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458章:誰允許你叫我乳名的熱推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最后在李承乾的一番忽悠之下。
程怀亮还真的心甘情愿的率兵出发了。
当然了,程怀亮也没傻到明目张胆的走大路。
他直带着这三千人在向导的带领下牵着马匹翻山越岭,专挑那些羊肠小路走,一路直奔平壤城。
……
此刻,另一边。
不管高句丽是作何想法。
他们自然是要把戏做足,高句丽的使团也正在朝着长安城赶赴过去。
早前,李金柱也只是听闻过大唐的强大,从没有亲眼看见过。
但这次来大唐后,他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不说那些辉煌的建筑与城池,单说水上漕运业就足以让他惊叹不已的了。
现如今,大唐北部两线都在打仗。
几乎全国各地的府库粮仓都在调度粮草向北方输送。
整个大唐就像是一台正在飞速运转的战争机器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而更让李金柱感到恐惧的是,一些城中的百姓竟然自行勒紧裤腰带自己给自己加了税贡。
商人们都不用任何人号召,就纷纷开始解囊贡献给军队钱粮。
并且,在官府门口,报名参军入伍的青壮年都排成了长龙。
光是负责记录这些人名字的小吏就安插了六七位。
若是在高句丽,听闻边境打仗了,军队内能不出逃兵就算不错了。
就更别提能有百姓排着队入伍要求上战场了。
所以,在看到那蜂拥到郡府县府外捐献粮食预计报名参军入伍的百姓后,停靠在旁边的高句丽使团都看傻眼了。
李金柱特意问一个前去上交粮食的老翁。
“如今陛下可还没有要求增加赋税,你们怎么就自行去上交了?”
“您都这么大岁数了,难道不留些粮食给自己吃?”
老翁满脸淡然道:“我这么大岁数了,不知道哪天就翘辫子了还留这些粮食有啥用?”
“我少吃点没关系,但他们吃饱了才能去打仗,也只有他们吃饱了,咱们大唐才能不受欺负。”
“我是没能耐了,没办法与他们并肩作战,奋勇杀敌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翁扭头望向一旁那排着队等着报名入伍的年轻人们,满眼都是羡慕。
李金柱看了眼那老翁,满脸无奈道:“老伯,您真觉得这是大唐受欺负?”
“难道不是吗?”
老翁轻蔑笑道:“虽说我没读过书,大字不认识几个,但耳朵还没聋,眼睛也还能看得见。”
“他高句丽算什么东西?”
“竟敢发兵侵犯我大唐边境,这不是欺负我大唐是什么?”
“可是秦王不是已经率兵攻入高句丽了么?”
“据我所知,秦王一连占据高句丽数座城池,并且还让高句丽军民死伤无数呀。”
李金柱叹息道:“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不够,当然不够!”
老翁满脸傲气道:“曾几何时,秦王殿下就曾说过,内外诸夷,凡敢称兵者皆斩……”
“如今,他高句丽竟然敢明犯我大唐领土,那就势必要将其亡国灭种才行。”
“若不如此做,岂不是日后谁都敢来侵犯大唐边境了?”
“怎么着,咱也得要让天下所有邦国皆知,若敢侵犯咱大唐后,会有什么代价……”
说这话的时候,老翁看了眼李金柱道:“欺负我们大唐就要付出代价,不论是西突厥还是高句丽,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听闻这番话后,李金柱满脸黯然。
如果高句丽的百姓也是如此,那高句丽还是如今这番景象么?
说真的,他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来大唐了。
更后悔当初没有在朝堂上力劝高建武放弃对大唐动武。
现在他也算看出来了。
若是高句丽再与大唐继续打下去,最终结局怕是真会如这老翁所说,会亡族灭种呀……
……
且说东北战场。
本来李听雪对于李承乾的提醒是十分不屑的。
毕竟她这里可是摆着七万军兵呢。
难不成高句丽还敢明目张胆的来偷袭她的七万军兵?
可毕竟李承乾才是这一次的行军统帅。
她也不得不按照李承乾的吩咐,派人去监视靺鞨以及高句丽的动向。
可谁知不过数日后,派出去的探子就传回消息来了。
当听闻那消息后,李听雪都打算送自己这弟弟一副对联了。
上联料事如神,下联铁口直断,横批半仙。
高句丽那边,还真的就如同李承乾所料想的那般,偷偷的派出军兵前往靺鞨领土了。
并且,靺鞨方面也在悄悄地集结兵马……
而见此景象,身在李听雪身边的高至行直开口道:“如此看来,似是用不了多久,这两部就会合兵一处,朝着我方发动总攻了。”
话落,他扭头看向李听雪,笑道:“虹糍,要不我率兵去探探他们的虚实如何?”
“用得着你?”
李听雪赏了他个大大地白眼。
紧接着,她忽而觉得不对劲。
虹糍,这是李听雪的乳名。
她出生时,正巧赶上小雪,李建成便取三候中一候虹藏不见的虹字,又因当时的太子妃郑观音喜食糍粑,便为其取了这个乳名。
但这么多年,几乎从未有人叫过她这个名字。
并且这名字也变成了她心里,不可僭越的一个死结。
而此刻,听闻高至行这个讨厌的家伙用这个名字呼唤自己,她不恼怒才叫奇怪。
尤其看见高至行那一脸痞子的模样是,她真是打心眼里想一巴掌把高至行给拍死。
李听雪咬着嘴唇,红着脸朝着高至行怒道:“谁允许你喊我虹糍的?”
“当然是我自己了。”
高至行满脸不以为意道:“怎么,你不喜欢?”
“要不,我给你换个称呼?”
“听雪?小雪?或者汉阳?”
一边说着话,高至行还真就一本正经的思索起来了。
见此情景,李听雪那脾气能惯着他?
当场一脚就踹过去了,可高至行那显然是早有准备。
这一脚非但没有踹中他,反而还被其捏住了脚腕。
高至行满脸奸笑道:“怎么?还想踹我?你真当我还是小时候,那个打不过你的小高呢?”
“你给我放手!”
李听雪被这家伙给拽住了脚腕,也不知是害羞,还是恼怒,脸色红的就跟苹果一样。
“你别忘了,我才是这支军队的诸将,若是你再不放手,我可就要动军法了!”
听闻这话后,高至行倒也真的把她的脚腕放开了。
只是,还没等李听雪站稳,高至行便猛地逼压上来。
李听雪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急退,直到后背触碰到身后的木桩才算停下。
而高至行就那样以一个极其霸道的姿势,将她逼压在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