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超級交易師 txt-第925章 任人宰割的多頭

超級交易師
小說推薦超級交易師超级交易师
“不会吧?感觉都有点跌不动了呢。”群里有同学说道。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超級交易師討論-第925章 任人宰割的多頭看書
“是啊,该止损的差不多应该都止损了吧?我觉得可以抄点了。”
“那要不咱先少抄点?反正六月份合约也不交割,都已经跌到这个份上了,还能跌哪去?先进点拿着,就算再跌,扛着就是了。”
“说的是,进点。”
一帮同学不顾陈伟劝说,准备抄底了。
“咦?卧槽,我怎么进不了?”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我也进不了,说什么交易时间已经截止了,搞什么鬼?明明还在交易啊,为什么我们不能买了?”
“刘佳呢?出来给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我给刘佳打电话!”
………………
“靠,刘佳不接电话。”
“我刚给国华的客服打了,客服说,交易时间截止晚上十点。”
“我擦,截止晚上十点?这是什么破规定?明摆着不让咱们买了?”
“就是,不让抄底,那之前亏的那笔,不是白亏了?”
“看来只能等明天白天抄底了,但愿明天原油没有反弹起来。”
“唉,早知道,刚刚止损完的时候,就该顺手抄底的。那会儿六月份合约还在二十块钱呢,到现在也没跌多少。”
这话已经隐隐带着几分埋怨了。
埋怨陈伟当时不让他们抄底。
“你们应该很庆幸,要不是陈总让你们止损,你们的多单现在还套着呢。”魏广龙忍不住又说了句。
一帮人都不说话了。
这会儿盘面走势不是很剧烈,也用不着一直盯着,陈伟一边跟周毅他们聊着,一边瞅几眼群里的消息。
同学们说的那些话,他都看到了。
说实话,他是真不知道国华银行那边十点以后就禁止操作了。
如果知道的话……他还是不建议同学们这个时候抄底。
優秀都市小說 超級交易師討論-第925章 任人宰割的多頭看書
抄底这东西,宜迟不宜早。
宁可晚三步抄底,也不能抢一步。
在底部没有真正走出来之前,谁也说不准底在哪。
很多散户,生怕自己错过抄底的机会,在底部还没有出来之前,就早早抄进去了。
然后跌无止境,被死死的套在里面了。
正确的抄底,是应该在底部已经走出来了,并且反弹趋势已经明朗了,这个时候再进去抄底也不迟。
虽然说,这个时候抄底,进场价要比最底部高一些,但是风险却是要小很多。
可惜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很多人就是不懂,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抄底。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超級交易師 線上看-第925章 任人宰割的多頭分享
就连陈伟这些学金融的同学,都不例外。
在陈伟看来,就算今晚没法再抄底了,也没关系,明天再进就是了。
反正原油接下来应该会有一波较长的反弹期,毕竟无论是从供给的角度还是需求的角度,低油价都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
现在六月份合约已经跌破二十了,今晚能跌到哪里不好说,但是明天,甚至最近一个月的时间,原油不太可能急速反弹。
国际形势暂无好转,几个产油大国之间的博弈还在继续,这种情况下,原油不可能大涨的。
起码得持续一段时间的低油价,然后才会慢慢涨起来。
所以根本就没必要急着抄底。
但是这些话,陈伟也懒得跟同学们说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不止是这一次,以后陈伟也不会再跟他这些同学谈论股票期货方面的事。
不念他的好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埋怨他。
好心当成驴肝肺。
陈伟直接把手机扔一旁,不再看群里的消息。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超級交易師笔趣-第925章 任人宰割的多頭鑒賞
这个时候,盘面又有往下走的迹象了。
多头应该是撑不住了。
很快,油价就跌破了十美刀。
十美刀一破,油价就仿佛冲破了最后一道大坝的洪水,跌势再也止不住了。
越来越快。
九块钱、八块钱、七块钱,一个个的关口接连被冲破。
周毅他们几个早已激动不已。
“我擦,真有可能跌成负价啊!”周毅不敢置信的大叫道。
此刻盘面的跌势实在是太猛了,简直是一泄如注。
照这个势头,一鼓作气跌破零元,可能性相当大。
“空头看来是铁了心要砸出个负价来,把那些多头给生生逼死。”覃飞感慨了一句。
正常情况,油价是不可能跌成负价的。
哪怕美利国那边的储油仓库的确是告急,也很难跌出负价来。
道理其实很简单,油价真要是跌成负的,那些能源巨头企业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他们肯定会趁着原油负价,大笔吃进的。
哪怕是为此专门建几座储油仓库,也是值得的,甚至,建仓库来不及,直接租几条油轮,装满了停靠在码头上,也值啊。
所以从实际情况来看,现货原油很难跌出负价。
此刻,原油期货直奔零元而去,很明显,是那些空头在逼多。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多头竟然一点反抗都没有,任由油价这么崩盘式的往下跌。”郑军鹏说了句。
今天的确是交割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无论是多单还是空单,今天都必须平仓。
多头但凡是反抗一下,空头也不敢如此嚣张。
而且从盘面上,丝毫看不出多头有什么反抗的痕迹。
好像完全认命似的。
更诡异的是,多头非但没有反抗,甚至都没有大笔止损的迹象。
“是有点不太正常。”覃飞说了句,他也有点搞不懂了。
单从盘面上看,这个多头的表现,简直堪称幼儿园水平。
丝毫没有反抗。
陈伟他们看不到持仓量,但是那些巨鳄,肯定能看到持仓量的。
能让那些空头大肆逼空杀跌,可以预料,多头的持仓量必然不小。
可如此多的持仓量,竟然表现的如此幼稚,覃飞实在是不能理解。
这纯粹就是给空头送钱啊。
“会不会是……国华银行的那个原油贝?”苏溪说了句。
“原油贝?你是说,国华银行的原油贝,还在里面?”郑军鹏愣了下。
“还别说,真有可能,刚刚我同学他们试了下,原油贝已经不能交易了,说是截止到晚上十点,好在我同学他们九点多钟的时候就听了我的话,止损了,但是肯定还有很多原油贝的投资者没来得及止损,全在里面套着呢。”陈伟神色古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