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展示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秦北穆说的不错,他只是善良,此刻对于他的关心跟对于路人的关心是一样的,秦北穆的那种独一无二的温柔和关心,南意棠也不曾拥有过。
她不该觉得悲伤,可是脆弱的情绪还是涌上来,南意棠不愿意被秦北穆看出端倪来,便闭上眼睛靠在床上睡了。
“你就在回房间里睡吧,你放心,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的,只要你不愿意我就绝对不碰你。”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分享
“我不想动了,就这样吧。”南意棠头疼的厉害。
若是从前,秦北穆会直接将她抱起来,抱在怀里,会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安抚着她,亲吻她。
秦北穆有些难过,他现在这么做,南意棠一定会不肯留在这里了,但现在的秦北穆会在这个给她烧热水,让她吃药,在南意棠睡去的时候守着她,已经是非常难得的奢求了。
南意棠裹着被子,为这最后的残留的一丝温暖蜷缩了自己的身体。
秦北穆在旁边坐了一会儿,自己将另外一份粥给吃完了,去扔了垃圾,看着南意棠乖巧的缩在沙发上睡着,看着背影小小的一个,他的心都不由得温柔起来。
虽然看着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可实际上很瘦削,也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这样脆弱的样子要比她之前那样带着面具的伪装让人舒服多了。
为什么要伪装自己呢,那样活着多累啊,这样不好吗?秦北穆走过来,在南意棠身边坐下。
看着南意棠的睡脸,那么安静,睫毛长长的,睡着的时候明明就是个乖宝宝的样子,要是脸上再多点肉就好了,秦北穆只是这么看着,就觉得内心有一股近乎可以算是温柔的情绪升腾起来。
“棠棠,我的棠棠。”
“秦北穆。”
南意棠在睡梦中似乎也很不安稳,身子动了动,口中呢喃着什么,秦北穆没听清楚,还以为他要什么东西,便凑近了去听。
“秦北穆,秦北穆。”
这下,秦北穆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是在叫着他的名字啊。
虽然清醒的时候,她装作那么排斥的样子,可意识里还是依赖着他的。
南意棠的睫毛颤抖的厉害,手在乱抓着什么。
“秦北穆,对不起,对不起。”
南意棠在不安的睡梦中喃喃自语,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脆弱,那一声声的呼唤竟然是带着哽咽的。
秦北穆听的心里温暖又酸涩,他相信南意棠还是爱着她的,更能感受到南意棠对于自己的依赖。
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最为纯粹的,或许未必能够相伴到老,他见过不少年少情深却最后形同陌路的案例,可是,在爱的最深的时候失去,那种遗憾足以让人铭记一辈子。
就算是没有能够相伴到老,还能让那个人的心里一直有自己的名字,就这么爱着一辈子,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吧。
秦北穆将毯子盖在南意棠的身上,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像没有退烧,要不要送他去医院呢。
“秦北穆。”
南意棠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睁开眼睛,她感觉有人在触碰他,那么温柔的,像极了秦北穆,朦朦胧胧的确实是秦北穆的脸。
“你回来了。”
南意棠的声音有些嘶哑,还带着哽咽。
秦北穆愣了一下,意识到南意棠应该是做梦了,此时南意棠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怜了,是梦到了那五年的分别吗。
“我想你。”
南意棠抓着秦北穆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他闭上眼睛的时候,颤抖的睫毛是湿润的,沾着晶莹的泪珠。
秦北穆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任凭她抓着自己的手,安慰着她,“我的棠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我很难受,特别难受。”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看書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相伴
南意棠用脸蹭着她的手,像只小猫一样。
“头还疼吗?”
“不是,是这里疼,这里好疼啊。”
南意棠抓着秦北穆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隔着薄薄的布料,能够感觉到他炽热的体温和滚烫的心跳声。
大约是因为南意棠此刻还发着烧,所以秦北穆的手几乎都要被她的体温烫到了,几乎是立刻有了反应,他想缩回自己的手,阻止那种奇怪的炽热从他的手蔓延到自己的身上,但是南意棠紧紧的抓着不放。
南意棠哽咽着说;“我这里好疼。”
那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的委屈,潮湿的眼睛这样眼巴巴的望着他,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南意棠这样看着他,秦北穆都会俯下身,温柔的给他一个吻安慰他,此刻梦中的这个似乎变的木讷了许多,都这样暗示了,还没有一点动静。
秦北穆无奈的笑了,此刻,他如此的小心翼翼,明明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爱人,他的妻子,他却不敢做出亲密的举动,真可怜。
秦北穆迟迟没有行动,而南意棠动了,他伸出手搂住了秦北穆的脖颈,然后在他的薄唇上吻了一下。
秦北穆愣了一下,他想做的事情,南意棠占据了主动权,来的这么猝不及防啊?
秦北穆吻着她,占据了主动权,南意棠哼唧了一声,有些不舒服了,秦北穆立即停下,想到这是个病人,自己必须得克制。
爱不释手的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分享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四章別走閲讀
“南意棠,你乖一点,现在还不行。”
秦北穆将这个危险人物给按回了沙发上,用毛毯子将南意棠裹成一团,将她的手脚都束缚在里面,跟个蚕宝宝一样,确保她再也做不出那些点火的行为才算放心。
“你干嘛?”
南意棠脑袋晕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秦北穆没理她,直接去了洗手间冷静一下,他快招架不住了,南意棠真的是花样百出,要不是她是个病人,他就真的忍不住了。
秦北穆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将自己翻滚的情绪给压下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还有一片红晕,都是被南意棠给勾出来的。
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秦北穆摸了一下,有些意犹未尽,他们并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感觉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