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平步青雲 愛下-第438章 慘敗【上】推薦

平步青雲
小說推薦平步青雲平步青云
看着现场一片混乱,尤其是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记者,苗老爷子立刻意识到,形势有些不太对劲。
以苗老爷子的阅历,他心中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这次突如其来的声音绝对是有人蓄意为之,甚至算准了老马可能会出事儿,而这些记者出现的时机也非常及时,绝对是一起阴谋。
就在此刻,一名记者手中拿着话筒来到了苗老爷子面前,以采访的口吻说道:“老领导,请问,您对于今天举办的全国中医大赛怎么看?
现在有很多网上的议论,大家都认为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就是降龙县县委书记柳浩天为了个人的政绩,才搞出来的。”
此时此刻,苗老爷子狠狠的瞪了那名记者一眼,说道:“一边儿去。”
一边说着,苗老爷子一边推开话筒,快步来到马老的身边,大声呵斥那些记者,让他们让开,让空气流通起来,否则不利于玛瑙的生命安全。
此时此刻,司马谋也注意到了这边突然进来的一帮人,尤其是听到了有人呼救的声音,他二话没说,快步冲了过来。
伸手分开人群,直接来到了马老的身边,看到马老虽然表情痛苦,但是神志清晰,立刻大声说道:“老先生,我是一名中医,请您现在配合我,我来为您诊治。”
此刻,苗老爷子已经起身将周围的记者赶到了旁边,大家全都眼巴巴的看着司马谋。
而此刻,现场还有很多没有散去的中医,其中就包括以针灸而见长的柳浩天的老师马海瑞。
他之所以没有离去是因为现场想要向他请教的中医实在是太多了,他一时之间脱不开身。
马海瑞认识司马谋,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司马谋与他和一些顶级的中医相互接洽,为他们服务,他本来以为司马谋是柳浩天的一名手下,却没想到,司马谋竟然第1个冲了过去,而且直接当场号脉,这让他十分意外。
过了一会儿,司马谋沉声说道:“病人脉细略数,舌质淡红苔薄白,边有齿印,从卖相上来看,病人胃气虚弱,气血不足,脑络失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以前应该给病人服用过激素类药物或者是止痛的药物,并没有见效。这种病症,西医上肯定是认定为周期性精神病或者号血管性头疼等。肯定会给病人开谷维素以及激素类药物或者是止痛片。
而且,这种病怎么治他们都治不好。”
司马谋说完,苗老爷子立刻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如此。老马去过省里和京都市的很多大型医院,西药吃了很多,也输过液,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改善。给他治疗的都是各大医院的顶级专家,但同样没有什么用处。”
司马谋心中有数了,沉声说道:“我的治疗思路是梳理调节督脉,升阳补气,健脑安神。以针灸为主,中药为辅。
一边说着,司马谋一边从腰带中拿出了一盒银针,解释着说道:“这种病症,应该取病人的百会穴、四神聪穴、印堂穴、大椎穴,以及上星穴、合谷穴、风府穴、内关穴、太冲穴这些穴位,每日一次,每次4个穴位,轮流使用,轮流取穴。我今天主要针刺百会穴、四神聪穴、大椎穴、印堂穴。可惜现场没有g6805治疗仪,如果有的话,在得气后用g6805治疗仪,连续波,充电15分钟,电流而已身体微颤、患者有跳动感为宜。”
一边说着,司马谋一边下针。
4个人针下完之后,马老这边,面上的表情明显舒缓了许多,虽然依然疼痛,但是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剧烈了。马老嘴里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看到马老的表情舒缓了一些,周围的老干部们脸上全都露出了震惊和错愕之色。
直到此时,司马谋这才站起身来,笑着看向站在旁边的马海瑞说道:“马老师,您帮我把把关,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马海瑞直接竖起大拇指说道:“司马谋,真没想到,你不仅仅是国学大师,在中医医道上竟然也颇有建树。
都市言情 平步青雲 txt-第438章 慘敗【上】分享
你取的这几个穴道非常的准确,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明天你要针灸的穴位应该是四神聪透百会、印堂穴、上星穴和风府穴。下一次取的穴位是百会透四神聪、大椎穴、印堂穴和内关穴。”
司马谋听马海瑞说完之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马老师,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您能够拿下这次全国中医大赛第1名的成绩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柳浩天那么骄傲的人,竟然也要拜您为师了,您的针灸之术已经出神入化了。”
寓意深刻小說 平步青雲 ptt-第438章 慘敗【上】相伴
就在两人聊着天的时候,马老那边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疼痛感虽然依然存在,但已经减弱了太多,已经不用通过呼叫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以前那种大汗如雨的情况也已经基本消失了。
这一刻,马老望向司马谋的目光充满了感谢。”
就在此时,宋瑞强也已经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来到苗老爷子面前,宋瑞强不停的道歉说道:“苗老,各位领导,非常对不起,因为我们降龙县在组织工作中存在着许多的不足,让马老出现了险情,我代表降龙县向各位领导道歉。”
就在这时,一位记者突然把话筒递给了宋瑞强说道:“副县长,请问,你们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是不是意味着你们这个项目考虑的并不成熟,是不是意味着你们这次的比赛,组织上有很多疏漏之处。”
宋瑞强轻轻点了点头:“的确,我们这次全国中医大赛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比如说,现在这个问题我们就没有考虑到,更没有设定应急处置方案,这个项目也的确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回去之后我们会展开深入讨论,以便确定这个项目到底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宋瑞强话音刚刚落下,司马谋突然站起身来,冷笑着说道:“宋瑞强,你不过是降龙县的县长而已,你还没有资格代表整个降龙县。”
宋瑞强脸色一寒:“你谁呀?你是我们降龙县的人吗?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我是降龙县的县长!”
司马谋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降龙县的县长,但是,身为降龙县的县长,你刚才所说的这番话与降龙县县委的大的政策方向唱反调,你说你有资格代表降龙县吗?
虽然县委书记柳浩天并不在这里,但是,我相信柳浩天如果听到你所说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你的这种做法,就和某些汉奸说要代表我们华夏向西方道歉一样。
这些汉奸算什么东西,他们这些玩意儿有资格代表我们华夏吗?他们代表的只能是个人。
而现在你宋瑞强,所能代表的也只是你的个人意见,而不是整个降龙县县委的意见。”
这时,苗老爷子也发现了些什么,冷冷的看了宋瑞强一眼,说道:“各位记者,如果你们要采访。你们最好采访降龙县的一把手。而不是这位越俎代庖的宋瑞强。”
那名记者立刻说道:“我们也想采访柳浩天,但是他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位记者脸上显得十分淡定。
这是郭天佑的小伎俩,他直接找到了一个小的营业厅的负责人,让柳浩天的手机暂时没有办法与外界联系。
司马谋冷冷的看了那个记者一眼:“谁说他的手机打不通,你们稍等片刻。”
说完,司马谋拿出自己的手机,能笑着说道:“某些人呀,正大光明的较量赢不了别人,就总想走些歪门邪道。
我告诉你们,柳书记防备着某些人呢。
他用的是华为手机,里面有两张手机卡,其中一张是他自己的,另外一张却是我的手机卡的分卡。”
说完,司马谋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浩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司马谋,出事了吗?”
司马谋点了点头:“没错,现场突然来了一帮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记者,不知道是谁,突然在咱们会场周边放起了声响巨大的二踢脚,这些记者采访宋瑞强的时候,他就说这个项目有问题,还说要回去重新商量。”
柳浩天听完之后,大声说道:“你告诉那些记者,如果他们要想采访的话,可以来采访我,也可以按照既定的程序,先向宣传部门报备,然后再进行采访。
当然,他们现在也可以采访宋瑞强和李富凯两位同志,但是他们只能代表他们自己,代表不了我们降龙县。”
司马谋此刻已经打开了免提,所以现场所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宋瑞强和李富凯两人全都懵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郭天佑策划的如此周密的一个计划,竟然被眼前这个他们几乎都不怎么认识的家伙给彻底破坏了。
太令人愤怒了!
李富凯冷冷的看着司马谋说道:“你到底是谁?”
司马谋微微一笑:“我呀,不过是小卒子一个而已。”
就在此时,记者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的充满了震惊的说道:“天呀,这位不是国学大师司马谋先生吗?
你们知道吗,司马谋先生现在的一副书法作品市场价高达几十万,他的画作更是突破了上百万!”
那名记者立刻心思活动起来,试探着问道:“司马大师,我看现场就有笔墨纸砚,您能否为我写一副字呢?”
这位记者也只是心血来潮试探着问了一下,根本没有抱有任何的期待。
所有记者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司马谋,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希冀。
此时此刻,李富凯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心中暗道:“就司马谋这样的给柳浩天当小卒子的人,能有什么知名度?居然还说一幅字值几十万?简直是在开玩笑!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苗老爷子也是眉头微皱,默默的注视着现场局势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