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l95dt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這個修士很危險-八百零三章 先破金身分享-ak0nc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不待王重荣表态,古北庭,老隋一干人等齐齐出声,“万万不可。”
軍旅人生
腹黑老公愛上癮
表岑冷哼一声,“尔辈不信表某之能?”
古北庭道,“二表老神威,谁不钦服?可许易到底是南天庭的仙官,且名声卓著,一旦他被刺杀的消息传播出去,必定引发天庭高层的同仇敌忾。不是古某妄自菲薄,当今天下,还是以南天庭势力最是强大,若非他们高层互相掣肘,邪庭和北天庭难有余力和其抗衡。”
敗家導演 秋刀斬魚
“若因许易之死,引发南天庭高层同仇敌忾,绝对是因小失大。此事若叫天王大人得知,必定要发雷霆之怒,二表老三思,三思。”
表岑怒气冲冲,说不出话来,便听一声道,“若是力强则必胜,许易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怎么能在莽群山,于诸君眼皮子底下逃生。遂某以为,要灭许易,智取远胜力敌。”
表岑一扫说话的遂杰,怒气更炙,“你这荒野小人,也配说嘴,你若有办法,就不会混到去接熊完的玄黄精,替他杀人。王兄,似遂杰这样的下流品种,有何资格和我等同处一室,坐而论道?”
至尊修羅
遂杰冷笑道,“就凭遂某凭一己之力助王兄和许易达成了协议,成功取回了五行灵。据我所知,五行灵便是从表巍手中丢失的吧。不知表巍该担的责任,表岑兄又能担下几成?”
表岑狂怒,周身已经冒起冰碴子,似乎随时便要向许易动手。王重荣沉声道,“此刻我等共议,乃是商讨诛灭许易贼子的要事,其余旁的,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提起,若是做不到,先行离开便是。”
遂杰抱拳道,“王兄所言极是,遂某以为要灭许易,当先破他的金身。”
古北庭双目发光,“何谓金身?”
遂杰道,“金身者,许易官身也。试想,许易若非是南天庭正七品仙官,我等何必束手束脚,漫说是表岑兄亲自出手,便是随便派一位神图四境强者,也当能轻取许易性命。”
老隋点头道,“遂兄此言诚乃老成谋国,也是正途,只是许易如今在南天庭行人司如日中天,又新立下奇功,地位稳固无比,如何破?”
“稳固无比?不尽然。”遂杰缓缓摇头,“不瞒诸位,自上次王兄要我接触许易,代为说服他接受我方条件,我就开始关注此人,积极收取关于许易的消息,于今,确有所得。此人惯走捷径,既走捷径,必然锋芒毕露,锋芒毕露,自然树敌极多。如今,此人不见容于南天庭之世家大族,在行人司内,也是遍地是敌。要破许易金身,窃以为当从行人司内部着手,来个里应外合,一举灭之。”
星空戒内,荒魅打个哈欠,没好气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和别人商量起怎么坑害自己的办法,越说越上头,搞得跟恨自己不死似的。你玩儿吧,本荒魅老祖实在看不下去了。”
師父在上我在下
表岑冷笑道,“不愧是得了血脉传承,你这嘴皮子利索得都不似巫族了。这也不是祝融祖巫嫡传的本事啊。”“表岑兄。”王重荣沉声喝道。表岑撇撇嘴,“罢了罢了,我倒要听你有什么奸计。”
十九路軍戰記 尼莫
遂杰道,“奸计没有,妙计倒有一条。只是法不传六耳,人多口杂,一旦泄露,此事难成。”表岑怒道,“在座诸君,无不是王兄信重之人,唯独你初来乍到,也敢耍弄这离间的花招。”
王重荣心累无比,他早就知道遂杰和表岑不和,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快,就发展到势同水火的地步,他夹在中间也很难办,一个顶级战力,金巫强者。一个是五原圣人,广有人脉。
更麻烦的是,当许易说法不传六耳时,他已经不准备让许易说下去了,可表岑这么一发话,他再阻拦许易说下去,倒好像真的信不过在座诸人了。
又听一声道,“二表老所言极是,我等一群围捕许易,今日既要谋算许易,如何我等就听不得这谋算之法?”发话的金服老者,名唤乾雍,乃是神图五境强者,战力强悍,仅次于表岑。
他这一发言,众人皆声讨起遂杰来,本来,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何况,遂杰骤得高位,又是后来居上,不爽他的多了。见此情形,王重荣只好让许易当众说出办法。
许易道,“既如此,某便直说了,一句话:让许易对接我皇道天王府。”
此话一出,王重荣拍案叫绝,有那反应慢的不明其意,古北庭分说道,“真乃妙极,如今,许易对接的紫金天王府,若是对接咱们皇道天王府,咱们就等若是捏住了他的命门,他这个假行人能不能保住,基本就得看咱们的眼色了。一个不好,咱们折腾出些乱子,他的官帽子就得玩完,此诚良法。”
尊者之旅 雪兆
表岑心中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口上却不认输,高声道,“说得容易,姓许的才调任第七行都,要转到第三行都,哪有那么容易。”遂杰道,“所以说,需要里应外合,只要买通匡文渊,此事不难。”
王重荣大喜,“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天教我得遂兄,不然,何以有今日。这样吧,一事不烦二主,联系匡文渊的事儿,还教遂兄主办,北庭,你来协办,遂兄需要调动什么资源,你竭力供应。”
古北庭慨然领命,相比表岑这莽夫,他觉得遂杰这股子文士范儿,更和他的脾气。大事底定,王重荣心情大好,开始纵饮,场中的气氛终于开始热烈起来。便在这时,一道狂暴气浪,直冲入厅来。
狂醫戰兵
表岑冷笑一声,大手一挥,一堵无形灵墙,死死将那狂暴气浪阻住。气浪虽猛烈,但冲进厅时来势已竭,显然不是攻击厅中众人,倒似是一道余波。果然,下一刻,众人便听见了厅外的呼喝声。
顿时,众人皆出得大厅,便见左峰顶上,一道凝实的光柱打在三个黑衣人身上,瞬间,三个黑衣人如汽水一般蒸发掉了。左峰上诸人瞧见这边的动静儿,两道身影疾驰而来,正是金秀和金贤。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