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773章 五行陣設想(春節萬福!)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海兽?五阶?”
任欢有些惊诧的上前查看着这头海兽的尸体,问道:“你一个人猎杀的?”
商夏答道:“那倒不是,是与另外一位五重天的朋友联手斩杀的,因为帮过她一个忙,所以这头海兽便全部送给了我。”
说来若非是商夏与鱼夫人联手,他们二人任何一人想要单独猎杀这头五阶海兽都几乎不可能。
大海之中,五阶海兽天然便占有地利之便,若非是那暗中驾驭海兽的牧海宗武者昏了头,就算两人联手要猎杀这头海兽也需花费不小的功夫。
三人当中,任百年擅于修缮器具,任欢精于符纸制作,而商泉本身则勉强算得上是一位三阶墨匠。
不过论及见识、技艺,三人当中当属任欢为最。
只见他仔细查看了这头体型庞大的五阶海兽尸体之后,略有些可惜又略有些庆幸的说道:“海兽体格虽然不小,但体表多处受创,剥下的兽皮也肯定会受到影响。不过好在你猎杀的是一头五阶的海兽,而不是五阶的海鱼,否则的话,恐怕想要用来制成五阶的符纸都不容易。”
商夏一听连忙问道:“怎么,海鱼的皮不能用来制作符纸么?”
任欢答道:“不是不能,而是海鱼皮天然不如同阶的兽皮,五阶的海鱼皮用来制作五阶符纸自然不成,可难道还不能用来制作四阶的符纸?”
商夏一听隐隐有些失望,道:“原本还觉得在海外通过猎杀海鱼、海兽,可能会成为符堂用来获得符纸来源的稳定渠道,现在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有些得不偿失。”
任欢笑道:“我虽不曾亲自去过海外,但也从搜集来的一些案牍文册中得知,许多海鱼的鳞甲还是颇有用处的,即便不能用来制作符纸,也可以用作炼器之途。况且大海无垠,其中海兽、海鱼不计其数,但同样也因为大海无垠,纵使想要猎杀入阶的海鱼、海兽,那也要能找到它们才行。”
商夏闻言点了点头,但还是道:“但不管怎么说,试着从海中寻找和猎杀海鱼、海兽一事,还是需要提上日程。”
任欢建议道:“可以向一些海外宗门打探一些猎杀海鱼、海兽的方法,那些海外宗门肯定有过尝试,不过也未必能有多大用处,否则苍升界也不会连一家海外武道圣地宗门也没有了,但有总比没有好。”
商夏想到了天涯阁的玄界秘境,以及牧海宗牧海使以四阶修为驱使五阶海兽的手段,不由道:“海外宗门却也未必没有可取之处,况且苍升界容三界本源,虽最终未曾晋升灵界成功,但大规模的本源散溢,却也使得这方世界蕴育的修炼资源大规模的涌现。”
说到这里,商夏想了想,接着又道:“陆地之上,武道界格局相对固定,幽州已经基本纳入学院掌控,但幽州之外再想要拓展实力范围却已经几乎不打可能,而今能够继续向外开拓的方向只有海上。”
其实以幽州目前地广人稀的情况而言,幽州的修行资源足够幽州武者修行所用。
但实际情形却是幽州州域内大量的资源尚未来得及开发,可现在以商夏为代表的学院高层,却仍旧在一力主张向外开拓,从海外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
商夏的目的很明确,州域内的资源总是有数的,就算尚未被开发,但既然整个幽州都已经纳入掌控,又何必急着开发?更何况还能从海外或者其他渠道获得修炼资源补充!
商夏又看向了任百年,道:“任前辈,你觉得这头海兽身上的兽骨能否用来替换白骨符笔的笔杆,从而令这支上品符笔的品质再有所提升?”
任百年苦笑道:“老夫尽力而为,但这头海兽身上的灵骨恐怕要被浪费不少,而且还需要器堂的几位器师相助。”
商夏指了指那头海兽的尸体,道:“喏,所有灵骨前辈和符堂诸位尽可随意取用。”
任百年拱了拱手不再多言,似乎正在思索该如何对白骨符笔进行改进。
商夏又将收集到的五阶海兽血液交给商泉,笑道:“泉叔,兽血乃是制作符墨的重要原料,这些您可以拿来试一试制作四阶的符墨。”
商泉苦笑道:“惭愧,我如今便是制作三阶符墨也才刚刚有点儿新的,如今这五阶兽血在我手中,怕是暴殄天物的居多。”
商夏却不以为然道:“何来暴殄天物之说?泉叔只管放心取用便是。不过泉叔何时成了三阶墨匠,这却是一件喜事。”
商泉连忙摆了摆手,道:“其实也是取了巧,偶然间发现了一种晶粉,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掺进了墨汁当中,没成想制作一种三阶符墨居然连续三次成功。”
商夏一听顿时生出几分兴趣,道:“哦,还有这种事情?”
商泉苦笑道:“那种晶粉也仅仅只是对那一种三阶符墨有效,后来在另外两种三阶符墨的试制过程当中,数次尝试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商夏心中念头一动,道:“泉叔用的是什么晶粉?”
商泉道:“说来用来研磨晶粉的晶石其实与那源晶类同,只是内中所蕴含的元气极端阴寒,不比源晶那般醇和。”
商夏道:“泉叔是在哪里找到的这种晶石,是否还有多余,以及能够找到其来源?”
能让五阶高手感兴趣并重视的东西,自然非是等闲之物。
商泉马上意识到那块原本让他认为作用有限的晶石,其价值恐怕远超他的预估之外,连忙道:“小夏,那晶石可是很重要?那块晶石也只是家族商队偶然得来,至于其来源,应当是来自辽州。”
“辽州?”
商夏微微一怔,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可以告知商家商队以及学院商队往来辽州的负责人,令他们尽可能的收集这些天然生成的晶石,但也不必太过张扬,暗中进行即可。”
待吩咐完之后,商夏才对商泉道:“最近几年苍升界出现了许多类似于源晶的天然晶石,但真正意识到它们价值所在的人还不多,所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说到这里,商夏的目光又看向了任百年和任欢,显然也是在向他们二人解释自己这么做的理由:“至于这些特殊源晶的作用,我目前也只是刚刚有了一些眉目,但我相信它们在其他方面也必然有着更多的用途,只是这些用途可能需要诸位自己去发现。”
说到这里,商夏“嗯”了一声,道:“诸位在日后试制诸般器物的时候,也不妨试着将不同种类的特殊源晶添加进去,争取能够发现此类特殊源晶更多的用途,至于在这个过程当中造成的损失,我会与诸位副山长说明的。”
听罢商夏所言,眼前三人居然人人都面露振奋之色。
所谓“添加特殊源晶”倒在其次,关键是能让人放开了手脚,不计损失的去试验各种设想,这才是真正令三人心动的地方。
即便是为了让自身更多的想法付诸实践,他们也必须要将掺杂特殊晶石的事项强行加塞进去不可。
商夏自然清楚,如此一来必然会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量资源的浪费,但他却坚信从长远来看,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将三人送走之后,商夏便又马不停蹄的赶到阵堂,才知道楚嘉最近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呆在这里,而是一直在天外穹庐进行那座浮空小岛的改建。
于是商夏又急匆匆的去往了天外穹庐,这才发现楚嘉带着两位三阶阵师,以及阵堂数位修为已经在三阶以上的武者,还有两位符堂的三阶符师,此时对那座小到不能再小的地陆碎片的改建,已经完全陷入了停滞。
见得商夏到来,原本就心气不顺的楚嘉顿时便找到了宣泄口。
“你来干什么,符堂的大符师来看我们阵堂的笑话吗?”
阵堂的其他人见状都悄没声儿的远离了二人。
商夏对于身周的情形恍若未见,只走近了观摩这座浮岛上的布阵痕迹,道:“碰上难题了,怎么发这么大火?”
楚嘉冷哼一声,将头转了过去,她觉得商夏是故意在嘲讽他。
商夏见状无奈道:“我这一次来原本是想要请你帮忙参详一件事情的,不曾想你这里也遇到了困难。”
“这算什么困难,”楚嘉傲娇道:“建一座能够承载一定数量中低阶武者,且能够在天外虚空当中飞行的浮岛有什么困难的?如今不过是想要将损耗降到最低罢了。”
商夏闻言又将浮岛表面大致观察了一遍,他虽不通阵道,但最基本的见识却还是有的。
片刻之后,只听他斟酌着语气,道:“看这浮岛平台的面积,大约一次性可以承载七八十人?嗯,需要多少人才能够推动浮岛在虚空之中前行?”
商夏可以说是一下子便问到了点儿上,楚嘉却觉得心中更气,更加不愿意开口说话了。
“按照目前推断,即便是我们在将阵法布置完成之后,在承载八十人的情况下,也需要至少三四位四阶武者联手,才能将浮岛在虚空当中行动起来,但速度却快不起来,恐怕不等到达三合岛,几位四阶高手就要先累趴下了。因此,为了保证浮岛持续飞行,岛上恐怕至少需要六七位四阶武者分作两拨轮流对浮岛进行驱使。”
商夏认得说话之人乃是阵堂的一位三阶阵师白鹿鸣。
楚嘉闻言有些气急败坏道:“白鹿鸣,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只是这白鹿鸣也是鸡贼,在说完刚刚那一番话之后,便已经早早躲在了其他人的后面。
商夏笑了笑,又想了想道:“若是利用源晶呢?或者让每一个上得浮岛的武者都加入进来?”
这一次不等白鹿鸣开口,楚嘉便已经反驳道:“说得容易,那得消耗多少源晶?三合岛上走一个来回,挣的源晶恐怕还不够消耗的,而且你还别忘了,那些想要去三合岛的人还得借助通幽福地才能来到天外穹庐,否则连登上这座浮岛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让那些人也加入进来,他们本身就是中低阶武者,二阶也好三阶也罢,能起到的作用着实有限,更何况人家本来就掏了源晶上了浮岛,结果还要自己耗费元气驱使浮岛去往三合岛,这也太……”
商夏点了点头,看向楚嘉沉吟道:“或许我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楚嘉看了他一眼,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你能有什么办法,用符吗?”
商夏笑了笑道:“我有一套五行阵法的设想,需要你帮着布置并完善一下。”
“什么五行阵法?你还懂阵法?”楚嘉斜觑着商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