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九百四十三章 你看,出事了吧!相伴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按照以往的成例,军报是要第一时间上报皇帝的,李承乾监国的时候,甚至要求十二时辰内,随到随送,谁敢怠慢,一律按照贻误军机论处。
兵者,国之大事,李承乾统兵多年,对于这种事敏感无比,在他监国期间不管是什么时辰,都必须召开军务廷议;可今儿不同,日子太特殊了,他不得不把把军报压下来。
皇帝现如今正在兴头上,又有这么多文武大臣和诸国使节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败兴的,否则今后的一年都别想好过。再者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败了兴致就能挽回吗?
是以,李承乾找借口把杜如晦叫了过来,将递给他,随即言道:“杜相,战事紧急,军情不等人,令驻守在张掖的段志感和段志合即刻拔营起寨,向交合道大军主力靠拢,统归侯君集节制!”
还没等杜如晦答话,旁边的长孙冲立刻站出来反对道:“殿下,现在不是你监国的时候,可以随意调动京师和各州道的军队!臣赞成等,可要是这道文书发出去,言官们弹劾你的奏本就会堆满中书省。”
长孙冲当然不同意,上次调动段氏兄弟进驻张掖,虽然照会尚书省和兵部按程序才做的,可就有斤斤计较的文官上本议论太子用兵加复了。现在要是再把张掖的驻军划归侯君集统帅,就不会有人弹劾太子越权调兵,成全私利吗?
兵权不同别的,太敏感了,即便是万分紧急,他也不想太子触及皇帝敏感的神经。到时候,不要脸的李泰在借着最近得宠蹬鼻子上脸,起哄架秧子,那可就不好办了。
“仲良,军情如火,一丝都耽误不得,好了,不要再劝了,出了什么事孤担着就是!”
李承乾当然知道这不合规矩,可这么多年来,他不合规矩的地方多了,也不差这一件,大不了挨一顿骂,还能怎么样!
哎哎哎,见气氛不对,杜如晦赶紧插了句:“殿下,仲良,不必为事争执!调兵的事,就由老臣这个尚书仆射,兵部尚书来做好了。”,话毕,杜如晦来到桌子前,重新誊写了一份,从怀中掏出宰相之印盖了上去。
“殿下,别那么看着老臣,老臣年纪大了,在这个位子上也干不了几年了。殿下对老臣一家恩遇太甚,老臣无以为报,今儿这道雷就由老臣来扛,一切与殿下无关!”,话毕,不待李承乾回话,杜如晦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看着老杜匆匆离去的背影,长孙冲不由的感慨了一句:“喔,想不到心狠手辣、处决果断的杜相也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一面!殿下,你可是把他交下了。”
“废那么多话干嘛,今晚的日子特殊,咱们离开太久了不好,一会儿跟孤去与那些长辈多喝几杯,他们出了这么大的力,是该关怀几句!”,话毕,李承乾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上。
…….,对于今年的上元夜宴,皇帝不是一般的满意,不仅在诸国之面展尽了大唐的威风,更是名正言顺的得到了人皇的称谓,多喝几杯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翌日皇帝是日上三竿才起的。
这边刚起来,甘郧就急吼吼的进来禀告太子和几位相爷在宣政殿候着了,而且已经派了三批人来看;这让李世民很奇怪,虽然想不懂什么事这么急,但也让内侍们抓紧伺候更衣。
进门之前,皇帝的步子是轻飘飘的,可看过侯君集发来的军报后,面色肃然的皇帝直接就扔了本章,怒声怒气的说:“这仗是怎么打的,他不知道加派生力之军护送吗?
还有为什么驸马找不回来,是战死了,还是被敌人俘虏了,用“失踪”这样推脱的词汇想蒙混过关吗?”
“陛下,本来侯君集已经命李伯瑶部接替驸马所部继续西进,可驸马在回转休整的路上被高昌军突袭,沙漠中又起了风暴,一番激战后才出现了这样的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事后,侯君集心中也是万分内疚,他亲自率领骑兵去追,可风暴太大,不能辨路,不得不率军返营。”
房玄龄这边话音刚落,杜如晦就把话接了过去:“侯君集在军报中请陛下治罪,是他一时疏忽,没有料到高昌的余部会出现在独孤谋回转大营的路上。老臣以为出现这样的误差,实在是情有可原的事,…….”
杜如晦的话很客观,过了碛口之后全是沙漠,唐军的在面临补给线无限拉长的同时,也要面临恶劣环境的考验,道路不是一般的难行,比之北伐和西征难度增加了不少。
因为独孤谋的特殊身份,侯君集特意加强了前军的兵力,而且清一色的全是老兵,这才让独孤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力克十三镇,为征讨高昌一役立下了赫赫战功。
可非得追本溯源的话,这也不能全怪侯君集,早就让他撤下来休整,可驸马爷贪功,非得把军队打得一点战力都不剩才下来,要不然也不会在伏击中损失那么大。
现在出了事全都怪在侯君集的头上未免有失公允,在加上杜如晦已经遣张掖的驻军去补台,战局方面不用担心。驸马爷那,侯君集会继续分兵去找,一直找到人为止。
“父皇,侯君集是有指挥不当的罪责,可前线的军队还在激战中,要是下旨申斥,动摇军心不说,更是容易激变军中将领,重现李广利征大宛的旧事。”,李承乾呈了一杯茶,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世民是马上皇帝,他当然知道当年贰师将军-李广利之所以在大宛的战事持久不下,与汉武帝的严厉斥责不是没有关系,最后还导致他投降匈奴。
侯君集虽然做不出背主求荣的事,可皇帝斥责的圣旨一下,势必动摇军心,迫使将军们急于求胜,到时候出征的唐军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如果因为一个人的缘故,害了整支唐军,那可就因小失大了。爱护晚辈之心再重也不能误了国事,太子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让自己明白,别逼的太紧了。
“传旨,嘉奖侯君集及交合道诸军将士,鼓励他们为国勇进,回朝之后,朕重重有赏。至于驸马的事,让他不必放在心上,尽力就好!”,话毕,摆了摆手,示意重臣工可以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