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明尊 起點-第五十五章太古五皇舊事提推薦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面对钱晨这挑破虚空的一枪,敖藏武龙尾一甩打破了大帐,帐外的滚滚海水涌入进来,环绕它的身边。
这片清浅的海域海水蒸腾,瞬间便有大片大片的云气环绕其身,这云气混杂了龙族法力,绵密坚韧,甚至胜过许多道门的云禁法器。
此时葭月真人一剑已经斩在它的脖颈之上,大片大片的龙血喷洒,金红的龙血伴随着一声高亢龙吟,瞬间蒸发了万钧海水,滚滚的云气炸开。
云气环绕之中,敖藏武显现千丈龙躯,龙角峥嵘回首,两根龙须飘荡。
伴随着一身龙吟,颌下的逆鳞喷张,敖藏武抽取这浩瀚海域的水汽,化为无数云气蒸腾——龙族的天生大神通!
腾云驾雾!
这无数云气相伴,便是敖藏武源源不断的法力,云海遮身,不需那亿万妖兵便可自成一大阵。
在这等级数的斗法之中,几乎是一扫一大片,绝难以插手的那些虾兵蟹将,却能立身云中,犹如道兵神将立身于神域一般,给予龙族法力的加持。
龙乃天生神兽,腾云驾雾大神通中,聚拢云气,非但犹如立地一阵加持,更能将亿万水族摄入阵中,化为阵法的一部分。
犹如神祇的神域一般!
敖藏武两只前臂高举双锤,汇聚大阵无穷威势,在钱晨下一枪的枪芒划破虚空刺向他下颌逆鳞的瞬间,双锤在胸前猛然一合,架住了这一道枪芒。
同时那几条小龙也化为了原型,遨游在云海之中,合力挡住了葭月真人的那一道剑光!
朱雀火尖枪侵略如火,枪势无匹,瞬时间便逼出了敖藏武一身神通,但龙族到底肉身强横,变化多端,葭月真人一剑只是让他肉身受创不轻,却并未损及其战力。
“龙族果然不愧是天生驾驱四海,统御水族的强横种族,只是这一支真龙血脉,便价值二品金丹!”
钱晨心中了然,这龙族承袭着不知哪一位太古大神的遗泽,其阴神凝结凝聚的那一枚龙珠,乃是另一条与仙道完全不同的道路。
龙珠非但是腾云驾雾这一大神通的种子,更是天生的神祇位格,所到之处,可以将身边的水域,乃至云雾化作神域一般。
若是让钱晨类比,这便是一枚神道金丹!
相比之下,龙族所结的内丹,却才是承袭仙道的成果,四海龙宫的四位龙王,应是神道果位,天庭赦封的二品正神。并非是仙道的元神果位,而是相当于元神的神祇,二品真神!
“也就是说,龙族这四位龙王其实是四个真神的位格,龙珠若修仙道成就元神,则还有另一种功果。如此看来,龙族的底蕴比我想象还要深……”
因为四海龙王并没有神位,也不在道门的封神榜上,钱晨却是一时未能参透其中的奥妙,虽然先前他诛杀过一只行神道的老龙,知晓龙珠便是其神域核心,但今日见到修仙道一脉的敖藏武施展本命大神通,现出龙珠来,方才窥破龙族道路的核心奥秘!
“看来所有修行仙道的真龙,其实皆是仙神双修的货色!哼!两面站队,小心翻了船!”
“也不知它们承袭的血脉源自哪位太古大神,竟然如此可怕,几乎是将神道铭刻于血脉之中,相当于半个天生神祇!龙族统率亿万水族,有领地海域,便如后天神道一般,受麾下水族供奉愿力念力,借此滋养孕育龙珠。”
好看的言情小說 明尊-第五十五章太古五皇舊事提鑒賞
“龙珠不依赖香火愿力,那‘龙行水处便是神’的威能,甚至有一丝先天神祇之妙。”
“但龙族践行道路,打磨龙珠,受亿万水族供奉,却是如神帝一般的道路!其把持水域的神道,操持法则之妙,乃是先天神道;受后天生灵供奉,汲取愿力信力,却是后天神道的应用。这般兼得先天后天神道,隐隐有一丝古朴晦涩的太古大道的韵味……龙族的始祖,不会就是那个承袭先天神道,开辟后天神道的太古大能吧!”
钱晨此时心念电转,想起了楼观道一个古朴刻在龟壳上,用简陋而近乎大道的蚀文卜辞写就的几句话——
“贞御自龙风灵祖原祖嬴羌百牛“
“文始道尊注之:羌乃天商神朝不从之蛮,牛乃五色神牛,用百头于祭祀,大奢!”
“文始道尊注之:龙、凤、麟、原、赢乃太古五皇也!龙皇乃统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乃败,被诛!凤皇乃奉于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乃败,被诛!麟皇乃仁,怜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战百万年,乃败!天下生灵百不存一!”
“原皇人祖也,率后天生灵以伐神,仍败!赢皇人祖,赢氏,半神也,率后天生灵以伐神,帝招之,不从,裂其身躯于五方!“
“帝贬五皇之族,为虫,后天五虫者,蠃、鳞、毛、羽、昆!烈山氏承赢皇之位,为蚩,统率五虫,仍敌神!”
“赢皇,原皇两族之合,乃生公孙氏,烈山氏衰,传位公孙,奋五皇之余烈,伐神,帝命衰,终胜!此太古五帝之首也,号黄帝!”
“继立神庭,讨伐不臣,诛兽神凶神一脉,鲲鹏、穷奇、烛阴皆叛,归于五虫。原皇烈山一脉不从,九族乃叛,其首姜由自承原皇、烈山,仍披毛,号虫族,与蠃、鳞、毛、羽、昆好,神以为蚩!“
“黄帝安神庭,册九族,封姜氏,号九黎,仍以为神族!”
“九黎神族归于洪荒,不奉天界!”
“黄帝之后,人族乃兴,有青、黑、白、赤四帝各命一时,是为太古五帝!开五行,辟人道,乃为神!”
“楼观道辛计然注之:太古五皇,龙、风、灵、原为先天神祇,后天生灵以尊之为祖,赢皇半神也,亦为祖。先天生灵繁衍而为后天,先天古神视之为食,龙皇血裔最重,故先叛,其开后天神道之先,首倡后天生灵为神。凤皇高洁,为凤凰,血裔不众,然得禽鸟之奉,不喜血食,故受后天生灵之拥戴,开辟五德,为功德道之先,不忍古神残生灵,又叛!”
“二皇叛后,先天古神乃敌生灵,麟皇性仁善,乃率后天生灵之祖神、半神、后天之神,逆天伐神,攻克洪荒(今地仙界也),圣德天下。”
“灵皇纪十万年,龙族背,灵皇乃崩,麟皇继位,复五万年,半神背,乃崩!复五十万年,洪荒被克,皆屠!复十万年,后天有六万三千六百族灭。原皇愤而起义,有后天生灵三千族从之,为人祖,披毛,有九大猿族,人居其一,为赢猿!”
“原皇纪点校后天生灵,只有三万九千八百族!”
“原皇纪三万年,克复洪荒,帝亲伐,原皇乃崩!赢皇半神也,赢猿之子,被掠于神庭,为奴!受帝女钟爱,乃逃,于帝女婚,隐居洪荒五千年。帝子戾伐!帝女崩!赢皇乃叛,五族共举,承原皇位。”
“赢皇踞洪荒九纪,而盟后天生灵八百族,乃伐神!”
“帝疲于后天生灵之叛,许赢皇招之,拔耀后天神祇可为神,奉于神庭,赢不从,后天神祇背,乃崩!裂于五方,各为神山,其首含帝女遗骨,颅裂,烈山出!”
“太古五皇纪事:受命于众生,逆天而叛神,以统率、高洁、仁爱、体恤、受命于众生!昌后天之道,护生灵之繁衍,此大功德也。万族共纪之……”
“然五皇之时,修行之道不全,后天生灵衰微,而古神强横,故太古五皇皆惨死……直至黄帝时,承袭五皇之余荫,愤后天万族之烈,终斩帝命,开辟五行,后天生灵乃繁衍如今。”
“黄帝虽伐不臣,屈万族,然其在位之际,并未覆灭一族,后天生灵繁衍十二万族,于众生乃有大功!时五帝之裔也,几为神,号五色神族,开辟神庭,强横一时,然五帝之后,荒帝继位,其势昏,自绝于人族,绝地天通,巫祭泛滥,终以至乱古大劫!”
“五色神庭崩,五帝纪终!太古末年,诸天大乱,妖魔并起,人族衰微,史称乱古!”
“时有太上道祖出世,以牧童之身,传大道,辟阴阳,立玄门而统率人族,降妖除魔,平定乱古……”
这时候,钱晨终于想清楚了!
“原来龙族,还真的是龙皇的嫡传后代,我还以为和人族一样都是高攀呢!”
钱晨可是清楚,原皇的本体乃是一只太古神猿,与人族的关系,只能说它麾下的九只后代族裔中的裸猿,也就是赢猿一支,算是人族的先祖。
说是原皇(元皇),其实应该算是猿皇才对,攀认为人祖,绝对是冒认了!
后来赢皇与人族的关系倒是比较亲近,但真正说起来,赢皇口含帝女之骨,颅裂而生的烈山氏,才是第一个真正的人族!
如今的凤凰一族,与凤皇的关系也是成谜,相比之下人族的古族风氏与风皇的关系甚至还要亲近一些,故而凤凰一族一直视少昊风氏为一种凤凰。
如青鸾、毕方一般,是本体为人的某种凤凰!
麒麟乃是灵兽,承袭灵皇化道后的一点道蕴而生,并非血脉后裔。
这风、灵、原三皇都是先天神祇,血脉后裔都是半神,然而早已经被帝屠尽,如今承袭它们道统的,更像是他们的道烙印于天地的一种反馈。
钱晨一直以为龙族也是如此,但如今看来,龙皇果然不愧辛计然祖师血裔甚众的评价,居然在神帝清算之下都没有被杀光。
当然,也可能是龙皇与神帝的争斗,只被以为是同为先天古神的夺权之举,并非视为叛逆,直到灵皇之际,后天生灵反叛之势,才大到了几乎撼动太古神庭根基的地步,由此古神才开始对后天生灵有计划的屠灭。
“若龙族真是龙皇的后裔,那位可是开辟后天神道的先天神祇大能,其道路凝聚,化为龙珠倒也合理。难怪龙珠能有这般妙用,简直就是天生的神道至宝,我都想养上一群真龙定时采珠了!”
钱晨的眼神渐渐炽热,让那极力汇聚水汽的敖藏武身上发寒,龙珠都在微微颤抖,感觉自己腾云驾雾大神通始终无法散开,将这千里海域化为神域一般。
“这就是天生的神箓啊!”钱晨扫了一眼化为寄托云海的龙珠,有些可惜这三条小龙之中,唯有四太子敖丁修成了阴神,凝结了龙珠。
看到敖藏武还想扩散神域,钱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岂不知你龙族腾云驾雾的大神通?当是早有准备才是!”
信手一翻,周围千里的海域海水汇聚,化为一尊无量海皇,四臂环绕,将敖藏武随身的云海困在其中,隔绝了与四海之水的联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无量海水化为环绕千里的洪流飘带,缠绕在海皇四臂之上,将这片珊瑚海域牢牢封闭,不给他们传出消息,让龙宫来援的机会。
钱晨如今的身影,在海皇法相的衬托之下,却如蝼蚁一般。
他长枪之上神火炽烈,刺入云海之中,直接撕裂了大片的阵势,那些水族从云海遮掩中显露出来,被钱晨随手毙杀。
滚滚的朱雀神火嚣狂之下……
纵然有腾云驾雾的大神通汇聚起十万妖兵的法力,加持敖藏武之上,让他随手一道法术,便几如生出了真灵一般,拥有无穷无尽的威势,挥舞的双锤在阵法加持之下,甚至连钱晨的朱雀火尖枪都有些接不住,余威砸在下方的海面上,掀起高达数里的巨浪!
但钱晨或点或崩,或挑或刺,借助枪杆的蓄力弹性以及无量海皇法身的容纳化解之能,倒也是有来有回,不落下风。
“还好我水行神光修成的法相克制一切水行神通,先隔绝了此龙和四海的联系,不然这阵法随着运行威力会越来越强大,我这两具法相化身,远不能敌其威能!”
钱晨将云海之中的妖兵挑死,劈死,顷刻之间便杀了数千,但寻常之际,这等妖兵甚至不用他一道神通,便能扫平了!
如今在真龙神通的加持之下,却已经足以给钱晨带来麻烦。
那未能结丹的妖将,统统提升了一个境界,就连敖壬、敖己都连跃两个大境界,有了一丝化神之威!
钱晨原本费些功夫就能信手毙杀的三位阴神妖王,都现出原身,能接下钱晨正面两三枪了!
钱晨掌中的长枪一转,刺入虚空,刺向一只本体犹如玉质珊瑚的妖王,他身上的法力化为九条火龙,九种真火环绕将朱雀神枪烧的赤红,枪尖之上的一点红金色的神火骤然暴涨,红缨旋转飞扬,竟然将云海阵势烧出了一个大洞。
朱雀神枪化为一条火线,于不可能之中陡然刺穿大阵,将玉珊瑚妖王的本体刺死,一点神魂都被神火泯灭。
钱晨见那珊瑚妖王的本体灵光流溢,显然是炼制法宝的上好灵材,便给白鹿使了一个眼色,自己继续一枪挑到敖藏武的大锤之上,将其崩开。
白鹿知其心意,遛到了珊瑚妖王身陨之处,鹿角一挑,便将玉珊瑚收下,然后继续寻找机会,将大帐之中散落的那些宝物都偷偷收入囊中。
此时帐中的那些修士在两方恐怖的交手之威下,或伤或死,都四散逃到了海面之下,借助海水抵御余波!
“若是我本体在此,倒也不惧他这腾云驾雾的大神通,无论是五色神光还是掌握五雷,都有办法破之。但如今只有水火两行法身,而他这云海至成一阵,神通武艺也有些不凡,想要杀之,还需与葭月真人联手才是!”
“不然就要借助颠倒阴阳,将水火法相化为水火太极图!”
“此乃我这化身的底牌,若不能一举杀之,只怕就奈何不了此龙了!还是先与葭月真人联手试试!”
当即将少清信物化为一道剑光,心神依凭其上,发出一声清越的剑鸣,将自己的想法化入剑鸣之中告知葭月真人。
葭月真人与龙族斗的都熟了,知道杀不了这几条龙,本来并未存着杀心,但听闻了钱晨的剑音传书,却眼神一凝,收回了飞剑,随即本命剑胎与剑光相合,扯出一道惊天的匹练,将面前的云海生生斩开!
敖藏武冷冷一笑:“动用了本命剑胎又如何?你少清仙剑虽利,但你我到底差着一个境界,如何能破我神通?”
这时候,钱晨的海皇化身环绕周身的洪流飘带却已经骤然翻滚起来,无数海水凝聚,翻涌之中雷光隐隐,癸水之气化为铺天盖地的雷珠洒落,爆裂开来,地滚山摇。
一股极寒之光骤然从海皇法身之上爆发,在敖藏武疏于抵御那癸水神雷之际,将无数雷珠骤然转变为一道通天彻地的寒光,所到之处一切化为冰彻,然后震为粉碎。
钱晨终于以一击孕育多时的冰魄神雷,震破了云海,无数水族妖兵化为冰屑纷纷洒下……
此时葭月真人陡然怒目,一声厉喝,本命剑胎震动之下,那原本停滞的剑光再涨,比起剑气雷音,更快三分。
瞬间斩破了敖藏武环绕身周的水流神通,将其坚韧的龙躯差点一剑斩为两段。
但敖藏武受伤凶狂,身上的龙鳞却镀上了一层微薄的水光,只是薄薄的一层,却几乎坚不可摧。
被飞剑斩开的伤口顷刻间就被水光覆盖,却是此人征战多年之际,一件保命的玄冰神甲,此甲以亿万载玄冰所制,纵然敖藏武穿在身上,也要将全部的法力护着自己,才能承受。
只是如此一来,他只能纯以武力应敌,因此先前未曾施展。
此时腾云驾雾的大神通被破,敖藏武面对葭月真人倾力一剑,才不得不披上神甲护身。
但如此正中钱晨的下怀,他弃了敖藏武,抖落红缨,朱雀神火熊熊燃烧,染红了半天天际,然后那无穷神火被突然刺出的一枪汇聚,犹如流星瞬落一般,几乎凝滞了时空。
敖丁心中一警,只把自己身后的那杆黑幡展开,无穷厉鬼拥簇和黑云弥散百里,期间鬼哭神嚎,无数生魂凄厉嘶吼,但只见一点金红神光从黑云之中透出,瞬息之间,无数的厉鬼便被焚尽,然后一点铜色从敖丁胸前透入,将他钉在了枪尖上……
“敖丁!”敖藏武怒吼一声道:“你少清竟真敢对我龙族嫡传下此毒手?”
钱晨挑着奄奄一息的敖丁,一声冷笑,平静道:“诛龙者,楼观钱晨是也!和少清又有什么关系?”
葭月真人却一声轻笑:“楼观少清,皆是道门嫡传,贤侄勿虑!区区一个东海龙族,我少清要杀就杀,有何顾虑?”
钱晨却脸色一黑,心中嘟囔道:“不好,燕师兄的辈分又拖累我了!早知道先说好,各算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