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14 畫作之謎讀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陆凝向唐零说明了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以及想要寻找的东西,之后唐零也大概向陆凝说了一下引导她过来的线索。
两人的目标无疑都是畸变点,这个集散地给她们的任务留在了潜意识内,一旦出现便会引起她们的注意,并开始追查。两人就算不在这个地方碰面,在别的什么地方遇到也是早晚的事情。
唐零从另一个畸变点派生的邪教人物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一个同伙曾经把重要的“圣器”送到了这里,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器具。而她沿着一路追查下来找到的也不过是零碎的畸变点信息,那些信徒都是延伸出来的下级,对核心情报不知道多少,只是像病毒一样扩散而已。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说这些不会被那个男生听见吗?”陆凝忽然想起来隔壁屋子里还有个人。
“跟在我身边的人只能听见该听的,看见该看的。”唐零抱着胳膊说道,“就算他跟着我,也不代表我信任他。如果你不是实力不错,也和他一个办法处理。”
对于唐零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陆凝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了,她还记得上次记忆苏醒时候的情况,那就意味着《畸变点》那个游戏公司一层的人都是唐零下的手。她嘴里没说清楚,可这一路上恐怕是血债累累。
杀信徒陆凝没什么好说的,但光是那一件事里唐零恐怕就伤了不少无辜。
“怎么?不舒服了?”唐零看到了陆凝一瞬间的犹豫。
“和我的行动风格不符。”
“那你不用管,总之我们只是暂时合作,把这个场景难关度过去,之后互相看不顺眼再说。现在,我们两个既然都查到房子这里了,那就仔细翻一下,能找的全都找出来。”
“也可以,动手吧。”
唐零把佟洋叫出屋子,三个人开始仔仔细细地搜索这间房子里剩下的东西,第一个要搜的当然就是陆凝要找的那副画,三个人的速度就快多了,而且唐零完全不在乎破坏画作,很粗暴地将箱子里的话全都抓出来一甩,看看有没有落款就扔到了一边。
“……结果还真是压箱底的宝贝?”
在箱子的最下方,陆凝终于翻出了那张画。她还没展开画卷,两人就同时看出了这张画的问题。
“哼……就是这样的古怪东西才愈发招人厌烦。”唐零轻轻抬起手,“畸变……其本质大概就是这样了。”
“一张真正的‘山水’画。”陆凝将画卷慢慢展开,同时开始加大手上的镇压力度,这幅画上摄人心魄的魔力被压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然而上面的山水人家依旧是栩栩如生。
“维度投影吗?”唐零凝神看了看那幅画,她自然也是有办法免疫这种精神妨碍的,不过对于画卷的正体判断还不是那么有把握。
“无法完全确认,不过应该是类似的东西。画本身的问题还不大,再加上下面的字……恐怕就难说了。”
“下面的字?”
“并非人间文字,这文字应当来自于畸变点本身,我已经见到过数次了,那些人在模仿来自畸变点的文字……不,能说是文字吗?这本身就是一种禁忌的秘术吧。”
“那么我们要毁掉这幅画?”
“当然要毁掉,这东西留在人间只能造成危害。不过这大概不算是我们的任务,我不觉得那么简单。”
“畸变点的那些……哼。”唐零抱起胳膊,“信徒首领,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这玩意虽然邪门,不过看得出是人造物,这就是他们制作成功的成品……”
“这么说起来,那些开始泄露畸变点现象,造成各种危害的全都是废弃品?”陆凝可没从这张画上看到任何那种扭曲感,顶多是画卷本身的魔力,这就说明之前陆凝遇到的那些东西和这个完全不一样。
“八成是这样。造了一堆复制的破烂,然后扔出去作为发展信徒的媒介,脑子出了问题的家伙都喜欢这么做。”唐零哼了一声。
“如果我们想要完成任务,那就必须搞清楚什么程度算是解决。任务只要求解决一起事件,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将所有问题都处理。”
“是啊,问题是,目前哪个都算得上是事件,可哪个都不一定真的是事件,集散地的判定有多迷你不会不清楚吧?”唐零说。
陆凝当然清楚,杀死畸变点出来的怪物,处理掉畸变点附着的器物,甚至杀了一个引发畸变点的主要人物都没能使任务完成。手里这幅画就算破坏了结果估计也不怎么样,而那些都尝试过无效之后,有可能的答案其实就很少了。
“我们大概是要完全挫败他们的一次计划才行。”
“这个用不着你说。”
电火花闪烁中,画卷被点燃了,上面的画作甚至开始慢慢浮动飘起,在空中翻动了起来,然而没有凭依终究只是一片空中幻影,随着画卷慢慢化为灰烬,那些画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唐零忽然说:“我问个问题,对于推进到下一个舞台,你有什么头绪吗?”
陆凝摇摇头,别的任务好歹还能联想,这个任务是真的让人不清楚是什么了。
“那好吧,先做一个任务再说。挫败计划?他们的信徒数量和人数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我们应该选什么来做?”
“你要是没有目标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个。”陆凝答道。
相比于漫无目的地扩展规模来说,在陆凝大学那里遇到的反而更加具有目的性。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街头游行队伍那一起事件。那些人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指使才进行那次游行的,而对于游行当中会发生死人这件事却一无所知。相对来说,幕后指使者必定明白会有这么一场事件。
只要是特意让一个人死在街头,那么就必定有他的特殊需求在其中。陆凝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这肯定是一个计划。
更何况,如果集散地不将任务安排在容易获得的地方,难不成她还要花上半年一年的去调查和寻找?万一她永远想不起来呢?
火熱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14 畫作之謎鑒賞
“你的大学?”
“总之是遇到了一些事件,其实你应该也有,不过从你之前所说来看,这段时间你旅行过好几个地方了吧?大概是停留时间太短所以错过了。”
“少废话,你大学在哪个省市?我过去之后自己会展开调查,不是特别难对付的家伙直接宰了了事。不管是什么计划,只要没人执行就会自然失败。”
“你还挺有自信……别闹出什么乱子来。”陆凝把地址讲了,“你应该知道这是四阶场景吧,给了我们这么强的实力,这个场景本身肯定不简单,小心哪里来个机械降神。”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14 畫作之謎閲讀
“机械降神我又不是没打过。”唐零嗤笑一声,“看来你在四阶时间还短,再长长见识吧,就算是这里也不需要畏首畏尾。”
不欢而散,完全可以形容两人最后离开房子的状态。陆凝和唐零是完全合不来的性子,就算联手也只能是分享一下消息,要一起行动怎么都不可能。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笔趣-14 畫作之謎讀書
房子之后也彻底搜了一圈,也没有别的特殊物品了。唐零带着佟洋直接就离开了直舆镇,但是陆凝留了下来。
她还想调查一下。
持有画的这位老人是不是信徒姑且不说,这画的来历却还要仔细调查一二。根据唐零所说,画卷是畸变点的信徒寄存到这边的,然而她所杀死的那个信徒对详情知之甚少,也就是说实际来寄存的是别的人。崔赋得以观看这幅画的时间是在大约一年前,那么这幅画寄存在这里也至少是一年以前的行为了。
一年……那个时候?
陆凝开始在镇子里走访。她只是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镇子里的人就是说了很多那个老人的事。对于这种八卦人们好像总是很乐于传播,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知道不少关于老人的故事。
老人在当地名声不错,一个人居住,雇了一名的当地的保姆。他时常在外面绘画,甚至一把年纪了还能背着绘画工具登山,很多人对他的突然去世都有些惊讶。
实际上很多镇民都被老人赠送过画,还是自己装裱过的,陆凝有机会看了几张,都是老人自己所绘制的画作,和她在那堆画里看过的差不多。当她问起老人近些年有没有一些特别的举动时,得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情报。
对于山村里的人来说,很多都能算是特别的举动。陆凝耐心听过了很多废话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条有用的消息。
也是在一年多以前,有人来拜访老人,在他家里居住了将近一个星期。据描述,那是一名年纪在四十岁上下,身材高瘦的男性。镇上的人认得老人的儿女,很清楚这不是,而高瘦男性住下之后除了每天早晨会绕着镇子跑一圈晨练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屋子里,也不在外面游览,也不和镇民交流,其实挺奇怪的。少数和那人聊过天的都是镇上早起的人。
综合印象就是,这人比较寡言,但交流起来也没什么障碍,从谈吐之间可以感觉到受过很好的教育,礼数也很有那种家族礼仪的感觉,不过除此之外就会尽量想要结束聊天的样子,好像并不想和人产生更多的交流。
也有人在那人离开之后问过老人,老人说那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收藏家,有一些字画类的收藏,很长时间两人都是书信或者邮件交流,如今有时间了便邀请对方来家里做客。当然他性格略微有些不合群,不过并不是坏人,不需要担心。
……不需要担心?
陆凝哂笑了一下,那人估计就是将画交给老人的信徒,甚至老人的忽然离世估计都和这个有关,这是不需要担心的人吗?
当然,线索也到此为止,既然那人如此行止,其实也就是避免被人记住问出来历。就算她能在老人家里搜出联系方式来估计也没什么用,既然这么做了那来自老人这条线的所有联络估计都有后续的处理,陆凝不准备继续浪费时间。
她找了一家当地的民宿住下,准备明天再查查看,如果不行就试试那个画师的线索,茅以正住的地方就在更南方的一个省份了,这次她也不用在室友面前做样子,也就不准备再坐车了。
“审判日”所有闪电均可以进行位移,速度快慢的问题。但综合速度跑直线已经比火车还要快了,还省了等车之类的时间。来到这个“现实”这么长时间,陆凝还真没有试过审判日的极限奔跑能力有多强。
不过第二天出发的时候,一个昨天陆凝混熟了的少年急匆匆地跑过来给她看了一件东西。
“姐姐!之前爷爷和我一起上过山,这是他感谢我陪他一起上山送给我的礼物!”
礼物?
陆凝看了看,那是一枚镇纸,触手冰凉,上面雕刻着文字。但是她印象中那个老人可没有雕刻的手艺。
“这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
“嗯!老爷爷说就是特意给我准备的!姐姐你不是打听爷爷给了什么吗?他送别人都是字画来着,只有我是这块石头,特别吧?”少年得意地说道。
“很特别。对了,这是什么时候老爷爷给你的?当时他家里有什么人吗?”
“好几个月以前,我忘啦。不过爷爷那之后不久就去世了,他的家里……哦,记得那段时间保姆姐姐也离开了。”
保姆?
“他一直用着同一个保姆吗?”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txt-14 畫作之謎分享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的,好像都不太愿意常留在这里。”
“那你拿到这块……石头的时候,保姆在不在?”陆凝追问。
“嗯……在的!那个姐姐又漂亮又温柔,每天还会出来买菜,我还希望她能留长一点时间呢!”少年有些失望地说。
“谢谢了,这可是珍贵的东西,保存好了啊。”陆凝把镇纸还给少年,又给了他一点钱,男孩欢天喜地地跑了。陆凝则立刻折返,再次进入了老人居住的房子。
雇佣保姆的记录这种东西根本没有被带走,而以老人收藏家的习惯,这些东西都被统一放在了一个柜子里面,她还有印象,和很多合同文件放在了一起。
很快,陆凝就找出了文件,保姆都是从一家公司雇来的,按照时间顺序排好,少年说的那个保姆陆凝很快就找到了。
田秋娴,今年应该是二十四岁,不过合同里只附了简单的个人信息,没有详细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