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692.被殺的逃兵鑒賞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出来的人多了,傻子鬼魂离开了村子。大高二高四兄弟连夜去寻找,但没有找到他人,倒是傻子他娘半夜做梦又梦见他了,梦见他说自己在地下头没吃没喝,这是上来找吃喝了……”
听着白大发说到这里,王七麟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
谢蛤蟆沉吟道:“也就是说,你们都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这个傻子的鬼魂?”
白大发摇头。
“那问题来了。”谢蛤蟆冷笑一声,“你们怎么知道这是个鬼魂而不是个活人?”
火熱小說 妖魔哪裡走 愛下-692.被殺的逃兵熱推
老歪嘴辩解道:“活人?好汉爷你的意思是我们撞上的是傻子本人?这不可能的,傻子这个人你不知道,他不怕人,反而人越多他越乐呵,所以如果我们遇到的是傻子,他不应该见了我们跑,而是应该来我们身边凑热闹。”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白大发没好气的呵斥一句。
他又讨好的冲谢蛤蟆笑了笑:“好汉爷你有所不知,这傻子死了,都死了好几年啦,当时他棺材下葬的时候我们都见过他的尸首,他就是死了。”
“老话说的好,人死不能复生,对吧?再说刚才老歪嘴说的也对,傻子若是还活着,他见了我们村里人干嘛要跑?他应该凑上来才对嘛。”
“而且我们当时去找天师算的时候,天师也说了,寻常小鬼怕阳气,它趁着午夜阴气重跑出来,后来我们村里出来人多,爷们多,这阳气也多,自然就把它给冲跑了,对吧?”
这个逻辑没什么问题。
如果是寻常小鬼,确实是这么回事。
可问题是,寻常小鬼怎么会突兀的回到生前的村子?
有闻声而来的村汉帮腔说道:“那就是傻子的鬼,因为它跑的很快,我当时看见他来着,傻子一溜烟就没了,人怎么能跑的这么快?”
众人纷纷点头。
但王七麟敏锐的发现这件事不对劲。
他对白大发说道:“你找人去把傻子的哥哥们叫过来——不,别叫到这里来,叫到傻子的坟头去,我们也去,我们去看看他的坟。”
白大发满头雾水:“好汉爷,你们怎么又要查我们村里一个傻子?”
徐大阴嗖嗖的说道:“好奇心这么强?是不是大爷的拳头不够硬?”
白大发赶紧让人带三人去往傻子的坟头,他自己则跑去找傻子家的四个兄长。
傻子没有被埋在村里的祖坟。
横死者不能进祖坟。
不过大白山也没什么祖坟,他们就是找了个看着顺眼的山坡把坟墓一股脑堆在了这里便是。
傻子的坟在山脚下。
很寻常的一个土堆,上面翻了新土,能看到土里搅和着一些纸灰。
见此他便纳闷了:“你们动过他的坟?”
老歪嘴说道:“对,大高他们兄弟找了天师来超度他弟弟来着,然后天师就指挥他们给换了新土,说是给傻子修阴宅,因为傻子说了他在地下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徐大看看这个乱土堆问道:“你们管这玩意儿叫阴宅?”
王七麟运气于双眸看向坟墓。
坟墓普普通通。
他又看向谢蛤蟆。
谢蛤蟆摇头。
没有发现鬼魂出没的痕迹。
徐大的拳头很有威慑力,白大发很快带着几个一瘸一拐的村汉跑来了。
这几个村汉个头高大,齐刷刷的能比王七麟高半个头,不过身子骨挺单薄的,面有菜色,一看就是长期缺营养。
超棒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692.被殺的逃兵相伴
看着他们跑的歪歪扭扭的样子,王七麟对徐大说道:“你下手也太狠了,全村汉子一个没放过?”
徐大讪笑道:“怎么可能?大爷不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
他仔细看四个村汉,然后摇头:“娘的,这几个货嫁祸大爷呢,大爷没弄他们!”
其中一个大高个村汉到来后突然扑到了坟头上开始嚎啕大哭:“兄弟,我的老五兄弟,我亲兄弟哎!有人要欺负你哎,人都死了,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打算做,所以你突然抱着坟嗷嗷叫什么?”
谢蛤蟆眉头一皱,顿时喝问:“这座坟墓里头有什么?你们为什么这么害怕我们靠近你家老五的坟?”
村汉们顿时姿态各异,有的惶恐发抖、有的面色惨白、有的无助看向左右,还有一个瘫在坟上连连摇头:“没有,里面啥都没有,我们怎么会害怕他们靠近我家老五的坟?”
“就是,他他的坟不就在这里嘛,我们怕啥?呵呵,我们怕啥?”
听着他们勉强的话、看着他们心虚的样子,现在就是八喵也看出这坟里头有问题了。
它指向坟堆站起来叫:“喵喵喵!”
王七麟用手指点了点坟头说道:“打开。”
大高四兄弟顿时呆若木鸡。
白大发也很吃惊,他下意识反问:“什么?打开什么?”
徐大喝道:“你们说打开什么?当然是打开这坟墓!”
山里人禁忌多、说法多。
一听这话周围的人都着急了,大高四兄弟当场哭嚎,白大发则连连摆手:“不能呀,不能随便开人家的坟,这不吉利,这不行,祖宗不允许!”
徐大冷冷的说道:“不开坟,那大爷就开你们的脑壳子!”
“所以是开坟还是开你们的脑袋,你们自己选。”
白大发面露坚毅之色,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开坟!”
说完他开始抹眼睛:“我对不起祖宗哇!”
大高兄弟们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能开坟!”
“那就开你们脑袋?”徐大问道。
四兄弟个头最大的老四一下子泪下如水:“你们是要逼死我们!你们到底来我们村干什么?为什么这么逼我们?”
白大发喊人,几个村汉带着铁锨和锄头到来,七上八下将坟墓给挖开了。
坟墓一开,一口老木棺材露了出来。
这棺材很讲究,四五年的时间了,依然结实坚挺。
但棺材盖子没有盖紧,或者说棺材盖子的头尾方向反了,导致整个棺材没有闭合。
棺材盖子边缘有血迹。
王七麟盯着大高四兄弟,四个人面如土色。
这棺材摆明有问题!
他对徐大点点头,徐大上去将棺材盖给搬了下来。
王七麟顺势往里看。
一具血迹干涸的乱尸出现在里头。
棺材里头乱七八糟。
有一具还算新鲜的碎尸,这尸首脑袋碎裂一多半、半边肩膀垮塌,一身鱼鳞甲破碎,血迹洒在上面,如今已经干涸成灰褐色。
这具尸首很高大,很魁梧,很结实。
里面还有一具尸首,一具已经干枯的尸首。
一身粗布衣衫下是白骨。
一块块白骨。
白大发虽然嚷嚷着不能开坟,但开了坟后去看棺材的时候他比谁都积极!
他挤进去一看愕然问道:“这怎么回事?傻子的棺材里头咋会有俩人呢?不是,俩尸首呢?”
大高四兄弟继续面如土色,而且噤若寒蝉,就跟狂风暴雨蹂躏过的小杂草似的。
王七麟看向四兄弟开始抽插妖刀:“咔嚓咔嚓。”
他不说话,就是盯着四个人不断抽刀又插刀。
四兄弟的心态崩了。
其中一个流着泪叫道:“不怨我们呀,山长,我们也是为了咱村里,真的,我们是为了村里头,我们也不想杀老五,可……”
“老四,闭嘴!”大高凄厉的叫道。
寒光闪过。
妖刀贴在了大高的脖子上。
刀锋上的冷意,让他鸡皮疙瘩此起彼伏。
后面的事情简单了,在王七麟的妖刀和徐大砂锅大小的拳头面前,四兄弟将所有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腊月初八回来的,还真是傻子!
五年前傻子没死,棺材里头这个人不是傻子。
当年傻子被他们四兄弟卖给了体元县一个大户为奴,这大户家里有开山的活计,招募了许多身强力壮的汉子去开山采石。
人氣都市异能 妖魔哪裡走討論-692.被殺的逃兵
这活危险,经常有人被山石砸伤砸死。
但傻子没出事。
是大户人家的少爷犯了事,按照朝廷律令,得发配边疆前线为军。
边境那地方多危险?大户人家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少爷去参军?去了那地方还比不上秋后问斩呢。
起码秋后问斩可以先活到秋后,而去边境前线当罪兵,十有八九活不到秋天。
罪兵是兵营的炮灰,他们直接要被编入敢死队。
于是他们想了个损招——边军没有人认识少爷,更没有人熟悉他,顶多是相关文书上会有关于他相貌身板的描述。
这里有个漏洞。
按照律令,他们只是要给边军送一个罪兵,所以他们不必非得将自家儿子送去,只要关系搞到位,到时候找个人去替死不就得了?
这户人家找上了傻子。
傻子这人特别沉默寡言,而且他不是纯傻,他只是很死心眼很死板,所以才看起来比较傻罢了。
大户人家将大高四兄弟叫去,一起劝说傻子顶替少爷的身份去北境参军。
为了将事情做的滴水不漏,大户人家报了傻子的死讯,在山里找了个被山石砸碎脑袋的汉子送回大白山给挖了个坟下葬了。
为了防止被人看出端倪,大户人家搭上了一副上好的棺材。
当然,他们还搭上了一大笔钱,分给了大高四兄弟。
这是傻子的买命钱。
所有人都知道边境的危险,傻子这种没脑子的人在那里是活不下去的。
偏偏傻子活下去了,还跑回来了!
他在腊月初八跑回来,大高四兄弟听人说是见到了傻子鬼魂的时候起初很惊恐,他们真以为碰到的是傻子鬼魂,以为傻子刚战死不久,这是冤魂回来找上家门了。
四个兄弟胆颤心惊的出去找了找,结果找到了傻子,并且发现他没死!
可是傻子必须死。
因为他告诉四个哥哥,自己当了逃兵。
四个兄弟一听这话急眼了,只能将傻子给整死了……
历朝历代对逃兵抓的都很严,傻子竟然做了逃兵,那朝廷和边军肯定会回来抓他。
到时候很容易按下葫芦浮起瓢,顺着傻子身份是能找上城里那大户人家的。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692.被殺的逃兵鑒賞
冒名替罪兵兵役的刑罚很大,大户人家全家要跟着受罚,还会牵扯出当时操作这件事的当地官员。
大高四兄弟不傻,他们知道这事一旦发生多么可怕——大户人家和官老爷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恐怕会将整个大白山给夷为平地!
听到这里的时候,白大发忍不住打哆嗦。
他对人心险恶的了解还要超过大高四兄弟。
他冲四兄弟大叫:“你们它娘怎么敢干这样的事?你们当时收下那钱可不只是傻子的买命钱,那还是咱们全村人的买命钱呀!”
四个兄弟垂头丧气。
白大发气的上去打他们:“这钱你们就自己昧下了?我这个山长连知道都不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呀,你们真是秃子戴斗笠,无法无天呀!”
王七麟听了他的话有些目瞪口呆。
徐大说道:“娘来,这是耗子卖春到猫窝,要钱不要命了!”
王七麟上去摁住了白大发,喝道:“继续说。”
大高垂头丧气的说道:“还说啥?我们四个知道老五当逃兵回来会有多可怕的后果,于是我们只能杀了他。”
“结果他当兵练了一身武艺,速度很快,我们差点让他跑了,还好他一路上是风餐露宿偷偷跑的,饿的已经受不了,我们在饭里下蒙汗药,把他蒙倒后给杀了的。”
二高扶着腰说道:“老五不知道怎么练的,他变得很厉害,即使被迷的不行了,还是把我们四个一顿捶,差点把我们给打死。”
王七麟这时候明白了。
难怪四人刚出现的时候一瘸一拐,而徐大说没有揍他们。
原来他们身上的伤还真是跟徐大无关。
王七麟问四人道:“再后面呢?你们杀了他后便埋在了这里头?”
大高点头:“对,我们后面假装去城里找天师,去张家把事说了一声,我们让张家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朝廷和军队里来了人抓走张家大少爷,然后又发现抓的人不对。”
徐大冷笑道:“你们四兄弟呆在这山里头有点屈才了,心思很细腻嘛,而且足够凶狠狡诈,这事还真让你们办的滴水不漏,可以可以。”
大高胆怯的说道:“这不还是让好汉爷给查出来了吗?”
但他们查出这件事,对如今边境乱局有什么帮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王七麟并没有感觉一个逃兵会与边境守将有什么关系,毕竟这逃兵是个傻子。
他理性的分析了一下,又觉得这大白山里头,也就这个腊月初八被杀害的逃兵与边境相关,与监谤卫相关。
否则难道是身负凤凰血脉的愣子才是井木犴的目标?
他一时心乱如麻。
谢蛤蟆帮他做了抉择,他挥挥手说道:“先把棺材给埋了,你们村里竟然牵扯进这样一件重案之中,哼哼,若是我们禀报了朝廷,你们整个村子怕是都要受到牵连!”
“好汉爷饶命。”白大发亡魂丧胆,赶紧下跪磕头。
“好汉爷饶我们一命,好汉爷,我代表全村爷们给你们磕头了,你们别把这事传出去呀。”
“要不这样,我们全村的羊都给你们,还有女人,全村的女人也都给你们!”
谢蛤蟆上去踢他一脚:“好你个老滑头,事到如今还不忘挑拨我们?怎么,还想让我们去从愣子手中抢女人?”
白大发叫道:“不敢不敢,小的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
王七麟对谢蛤蟆点点头。
老道士的经验帮助了他。
他们要在大白山里头查信息,而大白山百姓本来肯定是不会死心塌地帮助他们的,但现在他们掌控了这村里一桩秘密,等于是重新掌控了全村百姓。
所以,不怕他们不老老实实配合三人调查。
坟墓被重新埋上,他们回到村里。
王七麟让徐大放出冥鸦迅雷,以迅雷传信让马明等一行人进入体元县,去调查县里头大户张家的情况,看看他们家得到傻子做逃兵的消息后会有什么反应。
他觉得这事可以继续挖掘,后面他又审问了四兄弟。
可惜没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傻子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见了四个哥哥后就是说他一路上风餐露宿、小心逃跑,好不容易才跑回了村里,肚子饿的不行要吃的。
至于傻子在边境都经历过什么。
他们不清楚。
他们找傻子打探过,可惜傻子不说,只是说他饿了。
四兄弟也没有多想,单纯以为如今边境大乱,他做了逃兵跑回来了,于是便将他给杀了。
四高算是有良心的,他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捂着脸说道:“老五没怨我们,老五其实心里都清楚发生了啥事,呜呜,呜呜。”
“老五在边疆学了本事,他变得厉害了。他虽然中了迷魂药,可是我们四个其实还是打不过他。”
“他最后却没有杀我们,他把我们都给打倒了,却没有再逃也没有杀我们,而是说了一句‘天下之大已经没有我的活命之地’就倒在了地上,让我们给用石头砸碎了头,砸死了!”
王七麟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是真的恶,你们这些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
他们现在其实还活的挺有意义,三人组要在大白山调查井木犴的目标,还真得靠四人跑腿。
第二天迅雷飞回,马明等人连夜赶路进入了体元县,然后将调查消息送了回来:
体元县山石商户张氏,腊月二十五遭遇火灾,大火之下,全家皆死!
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