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6y9優秀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討論-80 誰的幻象讀書-5n01i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在那些林林总总的藏品当中,确实有着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显眼的藏品被放在一个宝库的角落位置,那是一个白色的金属箱,外面完全看不到任何接口,浑然一体,陆凝是看到了名字才确定这是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另一个我”,维拉居然是这样命名的,要不是她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记忆网想要联想到恐怕要花不少时间。
她小心地将这个白色的金属箱捧了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重量,似乎只有两公斤左右,轻微的摇晃并不能听见里面有什么响声,无法判断内部的结构。
返回走廊上,陆凝喊了晏融和久住平真一声,现在算是找到了记忆网的载体,但怎么启动呢?
晏融伸手在箱子上仔细摸了一圈,最终是没触发任何东西,也不知道是根本没有还是会识别触碰的人。
“这东西到底怎么启动?”尝试过各种手段之后,久住平真也有些无奈了。陆凝想了想说道:“要不然我们可以去找找维拉?”
“维拉?”两人惊愕。
对于见过维拉一次的陆凝来说,通过一个相同的时间坐标位置找到她还活着的时间是很简单的事情,她带着两人回到了那个从前的时之馆,来到了维拉的卧室外,敲了敲房门。
不久之后,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刚睡醒的惺忪问话:“谁啊?”
“维拉,我需要你的帮助。”陆凝说道。
“哈~~~半夜不睡估计明天又要被念叨了……你们没遇到女佣吗?遇到了一定会把你们拦住的。”
维拉打开了门,揉着眼睛看了一眼门外,发现了晏融和久住平真之后脸上居然出现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你们的时代都已经变成这样子了?这是又穿回来两个?”
“呃……总之说来话长了。我们已经找到回去的办法,但现在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个东西你知道吗?”陆凝敲了敲手里的金属盒。
维拉盯着盒子看了几秒钟,有些疑虑地说:“这是不是从我的收雪区拿出来的那个……超脑核心?”
“你知道就好办了,能否帮我们启动?我们需要这个……”
维拉急忙晃了晃手:“等下!你们要这个干什么?它只是一个纪念品,并没有和塔季耶夫构筑的记忆网相连接,哪怕自主生成的记忆网也只是我个人思维逻辑所产生的副本,里面什么功能都没有。”
“要的就是什么都没有。”陆凝更加满意了,“我实话实说,我们就是需要一个隔绝的记忆网来封装记忆,但是在我们的时代记忆网要么已经成型被人掌握了,要么就是在难以取得的地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在你这里。”
“呃……好吧。”维拉倒也干脆,“如果能帮上未来人的忙大概也是好事,只是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用这个来做坏事?”
“我想你可以用这个记忆网来加入一些指令来防止,毕竟它的蓝本是你自己,稍微调整一下是做得到的吧?如果你不希望我们利用它的计算功能,那就关闭掉最好了。”
“那么你们要封存的记忆是谁的?”
陆凝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是国王,残存的记忆。”
她本来以为说完这句话之后要再花费一点时间说服维拉,没想到维拉只是叹息了一声。
“好。”
“你不问问吗?”轮到陆凝惊讶了。
“我参加了塔季耶夫的实验,凭我的才智想要理解他的实验内容也不困难。我知道如果国王使用了这个技术大概会有些什么样的后果……”维拉苦笑,“不过还是让我有点不太舒服……我们千辛万苦所造就的未来,并不被未来的人所需要啊。”
“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人总会犯错。”晏融说道,“能往后照顾一代已经是人能做的极限,千秋万代那是梦里的事情。”
维拉长叹了一口气。
“那么请让一切都结束吧,确实,活着的人……不需要死去的人去为他们考虑未来如何。”
她伸手按在了金属箱上,白色的箱子表面顿时流过了一排排蓝色的淡光,呈现出如同电路一般的精密图像。很快,箱子就发出了一声轻轻的蜂鸣,白色的外壳瞬间变得透明,而在箱子的内部,竟然是一片无比璀璨的光芒聚合体。
维拉的脸上有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不知原因。她的手指在箱子表面轻轻扣动,那箱子内部的光芒也随之而转,不同颜色的光点投射到外面的光并不混乱,反而显得多姿多彩。
“诞生,如同婴孩,结束,也是婴孩。”
她终于松开了手指,光芒微微一缩,随即恢复了原样,在箱子里慢慢旋转起来。做完这一切之后,维拉看了看陆凝,又看看晏融和久住平真。
“祝你们成功。”
“谢谢。”陆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维拉恐怕已经猜到了其中大部分的状况如何,但是她依然恪守着自己的准则,没有多问,只是提供了协助而已。
三人拿着已经启动的超脑核心离开了,维拉站在原地,表情有些惆怅。
“我到底是处于过去的自己,还是未来留下的幻觉?真正的我究竟位于哪一片时间当中?如果我只是个破碎的虚影,那么谁来构成了这片昨日的幻象?”
聪慧如她,自然不会向这没有答案的问题寻求一个结果,她摇了摇头,身体慢慢化为了碎片,消散在空气中。
=
一枚狙击子弹划破空气,却被一把长剑砍了下来。
“喂喂喂……还真有不长眼的人背后下手啊。”拎着华丽长剑的男子停住了在楼房间纵跃的身形,侧过身子看向后方。旁边的女子冷冰冰地瞥了后方一眼:“风鹄,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快用双剑共鸣找到殷天佑要紧。”
“飞燕姐,我可不想一边走一边背后被人打黑枪,而且这两位伙计的速度也不比我们慢啊。”风鹄狰狞地一笑,“二位,难道不出来吗?”
“如果我要打穿你的脊梁骨,你根本就没机会挡下来。”施永跳上了房檐,一脸冰冷地看着对方,“你们追着国王过去想要做什么?”
“哈?我记得你的面孔,游客的话当然是要干掉这个场景里的最终Boss了,你们难道不是同样的目的?”风鹄反问道。
施永发出了一声嗤笑。
“你们这一身破装备也就在同样水平的人前还能看看,国王是什么段数的实力大家心里都有数,凭你们的装备和他打就是送死,除非你们两个真的是这种送死的蠢货。”
这句话说得风鹄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飞燕姐,我们怎么处理?要不要在这里解决掉这个家伙?”
“在那之前还是先想想他为什么敢跳出来吧。”陶飞燕伸手在腰带上一扣,将一把软剑拔了出来,手指同时抹过,在短剑上涂抹上了一些鳞粉。下一刻,陶飞燕从房顶跃下,剑锋向下,一瞬间将软剑抖出了十数剑影,刚刚来到下方的让举起盾牌将自己护住,向后一跳,跟着就展现出了自己的十字杖。
“财宝?”陶飞燕眯起眼睛,“难怪……”
“飞燕姐!”风鹄在上面高声喊道,“那家伙瞄准我了!”
“下面有个棘手的家伙,你自己处理掉!”陶飞燕吼了回去,接着剑尖一晃,再次向让刺出,她的身手相当不凡,在这样一个不太宽阔的小巷当中,让也有些难以施展,只是凭借光荣教会顶出去阻挡对方的攻势,等候上面的战斗传来结果。
这里的战斗自然是被路过的几名“新臣”察觉了。
“……是战斗,我们要去解决吗?”苏立才用茫然的声音问。
“不,帮助国王肃清周围是我们的职责。”柳云清将灼光剑一甩,“只要他们没有向国王靠近的意图,就不接战。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王宫方向尚未传来讯息,最后两人还没到来,不能再分出人手。”
“啊……国王实在是行动太快了。”袁捷不无抱怨地说道,“倒是考虑一下我们的机动力能不能跟上啊。”
“嘿呦,如果臣子跟不上国王的速度,被淘汰了也没什么可说的吧。”鲁道夫打趣了一句,“我们几个刚刚成为臣子,还未建功立业,又凭什么向国王提条件呢?”
几人谈笑说话都有条理,只有眼睛依然是空洞无物的状态。
=
陆凝已经找回了坐标。
“最大主教!”她看到依然等候在时之馆外的最大主教还是欣喜的,而最大主教也尽可能摆出了一个慈祥的表情——毕竟他现在实在容貌可怖。
“孩子们,看起来你们成功了?”
“是维拉给了我们帮助。”久住平真眼神复杂地回头看了一眼,“她……她的过去依然徘徊在这个地方,没有离去。”
最大主教沉默了,从那张已经化为怪物的脸上难以看出他的情绪,但是三人都能感受到老人身上的悲伤。
“能否让我看看维拉的记忆网?”短暂的沉默之后,最大主教说道。陆凝将手里捧着的透明盒子递给了最大主教,他拿起来仔细瞧着盒子里那团璀璨的聚合体,目光渐渐变得柔和了很多。
“这孩子吃了很多苦,她的个性太过要强,我们曾经告诉她有什么烦恼就说出来,却总也见不到什么成效。但是……很高兴,即便经历了那么多,她的心依然能焕发出这样的彩色。”
“我们会让那位国王永远留在这样的记忆网之中,美丽,但空无一物的内核,其实也是最适合的安息之所。”陆凝对最大主教说道,“请您……协助我们。”
“是啊,我刚刚能看到,那位国王大概开始被贵族们从心的深处挖开伤疤了,他开始不是那么稳定,而我们也有机可乘。”最大主教举起了极音彩乐,“现在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赶往现场了吗?”
“不,棺椁。”久住平真摇摇头,“我们还缺一副装殓他的棺椁。”
“……我来想办法。”晏融忽然说道。
陆凝和久住同时看向晏融,表情明晃晃说着:“你之前可没有说过。”
晏融的样子似乎很犹豫,不过她还是坚定地说:“总之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一切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吧?”
“如果你确保那个棺椁是有用的话。”
即便内城广阔,国王正在战斗的地方依然是动静最大的,只要循着这个找过去总能找得到地方。
大地在震颤,火焰在汹涌,国王手中的绯红终末正在全力散发着炽热的可怕力量,这座普通宅院已经完全化为了宛如火山口一般的赤红色。他依然在笑着,但笑容里已经没有了从容。
【您依然没有什么进步。】贵族发出的声音依然平淡而刺耳。
国王扭过头,再次看到了那个白衣的人,而在那个人旁边,又多了几个身影,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
【陛下,绯红终末是我展示给您看过的,它并不是一件破坏的武器,我设计出来是为了用它烧毁那些非自然、非理性、对这个世界有害的一切事物。虽然我没有制作完成就死了,可这个理念不应该被您如此亵渎。】红色的人用略带责备的语气对国王说道。
一模一样的声音和语气。
国王的动作有了一丝停顿,但没有什么东西借助这个停顿的机会上来袭击。
【我本来要为您建造一座新的王城的。】金色的人用彬彬有礼而不失一丝野心的声音说,【它不会再像这里这样泡沫一般脆弱,那将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坚城,已经混合了我所拜访的数百个不同世界的技艺,若是您能将我逝后的项目继续下去,或许能有些别的领悟。】
国王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新打造的武器……其实已经接近了收尾。】黑色的人声音略显疲惫,但是沙哑的嗓音其实也很显得成熟,【可惜我的精力已经无法在继续支持下去了。我同意了您的计划,是为了让我能以另一种活着的方式继续进行我手头的工作。可是您为贵族设计的却是您所安排的大方向,我们只有先完成了那些,才能继续我们脑海中残存的记忆。】
终于,国王后退了一步。