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踏星》-第兩千六百零八章 空間痕跡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笑道,“少族长,打扰了”。
“玄七大哥可以把景云族当自己家,回家怎么会打扰”,云芸很会说话,看陆隐目光都带着异彩。
如果光凭虚向阴的关系,景云族对陆隐虽然客气,但还不至于让云芸这样,主要是云芸第一眼见到陆隐时,刚好看到陆隐施展太璇领域,那方格画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令她心中荡起涟漪,毕竟年龄不大,很容易被某种情绪牵绊,以至于是这种态度。
不光柯剑,景云族人都觉得自家少族长太热情,但没人敢说什么,族长去了无边战场,如今做主景云族的就是少族长云芸以及大长老虚向阴。
虚向阴对陆隐态度更好,恨不得当亲孙子,陆隐来景云族就是回家这句话不是白说的,事实就是如此。
陆隐向景云族介绍了柯剑,云芸笑道,“柯剑前辈代表了超时空而来,景云族欢迎”。
柯剑笑了笑,客气了两句。
一行人进入景云族。
交易很顺利,其实超时空与景云族做过交易,只是因为效率太低,不得不借助陆隐,而今交易条件一样,就是时间快了很多,让柯剑很满意。
交易结束,柯剑就直接离开了,他要复命,临走前谈好下次交易的时间。
第一次是陆隐带着来,下次就不用了。
柯剑走了,云芸连忙带着陆隐参观景云族。
景云族地域比虚阳一族还有虚阴一族加起来都大,尽管那两族传自虚一上人这位极强者,但只是传承,并非后人,不是纯粹的极强者家族,景云族却是真正极强者家族后人,底蕴都不是那两族可比。
“玄七大哥,听说你帮虚阳一族和虚阴一族找回了阴阳剑?”,云芸带着陆隐参观,途中忽然问道。
陆隐点头,这件事已经传开,没什么好隐藏的。
云芸羡慕,“他们能有玄七大哥你帮忙,真是幸运”。
陆隐道,“举手之劳,如果有什么能帮景云族的,我也会尽力做”。
云芸笑道,“我知道”。
“那边是什么地方?”,陆隐问道,看向右方山峦。
云芸道,“那是培养药材的园林,玄七大哥要看看吗?”。
“药材啊,不知道虚神时空有什么独特的药材,看看吧”。
“好”。
不久后,陆隐又看着一个方向,“那里是什么地方?”。
“我景云族有一百三十五景,各个美轮美奂,是老祖亲自布置,那里就是其中一景”。
“我们看过多少景了?”。
“十七个”。
“走,看看那个”。
“好”。
“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
通过云舞记忆,陆隐对景云族很了解,有意无意带着云芸接近云舞所住的区域,不过在云芸认知中,陆隐只是无意间接近。
“玄七大哥,那边就不好去了,那是我姑姑云舞住的区域”,云芸道。
陆隐好奇,“你姑姑?”。
云芸点头,“云舞姑姑是苦命人,年轻时有很多追求者,但在父亲的干涉下被迫她嫁个一个不喜欢的人,但姑姑性格刚烈,宁愿自绝修为也不出嫁,父亲无奈,只能放弃,将她驱逐出家族主地,姑姑便搬来了这…”。
云芸对这个姑姑颇为尊敬,讲了很多,陆隐知道云舞的记忆,而今通过云芸的角度,结合云舞记忆,他确定云舞在给自己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形象,这个形象更有利于她做事。
说了好久,云芸反应过来,“对不起,玄七大哥,我说多了”。
陆隐不在意道,“没什么,云芸,你刚刚说你这位姑姑常年待在这不出门?”。
“嗯,所以今天迎接玄七大哥也没有喊她”,云芸道。
陆隐笑道,“虽然常年不出门,但家族内部倒是走的挺勤,看来并不甘心留在这”。
云芸奇怪,“玄七大哥为什么这么说?我姑姑从来没回过家族,父亲等于将她逐出了家族,她也发誓不回去的”。
陆隐看向云芸,“不回去?难道这里还有景云族其他人住?”。
“当然没有”,云芸脸色变了,如果真有其他人,那代表云舞瞒着家族跟什么人在一起,这可是很丢脸的。
陆隐皱眉,“可我看到一条痕迹,从你姑姑所住区域连接到景云族,这条痕迹很深,应该是有人经常走动,怎么会没人过去?”。
云芸看着前方,“痕迹?哪里有?”,前方云舞区域便是花丛,没有人走过的迹象。
陆隐道,“这是空间行走过的痕迹,常人看不到,我因为修炼了太璇,所以能看到,你想看?”。
云芸点头。
陆隐抬手,虚神之力汇聚,随后一根根线条蔓延,形成方格画,其中有一根线条在扭曲,陆隐收手,其余线条黯淡,唯有那根线条不断蔓延,“那根线条代表的就是空间行走过的痕迹,我确定有人从你姑姑所住的区域经常前往景云族,只是不知道那里是景云族什么地方”。
与此同时,距离最近的云舞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方格画,脸色凝重,走出,看向远处,看到了黯淡的线条从她住的院子连接向景云族,神色大变,什么东西?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 愛下-第兩千六百零八章 空間痕跡推薦
景云族也有不少人看到了,齐齐腾空,朝着云芸这边而来。
“少族长?这是?”,老者询问,疑惑的看着陆隐。
云芸脸色低沉,外人不知道线条连接到家族哪个方位,她却知道,那个方位是藏书阁,更是景云族接收消息汇总之地,无论是虚神时空的消息还是前线战场,甚至无边战场的消息,只要与景云族有关,都会在那里接收。
她看向云舞方向,难以相信,姑姑怎么会去那里?
陆隐好奇,“那是什么地方?”。
景云族众人彼此对视,不知道如何说。
云芸看向陆隐,目光郑重,“玄七大哥,你真可以看到虚空行走留下的痕迹?”。
虽然她对陆隐有好感,但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而且她也不相信有人能看到空间行走后留下的痕迹,这种事太扯了,她刚刚只是好奇陆隐说的是什么才让他出手,而今得到的结果让她不愿相信,也怀疑陆隐别有用心。
相比陆隐,她自然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姑姑,哪怕陆隐是虚向阴介绍来的。
陆隐道,“看来那个地方对你们景云族很重要”。
云芸认真道,“玄七大哥,我不瞒你,那是我景云族接收外界消息之地”。
“原来如此”,陆隐了然,沉思了一下,与云芸对视,“我不知道怎么说,虚空并非无形的,在大部分人眼中,空间无法触碰,只是一个概念,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尤其可以接触空间的人来讲,虚空如同大地一样明显”。
陆隐退后几步,“地上有我们走过的印记,虚空同样会留下印记”。
“你是说就跟截取云通石对话一样的方式?”,景云族有人开口问道。
陆隐点头,“对,就是那样”。
六方会使用云通石,而云通石是可以被场域修炼到空神之境的人截取通话内容的,这都可以截取,空间留下痕迹不足为奇。
云芸看向云舞住的方向,脸色难看。
一个发誓不可能进入家族之地的人却经常潜入家族,去的还是藏书阁,必然有问题。
“云舞为什么还没出现?”,景云族老人提了一句。
云芸目光一凛,抬脚前往云舞住处,其他人连忙跟上。
很快,一行人来到简朴的庭院外。
此刻,云舞正浇花,看到云芸等人来,诧异,“小芸,你怎么来了?”。
云芸深呼吸口气,露出笑容,“姑姑,我带来了客人”。
云舞目光扫过众人,停留在陆隐脸上,面色冷漠,“景云家族的客人与我无关”。
云芸道,“我既然来了,姑姑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云舞没有回答,继续浇花。
景云家族的人都没有说话,很清楚云舞与家族的关系。
“那条线,前辈不在意?”,陆隐忽然道。
云舞动作顿了一下,看向陆隐,“为何在意?”。
陆隐奇怪,“前辈心性平和,晚辈佩服,不过前辈这么多年从未去过景云族?”。
云舞皱眉,“你在质问我?”,说着,她看向云芸,“小芸,你带一个外人来质问我?”。
云芸沉声道,“姑姑,他不是外人,是虚向阴长老最看重的小辈,更是虚五味前辈的弟子”,在很多人看来,学会了太璇的陆隐就是虚五味的弟子,虚五味不是什么领路人。
云舞惊讶,“虚五味前辈的弟子?”。
陆隐看着云舞,“前辈,可愿回答晚辈问题?”。
云舞收回目光,“别说虚五味前辈的弟子,就算虚主弟子又如何,我一没背叛虚神时空,二没背叛人类,凭什么受你质问?”。
云芸道,“那我问,姑姑,这么多年,你可有去过家族?”。
云舞平静,“没有”。
云芸看向陆隐。
陆隐嘴角弯起,“空间骗不了人,这是虚五味前辈说过的话,前辈,您不止一次去过景云族,那条线,就是你行走空间经过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