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討論-第二十二章 清剿異獸(中下下)分享

這個詛咒太棒了
小說推薦這個詛咒太棒了这个诅咒太棒了
次日。
武技学院,教授别墅区的某栋别墅内。
陈宇坐在客厅的沙发,看着眼前的老人侃侃而谈。
老人年龄应该很大了,满头白发,牙齿掉光,沟壑密布的脸上,老年斑比眼睛还清晰。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第二十二章 清剿異獸(中下下)展示
一步三晃的同时,讲话还漏风,听的陈宇是抓耳挠腮。
但这些都能忍。
唯一难以接受的,就是这老教授似乎记忆力不太好……
“气海的压缩呀,那可是门大艺术,对劲气的微操掌控,比释放武技还苛刻呢。所以你…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陈宇面无表情:“陈宇。”
“哦,陈宇同学。”点点头,老人正待开口,一愣,又问:“你干嘛来了?”
“……我是来向您学习,如何压缩气海。”
“哦哦!”老人恍然,背着双手开始慢步:“气海的压缩呀,那可是门大艺术,对劲气的微操掌控,比释放武技还苛刻。所以,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陈宇双拳紧握:“……我叫陈宇。”
“陈宇同学,对。嗯……咦?你要学什么?”
陈宇身体颤抖:“我要学如何杀教授。”
“杀教授啊,这个不难。”老人恍然:“不同大学之间,对教授的安保等级也不同。但主要的对手还是教授本身,因为能成为教授,劲气等级就没有低于……啊?你要杀教授?!”
“一个小时了。”陈宇眼含热泪:“我求您正常点,别复读了,行吗?”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纸笔,在上面写下“压缩气海”四个字,顿了片刻,又写上“我叫陈宇”四个字。
随后贴在自己脑门上。
“老师,这回您能记住了吗?”
“哦哦……”老人戴上花镜:“这回好了,记住了,记住了。你要学气海压缩是吧?这可是门大艺术,对劲气的操控……”
终于,有了“外挂”,卡关的地方自然就过去了。
游戏进度也顺利推进。
约莫半小时,在教授的讲述中,陈宇便了解了气海压缩的所有步骤。
然而,当他在老教授的指挥下进行劲气压缩时,耳边突然响起的电子合成音,却令他懵了逼。
【气海凝实中:劲气密度-18】
【气海凝实中:劲气密度-23】
【……】
陈宇:“……”
【心理受到伤害:精神+25】
缓缓抬头,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老教授,陈宇欲言又止。
“怎么了?陈宇同学?继续啊?”
“那个……好像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嗯……”沉吟片刻,陈宇盘起腿,一脸认真的询问:“老师,晋级需要压缩劲气,那有没有一种方法,能膨胀劲气?”
老教授:“???”
“就是压缩的反义词。”陈宇伸出双手,比划:“膨胀,扩散、散开,‘哗’一下子这种……”
“……你要干什么?”
“我…我加点加错了,想退级重新加一下。”
教授:“……”
陈宇:“……”
教授:“滚。”
“老师您……”
“滚。”老教授气的胡子发抖,直指门外:“现在就滚!竟敢嘲讽我的气海压缩技术?!”
“不是,您误会……”
“滚!!”
“扑通。”
顺着窗户,陈宇被一脚踹出别墅外。
“滚远点!”
老教授吼了一嗓子,“砰”地一声关紧窗户,拉上窗帘……
“……”
“咳……”
狼狈爬起身,陈宇拍拍身上的尘土,歪头,原地思索。
他竟然忘了,体内还有【诅咒】这个大坑在等着他。
“这特么就麻烦了……”
天下之大,气海的压缩技巧有不少。
但肯定没一个2B去研究如何“散气”的啊……
“这还怎么晋级?”
抬头,望着空中明媚的阳光,陈宇怔怔出神:“老子卡级了……”
许久,他回过神,重新走到别墅门前,伸手敲了敲。
“咚咚咚!”
“谁啊?”
“吱嘎……”
木门推开,记忆力不太好的老教授上下打量陈宇:“有事吗?”
“您好教授,我是买您付费课的学生。”陈宇鞠躬。
“哦哦!”老教授恍然,连忙侧开身子:“快请进。这都几点了,怎么才来?”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
“学校里还能堵车?”
“别在意这些细节。”走进别墅,陈宇催促:“咱们直接开始讲课吧。”
“行,你要学什么来着?”
“学术讨论,如何扩散气海!”
“……”闻言,老教授呆愣片刻,猛地反应过来:“想起来了!是你!”
陈宇:“……”
“滚!!!”
……
半小时后。
陈宇沮丧的来到二班演武场,进入小铁门,就见段野两人正在卖力训练。
控制暴涨的实力。
“宇哥回来了?”
见到陈宇,段野带着八荒姚连忙跑来,询问:“怎么样?晋级2级了?”
“没有。”
“啊?”段野一愣。
“没有升到2级。”陈宇重复。
“为什么啊?”
“我觉得咱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陈宇一本正经:“如果我也升到2级,不又碾压你们了吗?”
八荒姚:“……”
段野:“……”
陈宇:“怕你们自卑,我就准备停在1.9了。”
八荒姚:“……”
段野:“你又在这骗傻子呢?”
“宇哥。”八荒姚弱弱开口:“你的好意我们明白,但…但不能为了照顾我们的情绪,你就不成长了啊。”
段野上下打量八荒姚:“你是der吧?他说啥你信啥?”
“唔……”
“行了,别管我这事,你们抓紧锻炼。”陈宇转移话题:“段野,你吃了丹药后,劲气等级多少了?”
“2.2。”
“卧槽,这么猛?!”陈宇一惊。
“是啊,增灵丹的药效太强了。”段野意犹未尽的舔嘴唇:“我是切成一块块吃的,宿舍里还剩一半呢。”
“那你呢?”转头,陈宇看向八荒姚。
“我也就吃了一半。现在也是2…2.2级。”
“……牛逼。”
恕陈宇文化浅薄,只能脱口两字描述心情……
又简单的交谈了一阵,段野与八荒姚继续开始训练,陈宇则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掏出手机进行搜索。
他记得,被【诅咒】缠身的那天晚上,他曾搜索过【如何降低武者的修为】。
共找出了三个答案。
第一个,是烟。
香烟内的一氧化碳类生物碱和重金属,能影响劲气的运转。也是他初期为了增强实力,一直在使用的方法。
第二个,是色。
荷尔蒙假说;劲气交换假说;人类未进化遗传假说等等。越沉迷,气海降低越快。介于条件的苛刻,以及陈宇个人的不好美色,此方法一直未启用。
第三个,就是毒!
有些毒药,甚至能一招令武者回到解放前,沦为普通人……
众所周知,劲气的增长与消耗,都必须遵从物理规则,有始有终的线性变化。
而能让武者瞬间变成普通人……
“那种毒药的功效,就必定不是降低劲气了。”陈宇双眼微眯:“而是直接把气海消散掉。”
“那么换在我身上,不就成了……凝结吗?”
“只不过这种东西,太难找了。”
针对武者的毒药,是最最严苛的违禁品。
就连私藏也是死罪!
之前,陈宇还以为针对毒药的严打,是为了保护整个武者群体。
但经历了这么久的见闻,对整个世界、社会了解的加深,让他明白,政府之所以严打,只是因为这种药物能威胁到上层。
直接消散气海,对七级以上的武者,或许都有致命伤害。因此,类似这种的毒药,被全世界封杀也是自然而然的。
“或许,只有公平会这种极端组织,才有那种药物吧……”
念头至此,陈宇脸色不太好看。
虽说他是状元,虽说他是京大精英学生,可在整个武道界内,仍处于中下层。
想要接触上层都为之忌惮的毒药,可能性几乎为零。
除非,是向学校高层透露自己【诅咒】的秘密。
那样的话,毒药是绝对不愁的。
“……”
放下手机,陈宇叹气:“不到万不得已,这种选择也就想想罢了。”
“……”
“武道界这么大,大佬这么多。真就没有一个2B教授,研究过如何‘散气’的吗……”
“……”
“……”
“……嗯?”
“2B教授?!”
突然间的福至心灵,让陈宇脑门上亮起了灯泡。
“2B教授!清华就有啊!”
……
晌午。
清华,教授别墅区。
陈宇记忆不错,顺着卵石路,一路向左,快步行走五分钟,就来到了别墅区最角落的一栋别墅。
还是老样子。
灰尘仆仆,砖瓦破旧。
摘下口罩,他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砰砰。”
屋内没回应。
等待了半晌,他又敲了两下。
“砰砰!”
依旧无回应。
“教授?”陈宇扯开嗓子大喊:“在家吗教授?”
别墅:“……”
“甄教授!甄聪鸣教授您在家吗?”
“啪!”
二楼窗户突然被推开,探出了个头发乱糟糟的老人脑袋:“谁啊?”
“是我。”陈宇后退几步,对着二楼挥手:“教授还认识我吗?”
“你是……小陈?陈宇!”甄聪鸣惊喜。
“是我啊。”
“快!快进屋!”甄聪鸣兴奋的不能自已,竟然直接从二楼跳下来,一把将陈宇抱住。
“陈宇!你…你终于来了啊!你……我……呜呜呜……”
陈宇一慌:“甄…甄教授,您这是干啥?咋哭了?”
“我…我委屈啊!”老人仿佛像个小孩,张着大嘴,嚎啕大哭:“我冤啊!!”
“您冷静点,先进屋,咱们进屋说。”
“好……呜……”
一把鼻涕一把泪,甄聪鸣被陈宇带着进了屋。门关上后,越哭越来劲,甚至哭到坐在地上打滚的程度。
站在老人身后,陈宇拍打对方的后背,柔声道:“甄…甄教授,您这到底是怎么了?给我讲讲。”
“我冤呐!”甄聪鸣泪眼婆娑的看着陈宇,哽咽:“天赐我满腹经纶,可偌大清华,无一人懂我,我活着……还有什么劲?”
“您可别想不开!这不是有我呢吗?我懂你啊甄教授。您好好说说,这一个月来都发生什么了。”
“我…我……”
甄聪鸣擦干眼泪,往陈宇的裤子上蹭了蹭,随后平静了情绪,讲述道:“上次,不是因为你的点拨,我豁然开朗了吗?誓要创造一个只有缺陷,没有优点的武技!为以后其他人的研究增砖加瓦。”
“难道您创造失败了?”
“我会失败?我当然成功了!还是大成功!”甄聪鸣激动:“仅仅半个月时间,我就创造出了一个爆发力降低37%的武技!名为《信仰之跃》,远超预期的24%!”
“卧槽!”陈宇惊愕,竖起大拇指:“牛逼啊!真像您之前说的,直接弥补了我国这一研究领域的空缺啊!”
“是啊!算不算大功一件?!”
“肯定算!”陈宇拍拍胸口:“这种武技,别说你们本校学生了,就算是我这个京大的,都恨不得砸锅卖铁买。”
“你确定你会买?”
“确定啊!我要是撒谎,这辈子不孕不育,子孙满堂!”
“看!”甄聪鸣愤怒:“我就说这种武技,就算不是为了研究,也有相当高的市场价值!”
“必须的么。怎么样?领导是不是开心坏了?有没有奖励您?”
“他奖励马勒戈壁!”甄聪鸣愤怒的大吼:“我好心好意亲自把武技给他送去,他竟然直接把我当众吊起来打!那么多人啊!那么多人看着啊……”
“这…这……”陈宇震惊,不敢置信:“您领导神经病啊?”
“他还说我是神经病呢!”
“这不明摆着的,肯定他是神经病啊!”陈宇感同身受,气的大秋天发冷,浑身颤抖:“您研究了这么牛逼的武技,竟然还被打?天理何在?法律何在?人性何在?道德何在啊?”
“哇!”听到这,甄聪鸣悲从心起,又开始了嚎啕大哭:“我委屈啊……”
“教授,咱不哭。”陈宇抱住甄聪鸣:“您要坚强。领导为什么要打你?您可别如了小人的意!”
“啊?”甄聪鸣张着嘴,擦了下眼泪:“我领导为啥打我?我也纳闷呢。”
“您就是当局者迷。”
陈宇愤恨的解释:“您想想,您这个武技,为全人类的功法研究提供了反向支持,又有我这种外校学生恨不得掏空家底购买……证明这就是个好东西啊!”
“对!”甄聪鸣点头。
“那领导为什么还要打你呢?”
“为…为什么?”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在不可能也是可能!”陈宇一口断腚:“您的领导……是嫉妒你!”
甄聪鸣震惊:“嫉…嫉妒我……”
“这不明摆着呢吗。我就问您,您上交了这本武技,领导要了吗?”
“没要啊……”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起點-第二十二章 清剿異獸(中下下)看書
“当然不能要。他怕收入学校图书馆,就会引起像我这样明眼之人的注意。”
“有…有道理。”
“我再问问您。”陈宇压低声音:“您领导打完你后,给了你什么处罚?”
“他命令我,以后再也不能研究任何武技了。”
“太狠毒了。”陈宇咬牙切齿:“对付一个天才,最狠厉的办法,莫过于抹杀他的天赋!人性啊……真是太黑暗了。”
闻言,甄聪鸣渐渐在脑海里想通了一切,暴怒从心底升腾,全力咆哮:“***!我艹你姥姥!!”
“嘘!”陈宇连忙捂住甄聪鸣的嘴:“甄教授,您要冷静啊!正所谓韩信能忍下路之辱,您现在和权势对抗,死路一条啊!”
“那…那我怎么办?”
“嗯……让我想想……”
皱眉,沉思,良久,陈宇打了个指响:“甄教授,您领导不是不让您研究了吗?”
“对。”
“那您就偏要研究!我从来都坚信,正义与光明,是无法被黑暗所掩盖的。而才华与天赋,也终将闪耀世间!想想杜甫、想想毕加索、想想瓦西里·格罗斯曼。您必须要站起来,继续研究!”
甄聪鸣攥紧拳头:“我当然要继续创造武技。教授不搞研究,混吃等死吗?”
“啪啪啪啪……”
陈宇立刻鼓掌,用力之猛,手掌都红了。
“可…可是……”甄聪鸣迟疑:“我被学校禁足了,工资也削减了,没有资金、没有资源……怎么研究?”
“甄教授。您确实是什么也没有了。但……”陈宇面色庄重,眼神肃穆:“您有我。”
此话落下,甄聪鸣愣在当场。
“教授,我虽然只是个不足挂齿的学生。但我明白知识的重要性,也明白您这个百年不得一遇的天才的重要性。”
深呼吸,陈宇拿出手机:“再穷不能穷科研。我虽不富裕,但余钱也有一些。可能杯水车薪,您别嫌弃,都给您了!”
“……”甄聪鸣嘴唇颤抖,呼吸哽咽,摩擦的牙齿展露了他此时震动的心绪。
“啪!”
他忽然张开双臂,将陈宇牢牢抱住,泪如雨下:“恩人!你不仅是我的伯乐,还是我的恩人!我的恩人啊……”
“别哭了教授。末日当头,人类需要天才。您,不可或缺。切不可扭捏于儿女情长之中。”
“……我知道。”
重重点头,甄聪鸣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世界上,什么东西能让人变得不可战胜?
唯有同志的激励!
“陈宇。”甄聪鸣深呼吸:“我决定了,今天就开始研究。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要不断的创造‘寸崩拳’、‘自灭不动爆体’这种武技,让全天下的教授们不再有弯路可走。”
“好志气。”
“那我接下来,应该研究什么?”
“教授,我有个建议,不知是否成熟。”
“你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伯乐,你说的就准没错。”
“那……”陈宇凑在甄聪鸣耳边:“咱们这回,就研究个大的,如何让丹田的气海扩散、膨胀。”
“这…这不是降低修为吗?”甄聪鸣惊愕。
“对啊。除了您,还有谁能创造出这种警醒世人的神技呢?”
“……我明白了。只要资源和实验材料供得上,给我半月时间,必定又成果!”
“好。我这就给您发过去200万,如果不够,我再去凑。”
“陈宇。”甄聪鸣又要哭了:“谢谢你付出的一切,但你却得不到任何收获。”
“您不也得不到什么收获吗?”
陈宇微笑:“这个世界上,最需要的,就是我们这种无名的英雄……”
……
二十分钟后。
在甄聪鸣殷殷眺望之中,陈宇抱着《信仰之跃》的武技书籍,离开了清华学院。
“爆发力降低37%……”
“甄聪鸣教授,真是太聪明了……”
……
ps:二合一大章!
凌晨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