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ipo人氣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討論-第三十八章 夜難眠展示-9s04l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凌晨三点,马叮当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那个女人的话不停地在她脑海里回响着。
‘没结果的!’
‘它会让你很痛苦!’
一遍又一遍。
回想今天傍晚的遭遇,起初马叮当对那个女人很是不以为然。
可是当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时,她的想法就变了。
她记得很清楚,在她认识的人里,压根就没有黑衣女人那一号人。
如果说黑衣女人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是马家人,还可以用凑巧,用处心积虑来解释的话,但后面的那些话根本无法用以上的理由来解释。

仔细一想,黑衣女人全都说在了点上。
比如,她原本会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并且她还会死在那个男人手上。
这句话说得应该是姜真祖,也就是将臣,马家世代的任务便是追杀将臣,假如‘有求’没有出现的话,她极有可能爱上将臣。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她会发现姜真祖的真实身份,届时两人只怕会刀剑相向。
以将臣的实力,自己死在他的手上,也是合情合理的。
而那个充满意外的男人,代指的应该就是‘何有求’,他的出现,自己的命运确实发生了改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仅如此,就连马家下一代小玲的命运也跟着改变了。
如果没有他,小玲的童年肯定会和自己一样,每天不是画符,就是读那些晦涩的道书。
只是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用‘充满意外’四个字来形容‘有求’呢?
虽说他的确会经常给人以意外,但用‘充满’两个字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至于,那些没说出口的话,马叮当虽然很不愿意去想,但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确实道出了她的心声。
这些年来,那个男人早已悄然走进她的心里,每当遇到其他人的时候,马叮当都会不自觉的拿其他人和那个男人去比较。
至今为止,那个男人还是完胜。
但马叮当也没忘记马家的祖训,那个一听起来就很没人性的祖训。
有时候,她忍不住会去想,去猜测,她们家祖先是不是被男人背叛过,不然的话,祖先又怎么会定出这样一条家规。
不过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如果她真的去问丹娜姑婆的话,估计姑婆会打爆她的狗头。
翌日,马叮当难得的睡了个懒觉,直到上午十点才起床。
马丹娜看到侄女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好奇道。
“叮当,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
马叮当打了个哈欠,随便找了个理由回复道:“昨晚看书看得太晚了,不知不觉就到早上了。”
马丹娜把这话当真了,劝慰道:“下次别这么做了。”
“嗯,嗯,我知道了,丹娜姑姑。”
马叮当说完四处打量了一圈,她刚才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少了两个‘小魔王’的吵闹声。
“咦,小玲和毛优呢?”
一说起两个孩子,马丹娜的脸色顿时一变,嘟嘟囔囔道。
“有求带她们两个出去买书包去了。”
“哈?”马叮当意外道:“她们两个不是不想去上学吗?怎么又跑去买书包了?”
马丹娜叹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
“唉,有求这小子,有办法啊。”
“现在她们俩眼巴巴的,数着日子等开学呢!”
马叮当见状讪讪一笑,没接这茬,悄悄地溜进了洗手间。
姑姑虽然嘴上不说,但她明显是‘吃醋’了啊。
小玲这丫头,打小就和‘有求’亲,她还记得,三年前搬家那次,姑姑准备借着搬家的机会,回自己家里去住,而且还要把小玲带回去。
结果小丫头一听,直接炸了。
哭的是撕心裂肺,最后是边吐边哭。
无奈之下,丹娜姑姑只能依着小玲,搬到现在的这个家。
这些年来,姑姑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上的法力也跟着慢慢衰减,现在她基本上不外出了。
可人一闲下来,就容易东想西想。
以前马丹娜不觉得小玲不亲自己没什么,但现在她就不这么想了。
最关键的是,小玲在学道法的时候,明显对茅山道术更感兴趣,对于马家的本事反倒是兴致缺缺。
究其根本,主要还是因为上课的人不一样。
茅山道术是李杰教的,马家道术是马丹娜教的。
而且每次小考,小玲茅山道术的成绩都要比马家道术的成绩要好。
这让马丹娜如何能接受。
小玲可是她们马家下一代的传人,怎么能把自家道术给落下了呢?
长此以往,等到小玲出山,她岂不是会被人误认为是‘茅山派’传人?
因此,马丹娜一直想着法的和李杰较劲,只是她一次都没赢过。
当然了,虽说马丹娜心里有点吃味,但有一点是她无法否认的,李杰的教育方式确实比她的更好,更先进。
小玲学马家道术的进度尽管比茅山术要慢,但也超过了平均线。
否则,马丹娜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另一边,李杰正带着两小只逛着商场,自打他上次以自制甜品为诱饵,两小只想要上学的念头空前膨胀。
小玲仰着头,满脸期待的问道:“叔叔,我们什么时候能上学啊?”
“笨蛋!”毛优傲娇的昂着小脑袋:“昨天不是刚说过嘛,还有九十三天。”
小玲‘怒视’着骂自己笨的好朋友,奶声奶气的反击道。
“哼!我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
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就不和毛优玩了。
小毛优看了一眼小小玲,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只有笨蛋才会说自己不是笨蛋!”
都市仙武高手 一尾青鱼
小玲把头一撇,瘪嘴道:“哼!我不和你玩了!”
小毛优傲娇的把头也撇到另一边,毫不示弱的回击。
“哼!不玩就不玩!”
李杰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互相较劲小家伙,类似的场景每天都会发生好几次,一转头,两个小家伙就会忘了先前的不愉快,又高高兴兴的玩到了一起。
‘嗯?’
忽然间,李杰感觉到了一股窥探的目光,他顺着感觉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长裙的女人正站在对面的过道上。
两人的目光在商场的上空交汇,李杰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