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八 她,歸來相伴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欧阳,今天下课后,你也早点回去吧。我看你儿子秋彦最近有些小叛逆啊,你得多上点心。”希亚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对正在对账的欧阳说。
“好,”欧阳头都没抬,他脑子里,哪还顾得上老板希亚说的什么啊,月底了,他得把这个月的利润算出来。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九十八 她,歸來展示
自从多年前许飞也加入这家画室后,希亚的的事业在这两位男神的助力下,做的越发好了。都说家庭事业是不能两全的,这话,一点也不假,欧阳的收入年年高,孩子因为疏于管理,成绩下滑得厉害。现在,秋彦又到了叛逆期,这令一向寡言得欧阳,心里更加的焦虑了。
“都还没走啊?”许飞从外走来,身后跟着周涵。
“怎么,许总这么晚了还过来,查岗啊?”希亚笑了下。“许夫人,他什么实花给你转正啊?”
“哈哈!我才不是许夫人,叫我周涵,这辈子,我只是周涵,不是谁的谁,就算再爱,也还是周涵。”
“有个性!”
许飞尴尬一笑。“东西落楼上了,我去拿一下,你等我。”他对周涵说。
“小涵,你们做房产销售,是不是每月赚得很多啊?”希亚见许飞上楼,跟周涵套近乎。
“还行吧,不过也没大家想象得那么多,只是比其他行业的销售稍微好做一些,毕竟买房子的人很多嘛,你知道的,房子可是咱们国人的最看重的。”
“也是啊,有没有考虑换个工作环境?”
“不换,我现在的头儿对我又知遇之恩,我得报恩,”
“还挺有情有义呀!”
“那必须的,做人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要是换环境,早几年我就换了,那时候,有个富商过来,一下子从我那儿买了五套房子,我差点跟他走了。”
“哈哈!你真可爱!”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许飞拿了东西,走下来。“走吧!”
“希亚姐,我们先走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九十八 她,歸來相伴
“再见。”希亚看着许飞和周涵离开。“欧阳,你说周涵为什么不跟许飞结婚啊啊?他俩不会真的要一直谈下去吧?有那么多的情情爱爱要谈吗?”
“我不知道,你得问他们。”
“你这脑子就是榆木疙瘩做的吧?一点都不懂女人。真是的,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一会儿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
“好,”欧阳继续埋头苦干。
欧阳不懂女人?希亚还是知道的太少了。欧阳当年风花雪月场合出没的时候,希亚说不定还在念书呢!
“怎么又回来了?放心,我等下走的时候,会把门锁好的,保证…”欧阳抬头,只见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希亚,而是,而是消失了好多年的薛瑜。
“好久不见,”薛瑜的长发早已剪掉,现在的她头顶着齐耳短发,还是带卷的。她也不似从前般苗条,身体稍微有些发福。她笑着,看着欧阳。
“你,”欧阳吃惊。夜色中,临街的店面仅此一家亮着灯。两人站在大厅,深情的凝望着对方。
“你去哪儿了?”欧阳到底还是先开口问了这些年他一直不解的疑问。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九十八 她,歸來閲讀
“国外,”薛瑜喝了一口水。
“到底哪里?”
“你不信我?”薛瑜看着欧阳,“还是不自信?”
“都不信。”
“欧阳,你比以前成熟稳重了许多。”
“呵!是吗?人总要变的吧?一个在人生低谷期的男人,没了爹妈,负债累累,拖着孩子,又跑了老婆。如果他还能笑得出来,那他一定是疯了。”
“我有苦衷的,别人可以误解我,不懂我,但是你不能。”
“哈!”欧阳傻笑一声,“凭什么?”
“我还是你老婆。”
“是吗?”欧阳将目光投向远处,“早就不作数了。”
“我离开是迫不得已,当时你也知道的,咱们欠了那么多钱。你整天又那个样子。我总得出去找路子吧?”
“什么路子?说啊!”欧阳发怒。见薛瑜不言语,欧阳开始嘲讽她,“恐怕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吧!”
“你!”
这家二十四小时都不关门的小食店里,老板还是多年前的那对夫妻。多年前,男的年轻帅气,女的青春貌美。看样子,熬夜是真的令人易衰老。今天再看他们,他们脸上竟然都长出了皱纹。“我记得你的!你是,你是那个,就是好多年前,那个那个经常跟温姐一起的!”
“是我,”薛瑜微笑。
“免单!”女人一脸幸福模样,她笑着说,“温姐的朋友,一律面单!我就说嘛,我记性很好的,那时候你们俩啊,经常关照我的小生意,真是多年不见,你大变样啊!”
薛瑜笑了下,“你们的店扩大了?”
“多了几张桌椅,方便晚上加班晚归的人过来坐坐。”
“还挺有创意的。”
“嗨!这都是温姐给想的招儿,我们两口子,哪想的出来呢。”女人边收拾边说。“欧阳大哥生气了?两口子,吵吵闹闹的,正常。你别放在心上,也别生气。这世上啊,就没有不吵嘴的夫妻。”
“我没事,谢谢你,我先走了。”
凌晨的小区大门口,安静。“你好,8栋五零四,温贝女士地访客。”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件,稍等,”保安登记着我的信息。
优美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九十八 她,歸來
“谢谢,”薛瑜接过身份证,朝里面走去。她心里一直在想,不知道大半夜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给我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谁啊?”我揉着眼睛。“这么晚了,请问找谁?”
“温贝,是我,”薛瑜说。我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薛瑜,我吓得退后几步。很快,我镇定下来,忙开了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吓死我了!”我激动不已,紧紧抱着薛瑜。
“想给你个惊喜,所以这个点儿就奔你这儿来了,求收留,”薛瑜装作可怜模样。
“收收收!”我忙蹲下身子,从鞋柜里给她拿拖鞋。“那个,要不要吃点什么?或者,去冲个澡也行?”
“不用了,太晚了,明天吧!你不会嫌弃我不洗澡就上你的床吧?”
“不嫌弃,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些年去那儿到底干嘛去了啊?你知不知道,我常常担心你!”一定是喜极而泣,没错了,就是喜极而泣。
“行啦,别哭了,以后不走了,真的。”
“真的?”
“嗯。”
“快别站着了,走,咱们去床上,躺着聊。我跟你说啊,我这心里有很多话要问你,也有很多话要跟你说。”我拉着薛瑜的手。她好像与之前有变化,具体哪里变了,我却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