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 ptt-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看書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
小說推薦我在少林簽到萬年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而在舍利塔中,此刻,众僧和众多武林名宿,还陷入迷茫之中。
“这……这到底是……?”
菩提院首座玄虚大师不由得疑惑了。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很奇怪。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智旭住持和雪窦方丈。刚刚的恶寒,他们知道,那肯定便是血祖的力量!
但为何只是一闪而逝?
这时,张远舟微微皱眉,看向那第十层之前的玄铁大门,说道:“诸位,这扇门……”
“阿弥陀佛。”
玄慈方丈说道:“传说血祖被镇压在我少林寺舍利塔的第十层,如果传说是然,那么……这,应该就是镇压血祖之处了!”
“但是,为何这上面的真言佛力如此之浑厚。竟似比记载之中,还要磅礴。若血祖破封了,那应该这封印的效力也应该是衰减了才对!”
“……”
众人更无语了,不由地看向了智旭住持和雪窦方丈。
仿佛是在说:这,就是两位大师刚刚如此凝重的表现?
方才在外面,就数这两位大师跳得最欢。
宣泄气氛,挥意凛然。
就好像一副天下就要被灭掉的感觉。可如今……
这封印明明好好的呀!!
雪窦方丈倒还好,但智旭住持却被这种怀疑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双手合十说道:“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依老衲之见,此事定有蹊跷。明明刚刚……”
“不错,舍利塔的妖魔惨叫了三个月之久。尤其是那阴魔,也惨叫了许久,但为何我们进来之后,便都没有了声息?”慧觉大师不由深深皱眉。
众多武林名宿闻言也都奇怪。
的确。
之前他们的心中虽然七上八下,波动幅度巨大!但,也并不完全是因为智旭住持和雪窦方丈的缘故。
舍利塔的异变,才是根本。
而此刻,旁边的慧悟大师陡然大惊醒转:“莫非,我们是被拉入到了类似幻境之中!?”
众人皆震骇,但雪窦方丈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血祖,应该真的被镇压了!!”
他一开口,众人顿时一愣,但旋即便松了口气。
雪窦方丈是何许人?
“佛门四寺”灵隐寺的方丈!
而灵隐寺的“蜃楼真实”,虚实转换。是幻境的至高境界!
他说没有,就绝不可能有!
但是……
“莫非是达摩祖师的祖印?”又有人推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不过智旭住持却迟疑说道:“这……虽说不是没可能,但即便祖印能够镇压血祖,这门上的封印,也不可能如此浑厚呀。莫非……”
他推测思索着。
但就在此刻!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一声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大吼!
紧接着,华山派宁婉君的讶异之声响了起来:“汤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随着讶异声音,众人不由纷纷注目。
却见武林名宿之中,那嵩山龙门剑阁的“大伏龙手”汤白鹤,突然双眼一片血红!
他浑身散发着阴霾乌煞,周身气势大作!
但眼中,却充斥着不可置信:“血祖……血祖大人,血祖大人!!血祖大人不可能被镇压!!!”
他愤怒吼着,随即陡然一掌摒开众人,接着轰然一拳砸向那舍利塔第十层的封印!
轰!!
优美都市异能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
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道佛光骤起,陡然击中汤白鹤,汤白鹤顿时倒飞出去,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好,他不是汤施主!快护住封印!”
智旭住持目光一凝,忙上前一步护住玄铁门。
仔细观察一番,发现那大门封印完好,才松了口气。随即皱眉看向汤白鹤:“你是谁!”
“呵呵呵……呵呵呵呵……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汤白鹤”惨烈地笑着。
是的,他此刻已彻底成为拜血教主的傀儡。但是,远在少室山外数百里的拜血教主,此刻却眼中充斥震骇。
他周身血气大作,旁边众教徒都有不少被这血气侵染,发狂发怒!
而四大护法,则一脸茫然。
烈风堂主也是呆滞。
精华小說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討論-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展示
到底怎么了……
事实上,当众多武林名宿和众僧进入到舍利塔之后,拜血教主那一刻已经是极端的激动,他已经达到了癫狂至喜的极致!
越往上,就越是如此。
可是……
到了第九层的时候。
看到那封印的那一刻。
却陡然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但是,还没有到最后……!
拜血教主周身散发着血光。
而此刻,舍利塔第九层。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阻止血祖大人破封了吗?”
“汤白鹤”阴沉着脸:“虽然血祖大人的封印还在,可是,我能感受得到修罗血舍利的力量!你们都会被血祖大人的化身杀死!”
而拜血教的教众就在少室山外不远。
等血祖的化身杀了这些各派高手,就能够一呼百应,齐聚攻山!
届时,定要抢在各派祖师之前,救出血祖!
铮!!
一声剑鸣。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 起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分享
“汤白鹤”陡然拔出手中长剑,紧接着“噗”地一声,插入到了自己的腹中!
精品小說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展示
轰!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在少林簽到萬年 愛下-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祭”熱推
周身血气大作,形成了一道魔印!!
“不好,他要发动血祭!以身为祭品诱发血魔的力量!!”蓝鸣凤陡然意识到了拜血教主的想法,大惊说道。
“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一声佛号,雪窦方丈轰然出手,他猛地扬起念珠,轰然间那一百零八颗佛珠飞出,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将“汤白鹤”打成了筛子!
但是,被打成筛子的“汤白鹤”却露出了几分诡异的阴笑:“晚了,晚了……哈哈哈……哈哈……哈……”
“汤白鹤”惨笑着,周身魔气大作。
“血舍利要来了,我等快做准备!”智旭住持连忙说道。
舍利塔第十层的大门上,血光一闪而逝,又是一道“恶寒”从众人身上拂过!
众人也都顿时如临大敌!
然而……
片刻后。
魔气消散了。
“……血祖?血祖!?血舍利,血舍利呢!!?”
“汤白鹤”那又一次的震骇之声响起。
他此刻陷入到了巨大的悲伤之中,因为,他在感受自己的力量消散,可是血舍利还是没有出现!!
“血祖!你为何呀……!!明明你已经感受到了小人的呼唤,明明小人已发动了血祭,你为何,你为何!!”
“汤白鹤”愤怒着,最终变成了凄然哀声。
登时毙命!
舍利塔第十层,无边血煞并未有丝毫浮动。血祖在以“血眼”神通观察了一番之后,冷哼了一声,便没作反应。
小畜生,还想我?
而远在少室山数百里外……
“噗!!”
拜血教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教主!!”
四大护法大惊,忙过去搀扶,却发现此刻拜血教主已不甘心的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