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txt-第87章 我不可以住進你的眼睛推薦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韩非试着和对方交流,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他打开属性面板,一边盯着退出键,一边开始在卧室里翻找有用的线索。
衣柜、床铺、枕头,当韩非想要打开床头柜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后背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缓缓扭过头,韩非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卧室里所有的人偶和布娃娃全部都看向了他。
那些娃娃的姿势各不相同,有的瘫倒在地,有的仰面朝上,有的靠墙站立,但它们此时的脑袋全部都对准了韩非。
那一个个用纽扣、塑料和金属做出的眼珠子,仿佛蕴含着某种情绪,透着恶毒和痛苦。
无法逃离的房间里,被一群诡异的布娃娃注视,韩非就算久经考验现在也有点慌神。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下,露出了近乎完美的假笑:“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很心疼你,也很想惩罚那些凶手。我不是一个伪善的人,我想要帮你复仇!”
韩非感觉应月就在这里,为了增加说服力,他从物品栏里取出钉有应月名字的发偶。
在他拿出这个发偶的瞬间,屋内温度几乎降到了冰点,他手上的戒指也开始传来寒意。
“你不该承受这些痛苦,该承受这些痛苦的是那些伤害过你的人。”
韩非在对方暴走之前,一点点将钉在发偶上的钉子取出,他把那张写有应月名字和生日的纸片认真折叠,放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起身离开公主屋,韩非进入旁边的卧室,将女人的日记和小孩的画册拿了出来。
他从画册上撕下了几页,简单的折叠出了一个纸人,然后在纸人的背后写上了明美两个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一屋子的布娃娃和人偶都在盯着韩非,鬼都没搞明白韩非在做什么的时候,韩非举起那个曾经钉在应月发偶身上的钉子,将那钉子狠狠扎进了写有明美名字的纸人上。
“他们一家犯下了如此大的罪孽,绝对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你承受的痛苦,应该也让他们尝一尝!”
说完之后,韩非又从女人的日记本上撕下了几页,折叠出了另外一个纸人:“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名字?我是真的想要帮你!”
曾经钉在身上的钉子现在刺进了纸人当中,那个纸人上还写着自己最痛恨之人的名字。
屋内的凉意似乎散去了一些,那一个个布娃娃和人偶仍旧盯着韩非,但是目光中的怨毒主要集中在了纸人身上。
韩非暗自松了口气,他这波注意力转移的非常成功。
屋内温度恢复正常,但是韩非戒指上传来的凉意却在不断增加,这屋子里最恐怖的鬼似乎就要现身了。
没有害怕,没有躲闪,韩非很坦诚的看着满屋的布娃娃:“我来和你一起复仇。”
韩非现在恨不得把这几个字写在自己身上,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善意。
兴许是因为从来没有遇见过韩非这样的邻居,1084房间开始慢慢发生变化,原本闭合的衣柜忽然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眸。
而这只是刚刚开始,书架后面,被子缝隙,窗帘旁边,甚至墙壁上那些人像的眼睛都开始眨动。
一只只眼睛在房间里睁开,仿佛沉睡的某种东西开始苏醒。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的治癒系遊戲-第87章 我不可以住進你的眼睛鑒賞
房东戒指散发出的寒意已经超过了九楼那位邻居,让韩非心惊的是,手指上的寒意还在不断加重。
当戒指散发出的寒意达到最浓重的时候,所有的眼珠都开始流血,同一时间韩非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触发G级隐藏任务——瞳屋!”
“瞳屋(G级隐藏任务):找到应月,活着离开1084房间。”
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额外的要求,这个最新触发的隐藏任务和之前韩非接过的隐藏任务不太一样。
那些沉睡的眼眸还在不断睁开,韩非已经出现了窒息的感觉。
双方实力相差过大,对方根本没有针对他,仅仅只是出现就已经影响到了他。
“这就是住在八楼的鬼吗?那隐藏在九楼的鬼会有多么恐怖?”
无处可逃,也无地躲藏,韩非只能打起精神去寻找应月。
“这隐藏任务分为两个阶段,系统大概率不会随便安排,想要活着离开的第一步应该就是找到应月。”
在韩非开始移动的时候,八楼的鬼彻底苏醒了。
那一只只流着血泪的眼珠盯着韩非,屋子里的某个地方响起了女孩的哭声,紧接着房间各处都响起了哭声!
“怎么回事?应月曾经在这些地方哭喊过吗?”
那哭声让人心疼,其中隐约还夹杂着求救声,好像有个孩子希望别人能够去找到她。
“视力出现问题,应月生活的世界被黑暗笼罩,她的周围又满是恶意和伤害,她肯定想要有人能够发现她,救救她。”
韩非不再犹豫,他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借助房东戒指来感知对方的位置,可戒指只能大概感知到一个范围。
“应月现在就在这卧室里!她应该就藏在某个布娃娃的身体上!”
房间里的娃娃和人偶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但是韩非没有别的办法,他蹲在地上一个接着一个娃娃查看。
在他抱起一个很大的毛绒狗玩具时,韩非忽然感觉这个毛绒玩具比正常玩具要重一些。
拉开小狗玩具背后的拉链,韩非看到了一条缠满胶带的手臂。
在看到手臂的瞬间,韩非立刻想到了那个女人日记里的一句话——一月十五日,明美想要养一个宠物,可惜应月身体不好,对动物绒毛过敏,她们两个的性格还真是不搭。
“应月对动物毛发过敏,明美想要养一个宠物,那个女人不会是把应月拆进了毛绒玩具里吧?”
韩非深深吸了一口凉气,他之前已经从最坏的角度去揣测对方,但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恶意。
手指在轻轻打颤,韩非强行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他把屋子当中所有的毛绒玩具全部打开。
一点点拆下那些胶带,最后他在这间满是眼睛的屋子里,拼凑出了一个紧闭着双眼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