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五四二章 餘慶和的中庸之道展示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随着满天烟花灿烂绽放,眨眼间已经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晚上,三合鸿慈公司购买了大几十万元的烟花,连续燃放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提前做过宣传,所以吸引了数千人前来围观。
正月十五过完,春节就算正式结束了,分公司也正式投入运营,准备进行公路项目的启动仪式。
正月十六这天是个周末,在家休息的余庆和正在书房里练字,窦卫洲和徐合宇两人便登门拜访,余庆和也让保姆将二人带到了书房,余庆和此刻的住所是一套别墅,但这个地方对外是不公开的,而且这房子也不挂在他名下,除了极少数亲近的人,别人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余书记,今天好兴致啊!”窦卫洲走进阳光明媚的书房,看着铺在书案上的宣纸,笑吟吟的开口。
“我这个人兴趣爱好不多,国画算一个,书法算一个!”余庆和将毛笔斜放在砚台上,摆手招呼两人在茶桌边落座,拿出了一罐好茶。
“人啊,还是得有点爱好!不像我,闲暇的时候除了打麻将,就没什么其他事做了!”徐合宇咧嘴一笑,摆弄着桌上的茶具。
“不对啊,我不是听说,你平时挺贪玩么!”余庆和笑着发问。
“年轻时候的爱好还是不少的!玩车、玩马、玩女人,现在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这些耗费体力的运动,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啦!就连打麻将的时候,都得考虑一下怎么能让领导们胡牌!没有了曾经的率性洒脱喽!”徐合宇哈哈一笑。
“还是你们经商的人自由,什么都敢玩,什么都敢做!不像我们从政的,讲究个谨言慎行!”余庆和被徐合宇逗笑。
“是啊!咱们这一辈子,都献给了事业!年轻的时候,怀着一番雄心壮志,想要做出一番成绩!但是等过了青春年华,仔细想想,咱们这些人,除了追权逐利,似乎也生活的太过于刻板,很多东西都没有尝试过!”窦卫洲也不禁感慨一句。
“这话说得不对,什么叫追权逐利,那叫为人民服务!”余庆和掀开消毒锅,将几个茶杯放在了里面。
“没错!领导教训的对!”窦卫洲嘿然一笑:“年轻的时候,精力、体力、心力都跟得上!干什么都觉得有劲,不过这几年,却明显感觉自己老了!”
“今天你们哥俩这一唱一和的,到底是要说什么啊?该不会是真跑到我这来怀念青春的吧?”余庆和是只成了精的老狐狸,察言观色的本事练就的炉火纯青,当然不信这俩人是来找自己闲聊的。
“领导慧眼如炬!那我就不绕弯子了!”窦卫洲脸上绽开一抹笑容,掏出烟给两人递过去,同时滑动火柴给余庆和把烟点燃,直言道:“余书记,咱们俩都已经在一起搭班子好多年了,除了工作关系,私交也一直不错,所以有些事,我也不跟你瞎客气!是这样,小徐手里不是有几个工程要上马了么!他想邀请咱们俩参一股,除了赚一些补贴家用的钱之外,也能做一些事业之外的生意,这样的话,等将来咱们退休之后,他的企业还可以返聘咱们,做个顾问啥的!”
“余书记,我的确是这个意思!我之前已经跟窦哥聊过了,想让你们俩在我的企业里入个干股,什么都不需要投入,也不用操心管理!这不,我把手续都带来了!”徐合宇说着就要拿起公文包。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五四二章 餘慶和的中庸之道看書
“呵呵,这事有点意思哈!”余庆和听到两人的来意,脸上泛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不需要我有任何的投入,也不需要我管理,那岂不就是让我白拿钱吗?我无功受禄,这不太好吧?”
“余书记,这怎么能算是无功受禄呢!自从我东山集团入驻安壤以来,您和窦哥一直以来都对我们颇为照顾,我有所表示这也是应该的!如果没有你们一直以来的提携,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徐合宇笑呵呵的做出了回答。
“哎!话别这么说!我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么做好分内之事,也是应该的!对你的照顾,更是我的工作职责!但你如果因为我比较照顾你,就产生了这么多的想法,那确实是不应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余庆和说话间,用镊子把两个茶杯摆在两人身前,给他们添着茶水:“公职人员不允许做生意,这件事你们应该是知道的,所以这事,我就不参与了,呵呵!”
“余书记,小徐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表达一下感激之情而已!”窦卫洲见余庆和拒绝,再度开口。
“我知道小徐的为人,更相信他的人品!”余庆和认认真真的点头,然后对徐合宇露出了一道笑容:“不过啊,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你的出发点错了!我扶持你,是因为你对于本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你想要报答我对你的照顾,就应该投身到相关领域,起到一个合格商人应有的作用!更好、更高效的回报社会,而不仅仅是回报我一个人!我帮你,是因为我有权力,但我的权力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对吗?”
“余书记,你的教诲,我铭记在心!”徐合宇听到余庆和稍加掩饰的回绝,点头答应了一声。
“喝茶!”余庆和摆手比划了一下,然后从沙发上起身,迈步走到了书桌边上,重新拿起了毛笔。
“余书记,现在年也算过完了,你看市里下一步的工作重心,应该向什么地方发展啊?”窦卫洲见状,起身走到了书案边上,而徐合宇见余庆和都站起来了,也没有坐着,同样起身过去陪同。
“一个城市,不论到了什么时候,坚持的都是一个方针,发展才是硬道理!”余庆和用毛笔沾了一些墨汁,在宣纸上奋笔疾书,嘴里也没闲着:“新城区这个失败的项目,在那里扔了这么多年,如今被东山集团和三合集团给炒的火热!让外界对安壤的领导班子充满了很多质疑的声音,认为咱们是在炒冷饭,像历届班子一样,都是明面上想要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却只是三分钟热度!面对这种质疑,咱们要利用事实作为反击,告诉他们安壤市委班子的决心!”
攀谈之间,余庆和笔锋落下,四个大字也随即跃然纸上:以和为贵!
……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窦卫洲和徐合宇告辞了余庆和,一起迈步走出了别墅,刚一出门,窦卫洲的脸色霎时就阴沉了下来。
“看起来,老余的态度产生了很大的转变啊!送上门的股份,他现在都已经拒绝了!”徐合宇走在窦卫洲身边,情绪同样不怎么好。
“没看见他写的墨宝是什么吗?以和为贵!他这是拿话在点咱们呢!这个老狐狸,口口声声的说以他的身份不能做生意!如果他真这么干净的话!这别墅从哪来?他外面的几个小老婆又拿什么养活?!”窦卫洲磨了磨牙,脸色愤懑的骂道。
“今天看来,余庆和对咱们的态度的确产生了很大的改变,你说,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或者已经被彭文隆给收买了?”徐合宇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一点你多虑了!老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这个人理智的程度,是你无法想象的,现在我跟彭文隆之间的角逐,还没有出现什么压制的势头,在乾坤未定之前,余庆和是绝对不会下注的!而他今天之所以拒绝咱们,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现在彭文隆正在迎头奋进,已经追上了咱们!之前你创造的那些优势,已经被他们逐步拉近!这也就是说明,目前以老余的眼光来看,都很难分辨出咱们最终谁会占据优势,正因如此,所以他才选择了观望。”窦卫洲对于余庆和的选择,似乎并没有多少意外:“老余是安壤的一把手,也是我跟彭文隆之间的翘板,他这个人,做糖不甜,但是做醋还是挺酸的,如果咱们和彭文隆双方的交锋,一旦有一方出现颓势,他绝对会落井下石!但如果难分胜负,他又会作为一个平衡点!”
“他如今的态度,对于咱们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徐合宇琢磨了一下窦卫洲的话,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之前杨东没到安壤的时候,余庆和跟咱们称兄道弟!但现在彭文隆那边已经站稳了脚跟,这个余大哥,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余书记!你放心,最近这段时间,我会尽快打破眼下的这种平稳,想办法让你继续往前迈一步!”
“不!这件事并不是首要的任务,咱们要做的关键,还是得把余庆和的态度争取过来,只有得到他的倾斜,咱们才能对彭文隆做到全面压制!否则余庆和如果始终保持中立的话,即便你能压住三合集团一头,关键时刻,他也一定会进行干预的!咱们俩就像是两只筷子,如果单单伸出去一支,是很难把事情做成的!必须上下通气,才能把肉夹到碗里!”窦卫洲很有大局观的开口。
“老余刚才已经把态度表达的十分清楚了,你觉得咱们真的还能把他拉到同一个阵营里吗?”徐合宇半信半疑的开口。
“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喏!机会来了!”窦卫洲跟徐合宇聊天的同时,微微一努嘴,对着前方向这边驶来的一台加长版路虎揽胜,露出了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