坑底部。
所以苗成云嗓子里动静一发出来了,林朔就点了点头。
对,就是这个味儿。
极为高亢的吟唱,曲调九曲十八弯,既好听,又摄人心魄。
不过苗成云现在有一样不对,那就是音量一般,远不如神农天坑底部的那头鹿蜀。
当时鹿蜀那一嗓子,音量音压一出来,差点没把林朔头盖骨掀了,赶紧用龙息封窍这才熬过去。
苗成云这会儿,站得比但是那头鹿蜀还近一些,可这音量也就跟平时唱歌差不多,没什么出奇之处。
不过林朔到底对阳八卦不陌生,他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修行,可对八种自然之力的感觉还是有的。
苗成云能唱得这么轻,是因为他有巽风传音,音波不会随着距离衰减太多。
近处这么大音量,远处也差不多。
林朔现在能感应到,以苗成云为中心,附近所有的巽风之力很快编织成型,向南延伸成一张扇形的网面。
而这张网面的每一根线条,就是传送音波的通道。
凭借这些通道,苗成云的声音能以几乎没有损耗的方式被送到远方,与此同时,远方的声音也能被没有损耗地送到这里。
这种对巽风的控制力,已经远远不是形态调动那么简单了,而是同时让巽风产生了一定的性质变化。
具备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说明苗成云的阳八卦造诣,已经能跟苗姨娘等量齐观了。
再考虑到他的年纪,这是隐隐要拔高云贵苗借物传承的意思。
照这样下去,未来猎门借物最高境界,应该会在婆罗苗,而不是云贵苗。
林朔心里还能想着这些,那是因为他听过鹿蜀唱歌,并不新鲜。
狩猎队其他人听到苗成云这把嗓子,那真是惊为天人了。
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巴张得比这会儿正在吟唱的苗成云还大。
一般人很难想象,这么高亢而又美妙的声音,能从一个男人嗓子里发出来。
而且这种曲调,听着听着还真有一种迷幻的效果,人不知不觉会沉浸其中,忘了身边的事物。
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骤生,众人脑子“嗡”地一下。
苏冬冬更是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痛苦地蹲了下来。
南方,真正的鹿蜀回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