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ypn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487章 一騎獨往相伴-dwv0z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苏南城拿下,下一个目标就是木底城。
“该如何打?”
程名振和苏定方召集众将议事。
“若是强攻,敌军定然会固守。”
这是个没营养的建言。
“要不就围困!”
这个建议有些意思,但……
“如何围困?”
程名振没好气的道:“大军在外要维系粮道颇为艰难,国内转运过来耗费不小,再送过来还得小心被高丽人劫掠……”
代价太大了。
苏定方说道:“还是以杀伤为主。”
这是个冠冕堂皇的建议。
大唐不可能为了新罗而两肋插刀,本来按照朝中的谋划就该是来烧杀一番,旋即扬长而去。
可贾平安竟然把南苏城给破了,如此自然不能虎头蛇尾。
“南苏城在贵端水一侧,大唐不可能固守。周围的高丽人一旦蜂拥而至,咱们反而被动了。”
程名振缓缓说道:“所以此战要速战速决,随后撤离到辽水之后。”
他和苏定方相对一视,“我军随即出发,见机行事。”
晚些,贾平安寻了他们二人单独议事。
中间发生了些争执,听不清,但等贾平安出来时,竟然脸上有淤青。
“被他们毒打了一顿!”
李窟哥低声道:“这些老将都有动手的习惯,看来贾平安刚才的私下建言多半不合他们的心意,是以被毒打。”
阿卜固笑道:“我倒是希望他能再狂妄一些,如此被当头一击。你要知晓,越是骄傲的人越经不起失败。”
“但程名振和苏定方显然会护着他。”
“看看吧。”
阿卜固眼中的野心一分不少,但桀骜却少了些。
程名振出来了,吩咐道:“李窟哥。”
“来了!”
李窟哥心中微动,行礼。
“你带着本部跟随出击。”
“是!”
随后各种军令,贾平安孤零零站在那里,众人诧异不已。
这不是二位大佬看好的年轻人吗?
刚被毒打了一顿,随后又被撇开了。
随即大军出动。
木底城此刻风声鹤唳,当看到唐军万人而来时,终于心中安稳了。
“剩下的日子……就是熬,熬过了活,熬不过……死。”
牛角号声中,全城戒备。
“李窟哥!”
“在!”
李窟哥上前。
用骑兵来攻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不担心这个。
那么就是外围游弋。
“你部戒备。”
这是啥意思?
程名振说道:“弩手上前。”
原来是保护弩手?
两千骑兵上前,在弓箭的射程外止步。
数千弩手上前。
后续的大车一车车的拉着弩箭上前。
这便是中央王朝的底气!
弩阵成型。
上弦。
有人指着城头高喊,“放箭!”
密集的声音中,弩箭化身为黑云飞了上去。
“防备箭矢!”
城头上的高丽人纷纷举着盾牌蹲下,还有人直接趴着。
惨叫声不绝于耳,还有一波弩箭越过城头,把正在下面搬运守城物资的军士杀伤大半。
“注意防箭!”
几波弩箭后,唐军后撤。
“这是围困?”
守将抬头看了一眼,回身笑了起来,“弩箭无法杀光咱们,唐军退却了。”
随即唐军开始围城。
“斥候去打探消息!”
军令不断下达,气氛很紧张。
第二日,依旧是一波波的弩箭。
“唐军束手无策了。”
守将倍感欣喜。
“苍岩那边此刻定然得了消息,随后传递回去,大军顷刻可至!”
甘勿城中有大军驻扎,属于预备队性质,一旦全数开来,这点唐军也只能退却。
所以守将不慌。
就在第三日的夜里,苏定方带着一千骑兵消失了。
……
大军在外,粮草是重中之重,几乎隔几日就会有大车队渡过辽水和贵端水,
唐军也颇为慎重,每一次都是数百人保护车队。
这一日,数百辆大车艰难的过了贵端水,然后歇息片刻,开始出发去木底城。
就在后面,两骑远远的看着这一切,随即消失在后方。
一片林子里,数千高丽人正在吃干粮。
“他们回来了。”
正在蹲着吃东西的将领起身,那凹陷的双眸中多了喜色,“如何?”
“大模达,唐军的粮草车队又来了,数百车。”
“随行多少人马?”
“五百不到。”
这是机会!
将领起身,“让他们赶紧吃东西,随后出发!”
晚些,林子里一阵嘈杂。
三千骑兵,外加两千步卒,这是援军。
“唐军定然以为我等会直接增援木底城,可却不知咱们准备从后面给他们来一下。只是没想到竟然发现了他们的粮道,只需劫了那些粮草,咱们不但得了补给,木底城的唐军将会缺粮。”
凹眼将领笑道:“军中无粮,那就要吃人呢!随后军心一乱,咱们内外夹击,唐军岂能不败?”
“步卒在后面快一些,骑兵先去截杀。”
三千骑兵开始加速。
一个多时辰后,他们看到了车队。
“围上去!”
唐军已经发现了他们,一阵惊呼后,马上用大车围成了一个圆阵。
那些车夫和民夫都拿起了兵器,组织起来竟然也有千人。
“进攻!”
将领喊道:“唐军奢侈,军粮中有肉,还有好干粮,拿下他们,咱们马上埋锅造饭,吃一顿好的。”
身边的将领说道:“咱们不去从背后突袭唐军?”
“唐军将领定然会在四面派出斥候,突袭谈何容易?断掉他们的粮道,他们将会不战自败!”
“出击!”
那些骑兵欢呼着冲了上去。
“武阳伯,后面有铁骑!”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敌将身边的那些骑兵。
这些骑兵人马都披铁甲,所以称之为铁骑。
这便是此刻最为强大的突击力量。
“弩箭准备……”
“放!”
密集的弩箭飞舞过去,正在冲阵的骑兵倒下了一片。
“放!”
两波弩箭后,敌军已经逼近了。
“他们死定了!”
只要舍得牺牲,车阵并不能防御骑兵。
“准备……”
贾平安回身,身后数十大汉拎着包裹,有人点燃了引线。
李敬业拿着的包裹最大,上面有绳子绑着,只需甩动绳子,包裹就会旋转起来。
最后一扔。
数十个包裹丢进了冲阵的骑兵中间。
“他们竟然扔粮食?”
那些高丽人不禁大笑了起来。
“轰轰轰轰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破了那些欢喜。
硝烟弥漫中,战马发狂般的蹦跳,那些骑兵有的被炸下马来,随即被踩死。
乱了!
“拉开一些!”
贾平安狞笑道:“出去给他们一下!”
弩箭一波射了过去,旋即数百步卒冲出去,用长枪拼命的捅刺。
那些骑兵慌乱中转身就跑。
“救命!”
“那是什么?”
将领愕然,他的战马也有些不安。
“让他们停下来!”
有人去拦截奔逃的骑兵,有人在看着前方……
前方倒下了约有上百骑,也就是说,这一波基本上一个包裹能弄死两个,还有些受伤的在逃窜。
“就是吓唬人的!”
将领骂道:“再来,让他们安抚战马,再来!”
车阵中,步卒已经撤了回来,有人拎着人头欢喜的冲着贾平安挥舞,“武阳伯,我斩杀一人!”
“好汉子!”
贾平安赞道。
李敬业回来了,不满的道:“兄长,厉害是厉害,就是炸死人太少了些。”
“以后再慢慢的提高吧。”
火药弄出来后一直在折腾,贾平安没管。
“兄长,这不是你弄出来的东西吗?你为何没管?”
“我管太多了不好。”
贾平安知晓自己的斤两,火药的事儿再想进步,他是没办法了,只有寄希望于那些工匠。
“那边试验前后死伤数十人,我去管……”
不过此次出发前,那边说是弄些来试试,让贾平安这个发明人亲自体验,最好弄个用后感来。
“敌军开始集结了。”
那些骑兵在不断集结,但战马并非能马上就安抚好。
“有步卒!”
就在后面,步卒奔跑的脚步声传来。
步卒的到来让敌将不禁松了一口气,“继续安抚战马,步卒马上进攻。”
步卒的进攻没有任何取巧的余地,他们还带着喘息,就开始了冲击。
“放箭!”
弩箭对付步卒简直就是太爽了,一波波的洗劫着。
尸骸累累,堆积在冲击的路上。
当接敌时,唐军的长枪隔着车阵和高丽人互相捅刺,但唐军有车阵保护,后面的弓箭手源源不断的射杀着高丽步卒。
远方,苏定方借助着树木的遮挡,在看着这边的战况。
“中郎将,该出击了。”
“慌什么?”
苏定方说道:“敌军骑兵还未动,此刻出击,他们会逃。唯有等他们和车阵缠住之后,才是出击的时机。”
“可武阳伯他们危险……”
苏定方平静的道:“为将者,在许多时候都要有取舍,不能承受死伤,那便不要为将,免得害人害己。”
……
“唐军的箭矢太厉害了。”
唐军的弓是人手一把,近距离攒射,高丽步卒死伤惨重,士气已经跌落到了谷底。
“撤回来。”
将领看了一眼那些骑兵,“骑兵准备出击。”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唐军刚才就扔了十余个那个鬼东西,可见是用完了。”他狞笑道;“要一下就击破他们的防御,注意了,不要怕死伤,只管用尸骸堆积过去。”
步卒开始撤离。
“武阳伯,为何不用火药?”
刚才贾平安令人扔了十几包火药,随即就停住了,让众人不解。
“步卒不是咱们的威胁,我要让敌将断定咱们没了火药,如此,当敌军骑兵冲击时,火药才能出其不意。”
“骑兵来了。”
敌军骑兵蜂拥而来。
“老子此次要让他们喝一壶!”
贾平安狞笑着。
“放箭!”
弩箭发射,随即百余人准备好了火药包。
“放箭!”
……
苏定方回身,一千骑兵已经上马了。
每个人的眼中都是杀气腾腾的,渴望着立下军功。
这是一个武力强大的王朝,面对敌人的威胁时,他们最喜欢的应对方式就是进攻。
苏定方挥手,骑兵缓缓出现。
他喃喃的道:“贞观四年二月,老夫气盛,行事不妥,先帝便再也没多看老夫一眼,这一眼便是二十余年,老天……”
他仰头看着天空,“多少人以为老夫就此一蹶不振了?”
……
“扔出去!”
百余火药包被扔了过去。
轰轰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中,敌军震惊,接着大乱。
“他们还有!”
敌将咬牙切齿的道:“冲过去,不管不顾的冲过去!”
第二波人上前。
“扔!”
第二波火药包被扔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炸了!
整个敌军冲击阵列全乱套了。
战马乱跑,甚至是原地蹦跳,把主人摔下来,然后掉头就跑。
敌将冷着脸道:“跟我来!”
挑战双面公主的爱情法则
他带着那数百铁骑冲了上去。
“闪开!”
铁骑在加速!
前方混乱的骑兵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敌将正在喝骂……
“那是什么?”
一个骑兵突然指着后方喊道。
敌将的心中猛地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回头看了一眼。
黑压压的骑兵在加速!
那一面大旗是如此的耀眼!
“这是个圈套……敌袭!”
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
唐军的粮道就是故意暴露在他们的眼前,就等着他们来攻击,而这两千骑兵在边上环伺,就等着这个时机。
“援军来了。”
车阵中一阵欢呼。
“兄长,他们打你就是为了这个谋划?”
“是啊!”贾平安觉得身上还有些痛,不禁暗自诅咒程名振和苏定方回头没酒喝。
“打开车阵。”
车阵打开,步卒们冲杀了出去。
贾平安上马,带着十余骑一路追杀。
那数百铁骑跟着敌将竟然不退,而是冲着苏定方冲去。
“这是要掩护大队人马逃跑,高丽不乏果敢之士!”
有人在感慨。
但他遇到的是苏定方。
当年曾经勇冠三军的苏定方!
只是一个照面……
“万胜!”
须发斑白的苏定方举起了敌将的人头,虎目贲张,当前的敌军竟然惊叫一声,想转身逃跑。
“好猛!”
这是贾平安第一次看到苏定方杀敌。
然后……
他一马当先冲杀进了所谓的铁骑之中,无人能挡。
鲜血在他冲击的路上飙射。
惨叫声在他的身后不断传来。
那须发在风中飞舞,双眸中全是快意。
当他冲杀出了敌阵时,目光扫过战场,所有人都为之心折。
“好一个苏烈!”
“杀敌!”苏定方一马当先展开了追杀。
“打扫战场!”
贾平安麾下只有十余骑,所以准备带着步卒收拾战场,随后践行自己的诺言,筑京观。
一骑飞也似的冲来,近前后,军士禀告道:“武阳伯,中郎将的眼睛都红了。”
“为何?”
这不对。
苏定方大把年纪了,而且也是老将,怎会如此情绪外泄?
所谓山崩于眼前而不惊,这说的是统军大将。
领军大将一旦喜怒形于色,对于麾下的影响颇大,所以最好的便是平静。
“我去看看。”
贾平安不知道老苏这是被谁给捅了肺管子,带着人急匆匆的去了。
“京观马上就弄起来!”
临走前他还不忘交代这个。
前方的敌军在亡命逃窜。
苏定方双目通红,追上就是一刀。
“那个老将来了。”
那些高丽人在尖叫。
“围杀了他!”
有人带头,十余骑咬牙切齿的勒马转身。
冲!
一刀!
一刀!
凭什么?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多年?
这二十多年里,苏定方看着别的将领领军厮杀。长安城中,他依旧在左卫待着。那些将领渐渐升官封爵,他还是那个中郎将,不起眼……
这二十多年里,先帝从未对他多看一眼。
为什么?
就为了他当时纵兵掠夺!
可那是敌人啊!
苏定方虎目圆瞪,“杀!”
他单骑冲了出去,身后一地的尸骸!
老夫当年曾率两百骑突袭突厥大营,老夫惧了吗?
前方数百骑在疾驰。
“那个老将又来了!”
喊声中充满着不敢置信。
勇猛没问题。
但这个唐将须发都斑白了,哪里来这么多的力气?
“就是他斩杀了大模达,一刀就杀了!”
有人红着眼道:“为大模达报仇!”
两个悍勇的将领回身。
这是他们的希望。
只要斩杀了这个老将,唐军将会士气大跌,随后他们说不得还能来一次逆袭。
所有人都在马背上回头。
这一眼……
刀光闪烁,吼声如雷!
“陛下!”
苏定方冲杀了过来。
身后,那两个将领倒在地上,身体还在抽搐着。
那些高丽人瞪大了双眼,眼中的期冀全变成了恐惧。
“快跑啊!”
崩溃爆发了。
苏定方一路砍杀。
他记得自己曾在先帝出行时昂首挺胸,想让先帝看到自己。
可先帝的目光平静的从他的脸上滑过,没有一丝情绪。
为什么?
他不解!
“中郎将!”
贾平安要疯了!
老苏再这么狂奔,弄不好就会直接遭遇敌军后续大队人马。
“中郎将!”
他拼命的嘶吼着。
苏定方冲进了那些逃窜的骑兵中间,横刀挥舞……
贾平安只看到了血箭在飙射,只听到了那些惨叫。
“兄长!”
李敬业突然指着前方喊道:“那是什么?”
贾平安缓缓抬头。
梁水在缓缓流淌,数千骑兵刚渡河,正在集结。
他们看到了一个老将独自在追杀溃兵。
领军的将领漠然挥手,“杀了他!”
数千骑兵发动了冲击!
“中郎将!回来!”
贾平安带着十余骑在拼命的追赶叫喊。
苏定方勒马。
前方一个敌军跪下,疯狂的叩首。
横刀掠过。
带着鲜血的横刀指着前方。
斑白的须发被风吹起。
“杀敌!”
一骑独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