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 txt-第兩千五百七十四章因素讀書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这是什么风把忠信给刮来了?国富也不说早点给我打电话。”董国忠人未至,那大嗓门的话就已经直接飘到了李忠信的耳朵里。
“啥风给我刮来的?是一阵妖风。”李忠信坏笑着对董国忠说完这句话以后,继续对董国忠说道:“董叔,我这边也是临时决定过来的,我是在来之前给国富叔打的电话,没有啥重要的事情,就是顺路过来看看您们两位劳苦功高的人。”
“啥劳苦功高不劳苦功高的,你那边不对我们两个人有什么意见就不错了。”董国忠一边抄起梁国富前面的茶水喝了一口,一边大声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您们两位管理着这么大的一个江城新区,而且治理得井井有条的,您们二位当然是功劳很大的啊!这个不是我恭维您们二位,是我心中的真实想法,我真心觉得,您们二位最近几年做得很好,这么大的一个区域,能够治理成这样,实在是太好了。
等我下次到京城那边看到大佬的,我看看能不能把大佬叫过来看看江城新区,看看我们江城新区这边的成绩。”李忠信笑呵呵地对董国忠和梁国富说了起来。
这个话是李忠信的真心话,李忠信觉得,江城新区现在的很多事情,都应该是让大佬们看一看的,大佬们看到江城新区的这种模样,今后也会有很多东西进行借鉴,对于中国城市的发展,会起到良好的模范作用。
江城新区虽然现在还没有叫做市,但是,却是独立自主的一个政府机制,现在管理得好,一些经验什么的,李忠信是真心想要推广出去。
李忠信这边建设江城新区的初衷大抵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在很多时候,李忠信才那么重视新区的建设和一些弊端。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忠信啊!请大佬过来参观的事情,我看暂时算了吧!咱们江城新区这边很多设施都没有完善,很多区域都在建设当中,虽然没有那种乌烟瘴气的工程,但是,还是不怎么好看。
如果说我们江城新区这边算是一个大城市,你请领导过来参观一下倒没有什么,可是,我们江城新区现在就算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大区域,我觉得这个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必要。”梁国富正色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动不动就想要让大佬到这边来参观的想法,梁国富一直觉得不妥,那绝对是耽误国家大佬办公的一种事情,他们这边远达不到让李忠信口中大佬过来参观的情况。
“这个事情是随缘的一个事情,我就是会和大佬那边提那么一嘴,他们要是想过来就过来,不想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只不过是想要把咱们江城新区这样一种先进的管理模式推广出去。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1982笔趣-第兩千五百七十四章因素展示
要知道,在江城那边,我才感觉到有一种乌烟瘴气的感觉。
你们可能不清楚,我回来这边以后,在江城那边碰到了混社会的混子,在江城那边很是牛气,就是派出所那边,对他们都没有一种好的制约,让那些个斗殴斗狠的人发展了起来,成为了社会上的一种毒瘤。
在那边,我听朋友说,无论他们办什么事情,基本上都需要找人办,给人送钱或者是送几盒好烟,事情就能够顺利的办下来,要不然的话,事情会拖很长时间。
总之,在那边我看到了很多让我不喜的东西,咱们江城新区算是江城市的一部分,我不希望咱们的努力都被江城那边给破坏了。”李忠信正色地对梁国富说了起来。
小說 我的1982-第兩千五百七十四章因素展示
对于把这样的一种管理模式给大佬他们看的想法,李忠信是早就有的,只不过李忠信之前也总觉得时机不够成熟,但是,现在看来,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
“你说的那些事情呢!其实在我们国家,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的,也可以说是一种常态话,毕竟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很多东西都有着很大的关联性。
就是我们江城新区这边,也不敢说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按照规章制度来办,只能说是大部分都能够按照规章制度来办理,尽量少搞人情直接的什么交易等等。
很多时候,不是所有的事情没有特事特办的,就比如说王波在这边闯了红灯,难道还能把王波抓到交警队那边,让那边进行一段时间的教育?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梁国富正色地开口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梁国富并没有咬死他们这边就能够做到那些个不走人情关系,不会贪污受贿的事情,而是婉转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就拿他举的这个例子来讲,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李忠信听完梁国富的话以后,他沉思了起来。
李忠信心中十分清楚,中国人最重关系,中国社会干脆就是一个关系的社会。在一个关系网发达和大家都讲求关系的社会里,任何事情都逃脱不了关系网。这其实就是人情关系外加面子理论。
中国人际关系的基本模式就是认清,是在血缘关系的基础上和儒家思想的影响下,渐渐形成的交换性的社会行为,有了姻缘亲属关系、亦或是君子之交,中国人从古至今都习惯于因为面子而接受。
人情中的血缘关系和儒家伦理的影响而倒向重情抑理。
以家族为中心的伦理,特别重视的是“情”,情是维系伦理关系的核心,“家和万事兴”、“和生于情”、“请关难断家务事”在中国文化里情与礼不但非对立,理就在情中说某人不近情就是不通礼。
不通情就远比不通理严重,人与人之间若能动之以请,可以无往而不胜,若坚欲说之以理,那就是自找麻烦,这种情形在现在我们的社会里就很普遍。
就像现在常常可以听到法不外乎人情的这个话语。这种由人情建立起来的网络对面子的影响就在于一个人必须时时刻刻注意他与每一个特定交往者的关系,以决定情与面施与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