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請你離開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放开我,别碰我。”
“棠棠,你冷静一点,别怕,只是打针而已,你生病了,必须要打针,这样才能好起来。”
医生和秦北穆都被南意棠的反应也惊着了,秦北穆赶紧抱住了南意棠安抚她。
“我不要,我不要。”
秦北穆不知道南意棠为什么那么排斥去医院,为什么对医生的针头有那么强烈的恐惧感。
或许南意棠自己也不知道,可那是她自己意识深处的本能反应,这些日子她多少次的像这样躺在病床上,意识昏沉,麻木的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来走去,将尖锐的针头刺进她的肌肤,抽血,或者注射药物,其实清醒的时候,南意棠的情绪不会显露,她能毫无反应的去面对这一切。
但是今天不一样,她病了,一直刻在骨头里的那种恐惧感是挥之不去的,反而因为病痛在自己的身体里无限的放大了出来,南意棠表现出了自己最原始的情绪:恐惧和排斥。
她不想这样做一个傀儡,她也会疼,对那尖锐的针头有着反射性的恐惧。
“我不要,我不要。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你们这些混蛋。”
南意棠的声音嘶哑着,被秦北穆抱在怀里,她的动作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力气,很快就累了。
“我知道你怕疼是不是?一会儿就好了,马上就不疼了。”
秦北穆安抚着她,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南意棠这么怕,还是好言好语的,等到南意棠的排斥没有那么剧烈了。
南意棠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她听到了秦北穆的声音,听到了秦北穆在安慰她,恐惧渐渐消散,化作了委屈。
“,我不想离开你的,我不想这样,可我没办法。没有人能救我,没有人。我不能忘记,我答应你的,我要忘记了,怎么办?”
南意棠的眼里是浓重的化不开的悲伤,她委屈极了,抓着秦北穆的手,“你别怪我。”
秦北穆感觉到他在自己的怀里轻声的抽泣着,身子都在轻轻的发抖,连带着他的心也都是颤抖的,刚才南意棠的那一瞥,是看到了自己的心里去的,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南意棠那么没办法了,因为那双眼睛能望进人的心里去。
南意棠是记得的,曾经对他的那些承诺,她正是因为记得,所以才会如此的痛苦。
“没事了,好好打针,疼一下就好了。你病了,要乖乖的。”
秦北穆抓着南意棠的手臂,看着南意棠不再挣扎反抗了,便示意医生打针。
“棠棠,我不怪你,忘了也没关系,我记得,我会一直记得。”
医生看着这一幕,有些奇怪,强忍着内心的好奇上前来给南意棠打了针。
被针刺到的时候,南意棠哽咽了一下,身子打颤,秦北穆赶紧温柔的在她的耳边说话哄着。
“没事,没事,不疼了,不疼的。”
南意棠便没再挣扎,乖乖的被他抱着,南意棠疲惫的睁不开眼睛,但是秦北穆身上的熟悉的味道她是忘不掉的,还是一样的能够让她的身体本能的感觉到安心,所以南意棠放下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敌意,就像是刺猬收起浑身的刺,将自己柔软的肚皮交给他。
秦北穆看着南意棠苍白的脸,有些魔怔了,竟然会产生一种忍不住想要摸一摸,捏一捏,甚至是亲一亲的冲动,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上手了。
南意棠的脸不仅皮肤白,而且很光滑,简直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手感好极了,而且软软的,虽然不是那种胖乎乎的柔软,但就是很舒服。
“我的棠棠,你永远都不必为了我而愧疚,只要知道你好好的,就够了。”
秦北穆将南意棠给放回到床上去,不能再继续这么搂着了,不然真的要出事的,反复的在自己的心里默念了之后,他才平心静气的安慰自己。
南意棠是属于他的,总有一天,她会记起来的。
秦北穆盯着南意棠熟睡的脸看了一会儿之后,叹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秦北穆去洗漱了下,出去跑步,顺便买了点早饭回来。
南意棠已经醒了,她不太舒服,但是一晚上没上厕所,实在是憋得慌,起来解决了一下,头晕乎乎的,扶着墙好不容易支撑到了厕所去。
昨天晚上的事情,南意棠病的有些糊涂了,有些记得,有些是完全想不起来了,好像秦北穆一直都在,把她带到了医院里来,又好像秦北穆那个时候一直在抱着他,
怎么办呢?明明 这个人不是真的喜欢她,怎么还要对她这么好?让人招架不住。
秦北穆看他的眼神是深情的,还会在他生病的时候对他那么温柔,可惜,是假的。
南意棠忍不住羡慕秦北穆心里的那个人,真的拥有这一切,该是多么幸福。
南意棠强迫自己清醒,千万不能陷进去。
但是,现在很麻烦,秦北穆不肯走,之前说了那么多也没用,该怎么办呢?她还要更加过分一点才能让秦北穆知难而退吗?
南意棠又头晕了,不觉心中烦躁了许多,怎么回事?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了,明明之前根本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怎么这次只是去了一趟医院就虚弱成这样呢?
南意棠抓着洗漱台的边缘,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走出去。
“你起来了?”秦北穆拎着一碗打包好的粥走了进来,看着南意棠笑了一下。
“你是不是还不舒服?”秦北穆看南意棠虚弱的样子,走路似乎都走不稳的样子,连忙上前去扶住了她,“先躺一下吧,你不知道你不肯去医院,现在成肺炎了,医生把我狠狠的批评了一顿,你可不能逞强了,不舒服一定要说,一定要及时到医院来。”
秦北穆的手很暖和,南意棠被他抓住手的时候,身子有些发软,她的身体比她诚实的更渴望着秦北穆的温柔,但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这样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