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番外第七十四章 等待、還債推薦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终于有一个能正常说话的了。
柳青月心里的石头稍稍落地,之前一路走来,转了几条街道,没找到那微胖青年,却是发现自己迷路了,手机也没了信号,连最起码的报警电话都无法拨出,兜兜转转,发现这里实在太大,加上穿的靴子戴有高跟,走起路来,脚脖子酸痛的难以抬起。
不过眼前这个人,穿着一身古装,说话有些怪怪,女子不敢大意,接着对方的话,问下去。
“你等的是谁?很重要吗?”
陆良生看着那方月牙门,聚在一起说笑饮酒的两个老人,还有叫闵月柔的女子,脸上多了微笑,点了下头,轻声道:“重要。”
那边,柳青月走上石阶,跨过高高的门槛,循着书生的目光,朝里望了一眼,看到坐在石凳上,美目回转,笑靥如桃花的女子,一时间也有些失神,总觉得跟面前的书生一样,在哪里见过。
看去周围的院落,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那就是你等的人?为什么不进去见她?要不要我帮你!”
回过神来,柳青月朝那边月牙门昂了昂下巴,斜眼试探的瞥去一旁好看的古装书生,陆良生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去院门外,“还是不用劳烦了,你早些回去吧。明日一早走出城门,看到巷子就进去。”
说话怪怪的,难道真是无意穿越到了古代?
闪出这个想法,柳青月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又看了眼月牙门内的美貌女子,转身跟着跑了出去,追上前面的背影。
“你是我路上遇到唯一说话正常的,麻烦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儿吗?”
前行的书生没有回头,看着古朴而温润的院墙内伸出的松枝,随口应了声。
“长安。”
“长安?不该是西宁吗?”
指尖触过青砖院墙,陆良生笑着侧过脸,看着面前的女子好一阵,忽然笑起来:“我送你回下榻的客栈吧。”不由理会女子愿不愿意跟上,负起双袖,继续往前走。
“哎,你等等!”
柳青月急忙跟上,不时回头看刚才经过的府邸,脚下速度不慢,几步追上古装的书生,身为女子而言,对于情爱向来有着天生的敏锐和好奇,里面那女子肯定与前面这个人有着很多故事。
追上两步,压下之前的疑虑,先问起了心里的好奇。
“那院子里的女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我欠她一些东西没还。”
柳青月嘴角勾了勾,手指抬起点点那边,口中拖出‘哦~~~’的长音,“欠的是情债吧,那有的还了。”
走过这段幽静的街道,喧闹的人声渐渐变得清晰,从前面街口传来,陆良生轻‘嗯’了一声,随手拿过街边一个泥人递给身后跟着的女子。
“…….当年答应她的,始终是要还。”
手里突然被塞了一个泥人,柳青月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想要拒绝的,可那泥人是个青衣长裙的姑娘,捏的惟妙惟肖,心里实在喜欢,拿在手里转来转去的翻看,口中也跟着说道:“光说有什么用,就算等,也不用站在门口干等着啊,难道还让人家大姑娘出来找你?我看,你有的等了。”
陆良生停下脚步,侧过脸来看着摆弄泥人的女子,说了句:“已经等到了。”时,忽然抬起脸望去夜空,只有他能感受到一股凉风拂过长街。
那边,还没从“已经等到了”的话语里,回味过来的女子,正要问:“什么等到了?”目光从泥人上面移开,看去的前方,哪里还有书生的身影。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就走了?不是说送我回客……”
有些慌乱的话语间,视线下意识的瞥去旁边街沿,一家客栈正在那里,正是她之前下榻的那家,门口的伙计,好像认识她一样,抹布搭去肩头,殷勤的迎上来,请了女子进店,亲自将她送到房门口。
柳青月稀里糊涂的推开房门进去,妹妹趴在木榻上已经睡着了,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着眼睛,“老姐…..你到哪儿去了,等你好久,打你电话,又没信号…….咦,你手里的泥人,是送给我的吗?老姐也太好了!”
小姑娘跳下床,抢过女子里的泥人坐去桌前,新奇的摆弄,那边,柳青月听着妹妹的话语,也仿如从梦里清醒过来,想起之前遇到的书生,原本压在心底的疑惑再次翻涌上来,坐去床沿时,看到手里捏着的电话,陡然想起什么,点开相册,指尖飞快滑动一张张图片,直到几张洞窟拍摄的壁画才停下,放大照片,看到壁画上的书生,瞳孔顿时缩紧,手都抖了一下。
这正是刚才街上遇到的那个人吗?
‘从画里出来了?’
就在这时,趴在圆桌的小姑娘口中又轻‘咦’了一声,小脸偏过来。
“老姐……这个泥人,怎么长的好像你啊。”
坐在床边的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手机里的壁画,以及画上的书生,耳中隐约还回荡男子轻柔的话语。
“我在等一个人……..”
“…….已经等到了。”
清秀的脸庞,眼角渐渐湿润,一滴泪珠滑落脸颊,聚在下巴,落去手机打湿了屏幕。
“姐,你怎么哭了?”小姑娘捧着泥人走过来。
听到妹妹的声音,女子猛地惊醒,急忙擦去脸上泪水,看着手背上的湿痕,红唇间喃喃出声。
“我怎么哭了……”
…….
窗外喧嚣的夜晚在持续,一栋飘着旗幡的酒楼内,陆良生径直走上二楼,一个身着官袍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前,倒着酒水自饮,感受到气机上来,目光挪去楼梯口,见到熟悉的身影出现,脸上浮起笑容,放下杯盏,起身上前拱手行礼。
“长安城隍纪信,拜见陆国师。”
陆良生上前托起他双手,看着熟悉的面庞,眼里有着难以诉说的复杂情绪,伸手一摊,请了对方坐下。
“纪城隍,请。”
“国师请。”
两人谦让一番,同时落座,便有伙计过来斟酒,纪信知道这一切都是这位陆国师施展法力所为,没有他人在侧的顾虑,端起酒杯敬了过去。
“千年后再见国师,纪某先敬一杯!”
“纪城隍,这般痛饮,怕等会儿就无酒量继续欢饮了。”
陆良生与他碰了一下杯盏,托袖抬手一口饮尽,话语里间的意思,城隍纪信也听得出来,压下再次举杯的激动,好奇的朝前倾了倾身。
“国师,还有其他事?”
“自然,等会儿可能会很热闹。”
空下的酒杯缓缓升满酒水,陆良生朝他笑着说了声,目光望去二楼窗外,远去的夜色里,一拨人此时正从远方的西北沙漠来到这边,踏进了西宁市,寻着这边法力的气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