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八三四章 約談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齐麟早些年在江州耀光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天天都跟路面上跑货干活,他见过太多各式各样的老油条了,所以也根本不理会何大川的恭维,只冷笑着问道:“呵呵,你听过我什么大名啊?”
“那可多了。”何大川脸色苍白,缓缓坐起,一双薄皮嘴唇上下翻飞地说道:“……打松江,下龙城,走西北,进川府,那可都是你齐师长担任主力,指挥的部队啊!我一点不夸张,在我们藏原那边,没听过顾泰安的人有,但没听过你齐师长大名的,我是一个都没见过。当初跟浦瞎子干,你们混成旅,那真的是打出了赫赫威名。”
齐麟听到这话,略有些懵B,心说混成旅在西北参战的时候,那除了挨揍,也就剩下挨揍了,部队出现了大规模逃兵,秦禹为此还差点收处分,这打出个毛威名了。
孟玺皱了皱眉,也没说啥。
“真的齐师长,我一点都不夸张,我们兴山这帮人,一直拿你和秦师长当行业祖师爷……。”何大川最牛B之处,就是他说啥话,都不会感觉到尴尬和不舒服。
齐麟看着他,心里也有点意外,因为他虽然称得上是见多识广,但也没见过舔到这份上的。
“谁是你的祖师爷?你们兴山上的匪寇跟以前的老耀光能比吗?!”警卫是耀光的老人,他很不爽地骂道:“我们他妈的什么时候抢过?什么时候像你们一样,啥事儿都敢干?!”
“是是!”何大川立即点头:“我们这帮王八蛋,怎么能跟耀光的兄弟比呢?咱都不懂规矩,为了俩钱就瞎胡干,一不留神就把事儿整大了。我们确实不是人……该收拾……。”
人氣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八三四章 約談推薦
“行了。”齐麟摆手。
何大川立即闭嘴。
“北风口的事儿,你们准备怎么干?”齐麟问。
孟玺思考了一下说道:“小艾表弟怎么进去的,我们就怎么进去。”
齐麟看着他:“你继续说。”
“里面管理这么严格,而且还有虐待现象,工人肯定是长期有减员的。”孟玺显然已经思考好了:“我们想个办法,装成被骗的混进去。”
“里面管理这么严格,通信问题怎么解决?你搞到消息,能放出来吗?”齐麟问。
“这个要等我们联系上,往这个基地送人的蛇头再计划。”孟玺低声说道:“里面什么情况,我们又不了解,现在想办法,都是纸上谈兵,没有实际意义。”
齐麟缓缓点头。
“人不能少,起码要组织五十个人,这样看起来才像真的要过去干活的。”孟玺继续说道:“我和老何带队,当然,你们可以派人跟队,盯梢。”
齐麟插手看着他:“充当中间人的蛇皮,是我们联系好,还是你们联系好?”
“最好是我们。”孟玺毫不犹豫地说道:“能给这个军事基地送人的蛇皮,一定是多少了解内情,并且十分可靠,不敢叛变的。如果你们现在介入,很容易被查出来。到时候我们进不去不说,还容易打草惊蛇。”
齐麟瞧着孟玺,心说这个人能在这种环境下,还如此冷静的跟自己交谈,完全不像是一个曾经只干过连长的人。
胆大可以是天生的,但脑子和反应能力,是装不出来的。
……
引人入胜的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八三四章 約談鑒賞
军监局松江站,办公楼内。
马老二坐在会客室里,插着双手,看着杨程。
主座上,杨程一边翻阅着松江站的经费报表,公职人员名单,管理人员名单等资料,语气平缓地问道:“你是因为参加了攻击57号的计划,才被吸纳进军监局的吧?”
“是。”马老二点头。
“松江站成立,你就担任站长了?”杨程翻阅着文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是。”
“你的财务报表,有很多支出的经费,都没有明确记载啊。”杨程接着问道:“八区内战,你一个月支出了一千五百万的经费,都干什么用了?”
“搜集有关于五区、八区、七区的军事情报。”马老二话语沉稳地回道:“有一些情报,是在黑市上购买的,松江站的财务没办法下账,所以就记得模糊一些。但这是军监局内部默认的,上层也批了条子。”
杨程缓缓放下资料,目光锋利地看着马老二:“军监局内部有人举报你,利用职权之便,向其它势力提供情报。”
马老二皱了皱眉头。
“有这事儿吗?”杨程插手问道。
“没有,我从来没有泄露过站内情报。”马老二摇头。
“松江站的军情人员殉职名单,写得很笼统,这不行,我要所有军官的死亡细节……。”杨程永远是一副不急不缓的口吻,在向马老二问着非常尖锐的问题。
马老二端坐如钟,应对如流。
足足四十分钟过去后,杨程才直视着马老二说道:“行,就到这儿吧,你可以走了。”
“好。”
马老二起身离去。
五分钟后,松江站副站长进了室内,开始与杨程谈话。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八三四章 約談推薦
室外。
马老二松了松领口,走到大厅中点了根烟。
宝军从侧面走过来,低声说道:“二哥,这个B,看着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啊。”
“是啊,来者不善。”马老二深吸了一口烟回道:“难的不光是咱们,吴局现在处境也堪忧啊!”
二人站在大厅内聊天的时候,剩下的几名少校级以上军官,也分批次进屋被约谈。
这帮人进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出来的时候,基本全是一副虚脱的模样。
什么是秘密调查处?那就是只能他问,你说,而你没有反驳和反质问权利的地方。
这是军情单位中的军情单位,是贺司令埋在军监局的一把尖刀。
深夜十二点多,杨程带着团队内的众人离开了会客室。
松江站的副站长,立马笑着说道:“杨处长,这挺晚了,咱们一块吃个饭吧?”
“不吃了。”杨程没有多说一句话,只快步带人离去。
“哎,他都问你什么了?”
“艹,你都跟他说啥了?”
“……你真的没说上次搞七区情报的事儿吧?艹,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说了呢……!”
众军官围在一块,开始胆战心惊地议论了起来。
街道上,汽车内。
杨程插着手,话语平淡地说道:“松江站是最不干净的,这里是个突破口。”
“要动马老二吗?”副驾驶的人问。
“不,上层对他有过交代,如果马老二懂事儿,自己先滚蛋,那就放他一马。”杨程眉头轻皱地说道:“毕竟川府现在做大了,他又是核心元老,硬动了他,容易激怒秦禹,这对上层布局没有好处。”
“那如果马老二不走呢?”
“……那他就是找死。”杨程斩钉截铁地回道。
……
川府。
齐麟坐在车里,给秦禹发了一条简讯:“可以策划让他们去北风口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