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撿漏討論-第4520章 4656 你們給得起嗎展示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尼玛个比!”
“又他妈躺赢了!”
“哈哈哈哈……”
“又他妈给老子躺赢了呀!”
大铁头面具下爆出吭哧吭锵的怪诞笑声,两只眼睛眯着扯得面具都在歪斜。
“我他妈真是服了,你们一个个的算计了又算计,结果都白白便宜了老子。”
他的左手摁在世界树树干边缘,慢慢靠近龙四:“当年楚霸王项羽横空出世,过关斩将,一生攻必克战必胜,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纵横捭阖狂霸天下!”
“结果呢,最后一仗却输在了亥下也输掉了全部。”
“大毒龙,神眼金,收破烂的黄皮猴子,你这个当世楚霸王,死得真是毫无其所。”
“哈哈哈……”
“就是不知道,曾子墨是提前自己了断了还是要自杀为你殉葬。”
“也不知道骚包会为你找哪一处真龙大穴做你的埋骨地?”
“就是不知道你的那些红颜知己们听到你死的消息会不会集体为你活殉?”
诺曼凝望躺在龙四怀中的金锋冰冷尸身,忽然间眼神变得有些飘忽:“你是老子见过最无耻最不要脸最恶心的人。”
“可惜,你死了。”
“我说的话,你也听不见了。”
“你看不见老子躺赢了。”
大铁头面具下发出深深长长的叹息,继而又仰着脑袋发出恣意放纵的狂笑。
苏贺徐增红和吴成果就站在龙四左右冷冷看着大铁头。
只要大铁头敢靠近金锋,那就杀了他。
虽然大铁头戴着面具穿着防刺服,但苏贺有把握一刀刺爆大铁头的眼睛。
张狂嚣张得意忘形的大铁头笑得惊天动地,但在下一秒的时候,大铁头却是转身走向圣台,走近约柜。
“三千年的等待,三千年的寻找,就换来这个结局。到了现在,功亏一篑。”
“真是他妈的笑死老子。”
“你们所有人,所有人的每一个人拼尽全力攒足的算计在今天全都使了出来。结果,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他妈都躺赢了三次,你们竟然又要我躺赢第四次。”
“我他妈都不好意思了。”
“你们这群傻缺。难道就不能给我哪怕是一点点的压力吗?”
圣罗家族众人如同木鸡木偶一样,就跟要死了一般,哪有半点心思跟大铁头斗嘴。
走到Michael大长老跟前,大铁头低头俯视呆若木鸡的Michael大长老,嘴里阴测测叫着。
“这就是你们圣罗家族花了两块十诫石板换回来的世界第一人?”
“差评!”
“差评!!”
说着,大铁头一脚将Michael大长老踢翻。又复往前!
“这就是要跟老子争天下的罗恩?”
“丧家犬!”
右手探出揪着罗恩的长袍将罗恩扔到一边,拍拍手嘶声骂道:“一无是处的狗杂种。”
“离了收破烂的黄皮猴子,你连条狗都不如。”
“米虫!”
此时此刻的罗恩已是失魂落魄。备受老友身陨和约柜打击的他就跟一具行尸走肉,连和诺曼嘴炮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罗亚族长……你真是个……傻逼!”
“哦。对不起,我不应该用傻逼这个词。”
“我应该用……世界天下第一等大傻逼,他才能配得上你。”
这话若是在平时大铁头绝不敢说。这种羞辱的言辞那绝对是要开战的。
圣罗家族可杀不可辱。
然而在这一刻,面对大铁头的洗涮挖苦,罗亚族长径自没有回话。整个圣罗家族也没有回话。
大铁头鄙视瞄了瞄一滩烂泥的罗亚族长,就像是在看一头伤痕累累即将殒命的垂暮狮子。
慢慢转过头来,冷冷说道:“圣罗家族传自大卫王,更有圣人的血脉。几千年来希伯来人无论怎么流浪,十二分支无论怎么落败,他们每一位族长都是人杰枭雄。”
“尤其是上一任罗德族长,开疆裂土雄霸沙漠,继往开来不朽威名。”
“结果呢,传到你罗亚手里,毫无建树一无是处。”
“纵观整个圣罗家族历任族长,你是最垃圾最无能最无用的一个。”
“我他妈要是你,早就以死谢罪了。”
“不过你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更是浪费土地。”
“活着吧,像狗一样的活着。”
“不。像蜥蜴一般的活着。这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这样的侮辱和羞辱,无论是谁都受不了,更是比杀了罗亚族长更要难受。
圣罗家族上下无不激变愤慨!
罗什忍无可忍冲过来指着大铁头开骂,大铁头却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再复狠狠一脚踢在罗什小腹,打得罗什抱着自己满地找牙。
这时候,大铁头到了约柜跟前,抬手抓起牧羊人权杖舞动生风。十二分支哈兰尖声大叫上来抢夺,却又被大铁头当头一杖打在脑袋上,头破血流。
大铁头出手又狠又重,连着打伤了圣罗家族两个嫡系,现场的人无不骇然色变。
若是在往昔,圣罗家族金烛台和十二分支长老但凡受到一点伤害哪怕是侮辱,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现在,此刻,圣罗家族却是萎得连最起码的抗争的勇气都消失不见。
他们家族上上下下的精气神全都没了。
罗亚族长是人王,但现在的诺曼,则是人皇!
大铁头手里潇洒熟练的玩着牧羊人权杖,脚下再进一步直接到了圣台跟前,眼睛打量着金光灿灿的约柜和天使号角组成的金杠,目光闪烁透出几许贪婪。
“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杰作。神眼金,老子对你心服口服!”
“你的天工神技空前绝后,太他妈牛逼了。”
“可惜,你用了七年把所有的号角约柜精金板十诫石板给找齐找全。圣罗家族这群low笔就这样糟蹋你的杰作?”
“你们这群垃圾low逼,要死的金锋都比你们强悍千百万倍。”
罗恩冷冷拳头攥紧,厉声大叫:“狗杂种,有本事你来开啊!”
“我开?”
“我开你妈!”
大铁头阴测测叫道:“你们圣罗家族还有什么东西能拿得出来,请得动老子帮你开的?”
“哈哈哈哈……约柜吗?”
“老子倒是想要。你们给得起吗?”
听到大铁头肆无忌惮的狂笑,Michael大长老慢慢抬起头来:“菲利克斯在哪?”
“你把菲利克斯藏到哪儿去了?”
“菲利克斯?袁延涛是吧。”
“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去执行。”
诺曼手指探出,插进金容器中,抄起还温热的牛血探进嘴里尝了尝轻描淡写的说道。
“到了现在,你个老不死的水货废物倒是想起袁来了?说来听听,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勾结?毕竟他是手把手教出来的最得意的门徒。”
Michael大长老直直盯着诺曼沉声叫道:“菲利克斯对你说了什么?”
诺曼身子微微一震,头也不回的说道。
“在敬献祭祀金约柜之前,你们这群煞笔难道就没去验血?”
此话一出,圣罗家族如遭雷亟!
罗亚族长和Michael大长老闻言剧震,露出难以言状的惊骇震怖。
验血?
验什么血?
验谁的血?
难道……
是因为血脉的原因?
“石匠王圣尊,你说的验血……”
“当然是验你们圣罗家族的血。傻逼!”
“白痴都知道约柜需要大卫王的嫡系血脉才能开启神之国度。你们这群近亲繁殖几千年的蠢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流淌的血脉被稀释成怎么样了吗?”
这话无疑是惊雷爆响,打得圣罗家族全体人员金蛇狂舞,浑身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