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章:吸血鬼竟然還是個奶奶控?展示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小說推薦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是野泽花首领告诉我的。”
长谷川康平回答道:“包括我们是实验体这件事,她给了我资料和人手,让我把这些同胞都救出来。”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本想一开始就找你帮忙,但首领阻止了我,她说你不会同意加入我们的,贸然跟你接触反而会有暴露的风险。”
“那她还挺了解我的。”
方诚对加入什么抵抗组织根本就没有兴趣,他对这件事的唯一动力,就是想知道真相罢了。
长谷川康平这边已经榨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那个叫野泽花的女人肯定有所图谋,但长谷川康平级别太低,完全不清楚抵抗组织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方诚转而看向宮元航:“你到我的事务所来寻求帮助,是不是有人让你这么干的?”
宮元航比长谷川康平还要老实,双手放在腿上,腰部挺直立正:“是,有人发短消息告诉我,让我去你们事务所寻求帮助。”
叶语卿在一旁不满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宮元航浑身一抖,生怕被迁怒,急忙道:“是对方不让我说的。”
“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
“额……下次我一定会说的。”
早知道你们这么吊,那我还隐瞒个屁啊,你们就算问我一天用传统手艺几次我都如实相告。
方诚又问了几句,确定宮元航完全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想要找到这个神秘人的身份,只能等回去后再慢慢调查了。
但方诚觉得对方故意将自己拖进来,大概率是对自己的情况,以及对这些实验体的情况都很了解。
难道是抵抗组织那个叫野泽花的首领?
他正在沉思,长谷川康平和宮元航都不敢打扰。
叶语卿倒是踢了中岛友哉一脚,问道:“阿诚,这个死人要怎么处理?”
因为是个‘尸体’,所以她这一脚也没有收力,恰好踢在中岛友哉的腰上。
中岛友哉仿佛听到咔嚓一声,腰部传来了剧痛。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啊啊啊我的腰……臭女人……回去后一定找机会要你好看……”
他死死的忍着剧痛,才勉强维持住‘假死’的状态。
等他们把自己埋了,到时候就能趁机挖开土逃跑,以前都是这么干的。
到时候把这只吸血鬼的所作所为都捅到上面去,就不信他一个怪物能够对抗整个政府。
方诚瞥了一眼尸体,说道:“烧了吧,毁尸灭迹。”
中岛友哉:“……”
喂,你特么刚才不是说好的埋了吗?
为什么又变成烧了啊?
要是被烧了那他还假死个屁啊,直接变成花肥了。
就在中岛友哉紧张到不行时,脚忽然一痛,是火焰灼烧的痛苦。
“啊!”
他啪的一下坐起来,准备伪装成回光返照的模样。
然而刚刚一坐起,就见到面前四人都在用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
方诚蹲在他面前,指尖冒出一株小火苗,正在烧他的脚指头。
中岛友哉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下来。
这四人一点都不惊讶,难道自己的假死早就被看穿了?
那刚才假死偷听情报,岂不是也暴露了?
方诚一口气吹掉指尖的火苗:“装死有什么意思,真死才刺激,这方面我可是行家,要不要免费体验一下?”
要不是叶语卿那鬼使神差的一脚,差点被这混蛋给糊弄过去了。
她一脚下去,中岛友哉虽然没有破防,但也被迫发出一点动静,让四人都发现了。
才知道这货原来一直在装死,这要是拖出去卖了,那妥妥就给他逃跑的机会。
“不……不必了。”
中岛友哉想要笑,但脸上扯出来的表情却更像是在哭。
他一个高级官僚,小酒喝着,嫩模搂着,小钱数着,实在是不想找死啊。
早死也是不行的。
方诚早已看出这家伙是个传统的官僚,处事老练,脸皮奇厚。
但同样也非常的惜命,该投降时绝不会犹豫。
他尝试对中岛友哉使用谎鬼之语,但不起作用,这家伙的精神力量还挺高的。
扑哧扑哧。
伴随着几声利器破开血肉的声音,方诚直接甩出几根钢针,将中岛友哉钉在地上。
精神伤害不够,那就肉体伤害来凑。
“啊!”
中岛友哉发出痛苦的惨叫。
叶语卿吓一跳:“你要虐待他啊?”
“没有啊。”
方诚双手一摊:“这种人老奸巨猾,非常难对付,先给他一点苦头吃才行。”
中岛友哉忍着痛苦:“不用虐待我,想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他从方诚的举动来判断,把自己抓来大概率是要问一些情报。
想要情报你直接说啊,我一个情报科长还能没有啊?
方诚蹲下来,笑道:“早这么老实,就不用吃苦头了。”
中岛友哉都快哭了,你也没问我啊,上来就又是火烤又是针扎的。
方诚让长谷川康平把之前关于实验体的事情重复一遍。
“这些事是不是真的?”
“是!”
中岛友哉没有隐瞒:“这是藤原博哲亲自主持过的项目,至今还在运转,但我只了解一些情况,具体事项都不清楚。”
方诚又问道:“那最近为什么要将这些投放的实验体回收?”
中岛友哉低声道:“因为1号失去联络了,大概率已经死亡,我们怀疑有人在暗中破坏这些实验体,才急忙启动回收程序。”
“1号的身份?”
“北隆真元,真理教的现任教宗。”
1号可能已经死亡,那也没必要再隐瞒,中岛友哉很干脆就说出来。
长谷川康平和宮元航都很吃惊,真理教他们都听说过,一个臭名昭著的邪教。
没想到他们的一个同胞,居然做到了邪教头子。
方诚却不意外,以被北隆真元的实力,不能当上1号实验体才奇怪。
看来政府至今也不知道北隆真元是死在自己手中的。
“北隆真元知道这个实验吗?”
“知道,他还十分赞同呢,所以跟我们一直有联系。”
不愧是邪教头子,对这种人体实验都很欢迎。
方诚猜测道:“那2号肯定是我。”
中岛友哉赔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冷哼一声,要不是1号失去联络,哪轮得到你这吸血鬼猖狂。
他虽然没有见过北隆真元出手,但也还知道对方拥有只比王牌稍差的战斗力。
可惜,不知道是哪路大神把珍贵的1号给干掉了。
方诚又问道:“你们认为谁在暗中破坏这些实验体?”
“是抵抗组织。”
“胡说!”
长谷川康平大声反驳:“我们得到情报,是你们SOT想要将我们这些同胞回收处理。”
中岛友哉也反驳道:“可根据我们的情报和调查,只有你们抵抗组织才一直在劫走这些实验体。”
“那是为了防止被你们回收处理。”
“如果你们的举动,我们又怎么会中止项目回收实验体?”
双方各执一词,都认为对方在撒谎。
主要是怕被方诚认为是在撒谎。
方诚却隐约意识到,可能有人在暗中挑拨SOT和抵抗组织的对立。
包括自己,不也是有人通过宮元航,将自己给牵扯进来的?
“够了。”
他制止住两个人的争吵,重新向中岛友哉问道:“母亲是谁?”
中岛友哉顿时一怔,不是吧,这吸血鬼竟然还是个奶奶控?不是说吸血鬼已经没有世俗的欲望了吗?
他犹豫道:“我母亲是中岛美夕,已经六十七岁了。”
方诚一头黑线:“谁问你妈啊?都做到情报科长,连阅读理解都不会?”
不过中岛友哉这反应,意味着他也不清楚北隆真元口中的母亲是谁。
方诚又问了一些问题,中岛友哉都很老实的回答。
当知道那些毗沙门天每一台的造价都超过五亿时,别说方诚,其他人都沉默了。
纳税人的钱也不是给你们这么随便造的啊!
方诚此刻恨不得剁掉自己两只手,干嘛要这么冲动把六台毗沙门天都打爆了。
完全可以留下来,让政府拿钱赎回去啊。
临时客串一把抵抗组织成员都没问题。
感觉亏了几个亿,方诚顿时有些意兴阑珊,站起来准备让长谷川康平将中岛友哉带走。
中岛友哉却以为方诚要处理他,急忙道:“我还有一个秘密。”
“哦?”
方诚低头看着他:“说来听听。”
中岛友哉试探道:“如果我说了,能不能放过我?”
“那就要看你这个秘密值不值钱了,要是你说自己长痔疮是个秘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绝不会,这是关系到藤原博哲的。”
听到是科学之父的黑料,不止是方诚,其他人都来了兴趣。
方诚点点头,开始了传统艺能:“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向天照大神发誓,放过你。”
然而中岛友哉老奸巨猾,根本不会这么轻易上当:“你和你的人都不能伤害我,要把我安全送回到SOT手中,事后也不能找我的麻烦……”
叶语卿没好气的打断他:“你一个战俘哪来这么多要求啊。”
中岛友哉默不作声,这是他唯一可以用来保命的东西,当然要慎重一些。
方诚微笑道:“没问题,我可以向天照大神发誓,答应你的要求。”
长谷川康平欲言又止,这家伙可是知道抵抗组织的总部啊。
中岛友哉其实也不太愿意用发誓这种方式,因为这个世界的誓言虽然会应验,但概率是有可能。
也就是说有可能会应验,也有可能会没效果,除非头顶上那些大神们特别关心,否则完全看脸。
可他现在也没得选,只能赌一把,看看自己是非酋还是欧皇。
在方诚随便发个誓后,中岛友哉才将他所知的秘密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