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七十七章上古神靈,神秘來敵閲讀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安庆州起十二地支寅灵山,设甲木大阵。
甲木为阳木,其性刚烈,寅灵山也并不像其他灵山一样可以孕育灵药产生灵材,反倒是怪石嶙峋,枯木丛生,但其灵气却可使人耳清目明、神魂通透,因此这里多学宫、军营,地阁玄阁也设有训练基地。
相较其他州,或许是曾为前朝中心,又遭逢旷世大难,安庆州的百姓多了一丝平和与淡然,对商贸不太热心,各种学堂却开的到处都是。
狂雷暴雨,平原上的几个城市灯火星星点点,就连巡逻军队也没发现这边的异常。
曾经的鬼戎国公主,萨满教圣女曼珠迪雅扑在泥水中,气息越来越微弱,而她手中的神像却发生了异变。
这神像三头六臂,额生三眼,身着华丽盔甲,衣带飘飞,青面獠牙,狰狞恶相。
一道雷光闪过,神像的双眼转动打量四周,随后鼻中喷出一股黄烟,一个若隐若现的虚影从黄烟中缓缓出现,三头六臂,与神像一模一样。
他仰头看着天空,眼中出现一丝迷茫,随后摊开手掌,任由雨水透过掌心,张口便是沧桑悠远的声音。
“多少年了,想不到还有脱困的一天,仙朝却已成黄土…嗯,这阳世灵气怎如此充沛?”
忽然,他悚然一惊,裹着黄烟再次缩回神像之中,眼神变得呆滞,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
嗡!
万丈光芒亮起,神庭钟忽然出现在上空,随后太始雄浑威严的金身法像出现,先是看了看四周,最后视线集中在了神像身上。
“出来!”
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
神像一动不动。
太始眼神淡然,随手一挥,天空中乌云翻涌形成漩涡,神州大阵起动,准备镇压。
说起来太始虽思维独立,诞生时却脱胎于张奎神魂,刚正不阿,毫不妥协,再加上掌管了神州大阵,张奎才放心离开。
而许多人更不知道的是,神州大阵归拢天下灵气,一切尽在太始掌控之中,灵气稍有异动便能发现,何况是阴间通道开启这么大的动静。
“道友息怒…”
神像内的神灵眼见不妙,终于现身,先是看了看天上,眼中惊疑不定,随后微微拱手道:“无极仙朝天元星东洲镇魔元帅福生见过道友,如今我已是残魂一缕,可受不起这天地灵阵。”
“无极仙朝…”
太始停下了手,心中疑惑,眼神却古井不波。
神州大阵未成之前,他常年跟随张奎,知晓了不少天地奥秘,这段时间玄阁到处挖掘古秘境,也总结了些资料,却从未听过什么“无极仙朝”。
不过联想一些信息,心中已有了猜测,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这名叫福生的神灵见太始沉默,尴尬一笑,“无极仙朝已成往事,道友不知就算了,敢问如今统御此方星域的是哪位仙王?”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第二百七十七章上古神靈,神秘來敵推薦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太始依旧沉默。
福生更加尴尬,同时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他见太始挥手就能指挥天地灵阵,这是一方大势力才有的手段,但更重要的阴间却乱七八糟不管不顾,累得他刚借着人族女子之手脱身,就差点没命,真是奇乎怪哉…
但他却不知道,张奎这神州大阵是受启发弄的简化版,两人信息极度不对称,因此聊无可聊。
就在这时,太始看向了昏迷的曼珠迪雅,这女子他是认识的,立刻猜出了福生的来历,心神一动,顿时有两张符箓金色虚影凭空凝聚,缓缓落在了萨满圣女身上。
张奎七十二煞术符箓之法源于前世,有神力配合更显威能,因此也成了人族正神的主要手段。
这一张是祛病符,一张是养元符,两张神符作用下,曼珠迪雅的伤势顿时稳定下来。
“好精妙的神符…”
名为福生的上古神灵在一旁看得吃惊。
他当然晓得符箓之术,但这种神符不仅使用天地灵气,还能精妙发挥神力,显然是一等一的传承。
当今的仙庭看来不俗…
误会显然越来越深,但太始已懒得解释,远处阴云滚滚,两名镇守此地的海眼大乘已经赶来。
而地面上,原先的鬼戎国太子,如今的安庆州将军勃尔德已迎着风雨策马而来,脸上满是兴奋…
这名古仙朝神灵福生脸色难看,尴尬笑道:“道友,这是何意?”
太始眼皮一抬,“此乃开元神朝领地,你私自入境,最好把话说清楚…”
…………
“什么?!”
昆仑山下开元神朝南极殿,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被这一突发消息惊得目瞪口呆。
一个上古仙庭的神灵,保留着神魂清醒,从阴间归来。
这意味着什么?
有可能是机遇,因为他知晓那段失落的历史,那隐藏在迷雾中的真相或许即将破解。
当然,更有可能是灾祸的预兆,如今的开元神朝还太过稚嫩,显然承受不起动荡。
两人晓得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安排部署,连夜赶往安庆州。
另一边,寅灵山上,在经过太始检查后,苏醒的曼珠迪雅并没有被附身或者诅咒,交给了勃尔德照顾。
当然,同样身居要职的前朝公主李晴同样在旁看管。
听弟弟勃尔德介绍完现在的情况后,曼珠迪雅惊得半天说不出话,半晌才摇了摇头。
“想不到短短时间内,竟发生了这么多事,真是恍如隔梦,张道兄…早知他有这能耐,我何必前往阴间…”
“阿姐,你的阴间见到了什么?”勃尔德好奇问道。
曼珠迪雅正准备说,一旁的李晴却突然开口,“勃尔德将军,此乃神朝机密,最好不要擅自打听。”
勃尔德一惊,连忙摇头,“阿姐,还是等赫连元帅他们来了再说。”
曼珠迪雅淡淡瞥了李晴一眼,“公主,你我都是亡国之人,何必如此苛待?”
李晴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勃尔德太子却连忙解释道:“阿姐你有所不知,神朝律法严明,我入了玄教,现在正在积攒功德,学习布阵术呢,你不知道,教主的传承…”
看着一脸兴奋又陌生的弟弟,曼珠迪雅先是惊讶,随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他这个弟弟他丢了王位后,反倒是没了阴郁之气,又看到李晴时不时瞥过来的目光,顿时心中了然,感慨地看向了窗外夜雨…
天亮时,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终于赶到,再加上太始正神,共同进行询问。
曼珠迪雅也不隐瞒,一五一十讲了起来:“我等与钦天监叛逆共同进入阴间,当时就分别探索。”
“那是一片神殿废墟,黑雾笼罩,神识根本无法探查,还好有地图可以摸索前行,但途中遇到了不少怪异之事,带来的随从一个个死去…”
说到这儿,曼珠迪雅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现在想来,许多事还是弄不明白,以天劫境的实力进入阴间,根本没有希望。”
“后来,死得只剩我一人,找到了一个古怪的神殿,地图上显示,那里正是虞朝瑶妖星阁找到的地方,我还没看清楚有什么,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一睡也不知有多长时间,一天忽然惊醒,带出来的那个神灵告诉我大难将至,随后神殿就又进来一批人,手段极其凶残,在那个神灵的指引下,我才跑了出来…”
“又一批人?”
赫连伯雄眼神微凝,转头看向了太始。
太始淡然摇头:“自神州结界建立以来,安庆州通道再无一人进入。”
华衍老道也是眼神凝重,询问道:“你可看清楚,那些人是什么来头?”
曼珠迪雅想了想,忽然抬头,“我从没见过他们使用的术法,不过却隐约见到后方有面旗帜,上面写了个‘幽’…”
“幽?”
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面面相觑,“这是哪方势力,怎么从没听说过?”
再多的,曼珠迪雅也说不清楚,以他们的实力,到了阴间简直是两眼一摸黑,能找到路都是机缘巧合。
随后,他们又开始审问那个上古仙朝神灵福生。
这个三头六臂的家伙,此时已知道开元神朝不过是个人类建立的国度,连个仙都没有,顿时没了一点敬畏,神情中带着一丝高傲。
不过他如今只是个残魂,又被九州结界牢牢克制,也没有多做隐瞒。
“我被困于阴间,至于什么原因,前尘往事,不必提及,倒是尔等要小心,那些扰乱阴府的人虽然实力低下,但也不是你们能够应付…”
说着,他笑了起来。
“果然是什么都不懂,不晓得阴间通道无比重要么,估计敌人就要打上门来了。”
“聒噪!”
太始眼神淡然,伸手一挥,神州结界顿时将其镇压。
“大胆!”
这三头六臂神灵气得不轻,“我好歹也曾是这天元星镇魔元帅,统御天地仙朝正神,不好言请教就罢了,竟敢如此对我!”
“你们人族不过下位种族,也敢擅自封神,简直是…”
太始再次伸手一挥,顿时将其亚回了神像内,嗡嗡颤动发不出一丝声音。
“还是交给教主处理吧…”
赫连伯雄一声冷哼,“什么乱七八糟东西见了他,都得老实。”
华衍老道点头称是,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听这神灵所说,阴间通道至关重要,会不会被那些人打开出来?”
正说着,太始忽然转头看向平原,淡淡说道:“阴间通道打开了…”
……
咔嚓嚓,雷光闪烁。
暴雨下得越发紧,天地间昏暗一片,雨水裹着泥浆不断流淌。
神州结界内有人族神道祈雨祈晴术,调节气候不是问题,但也不能随意施展,只有会酿成灾祸隐患时才行。
平原之上,黝黑的阴间通道缓缓打开,黑雾翻滚,隐约传来无数人的惨叫声。
突然,一个苍白黑甲的手臂探了出来,随后走出一黑袍兜帽老者,褶皱的皮肤惨白如死人,眼眶黝黑,脑袋更是光秃秃一片。
他贪婪地吮吸了一下空气中充沛的灵气,随后嘿嘿一笑露出森然白牙。
“天地异动,东洲竟然变成了福地,不枉费我千里跋涉而来。”
说着,身后通道已走出大片军队,黝黑的盔甲,苍白的脸色,有些强大的,甚至长出了好几个手臂。
就在这时,他忽然一惊看向天空,只见一个通天彻地的金色身影冷冷看着他们,挥手间风云涌动,漫天乌云散去,露出了晴朗日空。
“呼风唤雨!”
惨白皮肤的黑袍老者眼神变得凝重,随即,漫天黑烟滚滚而来,十几道通天彻底的影子将他们重重包围,有人型,有妖物,个个杀气冲天。
黑袍老者冷眼扫视了一圈,眼中浓郁黑光闪烁,阴森笑道:“就这么点大乘境,不自量…”
话还没说完,就见通天金色光柱轰然落下,将所有人死死压在了地上。
“天地灵阵,怎么可能?”
老者一声惊呼,却连同他带来的那些人趴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
天空中,太始声音威严:“擅自入境神州,图谋不轨,押入死牢,听后发落。”
周围大乘境妖物一拥而上,他们听这老者贬低,早就不爽,因此动作十分夸张,动不动就扭折了胳膊。
“找死!”
老者被压得动弹不得,眼中满是怨毒愤怒:“我乃幽朝先遣祭司,大军还在后面,定要将你东洲万千生灵血祭…”
啪!
一名海眼夜叉将军给了他一耳光,“吼什么,老子早就手痒了!”
太始挥手关闭了阴间通道,地面上的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眼中满是凝重。
“幽朝?”
“马上调集重军严守此地,神州怕是要再起波澜…”
……
黑雾冥冥,风沙滚滚。
漫天的惨叫声中,银河般的各族阴魂漫无目的游荡在戈壁滩上。
忽然,轰隆隆的声音从地下深处传来,他们就像有了目标,一个个消失进入了地底。
远处天空上,金光灿烂的龙骨神舟静静悬停,张奎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有了个猜测。
莫非轮回机制依然还在?
那可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冥土石棺的影子忽然在脑海中显现,张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来有时间要到阴间地下一探。”
与他猜测的一样,阴间之大,与阳世星球互为表里,可惜地形全然不同,只能漫无目的游走,数天都没有找到通道,倒是这游荡的阴魂又见了几次。
就在这时,天地间又响起了那种疯狂的呓语,看样子似乎从东南方传来。
他们如今已经知道,这是阴间怪异大批集结的征兆。
“那边出了什么事?”
元黄眼中闪过一丝兴趣,其他大妖也是满脸好奇。
这段时间张奎几乎不出手,由他们配合龙骨神舟,又一次遇到了怪异之海也从容逃脱,一个个信心大增。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奎哈哈一笑提起酒壶灌了一口,龙骨神舟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划破天际。
怪异集结,很可能就是要攻打仍有镇魂塔的遗迹,说不定就能找到通道出去。
果然,前方出现了黑潮,而黑潮中心是一座修满神殿的大山。
上百名与当初庭山古秘境所见到的三眼巨尸一样的家伙正站在山头,身后镇魂塔嗡嗡颤动,而它们额头眼中则射出一道道红光,不断轰击着那些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