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劍骨 txt-第十九章 白銀城相伴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道宗太乙救苦天尊,曾被誉为行走人间的在世神灵。
太乙在人间留下了无数惊才绝艳的战绩,得到了“天尊”之敬称。
有人说她……以凡人之躯,比肩神灵。
可这位天尊的行事风格飘渺不定,关于她的记载也十分模糊,史书上的描述,道宗秘典里的记录,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纱。
“太乙活了八百年。”
宁奕轻声道:“在神性枯竭,无法成就不朽的年代……她以长生法,活出了第二世。”
看到元留下的这幅画像,宁奕已经可以肯定,当年的真相。
太乙的魂魄,神游两座天下,最终抵达了倒悬海最深处,与龙绡宫一同孕育出了第二世的“泉客”。
也就是五百多年前,大隋五宗师中,最为神秘的黑袍阿宁。
“不对……”
宁奕皱着眉头,心头咯噔一声。
“时间……对不上。”
阿宁几乎五百年没有出现过了。
有人说……她已经死了。
如果阿宁已经死了,那么自己是如何生长在西岭的?
当太乙和阿宁重叠在一起,揭开历史残留的谜题,宁奕发现了太多地方无法解释……自己的父亲是谁?
阿宁离开的时间,与自己出生的时间,完全无法对应!
外界人对于阿宁一无所知,对于她离开的时间无法推算……但宁奕不同。
阿宁离开人间的时间,就是八卷天书散落之初——
宁奕默默握紧骨笛,面色变得苍白起来,细细推算着八卷天书分散人间的时间……
白帝炼化生灭两卷,龙皇争抢时之卷,余青水魂魄依附在命字卷上得以共生……这些时间线聚拢,出乎意料地统一。
这已是上一个时代的事情了。
阿宁在上个时代消失。
而自己……在这个时代诞生。
这是宁奕无法理解,无从理解的“真相”。
天都书信内,阿宁如此写道。
“原谅我……给了你开始,却无法给你陪伴。”
原先自己只是以为,阿宁遇到了极其重要的事情,需要离开,而如今……这似乎有另外一层含义。
非是不愿。
而是不能。
“不能”的含义中,也有另外一层含义。
并非是“力所能及”的不能,而是规则之外的“不能”。
宁奕攥着女子画像,静室内檀香缭绕。
思绪繁杂到了极点,反而成为一片空白——
他再一次地触摸到了五百年前的真相。
而这一次的“触摸”,非但没有让他心头萦绕的困惑解开,反而更加复杂。
“我的父亲是谁?”
宁奕神海里掠过一道身影。
那个端坐于皇座之上的伟岸身影。
五百年前,黑袍在世间留下寥寥不多的行迹……世人可知的,便是她与大隋皇都年轻的承王殿下,私交甚笃。
阿宁与承王关系极好。
而承王……便是五百年后的太宗皇帝。
“不……不可能。”
这道身影一闪而过,立即便被排除。
宁奕伸出手掌,轻轻握了握,自语道:“我体内没有大隋皇血……我与太宗之间,也没有对‘阿宁’的血脉感召。”
太宗晚年预感大限将至,诞下了三位皇子,一位皇女。
血脉再是薄弱,即便与凡人结缔,稀释皇血……彼此之间依旧也能生出感召。
徐藏杀死红拂河护道者,遥隔万里的天都亦能生出感应。
大隋皇血比之凡血,就像是朱砂比之于白宣。
即便只有一滴大隋皇血,融入凡血中,也十分鲜艳,刺目。
“不是太宗……”
宁奕紧紧盯着云雾缭绕的女子画像。
画像中,女子衣袂飘摇,藤蔓摇曳,枯木生春,唇角微微翘起,对世间万物微笑,抛去这一身凛冽黑衣,以及腰间那柄杀意盎然的古仙剑,这幅女子像更像是一尊慈悲普度的菩萨像。
红山寝宫画像,龙绡宫画像,紫匣魂海相见……宁奕一共见到了三次阿宁。
而每一次,在神态上,似乎都有些不同。
“难不成……我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宁奕神态有些僵硬。
天启之河,他与元对话之时……询问到了身世之谜。
元死死不肯开口。
只不过,连后山猴笼里的大圣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自己……
“我的身世,竟牵扯到了这么大的天机么?”
那时候,元窥探到猴子的存在,引发了一次雷劫。
看样子……自己的身世,一旦说出来,也会引发类似雷劫。
宁奕收起女子画像,关于身世的问题,已无从推演。
只能寄希望于此次龙宫之行结束,去往天启之河,当面见到元,再次提问。
只是……
元也是一个“失忆之人”,自己未必能得到解答。
如今有这副女子画像,希望能帮他回想起什么。
“呼……”
宁奕收起画像,重新打量起这个香火缭绕的静室。
四面皆壁。
入口封死,也没有出口可寻。
自己该如何离开,去往下一处龙宫禁地?
“刚刚……空之卷有了一丝颤动。”宁奕沉思,喃喃道:“执剑者的力量,是在虚无之中破开门户,神性凝化成为钥匙。”
心念一动。
或许……空之卷可以在龙宫内开门?
宁奕屏住呼吸,手掌缭绕神性,很是谨慎,一点一点向前试探。
壁龛悬挂古画的背后,似乎有一个暗格,可以推动,原来那副女子画像,只是一个简单的掩饰。
“咔嚓——”
宁奕缓缓将掌心按在其上。
檀香忽而一滞,缭绕散开。
宁奕瞳孔陡然收缩。
令他意料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自己面前的香火烟雾,缭绕之后,就此碎裂破散。
将自己死死与外界阻拦隔绝开来的这面石壁,此刻形同虚设,化为泡影……在空之卷神性的触碰之下,一副巨大画卷,在视野中扩散开来。
宁奕整个人呆呆怔住。
“轰”的一声。
神海沸腾了。
宁奕视野瞬间扩大……他如同置身于这座恢弘壮丽的海底古城城底,抬首望去,此刻的龙绡宫,并非是倒悬海底所见的那般死寂。
无数青铜大殿,在外沿旋转如莲花花瓣,一片一片宛若齿轮般咬死,历尽千万年风霜不曾生锈破损。
龙绡宫的每个部件,每座楼阁,依旧如同精密仪器,缓慢而有序地运转着。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劍骨-第十九章 白銀城讀書
它们识别出了“执剑者”的空之卷。
于是这座古城,真正的大门,为宁奕缓缓开启。
壁龛指引着真正的门户——
这是一扇……通往龙绡宫任意之处的特权之门。
生,空,山,离。
四抹光芒,掠入檀香灰龛之中。
宁奕在这一刻猛地明白,为什么元会来到这间静室,为什么元交给自己的紫匣内偏偏是空之卷。
很久很久之前。
在阿宁离开人间前,便将八卷天书之中象征龙绡宫钥匙的“空之卷”,交给元来保管。
后来,元也不负所托,始终保管着紫匣。
元踏遍两座天下千山万水,追寻阿宁踪迹,从未放弃……之所以在探索龙绡宫时,会抵达这间静室……便是因为这座四面皆壁的壁龛静室,恰恰是插入“空之卷钥匙”的唯一门户。
阿宁嘱托元,一定要将紫匣交到宁奕手上。
因为她知道,宁奕总有一天,会来到这里。
其他的天书……宁奕可能会找不到,但“空之卷”,是他注定会拥有的遗藏。
这是,龙绡宫之钥匙!
宁奕沉默凝视着龙绡宫的内部,在神海之内,浮现出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楼阁,仙宫。
与裴灵素猜测地一模一样,龙绡宫如同一朵盛烈绽放的莲花。
核心城,就坐落于花蕊之处。
只不过,当宁奕真正将神念扩散……他震惊地发现,即便已经有了心理预期,龙绡宫的盛大规模,以及给了自己巨大冲击。
“宁奕……宁奕?”
裴灵素略微焦急的声音在神海内响起,“你想到出去的办法了吗……这座壁龛上还有什么?”
宁奕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直接坐落于执剑者神海视野中的画面。
类似于观想世界。
换句话说……念珠那边的裴灵素,所看到的,依旧是四面逼仄狭窄的石壁。
宁奕轻声道:“丫头,我找到出去的办法了……空之卷可以助我打通这座古城内的每一处门户,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完整的龙绡宫。”
裴灵素怔了怔。
“完整的……龙绡宫?”
“你可以理解成观想世界。”宁奕的笑声听起来有些苦涩,“你之前说,龙绡宫外沿,有多少座青铜殿?”
“至少八座……依次往上叠加。”裴灵素努力猜了一个很大的数字,“一百二十八座?”
宁奕摇了摇头。
“一千零二十四座青铜殿。”他轻声道:“这哪里是一座古城?这简直像是一个完整的,独立的洞天世界。”
裴灵素沉默了。
当年的龙绡宫,难怪可以统御妖族天下……单单是这一千零二十四座青铜殿组成的杀阵,便可以横扫九天十地。
“如今的龙绡宫,破损程度,达到了九成以上。”宁奕喃喃道:“龙宫内部的仙宇楼阁,都在当年坠沉之中破碎……只有核心城一带,还有残缺。影子成功击沉龙宫,整座古城中弥漫着杀意和残念,我所能观想到的,只有死寂。”
青铜大殿作为外沿。
无数化蛇身躯,衍伸长廊,通向环形白银城。
而所谓的“核心城”,则是璀璨如黄金,不可感知,不可直视。
“无法感知?”
宁奕神念扫过莲花花蕊,发现核心城一带,竟然阻拦了空之卷神性的试探。
他无法感知核心城的内部情况,无法清楚,那座黄金城内发生了什么。
但巨大的环形白银城……则是一览无余。
入目满是死寂。
神念迅速扫视着白银城。
“咦……”
宁奕挑起眉头,轻轻咦了一声。
在白银城西南角一座破碎宫殿之前,有一枚赤红色的朱果,虚掩在破碎宫殿的奉堂落柱之间,时隔万年,依旧散发淡淡荧光。
而一缕五彩华光,就悬浮停在大殿上方。
宁奕轻声笑了:“还真是山水有相逢啊……”
老熟人,孔雀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