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mmfd0都市异能 我的財富似海深 起點-第七百零六章 一個節目鑒賞-8ep3e

我的財富似海深
小說推薦我的財富似海深
“叔叔和阿姨,我想问一下,你们没看过我们的节目吗?”
“是的,你不是徐先生吗?”
“是的。”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米西亞
大葱表现出惊喜的样子,似乎没想到叔叔阿姨认识了自己。
“不是徐聪吗?”
“是的
“我们的村民喜欢你。”
“真的吗?”
大葱说要整理好自己的小马甲,一脸严肃地面对观众,好像在说。。。快夸耀我!!!
奉令成婚 花逝
“我赞扬你出色的节目。”
“他们是这么说的?”
此时,一对大葱抑制不住的喜悦,让观众倍感喜悦。
“只是人看起来有点寒酸~”
“你怎么能这么说
大葱还没说什么,叶子辰先是表现不甘心。
“他们就是这么说的。”
李茱萸的最後一戰
“你没说实话。对不起,她不是这个意思。我妻子说那意味着他们都喜欢你主持这个节目。哦,全村人都喜欢看。他说你主持的节目很有特色,还说你笑得像哭一样。”
“不,我哭得像个微笑~~~”
“他们的村子太自夸了,他们的村子。”
大葱对着观众,一脸无奈地说。
“他们还说你517。。。。
惡魔前夫認栽吧 格格烏
“好吧,别说了。我们来谈谈你,你的二老。现在,我将更详细地说明这个问题。你是哪一年结婚的?”
“我们的日期是1958年。”
“大约在冬天。”
“停止读诗,再唱也不容易。当时谁在追谁恋爱
嘿~”
叶子辰一脸尴尬。
“别说了
“是的,这是私人的。”
“其实,大葱,你应该有这样的眼睛。当时,我用现在的话来说,年轻人挺帅的。”
“哎呀
“不帅吗?”
听到观众不切的声音,叶子晨看着观众问道。
“帅
观众齐声喊叫,还可以听到几位女高音。
这是观众第一次给他面子。你也可以看到叶子晨现在有多受欢迎。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你让每个人看到你的老面孔就像一个鞋匠。我能赶上你吗
“你怎么能这么唯美?这是拉鞋的脸?这是正宗的猪肾脸
303室帥哥軍團4
“总比鞋店好……”
大葱看到叶子辰一脸得意的样子,无奈地说。
“我觉得还不如大葱。”
“把它拉下来,葱。这才是真正的拉鞋脸,还是加长了……”
重生之醫女皇後 流水無雙
“哈哈哈!”
大葱听到说话,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副头痛的样子。
“我告诉你,我不是吹牛的。当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柳叶、弯眉和樱桃嘴。我想看看他们。隔壁的第二个吴看见我就发抖
“我告诉你,我不是吹牛的。当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柳叶、弯眉和樱桃嘴。我想看看他们。隔壁的第二个吴看见我就发抖
“好吧,把它拉下来!吴老二患有脑血栓。大家都在发抖
“叔叔,这不对。事实上,我姑妈现在看起来很精力充沛。”
“现在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头发变白了,皱纹也长了,去年还下了两颗白门牙。”
“我知道下岗职工还在这里用。叔叔和阿姨,我可以一个接一个地问。先问问阿姨
“问我?”
“是的,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追的。”
“他只是~~~他主动接近我,和我自由交谈。他不是给我割草,就是给我朗诵诗歌,总是找机会看我
廢材逆天:魔後太腹黑
“做眼睛?”
“别胡说八道。我记得我给了你一支笔,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大黑锅。我什么时候看你的?什么是眼波?”
“眼睛是年轻的男人和女人…”
“什么是秋天?你还不知道?秋波是秋天的菠菜。”
瘋狂遊輪 曠海忘湖
“哦,我每年都这么做。”
“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听到的。叔叔,菠菜不够。当人们坠入爱河的时候,他们必须送上这样一个像样的爱情对象。你想过吗?”
葱脸上的无奈再次让观众哄堂大笑。
“嘿嘿,有点历史了。”
“我会告诉你的。”
郑玄看着叶子辰,积极地说。
阿姨说
“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很冷。我想和他织围兜,而不是现在的微博。”
原本没感觉到什么,郑洁这样的解释,却让现场观众觉得歪了。
“这也是巧合。那时,我正好为生产队放羊。当我发现羊掉毛时,我放下羊毛。晚上回家时,我把它纺成羊毛。
“你看,不是的。你为什么兴奋?”
“是的,孩子很兴奋。”
“砰,这是我的爱和兴奋。”
葱一对哑巴吃黄连,有苦涩的表情。
“我们把前面的话题放在一边吧。我想知道我阿姨想给你织针织大衣……”
当你结婚的时候,你没有自己的照片
“我不怕被人嘲笑。我不知道他家是不是很穷
叶子晨没说话,郑洁先说了。
“别胡说八道。当时我家还有一种家用电器……”
叶子辰看着郑璇说。
“家用电器呢?”
大葱惊讶地问。
这一代中国人的生活条件比前一代好得多,因为他们没有被侵略。然而,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人们证明农村家电的发展条件是好的。
“手电筒。”
“手电筒,听着,这是电器吗?”
獨寵,沖喜霸妃
“为什么不呢?光是不是只有通过电气原理才能照明?”
“把它拉下来。我十岁就辍学了,放羊,还有电的原理。”
“怎么……”
“叔叔,阿姨,我们上节目了,对吧?我们今天的目标是快乐。”
神魔始皇傳
大葱劝说叶子辰和郑洁在他面前对观众说。
“啊,世上没有恋爱或订婚礼物。但是你可以看到,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阿姨们过得很愉快。我认为,这种力量一如既往地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嘿,别跟我们学。我们的关系出现了危机。”
听到葱的话,叶子辰不好意思低头搓手。
“以前?”
“现在。”
“怎么回事?”
“随着国家的发展,我们都建了两层楼。当房子盖好了,房子又多了,我突然提议和我分开。谁会耽误她学习外语并完成这项工作?感觉是距离产生美。结果,我上楼去了,距离拉开了,美女不见了!我不知道每天吃什么。我打电话给我,说一门外语:“你好,我的饭还可以。下来找米西!”
“你为什么不说实话?为什么我要和你分开住
叶子琛话音刚落,就遭到郑某的强烈反驳。
“你的心真小。”
“我的心很小?你不会整天看着我。你每天把它放在电视机前等着看郑凯。我不认为你能成功
“那有什么用?叶子宸出来的时候眼睛不是直的吗?”
“叶子辰怎么了?叶子辰是我心中的偶像。我们有名字,你知道吗?”
“你叫它什么?”
“你叫它什么?”
叶子宸斜着眼睛,用葱花异口同声地说。
“我们称之为母亲之粉。你明白吗?”
“哈哈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