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457章 被算計的是他們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此时另外一个宫殿内,景玉娥已经清醒了过来,旁边站着一个女子,看起来有些不安的来回走动,景玉娥察觉出她的异样,皱着眉瞪着她:“你来回走什么啊?本公主喝个药都不能好好喝!”
万燕的脚步顿住,看着景玉娥,之后纠结的说:“公主,我,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说,你被太子妃他们打成这样,当时我也吓懵了,所以不敢上前帮忙。”
“不过,公主你可还记得,有男人,询问了关于太子妃的讯息,他……他让我帮了一个忙。”
万燕说话吞吞吐吐的很是纠结,景玉娥冷眼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不耐。
“快点说!”
万燕低垂下头:“让我将太子妃约出来,然后现在太子妃大概被他堵在房间里,给……”
景玉娥自然是清楚这件事情,那个男子第一次见倪月杉的时候就起了色心,所以被单独堵在房间里,不用想也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眸光微微眯了起来,笑着问:“所以呢,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心里不安,长公主若是事情闹大了可如何是好?我现在好后悔啊!”
见万燕那害怕的表情,景玉娥却是微微笑了笑:“别害怕,也别紧张,走,带本公主瞧瞧去!”
万燕讶异的看着景玉娥:“长公主你就不害怕,到时候太子妃发现了你,会对你有所不利?”
景玉娥冷笑一声:“我们是去捉jian的,我有何怕?”
景玉娥的眼中只有不屑和嘲讽:“这可是让她无翻身之力的机会!”
说完景玉娥下了床,万燕站在景玉娥的身边,扶着她,好似很奇怪的问:“长公主,其实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太子妃是勾琼公主,在苍烈长大,一个苍烈的小王爷为什么会不认识勾琼公主?而且小王爷和勾琼公主应该属于亲属关系?”
景玉娥目光锐利的看着万燕,眼里带着一抹嘲讽:“你是真的愚蠢啊,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没有看出来?”
“那位亲王妃在苍烈都敢大胆妄为,还不足以看出来,她就是苍烈真正的勾琼公主?而这位太子妃,哼,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已!”
“不然天下间哪里来的一个丫鬟如此胆大?至于与小王爷是不是亲属,那也未必,外姓王爷多了去了!”
听了景玉娥的话,万燕感觉到一丝恍然,原来事情竟是这般,怪不得……
见万燕一副沉思的表情,景玉娥也狐疑的问:“你既然害怕,又为何帮助小王爷约了人过去?而且你又如何笃定这位太子妃就一定会过去呢?”
景玉娥的眼神看着她很是锐利,万燕轻轻笑了笑,尴尬道:“心里虽然害怕,可仇还是要报的!而且我大不了说,那字迹不是我的,是小王爷冒充的呢?”
景玉娥半信半疑,但最终没有说什么,迈开步子朝外走去,边走边开口说:“那你究竟在信上写了什么让她前去赴面?”
“我说,想与她面谈,谈谈公主你的使命……”
“你想告密!”
“我故意说的!为的引她出面啊!我哪里知道,公主你来,究竟是受了什么使命?”
景玉娥哼了一声,迈开步子一瘸一拐的走了。
等二人赶到了房间外,里面一片漆黑,甚至什么动静也没有听见。
景玉娥狐疑的看向身旁,万燕主动开口说:“小王爷大概和太子妃到了内殿去?”
景玉娥伸手扶正了发髻,冷笑一声:“去推门。”
万燕听命前去照办了。
房门在推开的那一刻,一股香味迎面扑来,景玉娥明白这是什么香味,她掩住口鼻,跟着走了进去。
室内里,视线不明,什么也看不清楚,万燕在一旁吹亮了火折子,景玉娥眉头皱的愈发深了。
“人是没来吧?”
万燕摇着头说:“不该啊。”
之后她朝里面走去,景玉娥将信将疑的跟上,等打开了内室房门,二人在房间内一阵扫视,瞧见里面有一张床,而床榻上,似乎有什么怪异的声音。
四周视线不明,景玉娥有些急躁,吩咐万燕把蜡烛点染,室内明亮之后,她看见在床榻帷幔后,隐隐有人的身影,还有一阵阵的怪声。
她蹙着眉,瘸着腿,等掀开帷幔看去时,惊讶了。
在床榻上,季涛被捆绑着,嘴巴还被东西堵住了,此时正挣扎着,看见他们两个,变的更加激动起来。
景玉娥青紫着一张脸,错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反被绑在这里了?人呢?”
她还在疑惑的询问,在身后的位置,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关闭上,吓了景玉娥一跳。
转头看去,万燕已经不在房间,她神色一变,快速去拽门,可房门已经被人死死的锁住,根本无法推开。
景玉娥瞪大了眼睛,对着外面张口怒喝:“放肆!还不给本公主将房门打开?”
可在外面的人,根本没回应,走了……
景玉娥被气的不轻,用力踹了两脚,可扯动了伤口,疼的她又开始龇牙咧嘴。
之后她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季涛身上,将堵住他嘴巴的塞布拿下,质问:“究竟怎么一回事?”
季涛着急道:“把我身上绳索也解开!”
景玉娥只能照做,季涛这才解释:“还能怎么一回事,那小贱人根本没受迷烟影响,她提前服了解药,还将我一顿痛打!他们明显是串通一气!”
景玉娥蹙着眉,那么此时将他们二人关在一起又是什么意思?
她还在疑惑,便嗅到一股股的味道扑了过来,这是?
窗户被人捅破了一个窟窿,而烟雾正朝着房间内吹来……
她立即掩住了口鼻,一旁季涛也站了起来,他快步去踹门,去拍打窗户,可不管二人如何努力,房间内依旧没有可以打开的出口,而烟雾一直在不断的往里面散来。
他气的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他回头看向景玉娥:“都怪你!”
景玉娥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与我何干?凭什么都怪我?”
“因为你愚蠢,被万燕骗着来了!”
“呵呵,那你呢?你不愚蠢?你不一样被骗来了?”
二人在房间内开始吵了起来,谁也不愿意放过谁。
宫殿外,站着倪月杉和万燕,万燕疑惑的询问:“太子妃,你想让他们两个在里面行苟且之事?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倪月杉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万燕:“如若不是他们两个人龌龊,我会有将计就计的机会么?”
显然不会,所以倪月杉这样做,她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倪月杉回去时,才知道景玉宸一直在找她,倪月杉让人将景玉宸赶紧找回来,她去洗澡,等洗澡过后,景玉宸也回来了。
但景玉宸看着倪月杉悠闲的躺在床榻上,确确实实不像出了什么事情,他这才放下心来。
翌日。
万燕去找段勾琼,请求段勾琼派人去找景玉娥,说景玉娥看过季涛的信之后,夜里出门便没有回来过,这一夜未归可不是小事啊!
段勾琼没犹豫,很爽快的答应,邵乐成则是奇怪的拉了拉段勾琼:“你现在怎么这么好说话?让你派人你就派人?她伤了本王的事情还没找她算账呢?”
段勾琼安抚道:“你就别管了,晚些就知道了!”
段勾琼好似有什么秘密?
之后段勾琼派出的宫人,四处寻找打听,季涛与景玉娥哪里去了。
经过一番搜寻,在一个宫殿内发现了二人,只是二人此时经过一夜的激战,早已经累趴在床,被人发现时,还沉沉的睡着……
似乎感觉外界有什么动静,二人被惊醒时,发现人已经被围观,二人吓的瞬间清醒。
景玉娥瞪着双眼,此时的她,鼻青脸肿着,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身上也满是青紫,惊恐瑟缩在床角时,那模样,不仅丑陋,还狰狞……
“你们都滚出去,滚出去!”
她要的不是被人围观,而是她围观别人!
段勾琼站在床前,忍不住啧啧两声:“没有想到啊,小王爷这么重口味,喜欢挑有伤在身的女人下手?”
季涛和景玉娥昨天就发现要被人算计了,但在昨天,他们也同样没有办法,不得不呼吸空气,之后就中了招数,二人情不自禁……
季涛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景玉娥,在看见她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时,立即一副呕吐状,然后抓着衣服,也来不及着急穿上,连滚带爬的便往外跑去,好似生怕跑的慢了,景玉娥会跟他说一句,要让他负责!
段勾琼笑着说:“长公主,你不如将你闲常的那位驸马休了吧,嫁到苍烈来,做个小王妃也不错!”
说完后,段勾琼毫不掩饰的大笑着离开了。
景玉娥在一旁,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你,你给本公主等着!”
但段勾琼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叫嚣的景玉娥,以及一众围观的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